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好屠夫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已埋
    “几位上使,西夏皇帝就在军中,奈何此时还有他用,送往东京之事还需拖上几天,攻城甚难,有此皇帝在军中,城内之人自会投鼠忌器,于战有益。还请见谅。”郑智帐内七八人,皆是传令之人。

    便是郑智一语,这七八人都议论了起来,之后从中走出一人,开口说道:“郑相公有礼,在下万俟卨,乃中书省下右正言,来之前蔡太师与秦中丞皆有交代,便是要立马提人入京,陛下金口御令,还请郑相公不要为难。”

    万俟卨何须人也?乃南宋主和派的中坚力量,中举之后十几年,如今也不过是一个从七品的小官,只是最近刚刚攀附上了秦桧,将来倒是有些大前途。岳飞之冤,此人出力甚大,岳飞洋洋洒洒无数大罪,大多是这个人编出来的,主审严刑拷问岳飞的人也是这厮。秦桧死后,这厮还当上了尚书省右仆射,对金卑躬屈膝不遗余力,死后好谥号“忠靖”,后人见之,多以可笑。

    岳飞墓前跪着四人,其中之一就是万俟卨。其他三人,一个秦桧,一个秦桧之妻王氏。一个便是伪造口供的张俊。

    郑智倒是不记得这个万俟卨是何许人也,只道:“非为难与你,战事重要,得胜之后自然把这党项皇帝送到东京去,此时正要攻城,这皇帝于阵前有大用,不能走。”

    万俟卨显然不想在这战阵之处多留,又道:“战阵是郑相公的事情,下官管不上,下官心中只有皇差,郑相公可不能抗旨啊。”

    郑智闻言,看着万俟卨,开口道:“某是否抗旨岂由你三言两语胡乱定夺?家国大事你不管,要你当官何用。你便先回东京复命吧,送李乾顺到东京的事情某自有定夺。来人,送客,把这位万相公送出南营,让他回京。”

    万俟卨闻言也不怕,只道:“郑相公如此行事,下官定然一五一十禀报上去。”

    郑智也懒得回话,几个军汉上前正要架万俟卨出去,却是万俟卨自己转身就走了。显然万俟卨也知道,这郑智与种师道是一路人,与自己如今的靠山秦桧是敌对的。如今郑智与蔡京之间,似乎也不是一条船上的了。

    蔡京对于秦桧,兴许暗中还有些支持,否则秦桧如何能在朝堂之上侃侃而谈,其他文官却是一个反驳的话语也没有,坐看秦桧与童贯争论。

    这些事情东京官场之人倒是能从蛛丝马迹猜测几分,但是在外的郑智,却是一点消息也不知。

    万俟卨出门而去,郑智挥挥手示意其余七八个传令之人都出去。众人自然也只得往大帐而出。

    吴用就在身旁,凑上前来轻声说道:“相公,要不要……”

    郑智点了点头道:“去办!”

    吴用迈步快速从大帐出来,直接找到小胡,耳语片刻。小胡上马飞奔而去。

    小胡此去,带了一队人马。必然就是去截杀这万俟卨的。为何派小胡去,吴用心中也有计较,这万俟卨也骑马。便是以防万一,即便追杀过程中有其他枝节,射杀也可。万俟卨随从之类,自然也要射杀殆尽。

    兵荒马乱之地,死些人,到哪里也解释得通。但是这人若是到了东京乱说话,郑智解释起来就难了。

    营寨已起,埋锅造饭。

    第二日大早,先有炊烟,再起鼓声。

    五万大军开始列阵,祝龙从车内一包一包往外搬着火药。

    最后一战了,军中汉子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些兴奋。对于西北之民,对于党项人的观感比其他地方的人要深刻许多,与党项人打仗的也多是西北之民。

    党项国灭,对于东京来说,是一个人人都与有荣焉的大胜利。是茶前饭后拿来谈论的高兴事情。

    但是对于西北之民来说,影响是方方面面的,最基本的就是以后再也不需要自己的亲朋好友上阵了,没有人会因为战阵而死,也不用担心党项人犯边劫掠。是一种从危险之中挣脱出来、盼望了几代人的安全感。

