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师系统 > 第三十八章 泉水
    白烟与鬼火在风雨中渐渐消散。

    雨在夜里渐渐歇下去, 冬春之交的夜长的难熬。

    祭台周围成片的营帐中, 黑甲近卫开始了巡逻, 不许任何人私自离开走动, 但却没有多少人是在这深夜中睡着了。车马声在泥中近了又远了, 偶尔能听到远远的地方传来一些嘶吼惨叫,划破雨夜的空气, 令其他蜷在帐中的人愈发胆寒。

    偶尔有偷偷探头出帐的人,注意到了远处祭台上似乎又燃起了灯油塔, 雨后的湿漉漉空气里传来了祭祀前引燃艾草香草的味道,似乎有些宫人在祭坛处上上下下布置些什么。

    都这样了?还要继续春祭么?

    天亮的太迟了。

    岁绒派去给乐莜治伤了,魏妘终是撑不住了,被靥姑领到别的营帐去休息了。宫之茕本就是连夜策马回的曲沃, 这又是一夜无眠,两眼都已经布满血丝。

    布置祭台的事情, 南河交给了之省, 毕竟这兄弟二人应该也是淳任余最信任的人,看起来也做事妥当。

    当南河再一次问:“有大军朝这边来了么?”

    宫之茕摇了摇头:“最远端的探子还没来得及回报。”

    南河:“舒呢?有人发现她的踪迹了么?”

    宫之茕:“还没。”

    南河:“那我让你去找的人, 带来了么?”

    宫之茕:“还在路上。”

    南河有些头疼,胳膊肘撑在桌案上, 捂着额头, 半晌道:“如果出了事,你先带着王后走, 送她回到魏国去。”

    宫之茕:“在此之前,王后也说了同样的话。说要臣保护好南姬, 如果发生变故带着南姬离开。臣答应王后的诺言在先,恕不能听从太子。”

    南河微微抬起头:“她说了这样的话啊……”

    南河又叹气,揉了揉自己的短发,宫之茕还想安慰她几句,想说她已经做得极好了,还没说出口,就听人传报,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宫之茕转过头来,走到南河身边道:“大君的尸体找到了。尸体上绑有断木制成的小阀……怀疑是舒做的。但舒的踪迹至今仍未找到。”

    南河猛地抬起头来:“让人送回来了?停在哪里了?”

    宫之茕:“用马车送回来的,没有惊动别人。是不是要请王后来。”他言辞中,已经像是跟淳任余说话那般,请南河来拿主意了。

    南河:“先别……把岁绒请来,问问她能不能替君父敛容,缝合起来……否则我怕王后见到,会晕过去。还有,派人去换衣裳,准备棺椁,从曲沃运来也行,总之君父不更衣入殓之前,不论是王后还是大臣都不许见到他遗容。”

    这也是让晋王走的有尊严的最好办法了。

    宫之茕:“还有那些被抓回来的巫者,已经让人安排好了……您确定?”

    南河没犹豫,反而觉得宫之茕不该问她:“嗯。我已决定,去办吧。”

    春祭本开始于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到了清晨蓝雾朦朦,露霜凝结之时,各个营帐下都没有收到春祭取消的消息,再加上这一晚上净是听见消息,一会儿是“大君死了、太子失踪”,一会儿又是“太子回来,白矢派兵”,但全是风声,没几个人见到太子,见到晋王尸体,更没看到所谓白矢的大军前来。

    一场雨夜里的惊心动魄,听到雷声雨声的人多,看见刀光剑影的人屈指可数。

    到了春祭该照常的时间,各家都开始穿戴祭祀礼服,一面让人出去打探消息,看看春祭是否还真的照常。各个帐下回报的人都是说:祭台上连三牢都摆好了,灯油塔也燃烧着,不少近卫在巡逻走动。

    一切如此平静,甚至有序。

    甚至不少人心中蒸腾出了妄想。

    会不会他们一会儿就能看到淳任余大笑着走上祭台,斥责昨夜的流言蜚语,几十年如一日的开始对神灵的颂歌。

    但也有不对的地方。比如祭台上平日早就要开始敲鼓和歌的巫者,却一个都不见。

    会不会太子根本就没有回来?

