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种田之流放边塞 > 第75章 心病无药
    "表公子盯着我的时候,眼神怪吓人的, 以前从未见过, 我害怕。"翠梅反手掩上房门,惶恐不安。

    姜玉姝叹了口气, 慢慢摘下帷帽,斜掠鬓发, 苦笑道:"傻丫头, 怕什么?一切与你何关?唉,我心里头才叫不安呢。"

    "他几乎瘦了一圈,少言寡语,我完全不敢像以前那样同他说笑了。"翠梅惆怅叹息, 麻利掌灯。

    姜玉姝眉头紧皱,心不在焉地挑了挑灯芯, 凝重道:"听说, 自从他到西苍上任以来,一直水土不服,至今尚未彻底治愈, 所以才变得那般瘦弱。"

    "其实,我悄悄找方大夫打听了一番。"翠梅忧心忡忡, 凑近了, 小声告知:"方大夫虽没明示,但我听得懂, 他说表公子既是水土不服,又是积忧成疾, 换言之,便是心病的意思。俗话说‘心病还须心药医’,可姑娘已经嫁进郭家门了,怎么办呐?"

    姜玉姝捶了捶脑袋,搜肠刮肚,半晌,抱着脑袋,苦恼道:"我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心病,只能劝他尽快振作;水土不服,倒是可以让方大夫试试,当初咱们多少有些水土不服,全是方大夫治愈的,他经验丰富,应该能治好表哥。"

    "正在服药呢,但愿表公子早日康复!"

    姜玉姝强打起精神,解衣裳准备沐浴,由衷地表示:"我也祝愿他好,他过得好,我才安心。"顿了顿,她隐隐担心,叮嘱道:"今时不同往日,翠梅,你在客人面前要谨慎些,切不可口无遮拦,避免节外生枝。"

    "您放心,我明白的。即便姑娘不提醒,我也绝不敢随便说笑了。"翠梅不胜唏嘘。

    与此同时.厢房

    裴文沣沉下脸,"唰啦"合上折扇,"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

    蔡春和吴亮一个整理行囊,另一个整理铺盖,忠心耿耿,如实禀告:

    "听说,翠梅看上了郭二公子的亲信,两人情投意合,就快成亲了。"

    "表姑娘不仅赞同,还答应替她张罗亲事。"

    裴文沣攥着扇柄,指节泛白,直勾勾盯着烛火,神色冷淡,漠然道:"哼,她倒是过得顺心如意,与郭家人打成一片。那个丫头,自幼机灵,伶牙俐齿,深得玉姝信任,你们瞧,陪嫁丫鬟好几个,玉姝却只带了她在身边,形影不离。"

    "翠梅确实机灵。"蔡春打开包袱,挑了一身衣服。吴亮抖了抖被子,铺整齐,附和道:"她是姜府家生子,伺候表姑娘多年了,一贯比别的丫鬟受宠信。"

    裴文沣面色苍白,暗感遭背叛,失望透顶,止不住地燃起迁怒之火,语意森冷,缓缓道:"没出事之前,每次一见面,玉姝的贴身丫鬟总是满脸堆笑,翠梅甚至姑爷长、姑爷短的。如今出了变故,她立刻换了副嘴脸,疏离客气,活像对待陌生人。"

    "有了新姑爷,她便只顾奉承姓郭的,彻底把旧姑爷撇开了。太令人心寒齿冷。"

    作为丫鬟,翠梅该怎么办?难道拿刀劈了新姑爷?

    蔡春和吴亮对视一眼,均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宽慰:"事已至此,公子,想开些罢。"

    "请恕小的斗胆直言:眼下这局面,实在是无解,表姑娘成了有夫之妇,您、您还能如何呢?年初启程前,老太爷和老夫人,以及老爷和夫人,再三叮嘱,您——"

    "啪"一声。

    裴文沣把折扇扔在桌上,一提长辈就心烦气躁,低喝道:"够了!少啰嗦,我头疼得很。"他使劲揉捏眉心,满腹狐疑,困惑问:"分别年余,今日一见,你们觉得表姑娘变了吗?"

    两个小厮苦劝无果,同情其痛苦,只得顺从病人的意思。他们认真想了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变了。她从前温柔文静,说话细声细气,现在大方多了。"

    "胆子也变大了,言行举止干练,在这个院子里,明显是表姑娘当家做主,所有下人对她恭恭敬敬的。"

    裴文沣眼里饱含心疼与怜惜,长吁短叹,沉痛道:"真不知她究竟吃了多少苦,才被逼成了这模样!"话锋一转,他却再度沉下脸,严肃指出:"但一个人的性情,即使遭逢巨变,骨子里的东西至死照旧。我相信,姝妹妹今日一席话,根本不是她本人的意思,依她的性子,永远不可能对我狠心!"

