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诛明 > 第一百一十章 名师强徒 双狼逐兔
    被掀翻下马的那个护卫正巧是先前中箭的那位,好死不死,这一落马,箭杆和地面碰撞,将箭镞硬生生向内砸了寸许,当然,箭杆没那么坚韧,很快就是崩断,可砸进去这寸许已经伤到了要害。

    倒霉的这位大声惨嚎,身体却直挺挺的在地面上动弹不得,又被惊马踩踏了两下......

    郑勇他们那还顾得上同伴,这位落马的反倒是正合心意,身后总算空出位置,可以冲过去斩杀那射手。

    正在这时,侧边田地里又有破空呼啸,大家下意识的躲闪,仓促间谁能反应的那么快,还没办法清醒的意识到田里那弓手的神射,大家还是蜷缩身体趴在马上,又是入肉之声,又是大声惨嚎,郑勇身旁一人肋部已经中箭,箭支没入身体三分之一,在马上就口吐鲜血,眼看着就不成了。

    五人之中,顷刻之间,已经两死一重伤,能战的只有两人,郑勇心胆俱丧,那还有什么冲过去斩杀敌人的战心,本来调转马身的动作也是反转,继续刚才前进的方向,拼命打马,向着前方猛冲过去,另外一人才向着身后官道上的弓手冲出三步,听到身后同伴惨嚎,瞥了眼发现同伴惨死,再看到郑勇狼狈奔逃,主家都跑了,他还有什么恋战之心,接下来可就是一对二了,可官道那蒙面弓手又是张弓搭箭!

    官道这位射术一般,但坐骑和人在一起是好大目标,总能射的中,不管射中人或者坐骑,都会有伤害和麻烦,转身跟着郑勇一起跑,还是冲过去杀了这人,权衡片刻,立刻是扯动缰绳,拼着受那弓手一箭,还是先跑出去再说。

    权衡需要片刻,马匹向前已经跑了几步,再勒停转向又需要片刻,官道那蒙面弓手居然没有立刻射箭,反倒借着这两个片刻沉下心瞄准,又是射出。

    这一箭又是射中,只不过没有射中人,却射中了马身,郑勇护卫的坐骑痛嘶一声,好在骑手还能压得住,就这么扭转了方向,跟着郑勇奔驰而去,这一箭反倒是将坐骑的潜力激发了出来,让马匹跑得更快。

    田里那人倒是没有射出第二箭,反倒翻身上马,向着官道这边赶过来,在官道上那位弓手同样是翻身上马,向前而去。

    官道两侧的行商客旅都是战战兢兢,本以为接下来两个蒙面的刺客会一路狂追,他们也不用躲在沟里和田地里,能回来看看热闹,能晚上投宿时候议论下见闻,没曾想两个人在受伤那护卫跟前停下,一人翻身下马,手起刀落,将那重伤动弹不得的护卫砍杀,这才上马向前追去。

    看到这两名刺客远去,躲开来的行商客旅才一哄而上,这年头敢出远门的角色都不是良善之辈,他们可都看到官道上最起码有两匹好马,一匹还能治好的伤马,几把看着不错的兵器,尸体穿着打扮都算是齐整,搜检下或许能有浮财,这个便宜该赚的还是要快些赚,至于这几位骑马带刀的背后是谁,就算天王老子又能如何,大伙捡完便宜就走,谁能拿人,谁又知道是谁做的?

    就是不知前面两位刺客会不会回来发财,所以大伙还是动作快点,免得接下来有麻烦,想想方才还真是惊心动魄,谁能想到那两张弓居然这么有章法,以少打多,还占了这样的便宜。

    没过多久,路上的尸体就被扒了个精光,直接被丢到了路边的沟里,马匹兵器甚至衣服都被分了个干净,甚至有捡到大便宜的客商直接绕路,弄到匹马,这次可赚得不少。

    “马匹受伤会激发凶性,会一直向前跑,可如果不及时救治,伤口出血会越来越厉害,力气会不断衰竭,最后会瘫倒而死。”

    朱达念叨着这个,和周青云并排向前跑去,借着夕阳的光辉,能清楚看到路上的血迹。

    前面的路上行人本就不多,刚才郑勇和仅剩的那名护卫一前一后跑过,又把这些吓得闪开,等朱达他们两骑追过来,立刻熟门熟路的让开。

    “怎么这么容易?”周青云闷声问了句。

    朱达跑了一会,这才开口回答说道:“他们说到底也不过是乡间土霸的武力,咱们可是跟着师父还有袁师傅学的本事,那可不一样。”

