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522-世上最长的路,蜿蜒曲折。
    什么地方比较私密?除了卧室大概就是卫生间了,但在卫生间里聊天总归有些奇怪,所以现在猴爷坐在建刚的厨房里。 .

    认识建刚已经十年了,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带着点暧昧吧,又是若即若离,说是爱情吧但又差点火候,谁也挑不出毛病但总觉得怪怪的。

    不同于跟流苏那样放到明面上的师徒乱,也不同于叶菲那样希望问天再借五百年的女王,甚至跟闺蜜小猴子的清静寡淡也完全不一样,建刚带着自己独特的气质和味道,每每在建刚面前的时候,猴爷才觉得自己像个正儿八经的人。

    “这些年手艺见长啊。”

    “我活的年头不少了。”建刚把最后一大碗火腿银鱼汤端上桌子:“自己做饭很奇怪吗?”

    屋子是一间三居室,这是建刚在塔城临时的家,往日就流苏和她住在这里,从流苏到塔城学习以来,两个人已经在这里同居了两年有余了。至于流苏做饭是个什么水平,猴爷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建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自己做饭,至于食堂什么的……一次两次也就罢了,经年累月的恐怕还是算了吧。

    “算起来,你也快六十了吧。”

    “六十多了吧。”建刚给猴爷盛饭后,坐在了他的面前:“反正年岁不小了。”

    猴爷抬眼看了建刚一眼,然后伸手捏了捏建刚满是胶原蛋白的脸:“可是还是十多岁的样子。”

    “是啊,这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问你家的老剑仙。”建刚侧过头甩开猴爷的手:“我跟她比还是年轻的。还有,别动手动脚的,让人看见了我还怎么做人。”

    “看见就看见了,又能怎么样。”猴爷轻蔑的一笑:“谁还说上两句不成。”

    “嘁。”建刚翻了翻眼睛,只是嘴里发出了个奇怪的语气词,然后便不再搭理猴爷,静静吃饭。

    建刚变了,文静了了许多也沉稳了好多,当年那个仗着自己不会死的女汉子一去不返了,留下的是一个见过了世面、经历过事故的人精。

    “其实,我有点不敢去见叶菲。”猴爷喝了口汤,语气也不像以前一般生硬,反而带着一种商量的语气:“有点虚。”

    “虚什么?”建刚的语气平静,但眼神里去闪出了一抹黯然:“去就是了。”

    “你倒是说的轻松,你怎么不去。”

    “我……”建刚抬头瞄了猴爷一眼,然后低下头悻悻说道:“安稳吃饭。”

    “吃饭不急,反正一晚上时间呢,今天我又不走。”

    “我管你走不走。”建刚指着旁边的一间房:“去跟你家剑仙睡。”

    猴爷抬头盯着建刚,突然笑了出声:“几年不见你这家伙倒是跟我生分了呢。”

    “呵呵,哪敢。”建刚仍然不抬头看猴爷的眼睛,但小声的说了一句:“只是死心了。”

    “死心?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今天丢人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私下相处时,建刚给猴爷一种莫名的陌生感,那种以前不曾出现的隔阂感让猴爷非常不舒服。建刚很客气,但却没了让猴爷想调侃她的冲动,就好像一个不咸不淡的人,看着让人揪心,可偏偏这种不咸不淡却让猴爷连脾气都发不出来,压在心里难受里的紧。

    “不吃了。”

    猴爷把筷子重重的往地上一甩,转身走进房间把门一关,拂袖而去。而建刚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静静的弯腰拾起筷子,然后静静坐回位置上小口小口的吃饭,但吃着吃着泪水就顺着下巴滴滴答答的落在桌上。

    在外头的建刚不明所以,在屋子里的猴爷却也是满身的不自在,他一肚子的无名之火,恨不得一把火把房子给燎咯,看见什么都不顺眼,随手一秃噜就把桌上的书本太疼全给甩到了地上。

    听到屋里的动静,建刚也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安然的坐在那,像往常一样静静的吃饭、静静的收拾、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大门突然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接着一身西装短裙的流苏从外面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已经累成了狗几乎站不稳的蒋欣。

    “我回来啦。”流苏的声音似乎永远是明媚的:“我饿啦!”

    往日的时候,流苏这么一嗓子,建刚一定会笑盈盈的告诉她哪里哪里有吃食,或者奚落几句之后就从冰箱里拿出美味可口的食物。

    但今天,她一嗓子过去,建刚却像个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她有些诧异,侧过脑袋看了一阵,却发现建刚的双眼微微红肿,手上还捏着纸巾。

    当时那一下,流苏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为什么?当然是吓的!已经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建刚是怎样的心性她再了解不过了。

    “怎么了?”

    流苏走到她身边,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眨巴着眼睛满脸迷茫的看着建刚,但从她的表情里并看不出什么,这反而让流苏愈发的不解了。

    “没什么……”建刚轻轻摇头:“你去吃饭吧,饭在锅里。”

    “不行!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了?”

    “没人……”

    正说话间,流苏目光一闪,发现门口鞋柜旁居然有一双男人的皮鞋,从这尺码看来,她当场就知道屋里还有谁了。

    为什么从尺码就能看出来呢?因为她和这个穿鞋的人共同生活了好多年了!每个人穿鞋都有不同的习惯,磨损的方式大多不一样,而这双鞋鞋边磨损的地方,流苏太熟悉了,熟悉到……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那个混账。

    “是他欺负了你?你等着。”

    流苏二话不说走到门前推门而入,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愣了半晌,许久没能回过神儿。

    房间里此刻一片狼藉,猴爷坐在桌角抽烟,眉头紧蹙、满头花白头发的猴爷看上去憔悴的不行,看到她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流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回头看了看建刚,顿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初心,你……”

    猴爷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然后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而流苏读懂了这个笑容背后的含义,她叹了口气,退出房间并轻轻带上了房门,重新坐到了建刚的面前。

    “你们这是?”流苏看了看建刚又想到猴爷方才的样子,吞了口唾沫:“吵嘴了?”

