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 > 1022.第1022章 cp 甜,合章,别订
    把人推进计程车的时候,薄九还在看着秦漠的手。

    右手。

    不单单是拿鼠标,更是拿枪的手。

    薄九的想法再多也不能说,偏过头去就问:“秦医生的电话是什么?”

    秦漠坐在车后面,看向还在托着自己手的少年,念了一串号码。

    粉丝们说的没错。

    今天的大神,格外的乖。

    秦家的家庭医生,也是国内的权威。

    在看到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响起来的时候,拧了一下眉头,没想到接了电话之后,却是那位傅家少爷打过来的。

    秦少好像就坐在那人的身边。

    这种对秦医生来说还是第一次见。

    毕竟少爷即便是受伤也不会把他的私人号码给谁,更不可能让另外一个人来说他的病情。

    看来这位傅少真的对少爷来说,确实非同寻常。

    只是在听到“手伤”两字之后,穿着白大褂的秦医生把手中的病例一放:“我马上过去。”

    薄九在大庭广众之下把秦漠带走这件事。

    最该顾忌的不是记者。

    而是当天乔装打扮,进去观看全国决赛的贺红花和安影后。

    贺红花本来是想给她家九一个惊喜的。

    哪里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再加上旁边的小闺女们都在说着,什么“好甜啊,好配啊,我秦神原来是底下的那一个吗,真的是没想到啊,大黑桃果然是个元气美少年攻。”

    什么攻?

    这是什么意思啊?

    贺红花在旁边听着,有些懵,只能侧过头去问安影后。

    安影后原本看到九把她家那个冰儿子拽走了,心里也算松了一口气,毕竟漠儿,真的是为了一个比赛,能把一双手都赌上,还好她不在的时候,有人帮她管着。

    毫无预警的被贺红花这么一问,安影后还在想要怎么回答,才能不引起贺红花的反感。

    就连她当初察觉到两个孩子感情的时候,还是纠结了好久才劝说自己要放下一些陈旧的观念。

    可自己毕竟在影视圈里呆了这么多年,对这种事也见怪不怪了。

    但贺红花不一样,有哪个做母亲的看到儿子这样,还能好受的。

    不过回头一想,总这样瞒下去也不是办法。

    所以安影后还是决定以诚相待,伸出手来拍了拍贺红花的手:“贺姐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出去再说。”

    贺红花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那些小闺女们一眼,心道她真是和这些孩子有代沟了,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看这些人的样子,应该是很喜欢她家九,那就够了。

    贺红花差点想让人去买十来箱冰水,给这些小闺女们分分,这么激动,嗓子恐怕都喊哑了。

    但她也明白,这样一做的话,媒体又该说他们家是暴发户,就会拿钱作秀。

    以前她吃过这方面不少的亏,就不要给九添麻烦了,到时候在看到这些小闺女,她再单独感谢他们。

    现场的一群小迷妹是怎么想都想不到,她们就这样和自家婆婆错开了。

    至于为什么是婆婆。

    因为大黑桃就是她们的老公啊!

    迷妹们向来这么自居。

    贺红花一路听过来,有的时候还会瞪大眼睛。

    作为过来人的安影后,在旁边笑道:“这没什么,喜欢一个人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家那个冰小子的粉丝,还说要给他生猴子,正常,正常。”

    贺红花心道,确实正常,可我们九是个女孩,被叫老公,这……

    “刚刚贺姐姐遇到的那些是CP粉。“等到了没有人的地方,安影后的面容也跟着带出了淡笑,表情很认真:‘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姐姐,是担心你听到了之后,会一时接受不了,但现在比赛也完了,再加上那两个孩子好像一点都没有顾忌,与其到时候你从媒体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倒不如我来告诉你。“

    说到这里,安影后顿了顿,才道:“那两个孩子,他们在一起了。”

    闻言,贺红花一震,她并不笨,很快就明白了安影后口中的他们是谁,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听她九家说过啊。

