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1522章 义结金兰
    “入泮仪式正式开始,正衣冠!”

    负责主持司仪的是教育总署的署长大儒司马才章,汉京文宣王庙,皇帝亲临观礼。

    今天的这场入泮仪式,场面盛大,不同寻常。

    各大报纸早在几天前,就开始宣传。

    京师上下,都知道法兰克国王克洛维今天要拜孔子入泮,甚至在官方授意下。报刊也早就在炒克洛维国王早年在汉京的生活,以及如今他身为国王却一心向往中华和仰慕儒学,有意要将儒学传授到西方去。

    在司马才章的高声唱喝下。

    国子监祭酒孔颖达上前,亲自为克洛维整理衣襟。孔颍达身为孔圣人的第三十一世嫡系子孙,在今天这个场合也更显隆重。

    身为翰林院的九位学士之一,他一直还兼任着国子监祭酒之职。

    司马才章也是有名的儒学大家,他站在一侧,高声道,“衣冠不仅仅意味着遮羞,更重要的是反映人的精神面貌。所谓先正衣冠,后明事理。衣冠是让我们忆起先祖那些优秀品德的最好载体,也是让人知书明理的第一步骤。”

    今天的克洛维也一改法兰克人的衣着习惯,不但换上了儒衫,甚至连他的那头披散及肩的长发,也挽了起来,束发成髻,戴上了冠。

    他神情肃然,表情凝重。

    孔颍达为他正完衣冠,然后由一名当世名儒王恭带着他拜孔子像。

    司马才章在旁边教导克洛维祭拜孔子的仪式。

    “祭拜孔子,我们要行三拜九叩礼,左手抱右手,对,就这样抬到眉的位置,然后先是一个鞠躬长揖。再手下垂,然后跪下,再以拱手的手型,手下去,至地,左手压右手上,呈十字形,投放到手和身体中间的位置,磕三下,停留一段时间,然后起来,再重复两次,三拜九叩方成。”

    克洛维认真的三拜九叩,对于跪拜一个东方古人,他并没有觉得什么不适的。

    拜天主基督是拜,拜东方儒家孔圣也是拜。

    天主的背后是罗马,而孔圣的背后是大华,方今罗马人都还要向大华求助,那他克洛维直接拜孔圣又有什么不对的。

    仪式的最后,王恭还在克洛维的额头上点上了一点朱砂。

    这点朱砂又称为聪明记、开天眼,寓意从此眼明心明。

    王恭拿笔亲自把克洛维的名字记录在一本名册上,这是大华的学名册,入学学生都会记录在学册之上。因为大华官学都奉儒家为尊,因此学生又称儒生。

    名字录入学册,便成为一名儒家门生。

    张超笑着上前,从孔圣像下扶起克洛维。

    “国王陛下,从现在起,你就是一名正式的儒家门生了。”

    克洛维握着皇帝的手,十分用力,激动之下都忘记了失礼。

    今天克洛维改信儒教,拜孔入泮,这不亚于当年他祖先克洛维一世改信天主教接受洗礼一样。

    这一刻,无数人见证着。

    为了表示华法两国的友好联盟,大华皇帝张超特与克洛维结为兄弟,张超还为克洛维取了一个汉名,张远。

    就在文庙,入泮仪式之后,百官见证之下,张超与克洛维焚香烧纸,斩白马青牛盟誓,义结金兰。

    “大哥!”

    克洛维对着张超拜倒。

    张超笑着扶起克洛维,“二弟!’

    “大哥。”

    “二弟!”

    两人手把着手,相互大笑。

    这一个头磕下去,克洛维磕出了一个中原皇帝大哥,心中大稳,这一趟大华总算没有白来。

    有了张超这个大哥,他要夺回法兰克的权力还不是易如反掌。甚至要在法兰克实行改革,学习汉家的许多新制度也是能得到许多帮助的。

    “明日,朕为你二弟加冕!”

