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86章 散修好欺负?
    “张师叔,就来!”面对师门长辈的催促,杨真灵答了句,随即又望向古争:“古道友,既然你是散修,要不就跟我们结伴同行吧!”

    杨真灵在说这话的时候,古争看到他的眼中有异样闪过,似乎结伴同行还有着深意在里面。

    “杨师侄,你发出这样的邀请太过唐突了吧?古道友是一名散修,散修都是喜欢独来独往,咱们就不要强人所难了。”罗金开口,声音中有着一丝责怪杨真灵的味道在里面。

    “没错,我也正是喜欢独来独往,杨道友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就此别过!”

    尽管不知道杨真灵和罗金这是唱的哪出,但古争正好借此离开。

    “好吧,既然古道友喜欢独来独往,那我也就不多挽留了,咱们后会有期,沿途道路凶险,古道友多多小心。”

    杨真灵拱手向古争道别,古争还礼后立刻上路,至于说中年男人罗金,则是望着古争消失的背影,笑得有些阴险,有些复杂。

    古争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风雪之中,天螺派一方的十五个人,也立刻动身上路,似乎想要跟上古争的步伐一般。

    天心派的十个人也上路了,只不过他们没有紧紧跟着天螺派的人,而是跟他们隔开了一点距离。

    天心派的十个人里面,张师叔和杨真灵,外加一个裹在白狐袍子里的人,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真灵师侄,刚才你邀请那个古安同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呢?”张师叔小声发问。

    “不算是发现了什么,只不过感觉散修们,应该修炼起来都很艰苦,他的年纪又跟我相仿,所以就邀请了一下他。”杨真灵笑了笑。

    “不算是发现什么,又是什么呢?我可不相信,只凭你说的那样,你就真的甘愿冒着得罪罗金,向他发出同行的邀请。”张师叔也笑了。

    “真灵师兄有着看穿他人修为的能力,难道这个外表跟你相仿的男子,其真实修为很高?”

    裹在白狐袍子里的人开口了,这是一个女人,声音清脆的如同山泉。

    “我没能看穿他的修为,所以这是一件怪事,可我也并没有说谎,向他发出邀请,倒不是因为他的这点不同寻常!我是真的觉得,他跟我年纪相仿,又是一个散修,所以不想看到他出事罢了。”杨真灵苦笑。

    “没能看穿他的修为?这又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他的修为已经高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所以你看不破?”张师叔惊得差点没咬到舌头。

    “就算是化气后期的修仙者,我也能一眼看出他的修为。张师叔觉得古安的修为,难道已经超越了化气后期吗?这明显是不可能!”杨真灵摇头道。

    “杨师兄,那照你所说,这种异常的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白袍女子的声音略带好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能够看出别人的修为,这本身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们说,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看两人不说话,杨真灵笑笑道:“所以说嘛!对于这件事情,你们也不用觉得太奇怪,尽管我没能看穿他的修为,但这并不代表,他的修为就一定很高。”

    “也是。”张师叔点了点头。

    “要说罗金还真是阴险,让他一个人走下去……”

    “好了,这件事情就别再提了,要是被听到了,有碍咱们天心派跟天螺派的和睦关系。再说了,你杨师兄也有提醒过他道路凶险了,至于他能不能听出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白袍女子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张师叔给打断了。

    “有什么了不起,他们不就是门派人数比咱们多吗?”

    白袍女子小声嘟囔了句,三人之间也随之陷入了安静。

    天螺派赶路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原本消失在他们视线中的古争,已经在风雪中能够隐隐看到一点身影了。

    “罗师兄,你说魔道的人会不会出手呢?”

    望着古争的身影,跟罗金走在一起的妖媚男人,细声细气的发问了。

    “上官凤,麻烦你离我远一点行吗?”罗金厌恶地瞪了妖媚男人一眼。

    “罗师兄,你说魔道的人会不会出手呢?”

