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来啊,再穿呀 > 第二百章 呵呵
    新年快乐。

    唯一让叶月曦欣慰的是,她身边的丫鬟虽然不听话,但对叶烟雨却没什么好脸色,至少她对付叶烟雨的时候,她们不会耍心眼。

    叶月曦靠在榻上小憩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都已经要用晚膳了。

    果然,叶雨烟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不对了,叶月曦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司音。

    叶雨烟绝对没有这么聪明,肯定是司音教她的。

    按照叶雨烟的脾气,就算不闹得人尽皆知,也会让叶父知道,绝对不会想现在这样安静。

    了解叶父的人就明白,叶雨烟闹,叶父非但不会为她做主,反而会厌弃她。

    所以不让叶父知道这件事,反而是最好的做法。

    但是她不想说,不代表没人说。

    叶雨烟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叶父呵斥,跪在了饭厅。

    叶月曦还未坐下也被训斥了。

    “你还有脸坐,看你做的什么好事?”叶父也不给叶月曦说话的机会。

    叶月曦和叶雨烟享受了同等的待遇。

    两个人被罚到祠堂面壁。

    叶雨烟愤恨的盯着叶月曦。

    祠堂的门窗紧闭,里面只有叶月曦和叶雨烟两个人。

    叶月曦仔细听了听,看门的婆子偷懒去了,她拍了拍膝盖站起来。

    叶雨烟先是愣了一会儿,也不跪着了,学叶月曦找了个椅子坐下。

    “你恨我?”叶月曦偏头。

    回应她的是,叶雨烟充满杀气的眼神。

    叶月曦冷笑的嘲讽,“你母亲早死,若不是我母亲,你恐怕早就被奴仆欺负死了。”

    “你胡说,若不是你母亲管理不严,我怎么会被下人欺负。”

    “没有我母亲,你会被欺负的更惨,叶府的事,我母亲从来没管过,为了你和你母亲,我母亲被爹责罚了多少次了,而且每年的清明,你母亲坟前都是我母亲去打理的,作为女儿,你连自己母亲的忌日都不知道吧?”

    叶月曦声音嘶哑,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为了去祭拜你母亲,我母亲怎么可能出事?所以你凭什么恨我,你哪来的资格恨我?”

    叶雨烟被叶月曦突然爆出的真相吓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门口突然传来几声凌乱的脚步,叶雨烟脑中全想的是叶月曦说的话,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动静。

    叶月曦却听到了,她吸了一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眼底却是另一种色彩。

    这些事都是她从初七口里听来的,没想到还真能唬住叶雨烟,门外那个人更是意外之喜。

    只是不知道效果会怎样,司音与叶雨烟到底是什么关系?

    或者说,他和叶雨烟的母亲是什么关系?

    不知为何,叶月曦察觉到自己身体有些变化,各种感知比以前灵敏了,而且走路轻飘飘的,不是灵魂状态的那种漂浮感,而是轻盈灵活。

    叶月曦推测,这大概是冥河给自己加的金手指。

    “你说的都是真的?”

    叶雨烟对叶月曦的话还有抱有怀疑,不过她既然这么问了,说明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些动摇。

    叶月曦瞥了一眼叶雨烟,“自然。”

    叶月曦说的当然都是事实,她不过是换了一个角度而已。

    叶雨烟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她手指握紧,指甲镶到肉里去,她似乎没有感觉到似的。

    其实叶月曦说的,她也知道一些,只是不愿意相信,如果恨的人不是叶月曦的母亲,而是叶父,她该怎么办?

    人在自己在乎的东西面前,总是很容易偏执,叶月曦没有扭曲任何事实,只是引导她朝另外一个方向想。

    看着叶雨烟的神色,叶月曦决定再帮她一把,“你母亲的死,你在叶府的遭遇,都不是我的错,你最该恨的是另一个给你生命,却对你不闻不问的人!”

    叶月曦说完,便闭上眼睛,留叶雨烟一个人若有所思。

    倒是一夜相安。

    次日清晨。

    冬日的阴霾终于消散了,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门吱呀一声打开。

    叶月曦起身敛了敛衣襟,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一夜未睡的人不是她。

    身影渐行渐远,留下叶雨烟一个人在原地发呆,直到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叶雨烟才猛然回过神来。

    觉得有些奇怪,为何舅舅昨晚没有送吃的过来?

    叶雨烟抱着一肚子疑问来到饭厅,见司音好好的站在叶父身后,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司音看到叶雨烟的动作,暗暗的摇摇头,自己是不是对她太宠溺了?

    司音与叶烟雨的母亲是亲兄妹,为了找到妹妹,司音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最后找到的却是坟墓,还有妹妹的女儿叶雨烟。

    司音想带叶雨烟回司家。可是司家不是他做主,叶雨烟的身份不好解释,妹妹的经历更是会让叶雨烟在司家抬不起头,还不如让她留在叶家。

    只是自己不可能一直在叶家帮她,看来是要慢慢放手了。

    叶月曦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将叶雨烟的助力,减弱了许多。

    “昨日发生的事,你可知错?”

    叶父在叶月曦眼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若是原主,早就低头了,可惜叶月曦不是,她来是报仇的,不是来当受气包的。

    叶父一时语塞,因为他也不知道叶月曦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压根连事情的经过都不知道。

    若是平时,叶月曦早就自动认错了,他仔细打量叶月曦,发现这个女儿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了。

    叶父沉默片刻,“这几天你不用出门了,在家里好好反省。”

    叶月曦漫不经心的转过身,正好她也没打算出门。

    “小姐,为何要惹怒老爷?”司音跟在叶月曦身后。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怎么惹怒他了?”叶月曦似笑非笑。

    司音看着她的笑脸,突然觉得不忍,“小姐可知,叶家是老爷说了算,你这样下去,惹得老爷不快,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叶月曦没有答话,慢慢的向前走,只留一个背影给司音。

    在司音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嘴角上扬,若是以前,司音不想办法弄死她,都是好的了,如今却主动提醒她,是因为昨晚的那些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