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92章 真的要我说实话?
    当赵玉忽然提到棉岭绑架案的时候,侯猛全然不解,苗英亦是有些表情复杂。

    “快说啊你!”看着宝贵的时间一点一点消失,赵玉急忙催促,“随便说‘是’或‘不是’!快!”

    “那……不是!”侯猛只好随便选择了一个。

    结果,结果……

    等了半天,测谎仪却是毫无反应。

    哎呀我去!

    刹那间,赵玉明白了,原来跟测谎对象本身不相关的问题,是问不出答案来的,这正是介绍上所说的“特定”的意思!

    由此可见,如果他随便找个人来问话,根本不会问出任何重要信息。

    这可麻烦了,赵玉不禁一阵急躁。虽然他事先做了很多准备,却还是没有想到,现实的审问会是如此一个结果!

    “警……警官……”侯猛见赵玉不说话了,惊疑不定地问道,“你……是不是问完了?”

    “少废话!”赵玉一拍桌子,不死心地喝问,“我问你,你小子是不是跟棉岭绑架案有关!?”

    “不是啊!”侯猛赶紧像吓着似的回答,“不可能啊!?”

    绿灯亮。

    实话。

    奶奶个熊!除了绿灯就是没反应,赵玉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个测谎仪本身就有毛病?

    “那……杀死曲萍的凶手,是不是棉岭绑架案的真凶派来的?”赵玉还是不死心。

    “是!”

    没反应……

    啊……

    赵玉快要抓狂了!他赶紧翻找笔记本,把自己之前准备的问题翻了出来:“侯猛,你说,杀死曲萍的事,你是不是被人陷害的?”

    “是是是!”侯猛可算逮着一个好问题,忙不迭地说是。

    结果,绿灯再亮,又是实话!

    “你那天喝完了酒,嗑完了药,是不是一个人来到曲萍被杀地点的?”

    “不知道啊……嗯……”看到赵玉要急,他赶紧回答,“是!”

    嘟……

    红灯亮!

    谎话!

    终于出现了红灯,这说明侯猛并不是一个人来到的案发地点。

    赵玉本想问他怎么来到事发地点的,可是这样的问题根本不会有效果,他只好转而问道:“凶手是不是用车载着你去杀害曲萍的事发地点的?”

    “是!”

    绿灯亮。

    猜对!

    “那……曲萍被杀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昏迷了?”

    “是啊!是啊!绝对是!”侯猛差点儿从审问椅上站起来。

    又是绿灯。

    “那……”赵玉转而又问,“杀害曲萍的真凶,是不是个男的?”

    “啊?什么?”侯猛有些懵,刚想说“我哪知道”却忽然想起赵玉的要求,赶紧给出了一个肯定答案,“是!”

    结果,测谎仪又没反应了!

    啧啧……难道……这也不行吗?

    侯猛虽然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但他毕竟跟凶手有过交集,这也不算是与他不相干的问题吧?怎么会没有反应?

    谁知,就在赵玉疑惑的时候,苗英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赵玉听后,顿时大惊失色,感觉后脊梁骨直冒冷气。

    “侯猛!”赵玉几乎用颤声问道,“杀害曲萍的真凶,是不是不止一个人?”

    “是!”

    结果,测谎仪居然还是没有反应。

    哦……赵玉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问题或许不太严谨,急忙更正道:“一起合谋杀害曲萍的,是不是不止一个人?”

    “是!”侯猛似乎听出了赵玉的问话对他有利,回答得愈发积极。

    这一次,绿灯终于亮起。

    赵玉却是倒吸一口凉气,急忙又问:“那合谋杀害曲萍的,是两个人吗?”

    “是!”

    红灯!

    “……三个人?”

    “是!”

    红灯!

    “……四个人?”

    “是!”

    又是红灯!!

    “……五个人!?”

    “是!”

    这一次,竟然还是红灯……

    啊!?

    蓦然间,赵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感觉浑身发凉。

    太可怕了!

