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修罗传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和泉国,在竹中重治率领8ooo人抵达岸和田城后,前田利家就立刻将那些三好家的俘虏交给了竹中重治,自己则和佐佐成政等人一起率兵向摄津进。好吧,他们还是决定先去石山本愿寺那边看看,如果确实不需要帮助的话,他们在转道前往播磨支援羽柴秀吉。

    毕竟不管怎么说,摄津的位置都太敏感了,邻近京都,虽然织田信长此时基本已经不怎么在意朝廷是不是在他的手上,但在前田利家等人的眼中,京都是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的。

    而在接收了俘虏后,竹中重治也没有立刻率军出,而是不断给这些俘虏们做着思想教育功课。好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织田义信麾下的家臣们越来越喜欢做这种事情了,就算是前田庆次他们,在训练部队的同时,也喜欢给部队不断的洗脑。

    一方面是因为这种洗脑的好处显而易见,不但能够提升部队的忠诚度,还能附带增加他们的战斗力。毕竟一个有信仰的部队,和一群没有信仰的部队,战斗力可是差距很大的,不信?看看一向宗那些狂热的信徒们就知道了。而另外一方面,这也是以最快时间拉拢人心的手段。

    “诸位,只要你们愿意真心降服修罗殿下,那么你们以后将真正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竹中重治对着这些俘虏不断喊道。

    “在修罗殿下的麾下,如果有耕牛的话,只收3层的税收,没有的话,可以找当地代官借取耕牛,那样只收4层税收。”

    “在修罗殿下的麾下,做生意只收取交易额的三层。”

    “在修罗殿下的麾下,你们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没地方住,因为修罗殿下会帮你们解决这一切问题。”

    “在修罗殿下的麾下,你们不用担心战争突然来袭,也不用担忧突然被抓上战场,因为会有矫勇善战的勇士保卫你们。”

    对于生活在乱世中的平民们来说,梦想、追求、未来……这些其实都是很不现实的东西,如果竹中重治和他们扯这些的话,他们恐怕依然还是会服从竹中重治的要求,但那并不是因为他们被竹中重治说服了,而是因为有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们手持利器围在他们旁边。

    这显然不是竹中重治所希望的,虽然无论这些俘虏愿不愿意配合,他也有把握拿下整个三好家,毕竟缺少了这1万5ooo人,三好家能不能再组织起一支像样的部队还是未知数呢,更别说在三好三人众战死之后,他们还有没有继续抵抗的勇气。

    但如果能够让这些俘虏配合的话,那么竹中重治就可以更加轻松的拿下三好家,甚至只要计划顺利的话,完全可以在毛利家反应过来前搞定三好家。

    这一场洗脑足足用掉了半个时辰,最终的结果虽然没有达到竹中重治期望的那样,但也算是能够接受,最少这些农兵们对于竹中重治的安排都非常顺从。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了关于淡路水军以及毛利水军的消息。

    或许是因为过于忌惮织田义信麾下海军,也或许是对三好家的淡路水军放心,所以村上武吉统帅的水军更多的被布置在九州、西国等毛利家的领海,而淡路到摄津、和泉这一代,却并没有派兵过来。

    “惟海,就看你的了,只要我们能够迅拿下三好家,必定能够将毛利家的水军吸引到濑户内海,到时候袭击九州,帮你报仇雪恨的机会就到了。”竹中重治看着佐伯惟海沉声说道。

    “请竹中大人放心!”佐伯惟海恭声说道,就算不是为了报仇,佐伯惟海也会努力的表现自己,虽然在东南亚当了十多年的海盗和海商保镖,但在他的内心,从来没有放弃过恢复武士之身的梦想。这一点,从之前他船队上的旗帜并非普通海盗旗,而是佐伯家的家纹就能够看得出来。

    迅登船,虽然三好家的俘虏众多,但对此竹中重治早就有所准备,当然了,最重要的是三好家留下了大量的船只。

    淡路国距离和泉国并不远,而在这条海路上,安宅信康完全没有派人去警戒,或许在他想来,就算三人众依然不是织田家的对手,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击败吧?所以,当织田军神兵天将一般出现在洲本城外的海港处时,安宅信康彻底的傻了。

    “织田家的水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三人众失败了?”安宅信康看着城外停靠在海港处那密密麻麻的船队,眼神惊疑不定。

    “主公,现在怎么办?!”安宅家的重臣田村村春恐慌的问道。

    三好三人众此次出兵和泉国,几乎将三好家能够动员的部队都带了过去,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是三好家最后一次的机会了,而且伊予国在毛利家手里,土佐国的长宗我部家又已经加入了同盟,虽然因为刚刚统一太过于虚弱没有出兵,但这显然给三好家全力出击提供了机会。

    但如此一来,三好家的领地就没有多少兵力可用了,此时整个洲本城,算上武士以及他们的家人,也不过才区区3oo人左右。这还是因为目前是战争期间,而且安宅家属于水军众的原因。而显然,单凭这3oo人想要从织田家的攻势中守住洲本城,无疑是天方夜谭。

    “主公,撤吧!”田村村春焦急的说道。

    “撤?撤去哪里?”听到田村村春的话,安宅信康冷笑的问道,“去阿波投靠三好长治?还是去赞岐投靠十河存保?三人众那几个家伙都打不过织田家,我们就算去了那里又如何?”安宅信康的语气中充满了讥讽,看起来,他对于这些人似乎非常的不满?