    但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到了另一个让人细思恐极,越想越相信的传言——

    传言的主角正是至今未露面的公子白矢。

    说他是姚夫人与寺人私通所生。

    姚夫人病死时候,因人殉之事,闹得纷纷扬扬,但宫中跟姚夫人有接触的宫人还是几乎都被送入了殉坑。看来……都是晋王为了掩饰这件事啊。

    祭台上准备就绪,却冷清的像是上朝,而不是祭祀。

    大小氏族与官员,在天色熹微时,携家眷从营帐中走出。有的是只听流言却不知真相甚至并未参与,有的却一夜奔波野心勃勃的想要寻找太子的尸体,但众人都在小声的议论中交换着眼神。

    那每一个眼神里,都有种自以为对方理解和自以为自己理解的荒唐差异。

    郤伯阕也扶着郤至,混入了泥泞道上人群里,没几个人敢上来跟他们打招呼,他们眼里也仿佛只有祭台似的,目不斜视。

    一道道泥沟横亘在营帐之间的道路上,等众人走到祭台前时,就算踩着木屐也都白袜上沾满了泥,衣摆湿脏着坠地。祭祀中,群臣都是要早些来的,如今天色还是半透明的灰蓝色。

    有一部分臣子是可以登上祭台中段的平台,与大王一同祭天。

    师泷身为相邦,一身黑衣为首。他性子轻浮,总是红绿青蓝紫换着往身上穿搭,晋王又对他宽容,他就是穿骚紫色前来祭祀都不曾骂过他。但今日,不单是黑衣,他还穿了白色的腰带,用白帛系在额头上,走在最前。

    有些还不信流言的老臣,看到那白色的额带,两膝一软,差点痛哭出声。

    祭台中段的平台被登台的石阶一分为二,右侧为首站的是师泷,左侧站的就是谁也没想到的乐莜。

    乐莜似乎负了伤,脸色惨白,胡子上还隐隐有血迹,但他甚至不考虑祭祀的场合,直接一身麻衣,头戴白巾,以最高规格的丧服,站在那里两眼红肿一声不发的站在那里。

    其余众人看到几大卿族走来,这几大卿族就像是商量好的,都带上白色的额带,郤至、中行崆这样的老臣毕竟陪伴了淳任余大半辈子,也直接在深衣外批了白麻的褂子。

    宫人手中也捏着一大把刚刚裁开的白帛条,分发给还茫然的其他臣子,令他们也戴上。

    人□□头接耳的戴上白色额带,就听到了车马声缓缓而来。

    四匹马艰难缓慢的在泥泞中行走,战车的高大车轮沾满了污泥,镶嵌金箔的车架微微摇摆,白色的车帘随风舞动。战车没有四壁,所有人都能看到车上跪坐的太子和王后。

    太子熟悉的面容出现,关于太子早就被杀根本没回来的流言不攻自破。

    只是太子的头发被人割去,他没有带冠,是系了白色额带,身穿黑色金边的礼服,外头披了一件白色宽袖褂衣。他淡色的唇紧抿着,平日里看起来略显纤细的脖颈挺得笔直,微垂的眼角平日只让人感觉他温和有礼,此刻却因那充满斗志的眼神而显露几分不可撼动的柔韧坚定。

    他直视着祭台,祭台下的众人仰望,祭台上站着的群臣对视,所有人心底却忽然冒出了一句话:

