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佛系修真日常 > 第 27 章
    幼崽的声音清脆而富有穿透力, 引得周围的修士往这边看来。

    秋名散人都能感受到这些视线的含义了:

    "猫妖?"

    "我听说猫妖的身材都很好的……"

    "这不是秋名散人吗?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人类……看不出来啊。"

    冷静。

    想想你的偶像包袱。

    秋名散人深深呼吸, 笑容重新回到脸上。

    作为一个常常发现各种洞天、最近更因为发现天庭碎片而声名大噪的考古达人, 秋名散人是修真界最出名的散修之一, 总是以和蔼可亲大前辈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 深受尊敬。

    可他的本性并不是这样。

    秋名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回过神来这个错误已深入人心, 不过这样的人设行事挺方便,再加上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没人的地方探险,因此也没有费力气纠正的意思。

    "小道友,看清楚了,我可不是猫。"

    "不是喵?"

    秋名散人重重点头,"嗯。"

    小七眨了眨眼, "喵?"

    秋名散人:"……"所以你才是猫吧?!

    当妖族完全变化成人形, 不再保有本来的特征时,原形就很难辨认了——因为原形往往意味着弱点。不过有个比较好玩的点在于,妖修衣服的颜色很大概率和本体的色泽保持一致——估计是审美的原因。

    这一身金灿灿……黄狸花?

    刚开始还以为是鸡崽呢,可想想也不对,哪有还是崽就化形了的鸡。

    定了定神,秋名散人第三次问,"小道友,你家大人呢?"

    "……大人?"

    "就是长辈啊,比如父母。"

    "没见过。"@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其他亲属呢?"对着幼崽茫然的眼神, 秋名散人解释,"就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人。"

    "没见过。"

    "……那和你一起生活的呢?"

    无论怎么看, 这只幼崽都不是能独立的样子啊。

    小七思考一下,在秋名散人阻止之前喝完剩下的果酒,摸了摸发烫的脸,笑得可爱极了:"我是来找他的!"小七迈开步子,滑了一下,接着又迈一步,踩着曲线走向坊市深处。

    秋名散人不放心地跟上去。

    安以源正在捡漏。

    招摇山坊市由店铺和地摊组成,店铺自然都是招摇山自主经营的,品质保证,必备品常用品应有尽有;地摊则由在招摇山相应负责人处登记且交纳保证金的修士经营,这些修士有招摇山弟子,也有他派弟子和散修,商品没有经过严格检测,甚至有些摊主直言不知道自己摆出来的商品是有什么用,能不能买到好东西全凭客人本事。

    店铺和地摊的商品有重复,通常地摊的更便宜,精打细算的修士多半会选择后者——在质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

    安以源没那么多精力去货比三家,能在店里买的他全都在店里买了,顺便请教了一下修真界的物价,问了一堆萌新才不懂的问题。

    换个人问,店员肯定烦得不行,可谁让这位是大客户呢?

    知无不言妥妥的。

    安以源踏出店子的时候,感觉好极了,对修真界的了解又多了一分。

    背景是松了口气趴在柜台的店员。

    安以源踏上了阅读文字泡的征途。

    储物法宝果然非常珍贵,安以源看过十个卖法宝的摊位,仍没有储物法宝的影子,而每当安以源把买到的东西放进手镯时,总会引来羡慕的目光,感觉有点酸爽。补充了一堆杂七杂八不知能否用上的东西后,安以源遇到了一个熟面孔。

    边晓。

    独树一帜的板寸头造型,屁股底下坐着个硕大的龟甲,见有人驻足,眼皮都不抬,懒洋洋来了句,"随便挑。"

    又见随便大法。

    安以源不觉得这种阅人无数的摊主会记得自己,没有打招呼套近乎的想法,瞄了眼仍在摊主侧对面的蒲团,搬过来坐下,慢慢看起文字泡来。

    尽管知道"每次都能在同一个摊位上发现好东西"这个设定很扯,但人总有侥幸心理,直到仔仔细细地把文字泡看完,才终于放弃。该说果然吗。也许是坐的时间太久,从蒲团上起来的时候,安以源觉得有点麻,来了个慢动作,刚站起来,就听边晓慢腾腾道:"是你啊。"

    "?"

    "8月15,玉龙。"

    "是我,又见面了,边道友。"

    边晓不说废话,单刀直入道:"我有不少货没带来,加个微信?"

    "……嗯。"

    安以源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鉴定术对商品图片之类的有效吗?以前从来没注意过呢。

    交换了姓名等简单信息,安以源望了望坊市的规模,奔赴下一个摊位,觉得如果九天都是同一批摊主的话,自己应该能在走之前逛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被拉住了衣服。

    安以源转脸,平视没人,往下看,见到个衣服金灿灿的正太。

    此时阳光正好,照在衣服上一片闪光,安以源被晃花了眼,慢半拍才看清正太红扑扑的脸蛋,内心吐槽不已:这到底是什么品味?!这小孩的家长在想什么?!他可怜的钛合金狗眼要瞎了好吗?!

