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觉醒 > 第783章 绝命刺杀
    宗门派系之争,向来无比残酷。

    根据记载,几乎每一次派系之争后,都有无数个家庭破碎,无数情谊烟消云散。

    毕竟,支持的阵营不同,必将生死相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兄弟反目,恋人持剑相杀,甚至子女弑父杀母,欺师灭祖,或是父母痛下杀手,斩杀最疼爱的子女,都有无数例,太多太多,数之不尽。

    在紫凰宗,对派系的支持,几乎比肩信仰的碰撞,信仰能让人疯狂,派系之争,同样也能!

    随着时间推移,无数至亲至爱之人的死去,许多派系强者疯狂了,一股磅礴弥天的悲意滔天而起,遮天蔽日,笼罩整片神境,天穹为之悲鸣,大地为之颤栗。

    “杀!”

    “吼!”

    鲜血溅起一片片,如雨落下,无数残肢碎体横空飞起,煌煌神境,化作一片令人头皮麻的修罗杀场。

    如此场景,就连谷南阳也愣住了。

    他只是负责掌控战场全局,却万万没想到,真正的战争到来之时,是如此的可怕,场景宛如地狱降临!

    “军师,我们这么做……真的对吗?这些……可都是我们的族人啊。”

    谷南阳站在一头鸟喙极长喙内长满利齿的凶禽背上,目光涌现一抹不忍和复杂。

    一个个血脉相连,同属一族的族人相继陨落,让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所做的事,是否真的值得。

    闻言,他身旁的黑袍人淡淡道:“无论实力还是权力,都需要累累尸骨撑起来,无论死多少人,只要我们成功了,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还有,你身为宗主后人,不应该有这样的疑问,否则我不敢保证,宗主是否会对你有意见,甚至废掉你的身份。”

    “要记住,宗主旷绝万载,气吞山河寰宇。他一定要这么做,一定有他非做不可的理由,这一点,我相信你比我清楚。”

    谷南阳身躯狠狠一震,脑海中不禁想起谷6和他说过的话,不由得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头,眼中,已然是一片冰寒与漠然,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消逝,仿佛这只是一堆蝼蚁在相斗般。

    察觉到谷南阳的变化,黑袍人微微点头,心中无比满意,说道:“那么……少主,该进行下一步了,将他们的核心一一刺杀。一旦功成,此战便稳了,不成,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此时时机正好。”

    “准了!谷萧瑟和谷筱琴呢?”

    谷南阳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问道。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

    黑袍人含笑说道。

    “好,我倒要看看,谷淳伯这老匹夫看到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谷南阳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

    另一边,卖冰糖葫芦的青年目光冰寒,一张拍碎了一旁的巨石,不忍再看战场上的惨烈景象。

    “这你应该很清楚,眼前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权势,为了血脉之争罢了。”

    谷天望冷哼一声,看向青年说道:“云宗,当年你得云山看重,秘密收为义子,得他传授所有,如今你也成才了,但你不要忘了,你的一切,都是云山给你的,更不要忘了,你的‘谷’姓,是云山赐的,云宗之名,也是他赐的,可见他对你的看重。”

    “云山他如今不在了,你要做的,就是辅佐好心月宗主,万万不要像谷6那混蛋一样,否则……云山他不会瞑目的。”

    “云宗不敢忘。”

    青年谷云宗狠狠点头。

    他不敢忘,当年他年幼时,因为和一群小乞丐抢垃圾堆里的食物,差点被活活打死时,是谁把他救下来,传他功法的。

    他也不敢忘,在他为了炼制珍果冰糖葫芦,深入山林收集珍果,遭遇可怖凶兽时,又是谁将凶兽肚子剖开,将他从中抢出来,并未他恢复了容貌。

    他更不会忘,当那个男人一脸惋惜,遗憾不能将他收为义子时,其脸上浮现的疼惜和关怀,这是他一辈子都没感受过的。

    为了给义父解决难题,讨好那个可能她永远不会知道,她有一个义兄的妹妹,他夜以继日钻研火系战技秘法,最终悟出了属于自己的战技。

    最后,谷云山争位失败被逐,他便再没有炼制过义妹最喜欢的那几样冰糖葫芦,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赤露果冰糖葫芦。

    思绪平复下来,谷云宗目光一闪,手中握着一杆小小的令旗,紧衣庄重萧杀,挥斥方遒,一道道命令传递下去,指挥强者与大军。

    这是他的城主系天赋,十分出色,连当年的谷云山都赞叹不已!

    相对来说,他的武道天赋,并不是那么强。年龄虽比谷心月大了一截,却只是武王后期罢了。

    只不过,因为自己悟出的火系战技与秘法的关系,他的战力比一般武王后期要强的多,能与武王巅峰比肩!

    咻!

    骤然间,一道黑色闪电破空袭来,宛若一条细细的黑蛇,又像是空间破开的一道裂缝,漆黑如墨,幽森无比,悄然射杀而来,元气威能内敛,恐怖到极点,直指谷云宗眉心!

    “冷箭!”

