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武觉醒 > 第782章 内乱之悲
    紫凰宗神境,昔日山河壮丽,灵秀之景四下可见,天地元气浓郁,奇珍异兽遍地,仿佛神灵居所.

    可自从开战之后,紫凰宗神境内,烽烟处处,山河破碎,煞气滔天,更有尸骨累累,铺满青山,白骨堆叠,满布平原,更有连绵山岳江河,被直接蒸干。

    没错,派系大战,不但是强大武者的战斗,也是宗门内的全面战争。

    战事一起,各大圣城立刻动了,如同一头头庞大的战争巨兽,轰然驰动,每一座圣城都绽放万丈霞光,符文阵法滔天,无尽符文与纹络遍布圣城上空,一支支武者军队,携横扫八荒之势,悍然动战争,征讨敌方阵营。

    无法计数的普通人震骇、惶恐,凄凉而无助,无法想象,前一刻还是喜气洋洋,举杯共贺的亲朋好友,普天同庆宗主大寿。

    下一刻,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大军悍然举兵出击,大军如龙,驰骋平原山河间,气血与煞气交融,黑红之气如烟柱,擎天驻地,轰隆隆奔腾而去,与其它圣城大军战作一团。

    武王军主率军成战阵,化作一个个绞灭山河乾坤的战阵,凝紫凤翔空之势,翱翔九天,扑杀如雷。

    恐怖的战阵,凝聚万千符文,以符文成阵,漫天飞舞旋转,凝成一头头紫凤,在战场上疯狂大战,浴血搏杀。

    每一次攻击,都有一座山岳崩碎,一条江河截断,被滔天恐怖的紫焰蒸干、焚灭。

    武皇城主立身紫凤的火焰身躯之上,指挥作战,隔空与其他城主全力搏杀,刀光横亘天穹,剑影顶天立地,刀芒剑气纵横交织,澎湃狂舞之间,将一个个武者兵士绞的粉碎,身躯撕裂,血染虚空大地。

    但是,很快地。

    战事随着一个个暗手从隐藏走向明朗,一个个暗子浮现,十大圣城所有军队大乱,再无法形成阵势,聚团绞杀了。

    因为形势已经完全颠倒混乱了,谁是敌,谁是友,太难分清,一个不小心,战阵缺了一人,崩溃掉的话,就是一场毫不手软的屠杀,谁也不敢赌。

    因此,干脆抛弃了战阵,像普通军队那样,兵法融入队伍,化作一只只大手,一件件兵器,一招招攻击,疯狂攻击着对方。

    即便没有了战阵,战争依旧恐怖,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将一条条鲜活无比,生机蓬勃的生命,搅碎在当中。

    战场某处,二个中年武尊身穿鲜亮染血的铠甲,手握制式玄器长剑,在一处山谷某条小道中相互对望着。

    “我没想到你会是支持宗主的。”

    其中一个身穿赤色铠甲的中年武尊开口,神色无比复杂,握剑的手在轻颤。

    “宗主是枭雄!紫凰宗的正统,我自然支持他。“

    另一个青金铠甲武尊沉默了一下,缓缓开口说道。

    “枭雄,未必是明主,独尊他一脉,其他支脉人的下场可想而知。现在有新主出世,乃是凤祖武皇,必然大兴我紫凰宗,你我兄弟何不一起投效于她!”

    赤色铠甲武尊深吸一口气道。

    “我自小就被支族抛弃,若非宗主一脉收容,哪有我的今天,这你是知道的。支族于我而言,狗屁不是,要它有何用?谁挑战宗主,便是我的仇敌!”

    青金铠甲武尊眸子冰冷,气血如铅汞,在体内奔腾,出沉闷水声,一股磅礴气势升腾而起。

    “多说无益,战!”

    赤色铠甲武尊咬牙。

    “不用了。”

    青金铠甲武尊猛地举起长剑,“噗嗤”一声,竟将自己一条手臂砍了下来。

    这一幕,让赤色铠甲武尊愣住了,怔然间,虎目中涌现一抹晶莹。

    “你我兄弟各为其主,各怀其愿,可好歹兄弟一场,我不想和你自相残杀。当年你曾救我一命,断此一臂,你我恩断义绝。日后再见,便是生死相向。”

    “若我今日死了,算还了你当初救我一命的恩情。若我没死。此战过后,你若活着,你我再战一场,你若死了,我会葬掉你,自绝于你坟前,来世再做兄弟,还你恩情。”

    说完,青金铠甲武尊深深看了一眼曾经的好兄弟,仿佛要将其模样深深烙印在灵魂中。

    片刻,他决然转身离开,身躯摇晃着、踉跄着、强撑着,渐渐远去,消失在茫茫林中。

    “唉!”

    赤色铠甲武尊满面苦涩,上前捡起手臂收起,也离开了这里。

    紫凰宗只能有一个共主!

    旧宗主和新宗主一派只能活下一方。

    血腥惨烈的一处战场内,铺天盖地都是武者士兵,这里尸骨累累,血腥气扑鼻,杀伐滔天,大战无时无刻不再持续。

    这样的悲剧,无处不在上演。

    战场某处,一个魁梧雄壮的身影擎着一杆金色长枪,滚滚元气灌注到长枪中,激数丈枪芒,人影如飞,胯下骑乘一头凶悍的似狮战兽,勇猛无双,驰骋在战场上。

    噗噗噗!