    克洛维差点喜极而泣。

    加冕称帝,他也要当皇帝了。

    大华天子、罗马恺撒·奥古斯都、波斯万王之王、阿拉伯哈里发,现在,即将又新增一位法兰克皇帝。

    由一位皇帝给另一位皇帝加冕,听起来有些奇怪。

    但按大华给出的解释,虽然给克洛维加冕的是张超,但张超不是以大华皇帝的身份为克洛维加冕,而是以天子的身份为克洛维加冕。

    虽然说天子也意为皇帝,但严格来讲这里面又有些不同。

    张超在登基的时候,是先继天子之位,再继皇帝之位。

    是两个仪式,天子,上天之子,上天在人间的代理人,而皇帝,相当于世俗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中原天子和皇帝两个头衔都在一起,其实代表的是两个身份。

    现在张超用天子的这个身份来给克洛维加冕,就体现出了很微妙的意思。

    如果用大华朝廷的解释,天子,上天之子,这天当然是只有一个的。不管他是中原的上天,还是他美洲澳洲非洲欧洲等地,那都是一个天。所以理论上来讲,用这个天子的体系,其实可以把整个世界都套进去。

    这么一来,大华皇帝身为天子,那当然就是整个世界的天子。张超身为天子,自然有资格为这天下的法兰克国王加冕为皇帝。

    因此,克洛维加冕后成为皇帝,听着与张超身份相当,但实际上,在朝廷的这套解释下,克洛维还是要比张超低上一级的。张超不仅是皇帝,还是天子。

    关于这些,克洛维也不懂,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

    罗马皇帝更是早就神化了,成为了神。阿伯位人的哈里发,也称为真主的继承人。而以前波斯皇帝称为万王之王,不管这些皇帝们怎么自称,本质又不会变。

    大华皇帝要自称上天之子,也不稀奇。

    反正他加冕后,就从国王变成皇帝,法兰克也从王国变成帝国。从此以后,法兰克不再是罗马的一部份,他也不再是罗马皇帝的封臣。而且就算是张超为他加冕,他以后也不是张超的臣子。

    他和张超的关系是兄弟,是盟友,两国之间是盟国。至于大华是盟主,那又如何。

    房玄龄站在一边,看着张超和克洛维两人那副深情的样子,都不由的想笑出声。

    可心头却又很沉重。

    大唐贞观之时,也是在张超的主导之下,有了三皇同盟。但是那个时候,其实就算是皇帝李世民,对于遥远的中亚与欧洲的局势,也并不是很关心。

    若不是张超一意坚持,说不定皇帝根本不会把遥远的大夏、河中、西海、甚至是信度等地划入大华的疆界,派出军队去进驻,甚至是分封诸侯去开拓经营。

    而如今信度洋上,波斯湾里,地中海上,也不会到处都是悬挂着大华旗帜的华人海商了。

    若不是这些策略,大方也不可能在西方有如今这样大的影响力。

    现在不但罗马帝国和阿拉伯帝国都争相向大华借款,甚至是拿关税和租界来借钱,争相讨好大华。连法兰克王国,都主动的来皈依儒教,请大华天子为他加冕。

    这些影响力,带来的是巨大的收益,这不纯是面子,而是实实在在,看的见摸的着的收益。

    庞大的外贸体系,是巨大的利润,更别说如今插手西方局势,而带回来的巨额军贸订单,还有那一笔笔的借款带来的高额利息。

    大华现在从这些国家身上,正在源源不断的吸着血供应着自己。

    法兰克国王成为了法兰克皇帝,成了大华皇帝的结义兄弟,成了大华帝国的盟国,也成为了贸易伙伴。

    如果抛去政治角度来说,那么这一次的结盟,也是为大华带来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

    一个新的市场,一个即将开发的新市场,一个为大华带来更多利益的新市场。

    从贞观之初刚开始放开海贸,从那时开始放开工商,到如今,已经走过了二十个年头。

    中原之地,不论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或者是那些学堂的年轻学生,又或是工厂作坊里的工人,又或是跑南闯北的商人,再或朝堂的诸公,其实现在谁都已经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改革开放让大家富了,让大家解决了温饱,让朝廷强盛了。

    民富国强。

    这一切,都依赖于改革开放。

    贞观朝开始的改革新政,一直到如今,还在不断的推行,甚至不断革新。这些新政,带来了今天的繁荣稳定,富强安宁。而新政下的开放,尤其是航海贸易和对外的征服开拓以及殖民,更是让大华越发强大。

    二十年前,那时大唐都还在突厥人铁骑的威胁之下。

    连东北的高句丽,西北的吐谷浑都解决不了,更别说插手更遥远的西方了。曾几何时,中原还只能勉强经营着河西走廊,收复西域,恢复汉时疆域,都成为了君臣们的一个梦想。

    扭动头,房玄龄的眼角滑过了几滴眼泪。

    他在心里喃喃的对着遥远东方叹道,“你错了,张超带着我们走的更远更好,我曾经也犹豫过怀疑过,但如今已经是坚定不移。如果你能看到今天这个局面,也一样会为大华而自豪吧。”

    大华天子手挽着法兰克国王,一起放声大笑。

    “大哥!”克洛维忍不住再次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