    这才是大国太子的典范。

    战车停在祭台下,太子走下车去,站在车下,伸出手臂扶王后走下车。

    不止一个人注意到他右手失去了一截小指。

    王后看见了他的手,脸上也忍不住浮现一层不忍,只虚虚的搭在他手背上,走下车来。

    这次春祭,已经没有巫者主持,师泷轻轻抬了一下手,祭坛上的乐师开始了奏乐,长柄锤一下子敲在了最大的钮钟上,当的一声金器之响,令在场所有人耳膜震颤。

    一时间,缓慢庄重的埙声与琴声扬起。

    太子两手横并在胸前,与王后缓步往祭台的石阶上走去。

    远处的太阳也才迟迟升起,金光的边缘擦捎似的落在祭台最顶处一点儿,随着太子稳健的步伐,金光从祭台最顶处一点点淌下来,直到太子一迈步走进光里,背影被光照的令人不敢直视,他与王后终于登到了祭台最顶部。

    祭台也整个笼罩在淡黄的晨光中,师泷眯着眼睛,朝上望去。

    晋国自认与周天子血脉亲近,祭祀规格也遵从旧周。

    首先以禋祀昊天上帝,禋为升烟之祭,因大巫窜逃,则令在巫官体系中做见习的小巫者去点燃艾草与香草的柴堆。当香草燃尽,柴火仍然在燃烧着,而后要以实柴祀日、月、星、辰,实柴便是用柴火烘烤牺牲,三牢早已准备,宫人与小巫一起将猪牛羊抬到燃烧过香草的柴堆上烘烤。

    而后便是,以槱祀司中、司命、飌师、雨师,以貍沈祭山林川泽,以罢辜祭四方百物。

    这些都是将篝火堆高浇油燃起、埋沉一部分祭物,分解烤好的牲体之类的祭祀步骤。

    最后一步,就是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

    春祭属四时之祭,献九血。

    按照晋国旧时的规矩,是要将九种飞鸟走兽带上祭台,展示动物的健壮体态,而后割血入皿,取毛置案,献于上苍。但这一日,牵着牺牲的小巫者走上了祭台后方的台阶,当血祭的祭品走上祭台时,所有人哗然!

    这次牵到祭台上的不是兽,而是——人!

    南河特意让人将抓回来的巫者洗净面容,处理伤口,给他们换上了白色的麻衣。口中被塞了布团,他们被绑住手,由曾经给他们做奴仆打下手的小巫者们牵到祭台中央,近卫走上去将他们摁至跪下,用麻绳将他们绑在祭台的九根石柱上。

    所有人几乎都看清了那些人牲的面容和刺青。

    是晋国的大巫!

    本来是该由他们主持这场祭祀,但此刻他们却成了牺牲!

    早就有传言晋王是被大巫所谋害,看这场面是真的了!

    参与祭祀的大王讲究逆牲,也就是不能面朝牺牲。南河背对着九根柱子,抬手朗声道:“诸位或已听说,昨日君父为逆臣白矢所害。白矢勾连太祝、太卜等数十巫者,在寡人与君父祭祀山川时,突然实行刺杀!君父为了保护寡人与王后而被杀!之后竟有人将君父尸首置于祭台之上!”

    师泷仰头,迎着光看不清楚南河的神色,却听到她声音激愤与哽咽之下透着冷静。

    “在这春祭之时,在这祭台之上,竟有人做出此等辱神灭天之举!而后近卫将刺杀君父的大巫抓住,但逆臣白矢仍在逃窜!大晋废除人牲已有数十年,可这些巫者本应侍奉神灵,在祭台上清歌以示对神灵的敬重,却用肮脏的手段杀死了诚心侍天,戎马半生的君父!今日不用他们的鲜血祭祀我大晋的山川河流,不足以平愤!不!血祭也不足以洗净他们的罪恶!寡人要他们实柴以祀!”