    “会不会是妹妹你搞错了,我们家九是……”

    没等贺红花说完,安影后就又拍了拍她的手:“我知道,你想说九是男孩,漠儿也是,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可有的时候感情就是这个样子,有的时候当你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甚至会忽略到他的性别,我们家那个冰儿子,只有在九面前,才会有点人气,贺姐姐大概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同样身为母亲,我之前的心情也和你一样,只是现在我想请你给这两个孩子一些时间,好好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在这条路上坚持,如果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分开,我想你应该也可以放心了,相信他们不是一起兴起,也不是心里有病,只是遇到的那个人,他刚好也是男的……”

    贺红花听着安影后的话,脑子里一片的乱,她对安妹妹说的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她家九是女孩啊。

    如果真在一起的话,九不会不告诉对方。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秦家那边的人都以为九是男孩子。

    贺红花第一次觉得当年她那个办法有些蠢。

    蠢到现在,有可能会害了她家九。

    一些话,她不能说。

    一旦说了,九的行为就会成为欺骗。

    此时,贺红花再回头看看那些喜欢着黑桃z的支援团队们。

    一些事,她虽然看的不是很透彻。

    但现在的九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全国冠军,这四个字就意味着九已经成为了电竞超人气选手。

    人气这两个字,能让人生在天堂,也能让人回到地狱……

    九是女孩子这件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

    她害怕的是,到时候这些喜欢都会变成反扑式的洪水。

    到时候她家九的处境会如何,不用想,也能预料到。

    又或许她家九不会去在乎别人,可自家孩子,她也清楚,九在乎帝盟战队的这些队友……

    安影后看着贺红花那张脸,一时之间竟看不出来对方是什么意思。

    可以肯定是,事情好像不是那么顺利。

    倒也是,太顺利了,也就不真实了。

    看来,她还得多帮帮儿子才行……

    比赛场上的程序总要走完。

    秦漠走了,封逸作为俱乐部总监,确实有资格领这个奖。

    镜头之下,帝盟战队的队员还是那样的帅。

    等到所有人都散场。

    云虎将还在傻笑的林风往回一拉,直接把人按在了休息的更衣间里,嗓音低沉:“你应该没有忘记你自己说的话,你家还是我家?”

    林风这时候没有借口在躲避了,低咒了一声,才道:“这种事怎么能在家里做。”

    “这种事,怎么不能在家里做?”云虎挑眉。

    两个人靠的近,近到林风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阵的别扭,尤其是那打在他脸上的气息,他将视线偏开之后,开了口:“被家里人看到怎么办,去开F。”

    云虎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情况,即便是他们发生了关系。

    真的只是欠了他的,要还回来。

    云虎手指攥着,压住喉咙里涌动而出的生闷,接着一笑:“就按照你说的,去开f,记得带上身份证,还有到时候别像现在这么僵,这次是你自愿的,别搞的像是我在强迫你一样。”

    说完,他放开了林风的肩。

    林风也确实不想让自己表现的像是个新手,毕竟他之前还在云虎面前吹过他那不存在的风流史,很傲气的摆正了一下自己的外套,嗓音很淡:“不用你说,又不是没开过F。”

    “我倒是忘了,你不是第一次。”云虎笑着,手指却陷的深,他还记得那是什么样的心情,当听到眼前这个人说他和哪个女孩子去开F,所以才会没回家的时候,整颗心疼的有多厉害。

    大概也够了吧。

    这么多年。

    总是这个样子。

    或许是真的够了。

    帝盟赢了。

    他也可以去放心的留学了。

    即便是留学这个决定,不过是为了要忘记某个人。

    大学毕业之后。

    那个家伙肯定也会找个妹子正儿八经的谈恋爱。

    如果他留下,肯定给你会想办法用手段抢走。

    林风大概再也不会原谅他。

    他们都不再是曾经那个少年。

    打一架,晚上那家伙会把游戏机拿给他,搂着他的肩膀说“你这个人真是,我不就是帮女孩子打个饭吗,我也是看着她漂亮啊,不过你要是觉得我给咱们男孩子跌份,我不打了不就行。”

