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二十二第章
    第二十二章

    “公孙大人要成亲了?”娴妃吃惊地瞪大双眼:“和谁?”

    “自然不是跟遥姐姐了。”说到这里,慕氏不由惋惜地叹了口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公孙大人从前分明是对遥姐姐有些意思的,不然他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成亲?可遥姐姐就是不肯松口,这下子好了吧,公孙大人竟是要另娶他人了。”

    “云霏,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是谁吧。”钟娴妃是真的好奇,按说公孙明作为裴清殊身边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他的婚事受到许多人的瞩目。如果他的婚事真的有了眉目的话,应当早就传开了才对,没道理像现在这样一点风声都没有。

    因为公孙明二十岁了还不成亲,现在甚至都有人怀疑,公孙明是不是不喜欢女人了……

    慕氏没有再卖关子,直接说道:“是永昌伯府的孟六小姐,年纪可小了,听说才十四岁呢。”

    娴妃想了想道:“那不就是宜嫔的妹妹?”

    慕氏点点头:“差不多,她们两个都是嫡出吧?那就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娴妃微微皱起眉道:“云霏,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前几日去天香楼听戏的时候,遇上永昌伯夫人,就和她聊了几句。她说两家已经到了定亲的阶段了,不过孟六姑娘年纪还小,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婚期,所以叫我先保密。不过就我这张嘴啊,她也知道我肯定保密不了。告诉我,就等于告诉整个京城了,哈哈!”

    娴妃默了一下,有些担忧地看向左三姑娘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遥姐姐知不知道……”

    左三姑娘是公孙明的母亲公孙夫人的义女,她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去公孙夫人创建的华文书社做事。所以这件事情,早在公孙家去向孟家提亲的时候,左三姑娘就已经知道了。

    如同慕氏所说的那样,其实公孙夫人一早就看好了左三姑娘,希望她能给自己做儿媳妇。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左三姑娘似乎已经决定了要独身到底,一直都不肯答应这桩婚事。

    她和公孙明之间什么承诺都没有过,公孙明自然也不能等她一辈子。

    在遇到了与他性子相投的孟六小姐之后,公孙家就决定向孟府提亲了。

    那日公孙明和赵虎去找裴清殊,他想说的其实就是这件事情。

    不过在得知傅煦和老九可能遇到了危险之后,公孙明觉得当下的场合不适合说起自己的私事,就没有提起。

    慕氏走后,轻罗带着两个宫女来收拾茶杯和点心碟子。

    “娘娘,乾元殿那边来了人,说是皇上晚上要过来用晚膳呢。”

    娴妃听了,便停止了思索,抬起眼睛吩咐道:“那你提前跑一趟厨房,把晚膳的单子拿给我看看。”

    按照规矩,妃以上的后妃可以在自己的寝宫里单独设置小厨房。娴妃体弱,平日里吃药膳的时候比较多,所以她这里的饭菜都是单独做的。

    “娘娘,公孙大人的婚事,皇上怕是还不知情呢。”轻罗低声说道:“晚上您可要跟皇上提一下?”

    轻罗会这么说,是因为裴清殊昨日来的时候,还提起了公孙明和赵虎的婚事。娴妃也是,正在为自己妹妹的婚事发愁,两个人算是愁到一块儿去了。

    娴妃摇摇头道:“和我们不相干的事情,就少多嘴吧。皇上这几日在三大营之间奔波,一定很累了,胃口怕是也不大好。你嘱咐小厨房,准备点清淡的饭菜,但不要全是药膳。”

    轻罗听了,便不再多嘴,领命而去。

    ……

    无需钟娴妃开口,又过了两日,等裴清殊巡视完了三大营,公孙明就主动跟裴清殊提起了自己的婚事。

    裴清殊听说之后很是开心,颇有一种自家的女儿终于要出嫁了的诡异心情:“太好了阿明,你终于要成亲了!”

    公孙明难得有些害羞地说道:“皇上,现在只是定亲而已,成亲还早呢。”

    “也是,宜嫔前几日才刚满十六,她妹妹顶天也就十四五岁吧?”裴清殊好笑地说道:“快跟朕说说,你是怎么把人家小姑娘给骗到手的?”