    安以源:"小朋友,有事吗?"

    和习惯称呼"小道友"的积年修士不同,科学社会长大的萌新第一反应还是"小朋友"。

    小七抬头看着这熟悉的面孔,扁了扁嘴,"你不认识我?"

    安以源:"???"

    小七委屈脸:"阿爸!"

    处男.不可能有孩子·安以源:"……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小七拉着衣摆不放,嘴巴撅得老高:"你明明说把我当做自己的崽在养,现在又不承认了?"

    "……"这句话……似曾相识。安以源看了看正太,试图把对方的形象往小锦鲤身上靠,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人和鱼的相似点几乎没有——如果衣服和鳞片颜色一致算的话。安以源试探道,"小七?"

    小七眼睛亮了亮,下一秒故作好奇,"谁是小七?"

    这做派,和小锦鲤不爽的时候假装没看见自己一模一样。

    安以源瞄了眼始终被拉着的衣摆,出其不意地把闹别扭的正太抱起来举了个高高,皱眉道:"谁给你喝酒的?"

    甜甜的酒精味道。

    被抱抱举高高的小七心情Up,笑着比划道:"一个好人大叔。"

    几步外的秋名散人:"……"外表为英俊青年·秋名散人上前见礼,"贫道秋名,见小七道友纯挚可爱,心中欢喜,便买了些吃食予他,谁知小道友的酒量……真是对不住。"

    安以源怀疑地瞧了对方一眼。

    秋名这个道号很有特色,上次在市集也是和边晓扎堆出现,安以源当然记得,可连熟人都可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更何况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请不认识的小孩喝酒是什么操作?!

    怎么想怎么像诱拐犯。

    秋名散人苦笑着道:"我只给小七道友买了一瓶果酒,只有一丁点酒味的那种。"

    安以源:"……"这么耿直的一杯倒吗?

    看戏的边晓凉凉道:"依我对这家伙的了解,他倒是没什么坏心思,就是少女心重了一点,见到可爱的东西就走不动路,对吧,秋名山?"

    秋名散人跳脚:"叫谁呢?!"

    边晓抬了抬眼皮:"谁接话叫谁。"

    秋名散人:"……"

    一番基情互怼后,气氛缓和得差不多,秋名散人看向妖修父子档,笑得十分友好:"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安以源。"

    "相逢即是缘,不如加个微信?"

    "……嗯。"

    安以源快快地、快快地撤了。

    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的样子,再逛下去指不定又会遇到什么人,及时止损吧。

    秋名散人看着安以源远去的身影,喃喃道:"看不出来啊……这对父子是什么妖呢?"不对,小七不是说没见过父母吗?所以……义父子?

    水阁。

    颜弈不在,四面无人,安以源确认湖里没有锦鲤,把怀里的正太放下,"小七,你怎么化形了?"要化形代表修为至少有三品,可明明今天早上才晋升二品的……修为涨太快了吧?

    即使再怎么萌新,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寻常。

    莫非这湖里有经验丹?

    思维天马行空·安以源看着小七,等待回答。

    酒精仍在头脑肆虐,小七迟钝地歪了歪头,"什么?"

    安以源耐心重复道:"小七,你是怎样化形的?"

    "就这样啊。"

    面前的正太这样说着,笑容天真无邪,充满懵懂的气息。

    安以源叹口气,打算等小七酒醒了再说,于是道:"你还醉着呢,先睡一觉吧。"

    "好。"

    小七滑进湖里,水花溅起,原地已没了正太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尾金色的鲤鱼。

    安以源摸了把脸上的水,"……"鲤鱼睡觉去湖里,这逻辑没毛病。

    晚饭时间。

    投喂今天刚买的新口味灵果时,安以源再次询问:"小七,想起来你是怎么化形的了吗?"

    小七惊讶道:"我化形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安以源:"……"

    仔细一看,小七的修为又是二品了。

    "你今天下午在做什么?"

    "睡午觉。"

    "……其实你下午化形了,还去坊市找过我。"

    "不可能。"斩钉截铁。

    "……"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安以源痛定思痛,决定买一堆留影玉简,以后遇到异常情况先保留证据,免得对方不认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安以源有了很多小七(BOSS)黑历史留念。

    上章红包已发,本章评论随机发20个小红包,另求营养液w

    ******

    感谢投喂的宝宝们!啾一个~

    感谢 临界幻觉 的地雷

    感谢 汐x5、天羽x60、绯色之音、呀呀呀、翊阳x7、予戊晓梦、蛋挞糕x10、红羽、萌比呦]、你是我的小天使、月影依风x5、醉春风x5、半弯不弯的怂怂x50、执拗、小丘丘x10、凌晨三点不睡觉夜猫子x30、万骨枯x5、半荷雨露x5、TK-17、银笙月见x50、刖茔x20、做做做快快快、每天都睡不够、祁铃x3 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