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八百五十五节:要成为七国第一军略家!
    话音刚落,徐猛、谭鹏、杨洋、赵日天、虚无一、秦岚六名天武者直接从四周腾跃而起,不由分说,一人盯住一名秦军天武者直扑上来!

    虚无一和秦岚还是假格圣武,即便在幻界内遭到削弱,也是天武境大圆满实力,又都是极其罕见的虚空武脉和时空双武脉,寻常秦军天武者,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本来想要不被斩杀已经很困难了,还要分心去阻挡炮弹,谈何容易?

    虚无一没入虚空,手中虚空银枪蓦地一闪,直接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死角飞出,一枪收割了蒙义重身边一名副将的性命。

    完整的虚空武脉,不仅他自己可以穿梭虚空,就连他的灵兵都可以做到,真是百步外取人首级也不在话下。

    秦岚也不客气,手中千古剑熟练地召唤出空间屏障,封锁了秦军天武者的攻击,同时展开时间领域,周围一丈范围之内,她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那名秦军天武者的身体则缓慢地像老头子一样!

    时间领域之外,只见秦岚一剑直刺那名天武者喉咙,对方却好像傻了一样,根本就不躲闪。

    其实不躲闪,而是时间领域内,秦岚的速度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一剑穿喉,一击必杀!

    两名秦军天武者瞬间毙命,两枚没有被阻拦的火球咆哮着落在了牛首峰的秦军营地之上。

    两枚炮弹刚刚砸落下来,还不觉得跟之前有什么不同,但当它们在秦军营地里,顺着山势滚动起来的时候……

    秦军营地之内竟是鬼哭狼嚎,一片一片血雾升腾起来,碾过一路,血腥一路。

    只见两枚巨石打磨成的炮弹,边缘居然不是光滑的球型,而是布满了细小的石刺,就好像一只足有一座小屋大小的刺球从山上滚下来,谁碰到不死?

    天武者也吃不消一下啊!

    看到这一幕,就连山下围观的燕军众人都感觉心头一揪:“谁这么缺德啊,把石弹都改得这么血腥?”

    “这些参加军前演武的秦军,回去肯定每天晚上都要做噩梦啊!”

    “残暴,太残暴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比渡鸦还难听的声音,不鸣得意地响了起来:“怎么样,诸葛小子,本大爷叫你在石球上加石刺,你还不信,现在看效果怎么样?呱呱呱……”

    说话之间,又是两枚被火药烫的通红的炮弹呼啸着砸落在了秦军营地之上,刹时又是一片血雾伴随着秦军的哀嚎响了起来。

    还好各国兵力比拼不像儒道比拼,外面可以看到比拼的全程,各国对于自己的战术、战法都敝帚自珍,不给其他各国看到,否则恐怕现在整个渑池大会的浮空看台上已经翻天了!

    秦军陆战无敌的名气,不是吹出来,是打出来的。

    虽然有秦军统帅决策失误的缘故,可是……

    彪悍到让其他各国避若鬼神的秦军,此时却完全被燕军屠杀,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是要变天啊!

    要知道,秦国可是动了手脚,故意把两军对决的地形改成了他们最擅长的山林地形啊……

    如果在平地上,秦枫还真没法把秦军聚集到一处高地,这样不需要担心自己伤亡的肆意吊打……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在燕军狂轰滥炸的间隙,秦军营寨里的蒙义重,看着各部的伤亡汇报,狠狠摔在了地上,痛心疾首重复道:“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营寨里的秦军将领也是一个个灰头土脸,之前说占据制高点就赢了一半的将领更是瞎了一只眼睛,腿上打着绷带,怂巴巴地坐在椅子上。

    其他将领也是一个个像犯了错的学生一样。

    “虽然我们全力阻挡,但燕军在山下的十将领,也是笑道:“周校尉,你说……”

    斯文将领拱手道:“南坡陡峭难行,若从南坡集结而下,定可出其不意,奇兵之下,就算不能突围成功,也可以破坏燕军在南坡下的几架抛石机,减轻防守的压力……”

    “学生实在不解,蒙师为什么要选择平坦的北坡集结兵力下山?是为了声东击西吗?”

    听得斯文将领的话,蒙义重不禁笑道:“兵法‘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才能真假莫辨……”

    “我能想到南坡偷袭,秦枫会想不到吗?若他在南坡重兵埋伏,我军又在峭壁之上,不要燕军动手,我们自己就大乱了,到时候莫说突围,乱军中能活下几个人都是问题……”

    蒙义重继续解释说道:“所以我干脆以平坦北坡结兵力决战,一来地形开阔,不会遭遇埋伏,二来就算突围不成,也可以重创燕军……让他们知道,秦军陆战无敌的英名,绝对不是浮夸!”

    听得蒙义重的解释,斯文将领不禁击节叹道:“而且燕军看到我军在北坡集结,肯定也会抽调兵力防备南坡偷袭,兵力自然就分散了。蒙师真是神机妙算!”

    听得这声赞誉,蒙义重却是苦笑道:“周瑜卿,你弃儒从军,跟我学兵法多少年头了?”

    斯文将领当即拱手回答道:“七年整了, 蒙师!周某七年受您教导,开悟颇多,受益匪浅。”

    蒙义重却是点了点头,幽幽地说道:“渑池之后,你去燕国仕官吧!”

    “啊?”

    没有顾及周瑜卿吃惊的表情,蒙义重却是苦笑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我感觉自己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你到燕国后,好好学习秦枫的战法……”

    “若你能融我与他之所长,你达成你想成为七国第一军略家的目的,也就不远了!”

    话音落下,山下燕军的抛石机在火药的催动之下,发出阵阵“轰隆”巨响,再次咆哮了起来。

    与失魂落魄,准备哀兵必胜的秦军相比,燕军上下却是谈笑风声。

    每次炮击,天武者们还要起来拦截拼杀一阵,除了操作强化版抛石机的士兵之外,另外两千多燕军几乎都要变成看戏的吃瓜群众了。

    “来来来,赌赌这次可以砸下去几颗炮弹了啊!”

    “赌注一块军粮肉干起压,多赌多得……”

    “一块肉干,你买不了吃亏,你买不了上当……”

    就这些燕军将士,卸了铠甲,丢下武器,懒懒散散地赌起来的时候,忽地所有人都看到各自的百夫长一脸阴沉地走了过来。

    “你们都昏头了吗?”

    “以为仗已经打完了吗?”

    “忘记你们面对的是哪国的军队了吗?”

    “所有人二十息时间内,穿甲执兵到校场集合,迟到者领一百军鞭!”

    这些百夫长无一例外地一顿骂之后,众人正要怏怏而散的时候……

    “慢着!”

    “开赌局的人,自动出来,先领五十军鞭……”

    “一会接战,全部安排进敢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