    "听这话,表姑娘似乎劝过您了?"两个小厮眼睛一亮,内心巴不得姜玉姝决绝斩断旧情,以免闹出难堪丑事。

    裴文沣握拳砸桌,忿忿然,倍感无奈,叹道:"她那番规劝,肯定是转达姑父的意思,毋庸置疑!姝妹妹一向孝顺,不敢不遵从长辈命令,她违心规劝我,此刻也不知难受成什么样了,兴许正躲在房里哭。她从小遇事就哭,唉。"

    亲信小厮同时叹气,忧切看着公子,无计可施。

    裴文沣心力交瘁已久,夜里无数次辗转难眠,魔怔了一般,思绪混乱,推测道:"仔细想想,翠梅恋着郭家小厮,心偏了,嘴也偏了,想必平日没少劝姝妹妹认命,或者教唆姝妹妹冷落我。否则,她为什么一直不敢抬头看人?分明做鬼心虚!"

    夏夜炎热,月色皎洁。

    姜玉姝沐浴后,待在房里静坐沉思,直到潘嬷嬷叩门,请示问:"晚饭已经好了,您看该怎么安排?"

    "难得有客人登门,而且是贵客,晚饭自然摆堂屋。"姜玉姝不得不振作,正色问:"三弟呢?他年纪不小了,应该多琢磨琢磨待客之道。"

    "他已经在厅里了。"潘嬷嬷面色如常,笑眯眯。

    三弟,对不起了。姜玉姝早有打算,揉了揉额头,蹙眉说:"嬷嬷,我有些头疼,就不出去吃了,烦请你和阿哲好生招待客人。"

    她并非胆怯,而是不忍目睹表哥情不自禁地流露关怀——他以为自己在关心表妹,实际却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之间,无旧可叙,少碰面为妙,相忘于江湖更好。

    潘嬷嬷一惊,信以为真,忙问:"头疼?要不要紧?我去叫方胜——"

    "别!我不用看大夫,只是累,睡醒一觉就好了。"姜玉姝摆摆手。

    潘嬷嬷便会意了,慈祥问:"那,晚饭给您端房里吃?"

    姜玉姝立即点头,忙活一整天,饥肠辘辘。

    "好!"潘嬷嬷乐呵呵,欣然嘱咐:"等会儿,我马上叫翠梅端来,你俩一块儿吃,有个伴。"

    姜玉姝点头如捣蒜。

    于是,堂屋里仅两人相对,一主一宾,并周延和潘嬷嬷在旁照料。

    桌上摆着杂粮饭、小米粥、烧兔肉、腊鸭、烩干菌菇,以及几道清炒瓜菜,在偏僻刘村,堪称丰盛。

    裴文沣生在江南书香门第,虽非大富大贵,但身为嫡长孙,他深受长辈疼宠,衣食住行样样精致,自幼没受过什么苦。

    他扫视饭菜,一阵阵地心疼,暗忖:姝妹妹在闺中时,山珍海味尚且咽不下几口,如今竟是过这种苦日子……

    "招待不周,还望裴大哥多见谅。"郭弘哲端坐致歉,头一回独自待客,而且是招待如此特别的客人,他难掩紧张,生怕失礼。

    裴文沣比对方年长六七岁,虽憎恨郭弘磊,却不屑为难其兄弟。他神色平静,客气答:"哪里?其实是我这不速之客,给你家添麻烦了。她呢?怎么还不来用饭?"

    "哦,"郭弘哲心知肚明,"我二嫂头疼,正在歇息。"

    "头疼?"裴文沣一愣,暗忖:想必她是伤心,或哭红了眼睛,不便露面。

    郭弘哲彬彬有礼,"家里有大夫,她不会有事的。裴大哥,请用饭。"

    "请。"裴文沣食不下咽,碍于礼仪,勉强用了一碗粥。

    饭毕,潘嬷嬷给客人上茶,却给郭弘哲端了一盅羊奶。

    裴文沣发现了,诧异瞥了两眼。

    "咳,这是羊奶。"郭弘哲很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二嫂非叫我天天喝一盅,说是强身健体。您也尝尝?加了榛子粉和桂花的,不膻。"

    二嫂?

    姝妹妹本该是我的妻子,而不是你的嫂子!