    建刚摇摇头,然后抬头看着流苏:”只是无话可说。”

    平心而论,建刚承认是自己在作妖,明明一如往常,但建刚还是选择了一条最不明智的路,至于为什么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就是想发脾气,看着那个家伙就想发脾气,至于理由?不存在的,发脾气要什么理由。

    当然,如果硬要一个理由,也不是没有,但说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就是这么久没回来,回来居然不带礼物。

    这个理由绝对不能说出来,不然显得逼格太低了。

    不过呢,其实大概只有建刚知道吧,真正潜意识里发脾气的原因并不是礼物,而是那份心思吧,作为最早在他身边的那个人,这些年来的关系也一直不清不楚,不管去唐朝那一趟还是后来在流苏的世界里以命抵命,其实只要不瞎的人都看的出来两个人是怎样的关系。

    可这种关系维持了这么多年,居然没有丝毫进展,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建刚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很不值,真的……不值。

    可这些话却让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对吧……怎么好意思呢。

    “师父,我觉得是因为大叔不够关注建刚姐。”

    这时,正在一旁狼吞虎咽的蒋欣突然张嘴说道:“偶像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安静吃饭。”流苏眼睛一瞟:“小孩子家家的,不要搀和这些事。”

    “师父……我二十多岁啦。”

    “二十多岁也是小孩子,不得妄言。”

    “哦……”

    见蒋欣继续低头吃饭,流苏轻轻挽住建刚的胳膊,轻声细语的问:“你不该跟他置气,他就是个混人,多少年都是这个秉性。如今年岁虽是长了,但心性还是那样,当年我可是被他气恼了个够,你可别往心里去。”

    到底是同位异形体,心思流转一下就已经知晓了,建刚回头看了流苏一眼,嘴巴一撇压低声音说道:“这么多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他连一句好话都没有,你倒是问问他,在外头飘的时候有没有念叨过我一下。”

    “有啊!有啊!!!”又是旁边吃饭还不老实的蒋欣,她举起手喊道:“我证明哦,大叔真的是念叨过你。他最常念叨的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师父,还有一个是张群。”

    流苏侧过头看着蒋欣:“他念叨的时候都是些什么话。”

    蒋欣仰起头想了想,然后蹙着嗓子学着猴爷的语气说:“你们这些废物,老子真是瞎了狗眼才认识你们。老子当年跟建刚他们叱咤风云的时候,以为建刚是最傻的,没想到看到你们,才明白你们连大猩猩都不如!”

    建刚:”……”

    这话说的让流苏颜面无光,她连忙说:“还……还有吗?”

    “还有还有。”蒋欣想了想:“你们这帮狗东西怕是失了智哟,老子最趁手的兵器你们知道是什么么?老子下次给你们使一回建刚三连击打断你们的狗腿。”

    建刚:“……”

    流苏:“……”

    接着蒋欣满脸不解的问道:“什么是建刚三连击啊,建刚姐……”

    这个问题,问出之后建刚第一个绷不住了,然后就这么破涕为笑,顿时冰雪消融……

    建刚很漂亮的,不吹不黑,虽然和流苏长相不一样,但到底是同位异形体,长相那是没的说。虽然天王盖地虎、建刚一米五,但不管是身段还是皮肤都是一级品,若是不开口说话,那绝对是一颦一笑都动人心魄的美娇娘,不然当年也不会在唐朝连李世民那个老色狼都为她差点丢了魂。

    虽然么……刚开始时,她一开口就暴露了女汉子的特质,但这些年的洗练让她几乎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模样了,而且是那种最有味道的女人。想想看……一个十几岁的身体里装着一个熟透的灵魂,这兼顾shu女和女子高生,那绝对是能够让男性发疯的嗷。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再给他一点时间吧。”流苏在一旁宽言安慰:“他心里有你。”

    “腻说这话不吃醋吗?”

    “哈哈哈哈,我吃啥子醋哟。”流苏大喇喇的一笑:“我跟你本就是一人嘛,哪怕将来你生出了孩子,怕也是能跟我滴血认亲的。”

    “不要宣扬伪科学。”

    看到建刚的语气恢复到之前的样子,流苏长叹了一声,然后搂住了她的肩膀:“你我虽然不知道究竟能活多久,但就算不能天地同寿也有成百上千年的岁月,说起可怜……那便是叶菲了,年岁不饶人。她心中一定很苦,才会将自己变成那副样子。”

    流苏傻么?有点……

    但在有些事情面前,她真的不傻,甚至于在某些事情上,她的眼光不但独到还非常有建设性,比如她现在用叶菲来转移建刚的矫情就是最好的选择。至于建刚的矫情,应该……就是矫情吧。

    “行了,你且在这坐着,我去安稳那个混人,他这样子我可生怕他会闹出点幺蛾子。”

    听到这话,建刚的脑子嗡的一声,当时就清明了……她恨不得甩自己一把子,浑然忘记了自己正在跟谁闹别扭,那家伙正常的时候还是有个人样的,可一旦失控……

    “妈呀。”建刚捂着胸口:“我忘了这茬了……”

    ~

    说起来,这本书的女主角戏份不够啊,轮换着都是几个老爷们的轮舞,这样是不对的啊,毕竟女主角那么可爱的说,还贼强,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