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为什么?
    “张勇?”

    贾环此刻,前所未有的凄惨。

    披头散发,一身白色素衣,破破烂烂,皆被鲜血染透……

    尽管身上每一寸都如刀割般痛楚,但他还是站直了腰身,直视百步外,骑在马上的那个男人。

    曾几何时,他也一如秦风,唤此人一声张叔。

    张勇面色不喜不悲,目光淡漠的看着贾环,没有说话,只是缓缓举起右手。

    随着他的手势,张勇身边八牛弩和弓阵,全部端起上弦。

    张勇是沙场老将了,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

    “哈哈哈哈!”

    这时,黄衣大喇嘛也从后追来。

    见贾环被堵住,顿时大笑起来,看着贾环的目光,如欲噬人。

    一步步靠近,他要亲手撕了这个屡屡戏耍他的小贼!

    不过,张勇看到此人的出现,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蠢货。

    眼见贾环诡异的对他一笑,张勇心中登时一紧,当即挥手,命令弓弩出击。

    百步之内,八牛弩和强弓的威力,神仙难挡。

    “咻咻!”

    “嗡嗡嗡嗡!”

    一道道弓箭强弩铺天盖地的射来,不留任何死角。

    面色大变的,却是黄衣大喇嘛。

    他怒吼一声:“尔敢?!”

    却顾不得再杀贾环解气,飞身而退。

    只是,比他更快的却是贾环。

    长途奔袭,以贾环此刻的身体自然比不过黄衣大喇嘛。

    可论短距离内突然爆发,黄衣大喇嘛却远不及修行《苦竹身法》的贾环。

    尤其是,黄衣大喇嘛还要不时用僧袍打落身后袭射而来的飞箭。

    他没想到,分明靠他一人就能杀掉贾环,对面那群混帐居然会射箭。

    眼见贾环伶俐的闪到他身前,靠他阻拦后面铺天盖地射来的弩箭。

    黄衣大喇嘛大怒,就想给贾环一点厉害。

    然而却忘了,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分神。

    黄衣大喇嘛到底没有见识过弩阵的威力,虽然已经十万分上心,却依旧不够!

    他只略略一疏忽,一根巨大的八牛弩,就猛然轰击到了他背上。

    “噗”的一声,无视他强横的炼体功夫,巨弩就将他生生扎在了地上。

    武宗强大的生命力,让黄衣大喇嘛一时死不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后面蝗虫般密集的弓箭,纷纷落在了他身上,发出一阵阵凄厉惨嚎。

    这就是为何大军,从不怕武林高手的缘故。

    另一边,贾环趁着这个时机,又往前突进了五十步,眼看就要脱出弩阵最强杀伤范围,可是他到底身有重伤,慢了一步,还是被最后一波箭雨波及。

    “噗噗!”

    一阵利箭透体身,三五支弓箭从贾环后背射入,透胸穿过。

    “噗!”

    贾环仰头吐出一口血,栽倒在地。

    后方张勇见之,这才海松了口气。

    却再次命令八牛弩上弦,对准了贾环伏在地上的身子……

    这就是沙场悍将与江湖大佬的区别。

    不将大敌射成肉酱,军人绝不罢休。

    “吱……呀!”

    八牛弩上弦发出一阵渗人刺耳的声音,仿佛阎王催命声般。

    如果这两架八牛弩射中贾环,不管他是什么体质,都没有存活的可能。

    八牛弩能将贾环生生截断成两截。

    然而就在这时,京营后方忽然出现了一阵骚动。

    “咻咻咻!”

    弓箭破空声层出不绝,惨叫连连。

    之前狩猎的一方,此刻反而变成了猎物。

    张勇霍然回头看去,就见一面旗帜在大风暴雨中飘荡。

    贾家,黑云旗!

    宁国亲兵至!

    亲兵队正博尔赤连珠箭箭无虚发,每射一箭,必杀一人。

    带着麾下百余宁国亲兵,不要命的往前突击!突击!!突击!!!