    面对罗金的厌恶,上官凤并没有照办,他只是语调加重,又把刚才的问题一字不差的问了一遍。

    “不知道,不过按照他们的行事作风,极大可能会出手。”罗金脸上的厌恶有所收敛,略带不耐地说了句。

    “罗师兄,魔道是有备而来,如果他们等下会出手,你报仇可以,但不要追出太远,免得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咱们这次来昆仑,遇到魔道中人是个意外,但咱们作为这次天螺派的两个领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在最大程度上,保证门中弟子们的安全,所以我不希望你意气用事。”

    “知道了。”

    罗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眼前又浮现出了,前日让他怒火飙升的一幕。

    前日,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在昆仑山脉中遭遇了魔道的偷袭。

    魔道的人十分嚣张,说什么这是正道衰落,魔道大兴的时代,如今各门各派都要去昆仑派领取福利,那么他们也要给正道的这些人一些福利才行。至于魔道人口中所说的福利,自然就是偷袭,他们不会让罗金这些人前往昆仑派的路,走的太过顺利。

    魔道敢在昆仑盛会期间如此嚣张,这种事情前所未有,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对于魔道的猖狂自然也是十分愤怒,于是也就有了后来的大战。

    不得不说,魔道的人敢选在这种时候偷袭正道人士,他们的实力不可小觑。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都有伤亡,罗金的爱徒更是死在了大战之中。

    战斗最终在正邪双方都付出了一些代价后结束,魔道的人临走前放话,这次的偷袭还只是个开始,天螺派和天心派的人,只要一天不到昆仑派,他们就必须担惊受怕着。

    魔道的人既然已经放话,报仇心切的罗金在见到古争之后,便认为这是一个雪恨的好机会。

    雪下得更大了,鹅毛般的雪片在狂风的席卷下,打得人睁不开眼睛。

    杨真灵和罗金的态度不同,不想让他同行的罗金,如今却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这让古争不得不多留了一个心眼。按理说,罗金既然不想让他同行,天螺派的人应该会离他远点才对。

    “难道只是我过于谨慎的缘故吗?”

    古争心中一动,突然加快了速度,前行了大约十分钟后,他的速度又慢了下来。

    “果然有鬼,我快你们也快,我慢你们也慢,这不是跟踪又是什么?如果不是雪下的太大,他们怕把我跟丢,所以跟的紧了点,要不然还真不容易被发现。不过话说回来,跟踪我又是什么目的呢?”古争心道。

    “你又不是去找什么宝藏,跟踪你的确有些说不通,但如果他们是把你当做诱饵,那么一切也就说得通了。”器灵的声音响起。

    “诱饵?诱惑谁呢?魔道中人吗?”

    古争眉头一皱,想到了这个可能,毕竟在门派中的时候,他还有听无忧长老提起过,魔道最近的活动是越发的频繁了。

    “很有可能。”器灵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魔道可真是有够猖狂,毕竟这里距离昆仑派已是不远。”古争摇头。

    “小心吧,如果真的是魔道,他们又敢在昆仑山脉中动手,肯定是有所依仗。”器灵提醒道。

    “呵呵。”古争笑了:“既然知道是被人当成了诱饵,我小心向前走,还不如跳出这个局呢!诱饵谁爱做谁做,反正我是不做。”

    风雪中,古争的身影偏离路线,这让跟在他身后的罗金眉头皱起。

    “他这是要干吗?往那边走可就距离昆仑派更远了。”罗金喃喃道。

    “两个可能,一个是他有别的事情要做,另外一个便是他察觉了我们的意图。”上官凤道。

    “该死!”罗金骂了一声:“不管他究竟是为什么往那边走,反正我不能让他如愿。”

    “你打算怎么做?”上官凤皱眉。

    “跟他说明,他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罗金话音落地之际,人已经冲了出去,对此上官凤并没有阻拦,毕竟罗金所说,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尽管上官凤想要最大程度保证随行弟子们的安全,可如果总是提心吊胆着防备偷袭,倒还不如主动出击的好。于是乎,上官凤也跟着罗金追了出去。

    看到后面有人追来,古争停下了脚步,嘴角也浮现出一丝嘲笑:“罗道友,你这是舍不得我吗?”

