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宋好屠夫 > 第三百章 沧州聚兵
    沧州境内各地,无数健马往清池而来。

    清池城外的校场,铁甲越聚越多,两千多西军骑士已然到齐,还有两千党项轻骑也按时到达清池城外点校。

    清池城外的校场之内,还有四千集训的沧州新兵。把这不大的军营校场挤得满满当当。

    军营场地不够,还要空出训练场地,许多党项轻骑只能直接在校场栅栏之外安扎帐篷宿营。

    李纲直接随军到得清池,知府吴懂已经往东京去了,到门下省做了个郎中。

    李纲如郑智意愿,接任了沧州知府。

    这一切,只因为头前两日战报,宋江打破高唐州,把这高唐州城劫掠一空,普通百姓倒是没有遭殃,几个衙门以及城中的富户,银钱不论,便是粮食也没有留下一颗。

    知府高廉战死。

    高廉何许人也?大多人并不十分知晓,即便是宋江也不知高廉身份来历,若是宋江知晓高廉的来历,十有便不会去攻打这高唐州城,还把高廉斩杀当场。

    高廉,便是殿前司太尉高俅的堂弟。高家本就不是什么书香门第,而是市井人家,高俅自己也是街边泼皮出身,能踢一脚好球(蹴鞠),连个大名都没有的人,时人称为高球,又作高毬,不论球还是毬,都是因为这高俅能蹴鞠,迹之后才把这名字改作高俅。

    堂弟高廉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少文才在身,能当得一州知府,显然就是高俅前后运作。高廉被梁山之人杀死,这也是高俅与梁山结仇的最主要原因。

    高唐已破,战事要起,郑智把沧州精锐全部集结到了清池,显然也是要应对之后的大战。

    也是要整训军队,特别是党项轻骑与西军重骑之间的战术配合。高俅若来,郑智与其地位悬殊,事态也难以预料,总怕有个万不得已。万不得已之时,便是下下之策,也不得不做。若是真到了下下策的时候,这麾下四千多骑士,便是郑智的身家性命。

    李纲昨日刚到的清池,却是第二天就到校场而来。倒不是李纲偷懒,一来便是有事要与郑智商量,二来也是极为想看这种千军万马的震撼场景。

    郑智端坐在将台之上,左边自然就是李纲,右边坐着王进、朱武、裴宣。军中其余人都在忙碌。

    郑智一脸凝重,抬头看了看早上初升的太阳,抬手示意一下领兵,口中严正而出:“起号擂鼓。”

    李纲听得郑智军令,身形也端坐几分,当真是十分好奇,不断左右去看。

    号角连营笼罩整个营寨上空,鼓点浑厚却是不显多少急促。

    随即马蹄四起,各部主将先各自整军,然后快带到将台之下。

    还有四千沧州步卒新兵,时间久的已经训练了两三个月,时间短得不过十几天。却是也度不慢,队列也能排得整齐。这便是现代队列条例办法的科学优势,先不管你会不会耍刀弄枪、拉弓射箭,只把队列站整齐了再说。

    三通鼓毕,郑智慢慢站了起来,往将台前面走去。虎背熊腰之外,铁甲反光熠熠,左右逡巡两步,目光也扫视众人。

    最中间的便是西军两千多重甲铁骑,左右是党项两千轻骑,再外便是四千新兵。

    “还能战否?”郑智中气十足,一声大喊,尽力把话语传到每个士卒的耳里。

    “能战!”全场整齐划一爆喊叫,兵刃全部举过头顶,以示刀兵皆利。主要也是西军的嘶吼,这些轻骑自然是听不懂郑智话语,却是也跟着举起兵器。左右新兵,虽然听得不是很真切,却是也跟着做出动作。

    “战能胜否?”郑智再喊。

    “百战不殆!”满场又是刀兵寒光。

    “赴死决否?”

    “百死不惧!”又是一声暴喝。

    郑智三问而止,看着满场士卒,八千有余,心中也有一股豪气,更是充满了感动。整个大宋,就只有这两千多铁甲还有这份决心面对一切战阵厮杀。

    这三问,不仅是问这些士卒的决心。更是郑智要问给也在将台之下的米真务听的,要让他知道,大败党项的西军还在这里,这些士卒依然还是横山之战的那些无敌将士,依然还能碾压一切敌人。

    李纲已然热血沸腾,身形也站得笔直,不自觉还往前走得两步。

    郑智三问之后,随即翻身下得将台,麒麟兽早已等候许久,牛大递上来那杆杀人无数的长枪。鲁达带着百余亲兵往前侍立。

    李纲连忙也翻下将台,上得自己马匹,打马也到郑智身后。

    将台之上鼓点大作,郑相公又一次立在了阵头之上。

    四千马蹄随着郑智一声暴喝,迈步飞驰。

    铁骑在中,两翼轻骑。

    中军为主攻之兵,两翼袭扰穿插,便是百年后的蒙古人都是如此战法。轻骑撕开两翼之敌,精兵中路突击。

    便是蒙古人还有一个战法精髓,便是拖!敌人要战,蒙古从来不战,一人几马吊着敌人骑射游击。直拖到敌人不愿战了,才是蒙古人摆开阵势求战的时候,百战不殆。野战已然无敌。

    却是蒙古人在攻坚之战的战法上,依旧还是有些欠缺,多以战略来胜,不以强攻城池见长,还有一点便是蒙古人耐力也是世界第一,永远都有军粮,马匹也是极为有耐力,吃什么地方的草都能活得好。

    马背上的郑智带着四千余骑士打马飞驰,新兵们自然都在一旁观看。

    还听得郑智不时大喊:“传令,左翼轻骑,马不得过快!”

    轻骑重骑之间,马自然有区别,重骑人马双甲,重了一百多斤不止,轻骑自然更加轻便快。

    令兵听言,拼命打马往左边去追,便是要把郑智这道命令传到。战阵之中,大规模的会战,令旗的作用巨大,却是这实际军令,还是得靠人口来传。令旗指挥,只作方向指明与调度之用。并非旗语便能挥一切施令的作用。大战之中,旗语本身就是简易传令的方式,若是过于复杂,哪里会有人一边厮杀,一边还去慢慢翻译旗语内容。

    李纲打马在郑智之后,却是没有人注意到,李纲竟然用马鞍上的皮带把自己双腿绑在了马上。如此大规模的马队马驰骋,若是坠马,哪里还会有命在。李纲跟了上来,自然也要想一个万全之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