<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师兄 > 1165.这就是个大坑,只看埋谁进去(4更)
    “哦?”燕赵歌看向雪初晴,来了兴趣:“哪三位?”

    燕狄目光看过来,也带了几分认真。 .

    雪初晴竖起三根手指:“第一位,南极长生大帝。”

    “算起来,我这一脉传承,正是南极长生大帝嫡传之一。”

    南极长生大帝,又名玉清真王,全称高上神霄玉清真王长生大帝统天元圣天尊。

    “第二位,与南极长生大帝并列道门四御之位的勾陈大帝。”

    勾陈大帝,全称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紫微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勾陈大帝,再加上后土皇地,这四位合称道门四御,皆是道门顶尖大人物。

    “第三位,论及辈分和历史,更古老。”雪初晴言道:“正是碧游天一脉传承向上追溯的源头,上清灵宝天尊祖师亲传弟子,无当圣母。”

    燕赵歌燕狄都轻轻默诵这三位道门大能的名讳,渐渐琢磨出一些端倪。

    “无当圣母不用多言,乃是碧游天背后的大人物。”燕赵歌言道:“而另外两位,木曜岁星上尊、日曜太阳上尊和月曜太阴上尊,背后站着的是南极长生大帝?”

    燕狄问道:“在地皇、隐皇背后的天尊,则是勾陈大帝?”

    “正是这样没错。”雪初晴说道:“他们三位,常居域外虚空,但界上界和碧游天,同他们的关系,是割裂不了的。”

    燕赵歌和燕狄都了然的点头。

    界上界、碧游天,甚至于八极大世界等下界,置身这样的稳定世界中,勾陈大帝三人容易被无量天尊锁定位置。

    空悬在外,始终存在于异域虚空中,甚至改变自己的存在状态,进入半沉眠半漂流,近乎有无之间的状态下,便是无量天尊,也很难捕捉他们的踪迹。

    更别说,无量天尊还在同未来佛祖较劲。

    如此一来,最大可能保存自身实力的同时,反而可以让界上界、碧游天等道门世界更加安全。

    大家彼此之间,便勉强形成一个脆弱的平衡。

    仙庭也愿意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佛门那边。

    勾陈大帝虽然保守求稳,尽量避免同仙庭和无量天尊之间冲突,但如无特殊必要,他也肯定不会存身于界上界,将自己的安危交托在别人手上。

    但正如雪初晴所言,界上界和碧游天,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始终是无法割裂的。

    昆仑九曜当年齐观开天书,建立界上界,便是在勾陈大帝和南极长生大帝暗中支持下所为,终于为道门正宗重开一方安居乐土。

    而碧游七子开辟碧游天,背后同样有无当圣母的影子。

    当年新昆仑九曜之间的分裂,根源其实就是南极长生大帝和勾陈大帝之间意见出现严重分歧。

    最终,支持南极长生大帝的木曜岁星上尊等人出走,离开界上界。

    这也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毕竟,无量天尊和仙庭肯定对南极长生大帝一方的打击力度更大,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碧游天,比我们这一派人,还要更加激进。”雪初晴叹息说道:“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碧游天顶尖强者数量一直少于界上界,许多人便都是陨落在同仙庭的冲突之中。”

    “他家那位老祖师,一伤再伤,怕是都要积重难返了。”

    燕赵歌摸了摸下巴:“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

    “不仅仅是仙庭,还有佛门,虽然他们彼此对立,但我辈道门正宗弟子,都可能成为他们度化的对象,就算不动相对温和的界上界,那也应该不会容忍风格激烈的碧游天吧?”

    当初到了佛门那边,除了遮行界,燕赵歌也路过许多其他佛门世界。

    可以看得出,佛门绝非外强中干,而是实力真的强盛。”

    因为未来佛祖庇佑的缘故,佛门不似道门那样元气大伤,底子比仙庭和三清正宗都要好。

    “对于仙庭和佛门来说,至少有三位天尊在世的道门正宗,不是弹指可灭的癣疥之疾。”燕赵歌手掌轻轻挥动一下:“既然如此,何不先联手一起瓜分度化了我们这些三清嫡传,然后他们再彼此分胜负?”

    雪初晴摇头:“这其中或许另有隐情,我却也不甚清楚了。”

    “水比预想中还深……”燕赵歌喃喃自语。

    他心中念头转动,一瞬间想到许多。

    只是大多是猜测,目前还得不到验证,所以只好暂时抛到脑后。

    燕赵歌回过神来,看看自家老爹,再看看自家老娘,摊了摊手掌:“当前咱们要面对的问题,最首要的两个。”

    “第一,界上界内,咱们的对手是只有地皇、隐皇二位,还是说……勾陈大帝可能亲自出马?”

    “第二,仙庭会不会趁此机会动手?”

    燕赵歌轻揉自己太阳穴:“与之相对的就是,南极长生大帝他老人家,会不会就一边看戏?”

    “很难讲,要看仙庭和净土之间的局势。”雪初晴言道。

    燕赵歌轻轻一击掌:“那么,还是让我们继续着眼于当前吧。”

    “先前我四处颠沛流离,又要注意隐藏痕迹,布置方纬之阵费时费力。”雪初晴说道:“如今托你们的福可以在界上界自如行走,想要布阵就快多了。”

    “只是,明知日曜太阳上尊可能有伏笔,也仍然先按原定计划走吗?”

    燕狄徐徐说道:“至少,我们跟他的对头,很可能都是同一方,那么当前,先走一路也无妨,关键是以后。”

    雪初晴颔首:“那便先试试联系火曜荧惑上尊吧,看看会否有答复。”

    “娘亲您这里尝试联系火曜荧惑上尊,我去寻辰皇陛下。”燕赵歌也说道。

    不过,与此同时,他脑海里飞快浮现一个声音。

    “高寒心思诡秘,少下无用闲棋。”

    “彼之无意,却可能是吾之有意。”

    当年荧惑戟的话,再次在燕赵歌心中浮现。

    “这就是个大坑啊……”燕赵歌眯缝起眼睛:“只看最后把谁埋进去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冲雪初晴问道:“对了,娘亲,还有一件事。”

    “嗯?”雪初晴应道:“什么事?”

    “关于当年的大破灭,您了解多少?”燕赵歌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