    连续三枪点刺,长枪抖动之间,挥洒出三朵金色枪花,无可阻挡,不可阻挡,轻易击杀三个属于宗主一脉的巅峰武尊。

    过程不过一眨眼,长枪已经收回,枪花残影却并未消散,而是逐渐绽放开来,化作三朵绚丽动人的神葩,如同昙花一现,美丽的令人心醉。

    忽然!

    擎着长枪的魁梧青年眉毛一挑,长枪上挑,似欲捣碎青天万丈,狂猛无匹,带着漫天枪花枪影,破空嘶啸着击去。

    轰!

    金色元气与红色元气交织,若火山喷般,虚空轰鸣一声,二道身影同时倒退。

    击退袭击之人,青年凝聚目光看去,却是见到了一张最不想看见的美丽面庞,那面庞充满了失望、哀伤、凄然,手中秀剑直指着他。

    “婉儿……你不是消失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青年呼吸一滞,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倩影,一时失语。

    “为什么?”

    短短三个字,女子仿佛用尽了一生的气力。

    “什么宗族、什么血脉,只因我是外人,他们宗主的执法队就逼迫把你我分开,我恨他们!恨不得屠光了他们!

    我的天赋潜力很差么?紫凰宗也就靠血脉天赋撑着,没有了血脉,他们是不是什么都不是了?这样的宗门,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既然他们看不起我这样的普通武者,这一次,我就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所谓的骄傲,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青年长枪乱舞,状若疯狂,目光赤红,疯魔了一般吼道。

    “可他们毕竟是我的族人啊,你不喜欢,我可以跟你走的啊。”

    女子神情哀伤,俏脸煞白。

    “不可能的,人族虽大,我们能到哪里去?与其一辈子掩掩藏藏,我宁可反了它。”

    “婉儿,你放心,我会保住你的,我会让他们看着我满身荣耀来到他们面前,让他们看看,没有血脉,我一样能有成就一番大业!”

    青年目光坚定,脚下一踏战兽,就要转身继续厮杀。

    猛地,一道纤秀身影如飞而至,挡在了他的面前,颤抖着举起手中长剑,晶莹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连成一串。

    女子艳丽秀眉的俏脸煞白,身躯却站的直,声音坚定若磐石,说道:“住手!你要杀我族人,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闻言,青年目光一凝。

    良久,青年忽然咧嘴一笑,横拦长枪在身后,长笑震空:“好!死在婉儿你的手里,我无怨无悔!”

    嗤!

    长枪如毒龙出潭,蓦然破空洞穿而去,金光煌煌,元气凝如实质,喷薄枪芒三丈八,犀利无匹,照亮了数百丈虚空。

    女子也挥动长剑,其上缭绕澎湃紫焰,如光如烟,云蒸霞蔚,绚烂的惊人,背后展开一对凤翼,排空驭气,迅影如电光驰掠,飞快扑杀。

    不多时,不过二十多个回合,青年长啸一声,长枪与长剑悍然交击,金光与紫华冲天,元气狂暴,云卷如柱。

    当!

    一声轰鸣,长剑上紫焰一消,直接断裂开来,而长枪却收势不住,洞穿了女子香肩。

    “婉儿!”

    青年面色狂变,疯狂扑了上去,满面疼惜,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却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此刻,他心中只有他的婉儿。

    嗖!

    恰在这时,一支利箭如黑色的闪电疾射而来,直指青年后背,嘶啸刺耳,带着澎湃杀机。

    “小心!”

    女子脸色猛变,也扑了上去,二人身影交错,利箭带着恐怖大力,直接穿透了女子小腹,爆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

    “婉儿!”

    青年悲鸣,目眦欲裂,眼中不住地泣血,将女子紧紧抱在怀里。

    “汩汩~你知道我为什么消失了这么久么?”

    女子带着如花笑颜,口中不断咳血,纤秀指尖拂过青年崩裂的眼角,目中满带着柔情。

    “为什么?不是宗族把你关押起来吗?”

    青年下意识问道。

    “因为……我偷偷跑出去,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女孩儿,就用你起的名字,婉君,我……已经把她送走,安排好了,养在一户平民家里。”

    女子带着灿烂的笑容,脸上溢满身为母亲的宠溺和柔情。

    “我,我的孩子……?”

    青年彻底懵了。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女子消失了那么久没有消息,为什么实力退步了那么多他可是做好了死在女子手里的准备的啊。

    就在这时,“当”的一声清脆的轻响,将他惊醒过来,他愕然看着怀中女子无力地握着匕,抵在自己胸膛,却击在了护心镜上,未能刺进去。

    女子脸上顿时涌出一抹苦笑,说道:“我是不是很没用?”

    “没有。”

    青年目光从匕上挪开,炽热而柔和的目光凝望女子面庞。

    “你陪我走好不好?”

    女子痴痴地看着青年。

    “痴儿……我何时拒绝过你。”

    青年灿然一笑,紧紧搂住女子,一只手轻轻握住女子的手,缓缓把匕移开,拨开护心镜,狠狠地……刺了进去!

    噗嗤!

    一蓬鲜血猛然飙出,浸染在女子那没有了丝毫生气的,充满浓浓情意的眼眸上。

    青年轻轻合上女子美眸,昂然的头颅缓缓垂下,额头与女子额头印在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