    势不可挡!

    然而,张勇此次行事,早已报了必死之心。

    他原本就是藏身数十年的死间。

    今日,便是他证道果,报先皇皇恩之时。

    张勇不顾身后的乱局,回过头对弩手厉声道:“上弦,攻击!”

    弓弩手虽被身后乱象惊忧,但张勇治军森严,军令如山,他们不敢违背。

    持弩手抱着一根长越三米的巨大弩箭,放入箭槽中,扣紧机关锁。

    调整射击方向,对准了百米外,地上动也不动的贾环……

    正要射击,忽地,感觉身旁有东西飞快扑来。

    下意识转头看去,登时亡魂大冒。

    一条大白长蛇,竟还长了脚,正张开大口朝这边咬来。

    若是袭来的是人,哪怕是什么武宗高手,弓弩手也能坚持射出那一箭。

    可袭杀而来的,却是一条大蛇……

    弩阵周边的士卒,一阵慌乱,丢下手中的东西,抄起刀枪就想打蛇。

    可这蛇,又岂是他们能打的?

    蛇身游动,尾巴触及一人,往往就能将士卒拦腰斩断,恐怖之极。

    眼见一条白蛇搅乱了弩阵,再次延误了时间,张勇惊怒交加,翻身下马,就想亲自操持八牛弩,再给贾环补最后一箭。

    这是他接到的死命令,贾环必须死!

    后方宁国亲兵虽然汹涌而来,但京营早已非当年裘良带领时的废物,皆为黄沙悍卒。

    张勇亦是货真价实的悍将,虽然被打的措不及防,但防守起来,一时半会儿还是让宁国亲兵突破不来。

    那白搅局的白蛇,也被士卒用重盾集结的军阵暂时防御住了。

    眼见再无阻拦,张勇操起八牛弩,就要射箭时,街道前方,忽然出现了大队兵马。

    御林军至。

    为首者,正是当今太尉,武威公秦梁。

    秦梁看了眼地上一动不动,插了五六支弓箭的贾环,几乎认不出来,目眦欲裂。

    再看着就要开弩的张勇,更是震怒如狂,声如雷霆般厉吼道:“张勇,尔敢?!”

    说罢,孤身一人,纵马朝张勇冲击而来。

    他身后,布列着层层御林军。

    御林军中央,护着一架御辇。

    这些御林军,秦梁一个都指挥不动。

    连他手下亲兵,都已经被隔离了起来。

    这一刻,秦梁心中恨不能将张勇碎尸万段,千刀万剐!

    他连做梦都想不到,竟是他的心腹爱将,他的幼年伴当,做下这等事来,将整个武威公府,拖入深渊……

    张勇看着疾驰而来的秦梁,眼中闪过一抹愧色,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拨动了弓弦……

    “嗡!!”

    八牛弩射出的弓箭,连城门楼都能射塌,朝贾环疾驰而去。

    百余米距离,射在人身上,能将人拦腰截断……

    秦梁距离贾环还有一段距离,战马再快,难道还能快过八牛弩?

    眼见八牛弩就要射在伏地不动的贾环身上,将他钉死,这一刻,不知多少人发出咆哮怒吼。

    张勇眼中闪过一抹欣慰,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白色身影出现。

    身形虽然瘦弱,但速度极快。

    三两个起纵,就先一步拦到了贾环身前。

    面对几乎比她腰身还要粗的八牛弩箭时,轻轻一巴掌抽出。

    “砰!”

    偌大一支巨箭,竟被她生生打成了碎屑四射开来。

    这时,京营队伍后方的宁国亲兵,也终于在董千海和董明月为突击先锋的带领下,势不可挡的杀透了阵地。

    杀!

    杀!!

    杀!!!

    暴雨停歇,整条正仁街,都已经被鲜血染红。

    血流成河!

    “环郎!!”