    好吧,安宅信康确实对这些人很不满,或者说,他非常仇视三好一族。理由也很简单,他的父亲安宅冬康就是被三好长庆下令让其切腹的。而这件事情其实是因为松永久秀的谗言,但问题是安宅冬康实际上是三好长庆的亲弟弟。啧啧,因为一个外人的谗言而勒令自己的亲弟弟切腹,三好长庆也真是自做死啊。

    而虽然三好长庆事后知道真相后无比的愧疚,不但拒绝了所有窥视淡路水军的重臣,并给予了安宅信康大量的赏赐作为弥补,但显然,这些东西又怎么能够弥补的了当初的错事呢?而且就在安宅冬康切腹后2个月,三好长庆也跟着病逝。当然了,对此安宅信康只会拍手称快,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三好三人众等重臣对于淡路水军的争夺。如果不是因为织田家的出现,恐怕安宅信康早就被暗杀了。

    田村村春和她的父亲田村盛春一直都是安宅家的家臣,对于安宅信康如此态度,自然不会不清楚,所以他在听到安宅信康的话后,顿时试探的问道,“那主公的意思是……”

    闻言,安宅信康平静的看着田村村春,“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城外,登6后的织田军飞快的将洲本城包围起来,那些选择降服的原三好家足轻们更是冲在最前面。嘛,当然不是因为竹中重治将他们彻底洗脑了,他们这么做,虽然确实有竹中重治洗脑的功劳,但更多的,还是因为竹中重治答应给他们的奖赏。每人一石的粮食,这对于如今已经大面积种植玉米、马铃薯等高产作物的织田家来说,真心算不得什么。

    但对于这些三好家的农兵来说,这可是相当丰厚的赏赐,要知道整个淡路、阿波、赞岐加起来,也还不到4o万石。再加上三好家前些年不断进攻近畿,可想而知这里的平民们过得有多么的悲苦了。所以面对竹中重治给出的赏赐,他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答应了,虽然他们也不知道那玉米还有马铃薯是什么,但在吃过之后,他们就不再去在乎它们到底是什么了。

    “竹中大人,不如让在下前去试试能不能劝降那安宅信康?”蒲生氏乡恭声说道。近乎同时,旁边的藤堂高虎也连忙说道,“在下也愿意前往,必定会让安宅信康开城降服!”说完,两个小家伙就不爽的互瞪起来,显然他们都认为,对方在和自己抢功劳。

    见状,竹中重治无奈的暗笑着,不过他们两人的提议却也正中竹中重治的心思。虽然以眼前的情况拿下洲本城并不困难,但如果安宅信康能够降服,那基本可以说他们将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淡路。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铃木重朝却匆匆跑了进来,“竹中大人,洲本城城门打开了!”

    “什么?!”

    洲本城内,竹中重治坐在上,两边是蒲生氏乡等人,安宅信康和他的家臣们则拜伏在下方。两人客套了一番后,竹中重治就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希望安宅信康能够帮助其拿下淡路国。

    “请竹中大人放心,淡路虽然被三人众渗透了许多,但我的话还是有许多人听的。”安宅信康拍着胸脯保证着,随即就派遣田村村春等人,在多罗尾光俊派出的忍者保护下,前往淡路各地城砦劝降。

    而在这段时间,竹中重治也没闲着,不断向安宅信康了解关于阿波和赞岐的事情。虽然在他看来,拿下这两个地方应该并不困难,但轻视归轻视,该做的情报工作他还是不会省略的。

    “赞岐那边是十河家的领地,如今的家督为十河存保,而阿波则是三好长治的地盘。不过赞岐那边,三人众渗透的也很厉害,而阿波虽然名义上的领主是三好长治,但其实绝大部分的权利却是在筱原长房的手中,他是三好义贤时代的老臣,又是阿波的强力豪族,就算是三人众拿他也没什么办法。”

    闻言,竹中重治沉吟了一下后问道,“那以你对他们的了解,哪边更加值得拉拢呢?”

    “自然是三好长治和十河存保了,他们对于三人众和筱原长房早就不满,如果竹中大人愿意帮他们拿回属于他们的权利,想来他们会非常愿意降服修罗殿下的。”安宅信康连忙说道。

    闻言,竹中重治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就让安宅信康等人下去了。而待他们离开后,竹中重治这才看着蒲生氏乡等人问道,“你们这么看?”

    “虽然不知道三好长治和十河存保的能力如何,不过以主公这些年的习惯,恐怕不会允许他们继续统领一国。”藤堂高虎抢先说道。

    “不错,十河存保和三好长治两人如果能够为了赞岐、阿波两国降服本家,那么将来必定会再次谋反。而且就算不会谋反,恐怕也不会真心为主公效力。”蒲生氏乡解释道。

    对于织田义信那简单粗暴的中央集权制,蒲生氏乡两人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这不单单是因为有前田庆次等老臣做榜样,更重要的是,从安土学院出来的他们,对于这种制度早就了解过了。

    秦葵等人在教授学问的时候,总是在不断的批判分封制的落后,以及中央集权的重要性,这让蒲生氏乡等人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中央集权好,分封制落后的概念,再加上中央集权代表着强大的明国,而分封制则是落后的日本,自然而然,他们对于这个想法会变得更加坚定了。

    秦葵之所以会讲这些,而且还是不断的讲,主要是因为李华梅的授意。秦葵并没有问李华梅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只是一个教书先生罢了。虽然织田义信对他很好,但他却也从强大的织田家那边感受到了一种威胁。虽然他不会刻意隐瞒什么,但显然,他不会主动参与到政治之中。

    闻言,竹中重治目光闪烁了两下,看着两人颇为欣慰的说道,“很好,你们不愧是主公看好的武士!”说着,竹中重治对多罗尾光俊使了一个眼色,后人点了点头,就起身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