    谷天望沉喝一声,目中冷电,扬剑就是一下劈出。

    当!

    巨响轰鸣,巨大的震音,顿时将谷云宗震的身躯颤抖,七窍刹那迸出鲜血,身躯摇晃,几乎要坠落下高空。

    在他身旁护卫的几个强大武王,顿时骇的魂飞魄散,狂喷鲜血中,奋不顾身扑上去,将谷云宗守护在中间。

    “有刺客!大家都小心!咳咳”

    谷云宗强忍晕眩,嘶声喊道,提醒其他人。

    敏锐直觉让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对方既然对他都已经下手,不可能只针对他一人,其目标必定极多,而且都是重要人物。

    然而,还是晚了。

    话音刚落,一个青年武王被一把链刀击断了玄剑,链刀如有灵般,去势微止,而后跳跃而起,将天灵盖劈的粉碎!

    噗!

    一声清脆爆响,红的白色溅起一片,一位年青武王刹那间消亡!

    见到这一幕,一位武皇长老顿时目眦欲裂,面色立刻扭曲起来,凄厉哀吼:“儿啊!”

    噗噗!

    就在这位长老心神失守的一瞬,一柄锋利无匹的匕,如黑宝石雕刻而成,如同艺术品,被一只苍白修长的手轻轻握住,当空轻轻一划。

    一名武皇长老……死!

    “保护好各脉武皇们的重要后人!”

    谷云宗大叫,面色焦急无比。

    谷天望瞥了一眼保护谷云宗的那几个武王,说道:“保护好他。”

    说完,持剑冲天而起,周身紫焰腾腾,如同一轮紫日,浩然东升,威势惊天动地,迎向千丈外的强大弓手。

    可惜,有心算无心,纵然有谷云宗的提醒,还是有许多重要人物先后死去,都是被刺杀的,有的甚至死的莫名其妙,让人感到莫名的同时,通体一片冰凉。

    事实上,不止这些重要人物,就连叶凡和谷心月,也遭到了刺杀!

    从一开始,叶凡和谷心月就没有出手。

    因为大长老一系虽然落入下风,但并未有败势,叶凡和谷心月也就没有出手,而是在观看大长老和宗主一战,伺机再雷霆出击。

    但让叶凡没想到的是,他二人还没出手,就有人先找上他们了。

    此时,叶凡和谷心月还静静站在演武广场内,身边是虚空螳皇三个家伙,它们三个早就想出手了,却被叶凡阻止,因此也只能呆在这里。

    “喀拉!”

    猛然间,虚空螳皇、蛾龙兽皇皆是脸色一变,同时喝道:“小心!”

    话音未落,一片璀璨刺目的七彩华光自地面下迸而出,化作一道道充满杀机,却华美异常的虹光,极破地而出,冲天攒射,响起阵阵金铁交击之音。

    “嗤!”

    叶凡手中的猛犸象皇刀喷薄三丈刀芒,金光如柱,犀利而可怖,在叶凡和谷心月周遭劈出一片刀芒瀑布,锐利的刀芒密布虚空,密不透风,将一道道虹光全部抵挡下来。

    另一边,虚空螳皇和蛾龙兽皇也同时出手,虚空利爪横舞虚空,如同二柄皇级玄器利刃,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度快到极点,抵挡下一片虹光。

    蛾龙兽皇则翅翼一扇,顿时它身前腾起漫天紫光澎湃的光焰,伴随着烈风嘶啸席卷,其周围十丈内的虚空如筛糠般剧烈抖动不已。

    “很浓烈的风系和金系元气,而且手段很高,我们这么多人居然那么久都没有现脚下有什么不对。”

    叶凡眉头轻轻一挑,神情有些郑重起来。

    然而,这还不止!

    下一刻,叶凡脸色再次剧变,因为在他感觉中,身后传来了一缕极淡的空间波动,同时多出一股陌生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缥缈,也很狂暴,似带着火焰般的暴烈和凶猛,让叶凡心头都微微一跳,暗自惊诧。

    这股气息明明是风系,却让他有种面对火系武皇,而且是擅长猛攻猛打的凶悍武皇的感觉。

    “琴瑟!”

    一个空明轻淡的年青声音缓缓传来。

    话音未落,一股狂暴无比的风系元气席卷而出,涌动而出的力量十分诡异,即便是叶凡谷心月、虚空螳皇这样的皇级强者,也被牵引、轰击的飞起,却不伤分毫!

    年青的男音刚传出,叶凡等人的身躯已经情不自禁飞了起来,袭击来的太快,根本无法躲避。

    “和鸣!”

    与此同时,一个空灵清脆,宛若灵鸟轻吟的女子声音从远方响了起来。

    嗤嗤嗤……

    声音未到,破空声乍起,如同裂帛之声。

    人在空中,叶凡和谷心月等已经见到,一道道色彩灿烂到极点的虹光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如同这天地尽头的极光,带着澎湃杀机,带着无可匹敌的锐利,带着……令人心醉的美丽,滚滚若瓢泼,轰杀而至!

    (本章完)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