    这么多人,预谋了曲萍之死?为什么?曲萍到底做了什么?真的是因为棉岭大案吗?

    “侯猛,合谋杀害曲萍的,是10个人以上吗?”

    “是!”侯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话,张口就答。

    然而,测谎仪的审问时间已经用光,有着红灯绿灯的画面已经从赵玉脑中消失了。

    不不不……

    哎呀!

    赵玉急得直拍桌子,他还有一大堆问题没问呢,却没想到时间会过得如此之快!

    看到赵玉如此懊恼,苗英亦是大为不解,只好出言问了一句:“喂,你……没事儿吧?”

    赵玉抬起头来看了苗英一眼,刹那间,一个念头从他脑中闪过,让赵玉蓦然一惊!

    “怎么了?”

    看到赵玉眼神不对,苗英又问了一句。

    赵玉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念头,忽然间领悟了什么,急忙站起身来说道:“行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走吧!”

    “喂?搞什么?”在苗英的眼里,审问应该才刚刚开始才对,可赵玉却转身就朝着审讯室的大门走去。

    没有办法,苗英只好匆匆收拾了一下,跟着赵玉来到了门外。

    “赵玉,赵玉!”苗英发现赵玉已经远去,急忙一路小跑儿跟上,拉拽住他问道,“喂,你……你没毛病吧?你到底问到什么了?”

    看到苗英着急,赵玉这才转回身来,冷冷地打量着苗英说道:“苗队长!我实话跟你说吧,就像上次刘鹏飞那样,我已经探知到了很多重要的线索,而且都是令人震惊的大线索!但是……”

    “什么线索?”苗英急问,“侯猛是遭人陷害的?快说啊!”

    赵玉冷冷一笑,却是什么话也不说,还要转身欲走。

    “喂,你又想怎么样?”苗英只好再次拉住他,问,“你是不是又在故弄玄虚?我刚才全都看到了,你的问话根本都是跳跃的,你不会是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吧?”

    “呵呵,”赵玉微微一笑,当即认真说道,“苗队长,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的审问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我却疏忽了一件事!我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我应该在审问侯猛之前,先审问审问你才对!”

    “什么?”苗英一惊,心里更加疑惑,“赵玉,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赵玉摇头说道,“我诚心诚意地帮你,可热脸却贴到了冷屁股上!这么跟你说吧,我跟你的目的不同,我来审讯侯猛,只是想从他身上查找棉岭案的消息!可是你的目的,又是什么?我想,不止是调查曲萍之死那么简单吧?”

    “……”

    蓦然间,苗英终于听懂了赵玉的意思,顿时不说话了。

    “我就不明白了,有什么事不能说到明面上来?我们都是警察,我们在查案子,你却搞得跟做贼似的?如果你提前告诉了我,没准儿,刚才的审问效果会更好!”

    赵玉在苗英面前站定,挺拔的个头,正好与苗英匹配。

    赵玉郑重且认真地问道:“苗队长,虽然咱俩以前有些误会,但好歹也算一起共过事,我的能耐你是知道的!你好好考虑一下,容阳警局这边,老子可以横趟,只要你肯跟我合作,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苗英微微抬起头,随着清爽的发丝分开,露出了她那俊俏的脸颊。

    “所以,”赵玉摊开双手说道,“咱俩再这么金童玉女地站在一起,还是尽可能地少些套路吧!怎么样……现在,可不可以跟我说实话了?”

    “金童玉女?实话?”苗英微微抬起头,明眸似水地看着赵玉说道,“真的……要我说实话吗?”

    “对滴!”赵玉摆了摆手,面露得色。

    “那好!”苗英抬起右手,指着赵玉的光头,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的发型,真的很难看!!”

    刹那间,空气凝滞,赵玉只觉有四五只乌鸦,从耳边嘎嘎飞过。

    可是,十几秒之后,赵玉却从苗英微微上扬的嘴角,忽然领悟到了什么,这才终于露出了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