    郑智手拿西夏国玉玺,接过吴用递上来的一张金色圣旨,把大印盖在圣旨之上,口中还道:“皇帝陛下,还请看在两国生灵涂炭的份上,上前去规劝几句嵬名仁明,放下兵刃,也有厚待。”

    李乾顺早早被提到了一旁,站姿有些奇怪,跪拜三天带来的后遗症还未消除,口中答道:“理应如此,战事一起,生灵涂炭,如今党项民少,不可再有消耗了。”

    也不知李乾顺话语真假,郑智也不管,便叫人架着李乾顺往前而去。李乾顺身上依旧穿着一身龙袍,这身龙袍倒是浆洗得闪闪发亮。

    嵬名仁明就在城头,远远就看到了几十个军汉带着李乾顺出阵而来,身旁本已架起弓弩的士卒也把弓弩放了下来,这身龙袍,除了西夏皇帝,还能有谁?

    “大帅,陛下当前,如何是好?”

    嵬名仁明皱眉答道:“且看宋狗有何条件再说。”

    条件自然来得快,圣旨也到得嵬名仁明手中,开城投降就是唯一的条件。

    嵬名仁明看完所谓的圣旨,直接把圣旨扔下城去,也不说话。

    李乾顺便出场了,被军汉们押着往城下走近,待得二三十步远,李乾顺开口喊道:“仁明,开城吧,随朕去汴州,大宋的皇帝必然不会拿我们怎么样的,兴许还能再回故土。”

    嵬名仁明听言,口中答道:“陛下,切不可信了宋狗的话语啊,此去汴州,哪里还会有大夏之国。你死我活的局面,岂能束手就擒。陛下放心,臣一定救你回来!”

    李乾顺心中一惊,城头上的那个仁明,似乎再也不是在自己身边读书玩闹的小孩了,已然有了自己的主见。

    “仁明,嵬名一族,已是阶下之囚,唯余你一人。此战前途未卜,党项之民所剩无几,再惨烈一战,他日之党项如何还能东山再起啊?宋人何其多,万万之数,用命换命,实不可取也。”李乾顺心中大概真想到一个民族的传承问题,男人都死光了,还谈什么党项。

    北宋之人口,一亿两千万,万万之数不假。党项最兴盛之时,也不过三百万人口左右,还连年征战不休。

    “陛下,只要臣不败,宋狗必不会杀陛下。臣若胜了,大军南下,长驱直入,宋狗更不敢杀陛下。谈和之时,便是陛下归国之日。陛下安心,臣百死也要救陛下回国。臣若投降了,党项再无翻身之日。陛下明鉴啊。”嵬名仁明极为聪明,分析得也有道理。

    嵬名仁明不败,宋人大概就要拿李乾顺来做要挟。嵬名仁明胜利了,宋人更要拿李乾顺做筹码。李乾顺似乎立于不死之地。若是嵬名仁明投降了,那么一切皆休,生杀予夺不过赵佶一句话语。

    李乾顺闻言,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些希望,嵬名仁明说的不无道理。回头一想,就算自己去了东京,只要西北战事不停,自己这个西夏皇帝自然还有大用处,想死都难。

    两人心中皆是如此去想。想到此处,李乾顺竟然不再开口说话。

    左右军汉见这位皇帝陛下不说话了,面面相觑几番,架着这位皇帝陛下回头而去。

    待得李乾顺回来之后,随行军将禀报几句,郑智面色如水,点了点头道:“嵬名仁明倒是好算计,皇帝陛下也是好算计啊。如此也罢,把党项嵬名一族皆拉到阵前来,大概嵬名仁明也是想看到这一幕,嵬名一族死绝了,皇位也就没有旁人了。”

    李乾顺闻言大惊,连忙开口道:“郑相公,不可啊,适才我真心诚意劝降仁明,奈何仁明不听,此罪不在我,只怪李仁明抗旨不尊,犯上做烂,包藏祸心。郑相公明鉴。”

    “陛下放心,又没说要杀陛下你,来人,且带皇帝陛下先去休息。”郑智面色阴沉,话语也是极为讽刺。

    几个军汉提着李乾顺就走,李乾顺依旧大喊:“郑相公,容我再去劝一下,容我再去……”

    郑智自然不理,坐等嵬名一族之人上前斩首。

    吴用打马凑上头前,试探问得一句:“相公,这皇帝是不是也……”