    一道凄厉之极的声音,从杀透京营的董明月口中发出。

    然后就见她疯魔一般的朝贾环之地扑去。

    与她同来的宁国亲兵和中年人,看到贾环所在之处后,下手再狠辣三分。

    即使剩余京营士卒见大势已去,纷纷跪地求饶。

    可却没有人收手,刀刀致命。

    御林军缓缓开了过来,前军分开,露出核心处的御辇,和军机阁几位大佬。

    牛继宗、施世纶急步上前,岳钟琪则护卫在御辇一侧。

    另一侧,则由忠怡亲王赢祥护卫。

    御辇车门打开,苏培盛忙备好脚凳,隆正帝满面森寒的下了车驾。

    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不远处,被蛇娘抱在怀里,不成人形的贾环身上。

    “皇上……”

    虽然亦极挂念贾环的情况,可许是看到气息极为不稳的蛇娘,赢祥太过忌惮,想劝说隆正帝不要上前。

    隆正帝哪里肯依,一摆手,挡开了赢祥的阻拦,在御林侍卫的护卫下,缓缓上前。

    “滚开!!”

    蛇娘厉声斥退蹲下来,想要触碰贾环的秦梁。

    秦梁恍若未觉,依旧颤着手抚上了贾环满是血渍的头上,心如刀绞。

    “砰!”

    蛇娘一拳轰出,秦梁虽为武宗,却还是生生吐血飞出。

    一队队宁国亲兵将贾环、蛇娘和哭成泪人的董明月团团围住,刀剑对外。

    纵然面对御辇,面对牛继宗、施世纶,面对皇帝亲王,也不肯退让半步。

    “董丫头,我是牛继宗,环哥儿如吾亲子,让我进去看看他。”

    牛继宗在阵外沉声喊道。

    董明月恍若未闻。

    施世纶跟着喊道:“环哥儿可还活着?!”

    此言一出,不知多少人心都提了起来。

    然而,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隆正帝一步步上前,沉声道:“朕乃当今皇帝,朕要看看贾环。

    朕绝不信,朕的臣子,会被奸邪所害!

    让开!”

    说罢,隆正帝无视宁国亲兵的刀枪,硬顶着往里闯入。

    赢祥、岳钟琪忙护着隆正帝,分开了几欲暴走的宁国亲兵。

    牛继宗、施世纶跟着入内。

    兵阵内,蛇娘正将贾环身上的弓箭,一根根拔出。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葫芦药,通通灌入贾环嘴中。

    见贾环连吞咽都不能自主,蛇娘问董明月要来水囊,喝了口水含在嘴里,又渡入贾环口中,助他咽下宝药。

    等做完这些预防后,贾环依旧未醒,呼吸也微不可闻。

    看到没有一丝血色惨白的脸,和被血浸透的全身,隆正帝等人无不面色激荡动容。

    想要上前,却又怕得到秦梁一般的待遇……

    蛇娘抱起贾环,对董明月道:“明月,我先带夫君回家疗伤。你去接公主和林妹妹她们回家,务必小心。”

    见蛇娘要走,隆正帝忙道:“带贾环到宫里疗伤吧,内务府各种药都有。”

    蛇娘冷冷的看了隆正帝一眼,一旁赢祥忙提高戒备,却听蛇娘寒声道:“做你的臣子,连命都保不住,还要你的药?”

    说罢,不理隆正帝精彩的面色,飞快离开。

    百余亲兵紧紧呵护在侧,隆正帝虽然心中极怒,却还是命令三百御林军护送贾家人回府。

    等目送贾家一行人离去后,隆正帝看着一旁面色木然的秦梁,咬牙道:“秦梁,今日之事,你要给朕一个交代。”

    前面,赵师道带人捉了奄奄一息的张勇过来。

    秦梁犹自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幼相交的伴当,问了句:“为什么?”

    ……

    ps:张勇和宁至谢琼这些人完全是两个路数嘛,大伙别急,慢慢看,大体的思路我很清晰,不会把自己绕进去的。

    现在写的都是为了最后一个坑,一步步铺垫的。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