    刚才的战斗,朱达紧张兴奋,但他也很冷静,这是三年训练和从前积累下来的成果,在这样的生死搏杀中,而且自家人少,如果不冷静处置,很容易招致灭顶之灾。

    可从头到尾,朱达的感觉就和周青云一样,怎么这么容易!简单的交叉火力就让郑勇这五人溃不成军,唯一能做出反应并且付诸实施的就是郑勇一人,其他人或者茫然失措,或者慢了半步,能让朱达和周青云各自射出两箭到三箭。

    想来想去,能想到的原因很简单,或者自家很强,或者对方很弱,一个怀仁县乡下的土豪,他能训练出来什么样的私兵,他能有什么样的精锐,就算身在大同边镇,能找到名师能雇来精锐,但又有什么地方能用上?

    而自己和周青云,从某种意义上,自家二人才受到了上好的培训,又有不断的实战训练,他们的教官和师承在大同边镇这种尚武之风浓厚的军区都不算弱小,更不要说这次是以有心算无心,朱达考虑到了很多种可能,才做出了这样的布置,他和周青云分在两处,开弓射箭,射杀、射伤甚至没有射中,对方冲杀过来,朱达都有考虑,在这样的状况下,优势自然很大,自然觉得很容易。

    “是因为你射的准,真没想到你射术到这个地步了!”朱达在马上笑道,现在也不是长篇大论分析的时候,不如奉承两句放松心情。

    周青云听到这话大是高兴,只因为蒙面看不清脸上的笑容,在那里得意的说道:“我从五岁就学弓箭,十年的功夫啊!”

    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都不紧张,如果这是他们第一次杀人倒罢了,这三年来他们见血太多,比这个麻烦惨烈的场面也不是没见过,要说没有忐忑也不可能,只是在射杀对方数人后,这忐忑和紧张也烟消云散了。

    “奇怪!”追了一阵之后,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出了疑问。

    朱达没急着开口,让周青云先说:“怎么都是和我们顺路的,少见迎面来的。”

    “我也纳闷,可能对面来的都已经投宿住店了,天色毕竟太晚。”朱达这个理由自己都觉得不太靠谱。

    路上的血迹很醒目,路上的行人都吓得躲避,但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却少见迎面来的,这未免有些反常,但朱达的解释也说得过去,现在重点毕竟不是这个,两个人很快就抛开杂念,继续向前追去。

    和先前说得经验差不多,他们跑了一炷香左右,就看到了前面那位郑家护卫,这人已经是惊弓之鸟,不住的抽打坐骑,受伤的马匹流血已经流了一阵,不知不觉的速度慢了下来,可那人已经吓破了胆,根本不敢下马躲避,等回头看到被追上,抽打马匹就更离开了,马匹失血也是加速。

    就这么距离不断拉近,那人的坐骑突然间瘫倒在地上,直接把人摔了下来,这人爬起的时候身体有些摇晃,或许已经受伤,可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跌跌撞撞的向路边逃去,如果一开始他就这么做,藏身田地或者某处,朱达和周青云很难找到他的踪迹,可失魂落魄,心胆俱丧的状态下,哪里想得到太多。

    “如果能射杀对方几人,那么就一个不留!”

    “如果开始能把郑勇逼出来,或者吓跑了其他护卫,那就只杀郑勇。”

    眼下这个情况,就不能留下任何的活口,因为那会给接下来的追杀增加麻烦,何况杀也是顺手杀了。

    那人在田里跑了没几步,背心就被周青云射中,挣扎着踉跄向前,后背又是被射中一箭,直接摔倒在田里,朱达没有留下什么可能或者意外,拎着刀走了过去,给了这郑家护卫一个痛快。

    “郑勇会不会躲在田里,他如果真找个村子一钻,我们还真抓不住。”

    “人在紧张害怕的时候,会有几个选择,会找最安全的,他要投诉的那个庄子客栈,和郑家关系很深,去那里会有人保护,何况已经快要天黑,他不敢回程,如果回程的话还要一天路程,被伏击截击的危险更大,他不会朝着村子里走,这郑勇在各处村子里沾了那么多血债,我不信他有这个胆子。”

    “如果他不这么想呢?”

    “那就再设局杀他,我们两个想要做成这件事,就只能冒险,只能赌几种可能。”

    又追了一段,终于能确认郑勇冲着前面的庄子去了,朱达和周青云没有直接过去,反而兜了个圈子,去了距离庄子几百步远的一处,那边是百户村田地的边缘,在太阳落山的当口,已经没什么人过来,在几棵树木的遮挡下,也没什么人能看得清楚。

    “等天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