    若说太子在朝中没有太多的威望,但淳任余对于所有的氏族与大小臣子而言,都是不可轻辱,极受敬仰的王。

    南河此刻表现的激愤,心底却在分析思考。

    太子舒的善良温和已是所有人的固有印象,她必须在这个所有人的场面上表现出心狠手辣来,否则不足以威吓氏族。她心底太清楚,若不是有淳任余那样铁马峥嵘的半生,就没有对别人宽容的资格,否则宽容与仁慈,慷慨与温和都是别人蹬鼻子上脸的台阶。

    白矢之所以能不露面就让无数小氏族为他奔波,甚至迅速在他的鼻息下狐假虎威,就是因为畏惧。

    小氏族们畏惧白矢战场铁血的经历,也畏惧他敢割掉晋王头颅摆在祭台上的狠绝。

    恐惧往往是最好用的统治工具之一。

    这种有针对的暴虐手段下,只要不随意掠夺所有人的财产,不威胁所有人的性命,那这份恐惧就会让所有人学会低头,然后成为一小部分人垂涎的权力。

    在这一点上,白矢确实堪有为王的才能。

    南河此刻,就也要让祭台下的人,知道太子也可以让他们恐惧,知道太子也不是可以任人欺骗欺辱的对象!更何况这些巫者做出如此侮辱信仰的事情,必须要他们血债血偿,才能使境内百姓平民不会因为流言而心中动摇。

    她本想过让这些大巫在祭台上说出被白矢指使一事,但这种话语也不是证据,很容易被狡辩过去。而且这群大巫意识不清,指不定在祭台上喊出什么话来,不如直接开始血祭来的震慑人心。

    她抬手道:“祭!”

    近卫上前,掰起被绑在柱子上的巫者的脑袋,露出他们的脖颈。

    南河派人在他们的脖颈上画了一条墨线,说此处不至于喷血太多。毕竟在实柴之前,她还不希望这些人都死透。

    割开他们脖颈的人,都是十来岁的小巫者。

    南河派人问过,如果他们不愿意做,可以离开晋宫,出去做私巫游巫,但如果想要还留在晋宫,就要亲手来将曾经相识的大巫当人牲对待。不少小巫者都留了下来。

    南河虽然本来觉得十来岁的孩子见血不太好。

    但想一想,十来岁的辛翳可不止见过血了。就是这么个年头,不能拿现代教育少先队员的标准来想。

    更何况,她现在从头培养可信的巫者已经来不及了,但往后的祭祀活动还有很多,她必须要有能够撑场面的大巫。让这些小巫者对她敬畏恐惧,而后顺从,再从中选择能够任用的人,是她现在能采取的最好的办法。

    此刻,一个小巫者捧着陶皿,另一个小巫者用匕割开喉咙,就在挣扎呜咽声中,血流入了九个陶皿之中。全场寂静,南河一言不发的背对着九根柱子,像是安静的在侧耳听血流的声音。

    而后小巫者将盛满血的陶皿放在祭台上,用匕剥下九位人牲头顶处的头皮,就像是割下献祭动物的皮毛一样,也放在了祭台上。

    师泷听着祭台上传来的闷声哀嚎,忍不住看向太子。

    师泷本来建议太子抓捕那些雨夜中暗自倒戈的小氏族,斩首示众,以示威吓。但太子却拒绝了,他认为现在抓那些小氏族,证据不足,且参与此事的小氏族不在少数,反而容易人人自危,逼急了他们。但杀大巫不一样,大巫杀死晋王的事情已经坐实了,这些大巫又是外来,杀死他们,就算手段残忍,也只会让心虚的人更难熬,让归顺的人更痛快。

    太子也认为,那些小氏族是墙头草,日后可以慢慢清理,但今日,他已拉拢大氏族,就不太足以去担心他们。

    师泷那时候才反应过来,太子已经与几大氏族谈好了。

    而似乎,几大氏族并没有要杀了他或驱逐他来做要挟?

    师泷在这儿兀自沉思着。

    祭台上,为首的一名小巫者不过十四五岁,双眼瞳孔发白不能视,人却走路平稳,跪到祭台前道:“礼毕。”

    南河抬起宽袖:“实柴祀!”

