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47章 第十一章 故人
    靖罗宗的事暂且了结,楚云凡自被毛毛带回宗门后便持续了长达数月的昏迷,这全因她以一阶古尊的修为强行抽相当元婴修为的阵魂而遭到的反噬,而随着楚云凡在靖罗宗一事中的表现渐渐传扬开,玉苍门的结丹修士都已经知道云渺峰又出一位奇才了。

    楚云凡以云隐之名在玉苍门的名头瞬间胜过昔日自己还是弟子时期承受十枚附神钉的自己了,毕竟她的修为不过相当结丹修士中期的修为,能够对抗元婴,虽然个中原因不足外人道,却也当得起这么大的夸耀。

    睡了数月的楚云凡在自己洞府内幽幽醒转,确认自己肉身自行修复没有什么后遗症,这才大步走出洞府,只是一走出去便有数十道传讯玉简迎面砸来,昏迷数月的楚云凡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名气因为那一战如何了,故而对这么多的玉简还是颇有疑惑,打开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原来这些玉简全是一些同门仰慕自己想找机会和自己讨教论道的,楚云凡一一婉言谢绝,只是将几个相熟之人的玉简留下。

    三枚玉简,其中一枚是墨染年的,墨染年在玉简内表示很受伤,怪罪楚云凡和她较量一直隐藏实力,但是念在楚云凡受伤昏迷,暂不追究,不过要想本师姐消气,醒来了立刻起来打一架!

    楚云凡苦笑,简单回了一句:小妹伤势甚重,短期难以动武。师姐见谅。

    还有一个是楚晓玲,楚晓玲则是极为关心,让楚云凡有什么需求就告诉她,还有靖罗宗合宗的事情也一并告诉了楚云凡,这一点却是比那些关心话语还要重要,楚云凡回了一句谢谢师姐,便收起玉简,心中暗道:“好个玲珑剔透的人儿。”

    这么多玉简表示关心的不在少数,就连怒气冲冲的墨染年也一样如此,但是却唯独楚晓玲告诉楚云凡靖罗宗情况。

    “此女应该已经调查过我此番出使下宗的事情了。”

    另外一份玉简则还是楚晓玲的,不过这玉简发出的时间在上一份发出后一个月后,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师妹,师姐外出了,门内若有需求,可直接寻云和师姐!

    楚云凡一愣,这楚晓玲的这份玉简只是匆匆表达了目的,外出。但是这玉简却和楚晓玲的另一份大不相同,似乎极为赶时间,所以只匆匆留下一句话,那么,她外出,必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不得不重视,有什么事情,会让她如此重视呢?

    楚云凡微微摇头,收好玉简,别人的事情,她还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收好玉简后便直接去往陆展鸿的住所了。

    楚晓玲虽不在,陆展鸿的洞府却也有专门弟子打理,看守洞府附近的弟子正在巡逻,一眼看见楚云凡从天而降连忙上前行礼,楚云凡却不做这些礼数,随意点了点头便自行进洞了。待到陆展鸿看见楚云凡的到来,显然惊喜万分,便是声音也有些颤颤的:“云凡,听你师姐说你昏迷不醒,可把我急坏了,你现在如何了?”

    陆展鸿身份特殊,在云渺峰并不能随意行动,加之也不能对待楚云凡表现的太过异于常人,这数月他可算焦急万分,如今见到楚云凡安好,恨不得仔细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还没好。

    楚云凡微笑着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便对陆展鸿说道:“外公莫要担心,外界所说的受伤,其实我只是强行之用抽魂之术遭到反噬而已,这数月昏迷其实是很正常的自我调养,并无大碍。”

    “抽魂?这是什么术法,云凡,你可千万别误入歧途,修习什么魔道功法啊!”

    陆展鸿对抽魂之术一无所知,这名字一听便觉得阴森怪异,不免担心,楚云凡却只是苦笑道:“外公你多虑了,抽魂之术非正非魔,没什么问题,这次被反噬,只是因为我以结丹期的修为对抗元婴所致。”

    好说歹说,陆展鸿终于相信楚云凡抽魂之术不是魔道术法了,不过到底还是没从楚云凡口中了解到这抽魂之术到底什么意思。这一点,却并非楚云凡一定要隐瞒,只不过自从修习抽魂之术,楚云凡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开始融入古尊一族了,这等古尊专属的术法,她不自觉的便不会让古尊以外的人知晓其内里。

    好在陆展鸿最关心的还是楚云凡,而非术法,待楚云凡说此番出去得到了长生丹的炼制材料,陆展鸿也是面色一喜,但是很快就有愁眉苦脸,叹道:“云凡,你说你不是炼丹师,长生丹我虽未见过,但是这等增加寿元的丹药,只怕是正宗炼丹师也未必能有很大把握炼成吧,你难道真要自己慢慢练习?”