    郑智左右看得众人一眼,轻声说道:“让其服毒自尽。”

    “让其”与“自尽”,语法上已然是悖论,却是几个字把这李乾顺的结局安排了。郑智终究还是下定决心不让李乾顺入东京。此时嵬名仁明不投降,这李乾顺对于郑智来说也就没有多余的作用,至于对于赵佶有没有作用,郑智倒是懒得去管。

    李仁明与李乾顺二人的心思倒是把赵佶猜得八九不离,但是漏算了一个郑智,若非郑智支持,而是种师道领兵,这李乾顺大概就在去东京的路上了。

    吴用闻言,也不点头,也不说话。而是默默离开。郑智吩咐“服毒自尽”,吴用倒是心烦起来,这突然之间,真不知到哪里去找毒来让李乾顺服。天寒地冻的,野外都找不到一只毒物。

    古之毒,除了人造砒霜之类,其他也就是自然界中的东西了。

    吴用找不到毒,心中又想了一个其他的办法。用李乾顺的龙袍“悬梁自尽”,倒是也说得过去。

    阵前人头滚滚,那些人头的面目,嵬名仁明自然都认识,却是不为所动。就这么在城头站着,眼睁睁看着,眉头都不皱一下。

    过得片刻,只见郑智亲自带着一队人马往前而来,到得百十步外站定,郑智打马出来几步,开口大喊:“李仁明,没想到你家皇帝不堪受辱,竟然悬梁自尽了。如今嵬名李氏,就剩你一人,恭喜你了,可以登基称帝了,可喜可贺。”

    郑智一语,城头上一片哗然。几个老军将再看嵬名仁明的眼神都有了些许的变化。这

    这一切当真有些耐人寻味。

    嵬名仁明闻言大惊,哪里会信,开口喊道:“郑智,你休要欺我,陛下岂会自尽。”

    郑智闻言一笑:“李仁明,某说自尽了,那自然是自尽了,你若不信,某现在叫人把尸首送来给你看看就是。这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这皇位本来轮到谁也不可能轮到你李仁明,如今却是唾手可得,岂不是人生大幸,你我在这阵前对饮一番如何?”

    嵬名仁明哪里还不懂,开口大骂:“郑智,你杀我大夏皇帝,此仇不共戴天,且看我在战阵之上如何取你狗命!”

    郑智听言更笑:“好,战阵之约可作数,你死我活罢了。党项就你李仁明一个勇士了,坐个皇位倒是有资格。西夏的皇帝可不是某杀的,你家皇帝是自己用龙袍悬梁吊死的,不可信口开河。”

    城头之上议论声越来越大,能听懂汉化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郑智营寨之中却是也有人乱作一团,七八个东京来的信使全部围在一处营帐之内。

    营帐横在房顶的一根不大的小圆木上,挂着一具尸体。尸体双眼圆瞪,舌头外伸,被一件龙袍吊在脖颈之上,如此挂在半空之中。尸体下面还有一张翻到的椅子与案几。

    “这当如何是好,陛下还在东京等着,蔡太师童太师与秦中丞都在等候,这李乾顺怎么就自己吊死了,这叫我等如何回去复命……”

    吴用在一旁,也是一脸惊骇之色,口中答道:“都是军汉们只顾战事,把这党项皇帝给忘记了,刚刚我家相公把这皇帝一家老小皆斩在阵前,本应该早早想到这皇帝会自寻短见,一时大意,当真是一时大意啊。”

    “你倒是大意了,叫我等怎么办?此番回东京,吃罪的又不是你。”

    吴用忙道:“诸位上差,不若把这皇帝尸首赶紧运回东京,如此兴许还能交差,这厮自寻短见,陛下想来仁慈,大概也不会怪罪诸位。”

    “唯有如此了,还能怎么办,快快把尸首放下来吧。”

    吴用连忙派人去解下尸首。

    此时小胡走了进来,看得几眼尸体,也没有什么感想,奔到吴用面前,附耳说道:“已埋!”

    吴用点了点头道:“辛苦辛苦。”

    “这有什么辛苦的,以后这种差事学究多吩咐就是,我该赶紧到阵中去了,回来得正是时候,再晚些就赶不上大战了。”小胡说完,转身又飞奔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