    近卫割断绳索,拖着那九名半死不活的人牲巫者,将他们牵下祭台,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将他们扔在了刚刚祭祀用的巨大火堆中!

    火堆中顿时传来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南河扫视向下头众氏族臣子的面容,几乎所有人的都垂下了脸去。她道:“奏乐。”

    王后退至一旁。

    到了她要咏唱《清庙》的时候。本来前头这些祭祀的活动都要晋王和王后来一起进行,却替换成了她。

    然而清庙这首颂扬先祖的周颂,在这个场面上,变得微妙起来。

    於穆清庙,肃雍显相。济济多士,秉文之德。

    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在南河上学读这首诗的时候,如果非要来形容这首诗,那就是正统两个字。

    这首诗歌,歌颂了周文王的功绩,也是从公元前千年左右开始,就成了天下王朝的祭祀颂歌。这也是华夏文明源头的一首礼乐,往后三千年的祭天祭祖,不过是郊祭土台改成了天坛地庙,不过是将这四句再修饰一番。也正是这首歌标志着嫡长宗法制度的最终确立。在这个白矢意欲夺权的节点,她这个女扮男装也不在宫里长大的假太子来吟诵这首诗歌,像是每一句都在意指些什么。

    听得祭台下的人冷汗涔涔。

    就在她咏诵到最后一句时,忽然看到一黑衣近卫策马从远处而来,飞身下马,向祭台下石阶旁的宫之茕说了什么,宫之茕脸色陡然难看起来,他仰头看向南河,却又不能在这个场面在众人眼前将消息告知她。

    南河扫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她心里有数了,无非是大军到了。

    清庙的诵词之后,便是舞祀。这时候,她才从容的转过身去,从祭台上看到了远处逐渐逼近的军队。

    那队伍骑兵当先,来得很快。

    看来白矢也听说她回来的消息,更知道她要继续春祭,所以一路先让骑兵赶来了吧。

    南河装作没有看到,她走过去,从那目盲的小巫者手中接过要她和王后分食的祭品。陶盘中摆放着羊腿。王后也看到了远方,将目光看向南河,南河微微摇头,要她别紧张。

    王后毕竟是母亲,晋王不在,地位最高的人就是她,她也有先食祭品的权力。

    当羊腿递到她身边,她咬了一口,拿着羊腿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等到祭品端到南河眼前的时候,马蹄声已经近了,祭台下议论纷纷。给她端着陶盘的目盲小巫者却两手极稳。

    目盲还能为巫者,看来是瞽矇出身。瞽矇是担任礼乐的乐师,也算是巫官之一,地位不低。但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目盲,但耳聪,这样的马蹄声,在他们耳中,或许也该震耳欲聋了吧。

    她接过陶盘的时候,斜眼低声道:“不怕?”

    那目盲的小巫者也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专心侍奉鬼神与王室,心正行正,就什么都不怕。”

    南河微微挑眉。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巫者很懂得审时度势,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过她脸上的神情,他也看不见,南河接过羊腿,咬了一小口,望着那牙印,呆了一下,才放回陶盘之上。

    小巫者还没来得及端下去给群臣分食,就听到下头骚动四起,来的骑兵已经围到了祭台的正面,下头群臣与氏族的队伍已经乱了。

    南河这时候才转过身,看向台下。

    上千人的骑兵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黑云压城的气势了。

    曲沃附近能有这么多随意调遣的骑兵,也怕是因为楚晋大战暂歇,这些部队还处于随时出征的集结状态。这点儿倒是时势帮了白矢一把。与此相对,在祭台周围的数百人的近卫倒显得势弱多了。

    那上千骑兵将周围泥洼杂草踩得乱飞,到马头几乎逼在众臣脸上的地步,才停下马来。

    为首的是白矢与中尉耿况。

    南河在祭台上眯了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