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嫡女图之素手夺谋 > 173解释
    古卫彬也不蠢,他自是清楚,只低着头,道:“皇子殿下,依个人的力量,想来咱们是进不了那别庄了,所以今日才与殿下商量,如何去请到高人前来共事!”

    四皇子听得,“你可有什么人选得以引荐?”

    古卫彬听得,知道四皇子对此也感兴趣了,只连忙将自己计划告知,让有时间极早处理。

    “皇子殿下,属下认为,以咱们在安州如今的情况,特别是咱们住在了袁府,基本上就是将自己暴露在洛可妍与辰翊的监视之下,如若咱们有什么大动作,必会引得他们注意……”古卫彬如是说。

    四皇子听着,眼睛瞄向了他,“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就是咱们不能去找人了?如若这样,就是明知那东西还在洛府,但我们却是无从下手?”他说到最后,语气已是极为不悦,他现在的处境是极为紧张,京都那边已是频频给他传来消息,让他勿必尽快将东西找到,送回宫去。如此动作,就算来人没有明说,他也知道必是京都的格局变了,按他自己的情报,他的父皇可能是失踪了,如此,必是他们这些兄弟争位的大好机会。

    他的出身是差,如若自小就是那样的出身,他必是会长成一个甘于平庸的皇子,可惜他不是,他比别人有更大的优势,就是他是养在了皇后身边的皇子,如此背景,就算是庶子又如何,他也比其他那些妃子所出的皇子高贵多了,所以,渐渐地,他也就有了争位的野心,虽然,养他的皇后,并没这个心思捧他,至始至终,都是将他当做一个棋子、一个工具来利用罢了。

    他不甘,他不甘做了那么多事,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他有什么比不上皇后的亲生儿子?就是因为他的出身不如他吗?笑话!自从小时有了这个醒悟之后,他便开始在帮皇后做事的同时,暗自积累着自己的实力,比如古卫彬,就是他积累的实力之一。

    他多年间收拢了不少势力,就在等着这一刻,可是现在,时机到了,他的人却身在江南这样的破地方。他怎么能不着急,多年心血就这么棋差一着?好在,他预料到,他现在要找的东西必是争夺那个位置的关键所在,不然皇后不会在这些刻还如此频繁地将心力放在这个东西之上。

    所以,他也不急于回京都了,因为现时最好的时机已过了,京都的地盘过了这么些时间,早已被他那些兄弟瓜分干净了,如若他回去,连残羹剩饭都没人给他留,与其这样回去继续当皇后的鹰爪,不如留在这里,想方设法将那个东西找出来,紧紧握在手中。

    至于皇后那边,哼,当他有了那东西,他还用得着听皇后的命令?哼,老女人,敢利用我为你儿子铺路!没门!

    知道那东西在袁府的别庄那一刻,他是高兴的,可当古卫彬说他们此时正一举一动都被看着的时候,他怒了,怒,除了他听说无计可施之时的恼怒之外,更为自己在安州一步步都仿佛被人钳着的束缚感、失败感而怒,所以他听到古卫彬的话,语气更是难以压制。

    古卫彬看着四皇子的样子,知道他好不容易被浇灭的火气又要暴发出来的,急忙将自己的火继续讲道:“皇子殿下请熄怒,属下说的被人盯着,只是因为毕竟安州是洛可妍的地头,这个女人依属下看着,是极其不简单……”

    他话还没说完,四皇子就冷哼一声,像是同意般地、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地道:“她确实是个特别的女人,够胆识!”

    此话一出,古卫彬一下心中一震,四皇子这是在夸洛可妍吗?这……实在太奇怪了,他可是从没在四皇子嘴里听他夸过哪个女人,看来他也是早已发现洛可妍的与众不同,如此说法,他抬眼再观察起四皇子的神情,想从他脸上再看出些什么端倪他对洛可妍有意思吗?如果真有意思,那他之前想把洛可妍纳入府中的想法是不是要顾忌下四皇子的看法。

    但看了许久,他却没有看出什么。随后,见四皇子原本直盯着窗外一个地方的眼睛突然一动,古卫彬一下急忙闪过神,低下了头。

    四皇子看着他,见他一直没反应,只道:“怎的了,不会说话了?”

    古卫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动不妥,连忙想着方才自己被打断的话,道:“按属下这阵子的了解,洛可妍这个女人,除了胆识过人外,她背后的势力还不可小觑!”