    还记得那个时候,他问那家伙:“我和你认的那妹妹同时掉进水里,你救谁。”

    那家伙咧嘴笑着:“还是我跳下去,你救我吧,我不会游泳。”

    同样的问题,现在再问肯定不一样了。

    因为云虎知道,那人有自己的规划,在他的规划中,并没有自己。

    早在他开口提出来,要那人和他一起出去留学。

    那人浅笑着拒绝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虎子,你去吧,我们两个要的东西不一样,我啊,得好好赚钱娶媳妇。”

    好好赚钱娶媳妇,云虎转过身去的时候,手指攥了一下,再抬眸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的平静,他想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秦家。

    秦医生第一次觉得给人看病这么有压力。

    主要是坐在旁边看着他的银发少年。

    这真的是少爷当成白瓷娃娃了吧。

    即便是少爷的手伤的很重,但也不至于连杯水都拿不住。、

    少年长腿屈在床铺上,一只手端着水杯,给少爷喂水的样子,真的是格外温柔霸道是个怎么回事。

    秦医生心里是个明亮人,知道少爷最享受的莫过与这种待遇,也就什么都没说,只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会不会烫?”薄九双眸清亮的问着秦漠,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就像是趴在主人面前的狐狸,乖的很,让人看了就想要摸一摸那颗银发凌乱,毛茸茸的头。

    秦漠嘴角弯了一下:“还好。”

    “那喝药。”薄九把秦医生刚开的药片一扣,就朝着秦漠的唇边送了过去。

    秦漠的眉头拧了起来,朝着秦医生看了过去,似乎在问你不知道我最不喜欢吃这种没有意义的药?

    秦医生耸耸肩,表示他也没办法,再不开点药出来,伺候你的那位傅家少爷,几乎都要怀疑我的医术了。

    秦漠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药片,没有动。

    薄九像是想到了什么,说了一声:“我明白了。”

    接着把药片往自己嘴里一塞,就那么用牙齿咬着,然后伸手捏着秦漠的下巴,跟着亲了上去。

    秦医生被这一幕弄的僵住了。

    这……他一直以为少爷是上面的那一个,现在看来竟不是么?

    被吻的秦漠先是一顿,然后很自然的接受了那舌尖抵过来的药片,他还是第一次觉得吃这种可恶的东西,不会让人觉得烦躁,反而还有点甜。

    唇齿间都是少年特有的气息,这让秦漠上扬的嘴角都没有下来过。

    倒是薄九,喂完药就后悔了。

    毕竟他们现在不像小时候了。

    那时候她的宠物就不喜欢吃药。

    都因为她,才会感冒发高烧,精致着小脸,贴着发烧贴,总是咳嗽。

    安爷爷怎么说他,他都不听,高傲的像个小王子,却不提任何吃药的事。

    她看的着急,干脆爬了墙进去。

    喝一口止咳糖浆,直接朝着那人的嘴亲了过去,他大概是没料到她当时会那么不着调。

    气的一张小脸都红了,还问她到底是不是个女孩子,知不知道不能这么随便亲人,最后又说算了,反正他也拿她没办法,但是不能让他发现她这么给其他小伙伴喂药,否则他就再也不让她抱他。

    那个时候,薄九就觉得这人真的是,明明知道她喜欢抱着他睡觉,还总用这一点来压她。

    不过,当天晚上,他还是同意她睡在了他的小床上,拿着书给她讲了故事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脸又红了。

    总之,当初那么喜欢脸红的小可爱,到底是怎么长成现在这么腹黑的大神的。

    薄九看着眼前这张似笑非笑的俊脸,一直都很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