    一看古争脸上的冷笑,罗金便已明白,这是出现了上官凤所说的第二种可能,对方猜到了他们的意图!既然如此,罗金也觉得省事,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得了。

    “是啊,很舍不得古道友呢!”罗金也是冷冷一笑:“能受邀前往昆仑派,即便是散修也肯定是正道人士。作为一个正道人士,除魔卫道是为己任,如今有魔道中人在暗中鬼鬼祟祟,偷袭我们这些前往昆仑派的正道人士!之前我们和天心派已经跟他们大战过一次了,对方最终不敌而逃,可他们也放下了话,这一路上不会让咱们这些人太平,所以不论如何,古道友都必须做这个诱饵,这同样也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我怎么没看出来?”古争冷笑。

    “古道友你想,如果你一个人走下去,假如遇到了魔道中人,那你便是十死无生。如果做诱饵往前走下去,尽管会有些危险,可我们却是你的坚强后盾啊!”上官凤吃吃笑道。

    古争厌恶地皱起了眉头,一个大男人笑成那样,真是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就算十死无生,跟你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吧?路是我自己选的,就算是死了我也乐意!别跟我说什么正道人士,正道人士就要被人利用,还要笑脸相迎吗?再说了,你们不也是正道人士吗?既然需要的只是一个诱饵,你们那么多的门人,完全可以找几个走在前面,顶替我的角色啊!”古争笑道。

    “别跟我废话!你到底走是不走?”

    罗金一声咆哮,向前走了一步,大有想依仗武力解决的架势。

    “罗金前辈,再怎么说咱们也是正道人士,这样做不好吧?”天心派的人也已经赶到近前,杨真灵不顾他张师叔的阻拦,开口说道。

    “小子,难道你不想为死去的同门报仇吗?如果你想,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别没事找什么不痛快!”罗金回头,狠狠瞪了杨真灵一眼。

    “想报仇也用不上使用这种方式吧?这种所作所为,跟所谓的魔道又有什么区别?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便可以不择手段吗?”天心派的白袍女子也开口了。

    罗金恼羞成怒:“你们……”

    “够了,你们两个还真是没大没小,究竟我这个师叔是领队,还是你们两个是领队?”

    眼见要跟天螺派交恶,张师叔赶紧出声呵斥,杨真灵和白袍女子尽管身份特殊,可这样的不服从领导,还是让他心中不爽,也觉得非常没有面子。

    “哎。”杨真灵一声叹息,又退回了队伍之中。

    “当然你是领队了。”白袍女子小声嘀咕了句,同样也回到了队伍中。

    “哼哼。”罗金满意的冲着天心派的人冷笑了下,这才又恨恨地望着古争:“走?还是不走?”

    “看你的样子似乎要动手?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还是你觉得,散修就很好欺负呢?”

    古争眯起眼睛,心中觉得很好笑。于他而言,现如今遭遇的境况,就好像一个孩童,正在威胁一个大人,且用的还是自以为了不起的武力。

    “就觉得你是散修好欺负,那又怎样?”

    罗金大吼,隔空一脚向着古争踹去。

    外放的内劲幻化成虎头的形状,四周的飞雪如同遭遇狂风席卷,看起来威势十足。

    古争心中冷笑,施展了‘飘渺幻身术’的他,轻易躲过袭来的内劲,快速向着罗金靠近。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古争的‘飘渺幻身术’又快又诡异,睁大眼睛的罗金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在他看来,古争能有四层初期的修为已是不错,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慌乱的罗金立刻拳脚齐发,妄图阻止古争的靠近,可奈何古争已经来到了近前,外放的内劲化为拳头,狠狠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

    罗金痛叫,整个人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