    四皇子听着,点了点头,“确实,有个江南首富的袁家做支柱,她确实有那个资本……”

    古卫彬听着,朝四皇子摇了摇头,接口道:“皇子殿下有所不知,其实当时,袁家的这笔财产指不定落入谁手呢。”

    四皇子听着,眼睛一睁,不对呀,按他得到的情报,袁家就剩她这么一根独苗了呀,虽然是外孙女,但袁家再没有其他血亲,如此,不给她,还能给谁!

    “你说说……”

    古卫彬听着,便耐心地解释道:“当初袁家老爷去世前洛可妍还是一个小女孩,自是没有能掌管如此盘大家产的能力,而他又极这不信任洛元盛……”

    谈到洛元盛,古卫彬与四皇子都不由自主地露出嘲讽的笑意,这袁老爷看人还真看得清,确实,以洛元盛那个软杮子,把袁家交给他,那真是会被败得渣都没得剩。他们这些上位者,虽然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但平日里最是看不惯那些没点骨气的人,想当初在府衙的时候,他竟然可以为了不想让自己为难,而把一个弱质女子的女儿推出来当他的挡箭牌,这样的人,谁人会去重用!

    古卫彬心里将洛元盛不着痕迹地踩低了一番,继续着道:“他便将袁家的财产交于了往日里负责各项生意的掌柜,让他们代为看管,等到洛可妍成年之后再交回她。”

    四皇子听着,频频点着头,这个袁涵正确实是个有魄力的,他将财产这样分散出去被那些没有血亲的人掌管,确实是个不得已之中最好的办法,一来那些人只是有代为掌管之名,如若谁想占有,名不正言不顺,因为他们既不是血亲也没有实质的继承声明,二来,多人掌管,相互制约,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必会引起内斗,如有内斗,那袁家就不会被哪一个独吞,待到洛可妍长大之时,就还有空隙去趁机收服,不过这也是一个赌局,他要赌几年后他的孙女够聪明,够胆识,才能做得了他安排下的局。

    “那后来如何了?本皇子看着洛可妍那模样,可不像是一个成年了的女子,”虽然她的气势要比任何一个成年的女子强,甚至一些男子都比不过她,但这样的话他自是不会说,夸太多也就过了。

    古卫彬想到这里,心中也与四皇子有着同样的感叹,他又继续说道:“后来的过程无人知晓其中门道,只知道在一次洛元盛被绑架之时,洛可妍不知用了何种手段,竟一个时辰不到,就从那些老谋深算的掌柜手中拿回了袁家所有的财产掌控权,更令人惊奇的是,事后那些人竟丝毫一点小动作都不敢搞,袁家的财产就这么地牢牢控制在了她这个未成年的女子手中,那些人都只有听命的份,而且,不久之后,那些人的位置权力也在不着痕迹地被架空,而袁家的生意却是在快速地提升,想来皇子还不知道,原先袁家的产业只在江南地区有所布置,现在,黎苍全朝基本上每个地方袁家都有着不少的产业,连着京都也是占了大势,黎苍之外的局势我们不大了解,但按这个情况,洛可妍定不会放弃国外的发展……”

    四皇子一听,眼里的惊诧之色直接暴露出来,再也掩盖不住地震惊了,产业遍布全国,他可是听说洛可妍大概几个月前才接手的袁家,如此短时间,难道她是神仙吗?怎的一个女子就能如此做到?难道是有辰翊?不,辰翊是什么样的性格他了解,他不可能在做生意方面没有这样的实力,虽然他隐隐猜到辰翊的背景并不只是辰王府这么一个地方……

    “你可知道这个女子背后的势力是哪里?她背后定是有高人相帮!”四皇子满口的不相信,他再怎么高看洛可妍,也不会觉得一个小小女子能有如此本事,定是有什么高人暗地里相帮才能有这样的局势。难道是袁涵正没死在暗地里帮她操控全局?想到这里,四皇子脑中已是全乱了,他竟会想着洛可妍的外祖死而复生来帮她,呵呵,四皇子不由地笑了笑,这个笑不为别的,只是在嘲讽着自己,他怎么会有如此的滑稽的想法,想那袁涵正如若真有这样的本事,当年也不会奋斗了如此久,也只把袁家的产业停留在江南地区这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