    裴文沣听着刺耳极了,憋屈窝火,却不便对孱弱少年发作,隐忍答:"不了,我喝茶。"

    好几头母羊同时下崽,新鲜草料养着,奶多,天天能挤一瓷壶。

    但多半人嫌膻,不爱喝,常央求小桃蒸成酥酪吃。

    姜玉姝待在房里,搅了搅热气腾腾的鲜羊奶,喝着喝着便发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唉。"翠梅在旁剥山栗子,剥了却搁在茶杯里,吃不下,"表公子什么时候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玉姝摇摇头,"我没细问,免得像是逐客。但他现管着巡捕和缉盗,公务繁忙,应该待不了多久的。"

    "说实话,我希望他快些走,待得越久越麻烦,我真怕他忍不住,当众闹得难堪。"翠梅不无担忧。

    "……我也怕。"姜玉姝托腮,盯着羊奶发呆。

    愁归愁,农忙时节,必须天天下地。

    翌日一大早,郭家人便赶去田里收庄稼。

    他们轻手轻脚,离开时,裴文沣正在酣眠——方胜对症下药,开了安神与水土不服的方子,助其调养身体。

    但午饭小憩后,裴文沣执意跟随下地,谁劝也不听。

    姜玉姝无可奈何,劝道:"表哥,你病还没好,去凉亭里歇会儿吧?"

    "用不着。"裴文沣玉冠束发,一袭白袍,却坐在小马扎上,挽起袖子,埋头摘土豆,生揪硬扯,"嘭嘭"扔进箩筐,仿佛泄愤,仿佛较劲,也仿佛赌气……心烦气躁,按捺不住恼怒。

    偶尔有人凑近攀谈,他不得不掩下愤懑,温和谈笑,文质彬彬。

    堂堂新科进士、新任州官,顶着烈日干农活,庄松和官差们如何坐得住?他们纷纷走出凉亭,热心相助,趁机亲近。

    近傍晚时,村里一户找了亲戚帮忙的人家,率先收完两亩土豆,悉数堆积在凉亭前,请官府称量。

    庄松等人大汗淋漓,当众过秤。

    暮色四起,村民们一时半刻忙不完,陆续收拾粮食和农具,准备明早接着挖。

    "二百一十七斤。"

    "二百二十斤。"

    "一百九十。"

    ……

    一箩筐接一箩筐,一边称,一边记,不停地吆喝。

    庄松手摇蒲扇,却是为裴文沣扇风,两人在旁紧盯。

    郭家人也收拾妥当了,姜玉姝站在凉亭外观看,十分关心具体亩产量。

    裴文沣余光瞥了又瞥,竭力克制。

    算盘"噼里啪啦"脆响,良久,庄松笑容满面,高声告知:"两亩地,共收了六千一百七十四斤,按事先规定的三成半,你家可得两千一百六十斤!"

    霎时,这家人欣喜若狂,兴奋嚷道:"哈哈,两千多斤!"

    "嗳呀,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明儿多种它几亩,等秋收时,一家人就再也不用饿肚子了。"当家的妇人面黄肌瘦,搂着同样面黄肌瘦的孩子,差点儿喜极而泣。

    "他家一直精心侍弄着,收成真好。"

    "也不知咱们家有多少?"

    "赶快挖吧,过了秤才知道。"

    ……

    众村民羡慕不已,拥挤着张望,议论纷纷,恨不能自家的粮食立即过秤。

    两亩地,六千多斤,亩产终于达三千斤了!

    姜玉姝眉开眼笑,激动暗忖:虽然比不上前世的高产品种,但在当今,已算是丰收了。而且,土豆一年两熟,普通人家稍种几亩,即可收获充足口粮,从此摆脱饥荒困境,无需忍饥挨饿——

    "高兴什么呢?笑得傻乎乎。"热闹混乱间,裴文沣状似随意,走到她身边。

    姜玉姝眸光明亮,笑逐颜开壮志凌云,愉快答:"收成好,当然高兴啊!我希望收成一年更比一年好,大丰收,天底下谁也别饿肚子,彻底消灭饥荒!"

    "奇怪,"裴文沣挪近些,疑惑问:"你长在深宅大院,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学起庄稼活竟这么快?居然还能教导乡民栽种新粮?简直令人刮目相看。"

    姜玉姝笑脸一僵,暗暗心惊,旋即叹了口气,解释道:"不学不行的。唉,流放三千里路,历尽艰辛,我若是吃不了苦,早死在半道了。农桑活计,人只要用心就能学会,不难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姝妹妹真是冰雪聪明。"裴文沣凤目幽深,复杂莫测。

    姜玉姝心里发虚,忙谦逊摇头,"表哥过奖了,其实我只学了些皮毛,比起老庄稼人,差远了。"

    当郭弘磊一行策马奔进刘村时,天色已昏黑。

    不多久,他们逐渐靠近院门:

    "吁!"

    "快看,怎么那么多人围着?莫非家里出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姜玉姝:糟了,这下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