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1472章 抵达亚洲
    明月高悬,夜色迷人。

    一条扬起风帆的帆船,在大海之上斩风破浪,朝着未知的前方进发!

    “为什么不是蒸汽船啊,我想要坐蒸汽船!”

    在帆船的甲板之上,红发的库洛斯不爽地对着天空大喊,然而没有人理会他。水手们忙着控制帆船行驶,其他人则是在舱室里面做着自己的事情,和他一样站在甲板上无所事事的,就只有正拿着一个奇怪的东西乱按的白井月。

    “沐恩元帅!为什么我们不坐蒸汽船啊!?”

    库洛斯跑到白井月身边,拉着白井月的衣角询问着他们坐帆船的原因。但是白井月根本不理他,而是侧身走到一边,口中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语。

    “小心!boss要放全屏aoe了,牧师准备群体回复,希尔你别切暗牧啊,我们牧师数量不够的!有什么保命技能的赶紧准备了,斯卡哈你现在玩的是游戏,没有影之国,别又被秒了!莉莉,你的阿瓦隆也是!还有贞德!你的被动这里没用的!被附带点名技能点到的赶紧脱团,boss点名技能杀死的单位会波及队友。别到处看!凛!说的就是你!十次有八次团扑就是因为你!还有辉夜,管管你家因幡帝那动不动害死队友的走位!”

    如果库洛斯来自未来的话,他就能听明白,这不过是一次很正常的团长带队刷副本而已,但是他不是。所以,他还以为白井月被什么邪恶的魔法蛊惑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库洛斯顺手拿起附近的一块木板,朝着白井月手中的黑色方块物砸了过去。

    白井月当然不可能被砸中,可是那木板在那一瞬间,遮掩了白井月的视线,让他的行动慢了一瞬。

    结衣为他们这群非人制造的游戏,难度自然也是非人的。boss的攻击模式也就不说了,最基本的一点就是,游戏的控制频率,是以毫秒为单位的。

    而刚刚的那一瞬间阻隔,让白井月控制的游戏角色在中了点名技能之后没有及时脱团,一个红色光圈以白井月的角色为中心瞬间扩散,将所有单位染红。

    然后,团扑。

    回过神来的白井月,嘴角扬起,他单手按住库洛斯的头,用十分【和蔼】的语气,询问着库洛斯:“呐,少年。你想好自己的墓地在哪里了吗?”

    库洛斯一脸茫然,他不是救了白井月吗?为什么看起来,白井月这么生气呢?

    看着库洛斯一脸无辜的表情,白井月也有些无奈,他也不好和一个孩子太过计较,而且,这也不过是一次副本而已,对白井月来说,重点不是获胜,而是在攻略副本中和其他人的交流。所以最后,白井月在库洛斯的头上敲了几下后,就将此事揭过。

    看到白井月将那个黑色方块收了起来后,库洛斯捂着自己还在痛的小脑袋,询问道:“沐恩元帅,为什么我们要坐帆船啊,又慢,又颠簸。”

    “因为我们这是远途旅行啊。”

    白井月伸了个懒腰,抬头看向天空中挥洒光辉的明月。

    “蒸汽船现在还在实验阶段,无论是技术还是燃料储备,都不足以让其完成远程航行,所以我们只能坐帆船。”

    听到白井月的解释后,库洛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就在他准备询问白井月那个黑盒子的事情时,船舱中传来了一声怒喝:“库洛斯!你又偷喝我的酒了!?”

    听到这声怒喝,库洛斯也顾不上问白井月问题了,他一溜烟顺着甲板跑到了另一边,然后藏了起来。

    不久之后,一个穿着白大褂,一脸气呼呼模样的朱·明·张出现在了甲板之上。

    他看到白井月后,先是一愣,随后赶紧行了一礼。

    “那个,沐恩元帅,不知道您是否看到了库洛斯?”

    “看到了,在那边,怎么,他又偷酒了?”

    “是啊······”

    朱·明·张一脸惆怅。原本他只是想逗一逗库洛斯,所以抽空给库洛斯喂了一点酒。结果接触到酒之后,库洛斯一发不可收拾,每天都要往他的酒库跑,不知道多少珍藏惨遭库洛斯毒手,让他头疼不已。

    叹了口气后,朱·明·张越过白井月去追库洛斯,他要好好和库洛斯【谈谈】。

    看着朱·明·张离去的背影,白井月皱了皱眉,随后略惋惜地摇了摇头。

    本来这一次跟着他前往华夏区域的,应该只有几个负责展示奇特力量的驱魔师,以及一些负责建造分部的神职人员,朱·明·张和库洛斯都是不包含在内的。

    朱·明·张是在听到这个任务后,自己执意要跟来的。为了不给他借口,还特意带上了库洛斯,说是要在船上教导库洛斯。

    至于朱·明·张跟来的原因,白井月很清楚。无非就是为了亚洲分部支部长这个位置。为了这个位置,朱·明·张的家族做了很多准备,他的父亲特意借助华夏地脉制造的守护神,以及这艘正驶往华夏的帆船上那些跟随过来建造分部的工匠,都是朱·明·张所属家族的资本。

    可惜,朱·明·张的愿望注定落空。

    白井月很确定,这一次行动,亚洲分部是绝对建立不起来的。他之所以答应教会来此,只是为了来查看有千年伯爵出没这个消息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已。所谓的以武力占据地盘什么的,他是肯定不会去做的。

    白井月很清楚,教会一定会派除了他以外的战力负责向华夏展示武力,但是以华夏的实力,就算教会派来元帅又怎么样呢?

    哪怕教会压上全部力量,扔到华夏也不过是打水漂而已。

    白井月不可能帮助朱·明·张对付华夏,他只能作为一个熟人,为朱·明·张表示惋惜,仅此而已。

    在明月的照耀下,时光渐渐流逝,数月之后,白井月无聊地又拿出黑盒子准备找人刷本的时候,瞭望台上传来了水手的呼声。

    “看到海岸了!我们到了!”

    白井月双手一顿,随后将黑盒子收了起来。

    他站起身来朝着远方看去,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好似门神一般,拱卫在入海口的青翠山峰,船只绕过山峰之后,一座繁忙的港口出现在他们面前。

    作为【一口通商】政策中,唯一被满清允许的通商区域,广·州的港口船只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热情的人群,纷闹的集市,搭配那青山秀水,犹如一张娟丽的画卷,浸染心扉。

    时隔一千余年,他终于是再次踏入了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