    楚云凡犹豫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目光很快坚定了起来:“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长生丹的丹方一旦泄露,恐怕没那么好相与,所以炼制丹药,孙女自己最为保险,只是成功率我也不敢保证。外公,你也别担心了,反正材料应该够用,等大师姐她回来,我就去准备炼丹的事情。”

    听到楚云凡的话,陆展鸿眼前一亮,盯着楚云凡诧道:“云凡,你叫她大师姐了,你难道不介意了么?”

    楚云凡尴尬的摇了摇头,说道:“放下是一回事,介意是另一回事,说不介意是假的,外公,可是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名啊,总不可能叫另一个人我的名字吧,反正她是名正言顺的大师姐,这么叫,肯定没毛病。”

    “对了云凡,你大师姐她这次离开宗门,似乎和你那个妹妹有关。”陆展鸿忽然冷不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吓的楚云凡一个激灵。

    “云歆,她怎么了?”这下楚云凡坐不住了,对待楚云歆这个妹子,她可是从小就疼爱的,而从楚晓玲的传讯玉简看来,事情很急切,莫非……

    陆展鸿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楚晓玲离开宗门钱曾来见过陆展鸿,留下了几个打理洞府照顾陆展鸿的弟子后便要离开,陆展鸿不明所以,又见楚晓玲急急忙忙的便问了问,楚晓玲担心陆展鸿多想便告诉他,原来她发现外出历练的楚云歆留下的本命元神灯忽明忽暗摇摆不定,想来是楚云歆在外遇到什么危险了这才急急忙忙要外出寻找。

    楚云凡知道详情,心中也是焦急万分,也要离山寻找,却被陆展鸿叫住。

    “你急什么急,云凡,你现在外出,有何种理由呢?”

    楚云凡静立片刻,很快回道:“同门有难,岂能视而不见,白云山白师兄闭关修炼无暇顾及,我既然知晓,外出也在情理之中,况且救助同门又可增长见闻,外公,我理由足够的。”

    陆展鸿又道:“那你要到何处去寻?你知道她们去哪里了。”

    楚云凡摇了摇头,却道:“我不知道,但是总能调查到的。”云歆或许找不到,但是找楚晓玲却并不难,救人如救活,楚云凡不愿再耽搁了,便匆匆告辞。离开洞府,楚云凡径直前去寻找云和真人。

    “云隐师妹,你也要下山?你不是已经昏迷数月了吗。”云和真人今天很是头大,楚云凡的风头她也听说过了,结丹对抗元婴,这可是个奇才,这么个奇才昏迷数月不说,一醒来就又要下山,真是瞎折腾!

    楚云凡倒没觉得什么,此刻救人的心思让她什么也不想了,当下便将楚云歆元神灯有异和楚晓玲外出的事情说到了一起,然后提出自己外出相助楚晓玲。

    云和真人沉吟少许,楚云歆她倒是知道,毕竟以她如今在云渺峰的地位含素也不可能瞒着,心中担心自是不免,但是又觉得楚云凡太过担心了,便好言安慰道:“云隐师妹,你不必担心,云凡她不是出去了么?”

    楚云凡怎么可能不担心?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的很,就云歆那性子外出怎么可能招惹麻烦,若为唯一可能招惹麻烦,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纯阴体质!一想到这个,楚云凡的心就悬着,只得一直要求,只道自己可以顺道历练。

    云和真人见楚云凡态度坚决,也觉得难得同门之间如此心意,不同意似乎也有些不近人情,楚云歆若安然无恙还好,若真出了什么事,说不得将来和含素弟子一脉凭白生了隔阂。思虑再三,云和真人终于应允了,只是看样子这次外出时间并不确定,一个结丹修士外出时间不定,这就不是一个内峰能决定的了。

    “云隐师妹,你拿着我的玉简去找天柱峰松允师兄,让他给你报备,当初云凡师妹也没找我,应该也是找他了,你正好可以询问云凡师妹的去向。”云和真人掏出刻印了自己神识的玉简交给楚云凡缓缓说道。

    楚云凡结过玉简道了声谢便直奔天柱峰了,从云渺峰到天柱峰的路楚云凡早就熟的不能再熟,很快就来到天柱峰,刚想去执事殿,目光却天柱峰广场上一道身影吸引。

    那女弟子一身白衣胜雪,身材曼妙,熟悉的脸庞褪去早年的稚气,多了几分成熟,楚云凡微微一愣,没想到百年光阴,昔日故人变化不小,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走向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