    公孙明和裴清殊是同年同月生,还比裴清殊大几天,今年已经及冠。和年仅十四岁的孟六姑娘比起来,的确算是“吃嫩草”了。

    公孙明笑嘻嘻地说道:“瞧皇上说的,这怎么能叫骗呢!本人虽然容貌不及皇上,但怎么着也算的上是貌若潘安了吧。您是不知道,外头追着臣跑的小姑娘可多可多了。臣见孟家的小六追得最紧,就选她了。”

    “得了吧你!”比起君臣,裴清殊和公孙明私底下相处的时候更像是兄弟。见公孙明这般吹牛皮,裴清殊便在他肩上推了一下,“孟家的小六朕也是见过的好吗?那孩子相貌如此出众,该当是你追在人家后头跑才对吧!”

    “您怎么不信呀!”公孙明无奈地说道:“等回头有机会,我一定要让她亲口告诉您,我们两个是谁先看上的谁!”

    裴清殊见他言语之间,似乎的确很满意孟六姑娘的样子,心口的一块石头也算是终于落了地。

    只是和所有人一样,得知公孙明定亲之后,他第一个想起的是左三姑娘该怎么办。

    不过在这个时候提起左三姑娘,就显得太煞风景了。所以裴清殊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只是恭喜公孙明,终于脱离“老光棍”行列。

    公孙明看着裴清殊一脸欣慰的笑容,颇有些受不了地说道:“皇上,您别露出一副嫁女儿了的表情好不好!臣都说了,臣起码还有两年才能成婚呢!”

    裴清殊故意逗他:“朕就是高兴,朕的小阿明终于长大了。”

    “皇上!!”公孙明快受不了了,“您就别逗我啦,还是说说正事儿吧。这是华文书社这一季的分红,请您过目。”

    不得不说,左三的确是个能干的姑娘。现在华文书社除了最基本的话本连载、出版等业务之外,还将许多畅销书和经典书籍翻译成了外文,在其他国家销售。除此之外,他们还修订和印刷了许多不同系列的精装版书籍,受众非常广,从大家闺秀到备考的秀才,华文书社出品的书籍,几乎是人手一本。

    裴清殊看了那个数字之后,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朕现在最缺的就是银子。”

    公孙明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来:“臣知道现在国库空虚,不过这些都是您私人的收入,您不会打算做一个史上最无私的皇帝,将自己的私库和国库合并吧?”

    “不是,朕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裴清殊说道:“卢先生前几日来见朕,说是在京城呆得久了,想和孟师母出去转一转。你也知道,他和孟师母都是不羁的性子,手上也没什么银子。朕打算资助他们,在江南一带建立几家如归楼的分店,然后让卢先生带头,举行各种清谈,以重振江南文坛。”

    裴清殊口中的卢先生,指的是为他启蒙音律的名士卢维。

    卢维少年成名,但无心官场,在文人中的声望很高。

    当初裴清殊当上太子时,能得到天下文人的拥护,卢维可谓功不可没。

    公孙明听了,点点头道:“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自打前年江南那边出了个‘天道会’之后,这两年江南文坛人心惶惶,都没有什么好文章问世了。如果卢先生去了江南,想必江南文坛将会是另外一番天地。”

    “而且马上就要改元了。改元之后,就是恩科。”裴清殊眼含期待地说道:“希望卢先生能帮朕多选几个好苗子出来。”

    新帝登基,最缺的就是人手。而江南,向来是人才辈出之地。如果就这么一直沉寂下去的话,实在太可惜了。

    公孙明很有信心地说:“一定会的。不过卢先生和卢夫人去了江南之后,他们的独子邵儿该怎么办呢?可是要住到孟府?”

    卢维的夫人孟氏,是永昌伯府的姑小姐,也就是公孙明未婚妻孟六小姐的亲姑姑。

    听公孙明这么说,裴清殊忍不住打趣他:“果然是要做人家女婿的人了,现在就开始操心岳父家的家事了。”

    公孙明向来是个把人家打趣得满脸通红的主儿,现在听裴清殊这么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皇上就别笑话臣了好不好!”

    裴清殊笑笑: “这件事朕还没有和卢先生谈过,等回头得空,召他进宫再议吧。”

    公孙明点点头,不知想起什么,突然收起了笑容:“皇上知道我定亲的事情都这样高兴,不知阿煦听说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公孙明和傅煦都是裴清殊的伴读,他们几个还有裴清殊的奶兄弟赵虎,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几个人一起上课,一起学习,一起长大,一起筹谋,助裴清殊登上皇位,感情深厚,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一想到傅煦现在生死未卜,公孙明心里就觉得非常不踏实。

    裴清殊也是一样,时时担心着傅煦和老九。

    他和赵虎说好,一旦找到傅煦他们,就立马让人给他送信。可是现在好些天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收到来自赵虎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