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超时空事务委托局 > 第50章 诡异的魔力火光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尽管律例规定,魔法修道院的事务骑士团和贵族都无权过问,但你并没有发言的权利”,杰克·伽玛云额头微微压低,眼球转动,目光盯着安吉尔的脸,“约迈·迪洛普的女儿是一个特例,你的父亲偷走了甘比亚大陆的瑰宝《星星秘笈》。”

    偌大的客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长久以来存在着的一层薄膜般的默契被粗暴撕裂,冰冷的尴尬如水倒灌,让人窒息。在某个方面,这又让人松了口气:终于,无所顾忌了。

    安吉尔和吉勒摩以前都想过,总有一天他们终要面对他们的身份,但当这一天来临时,他们还是感到无所适从。杜苍向他们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别慌张。

    只听得杰克·伽玛云指着杜苍,继续说道:“我们有理由相信,你与约迈·迪洛普存在着一种不为人知的联系,你是受他所托回到东令村,住进阿丽迪亚·伊洛家的。如果将你捕获,或许就能找到《星星秘笈》的线索。或者,你就是约迈·迪洛普。”

    客厅里的人声像受到惊扰的蜂群,“嗡”的一声炸开了,站在前面的几个宾客忍不住退后了两步,毕竟约迈·迪洛普在甘比亚大陆上,有着“叛逃者”、“通缉犯”的罪名。而此时,人们又不得不对杰克·伽玛云心生敬佩,睿智的公爵竟在两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之间,发现了如此深的奥秘。

    “任凭你千言万语,你还是那不出证据,但这已经无所谓了。来吧,打倒我吧”,杜苍摇摇头,一脚踏在公爵特使肩上,踩得他骨骼咔咔作响,冷汗直流,“安吉尔,吉勒摩,罗马利克,朱琳娜,退后。”

    一众骑士严阵以待,围在杰克·伽玛云旁边的护卫更是抓紧了武器。骑士团长身上魔力如潮,脸色异常严肃,“杜苍,把公爵特使放开。”

    斯帕莱特族长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得意的窃笑,杜苍熄灭了手中的炎剑。“多说无益”,

    炎剑熄灭的一刹那,劲风扑面,在灯火摇动之间,杜苍的身影犹如一支怒射而出的长矛,直插/入杰克·伽玛云护卫群的心脏地带。数声闷响,强横的冲击撞翻了一个身穿软甲的亲兵,左右两拳一前一后,如过江的猛龙势不可挡,直接砸中慌张地扑上来的护卫的胸口,两声惨叫响起的同时,他们已经仰天倒在地上,无力再起。

    短短两秒,在杜苍秋风扫落叶的凌厉攻势之下,杰克·伽玛云的护卫群已粗暴击溃,暴露出一个毫不设防的短暂真空。

    卫兵一拥而上,杜苍动作毫不拖泥带水,右手用力,抓起一个斯帕莱特骑士的前胸铠甲,像甩烂泥一般把他摔落在地。左手伸出,捏向杰克·伽玛云的咽喉。近距离的对峙之下,对方脸上镇定的表情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狠毒。

    “杜苍!”客厅门口方向传来于力岩的一声怒喝,一道黑影携着呼呼的响声直扑而来。杜苍稍一抬头,重击咒轰出,原本挂在墙边的,被于力岩在情急之下扔出的铠甲“砰”地散成十多份,护手、头盔、铁靴等零件在空中炸开,如烟花盛放,撞击的声响不绝于耳。

    站在于力岩身旁的是神色惊慌的阿丽迪亚,还有一群十几个矮妖。但此时杜苍已经无暇顾及,因为稍一耽搁,久经训练的护卫们就把他和杰克·伽玛云分隔开来,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在他的视觉之中,杰克·伽玛云的全身如同地震来临时溢出鲜红岩浆的地表,裂开了无数的大大小小的发光橙**力纹路,光芒四射。

    杜苍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在他的眼中,杰克·伽玛云的变化无比诡异,这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足可夺人性命。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已绷紧,所有的神经都已做好准备,可惜除了他一个人,谁也看不出杰克·伽玛云那从有到无的魔力。

    如果不是目睹杰克·伽玛云的全身渗透出橙**力火光,杜苍完全可以趁护卫们立足未稳,继续往前,继续贯彻他之前的想法,将对方的性命攥在手中。但现在他不打算这么干了,橙**力火光的对手,实力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自己之下。

    杂乱的脚步声交错不断,锋利的长剑已把杜苍围了一个圈,剑身反射着火光,淡白的光弧在骑士们的铠甲上晃动。杰克·伽玛云是七分的慌张中夹杂着三分镇定,刚才那一丝杀意竟然毫无踪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把武器放下!”于力岩双手推开来挡在前面的骑士,来到杜苍身旁,“杜苍,你想干什么?!”

    “伊洛族长,他罪行败露,就想杀我灭口,如果不是你,我或许已经死了”,杰克·伽玛云长舒一口气,身体微微颤抖,仿佛心有余悸。

    公爵特使连滚带爬地回到主人身边,充满血丝的双眼里射出怨恨的恶意。看到杰克·伽玛云身上的魔力裂痕越来越大,渐渐相连,好像一片片围绕着太阳黑子的光斑,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杜苍心中的兴趣倒是越来越浓。

    在人们口中,杰克·伽玛云的不会魔法的,但不会魔法的人,却有着如此剧烈的魔力反应。

    “发生了什么事情?”阿丽迪亚快步走到吉勒摩身旁,低声问道。不久之前,矮妖的国王以及它的随从闯进家里,一开口便叽里咕噜的嚷着要见杜苍,这已让她忧心忡忡了,没想到待她领着矮妖们来到城堡时,宴会的状况更令她感到担心和意外。

    吉勒摩一时语塞,竟不知从何说起。斯帕莱特族长冷哼一声,插嘴道:“好比约迈·迪洛普背叛魔法修道院,阿丽迪亚,你家的客人是动荡世界的奸细。”

    阿丽迪亚楞了一下,随后面若寒霜,冷冷回道:“巴里特·斯帕莱特,约迈并没有叛逃,别人是不是奸细,也不是由你决定的。”

    “哼!铁证如山!”

    杰克·伽玛云显露出的魔力火光更加明亮,而在杜苍的仔细观察之下,对方身体的边界居然出现了一缕缕几乎无法用肉眼观察的黑气。

    不,的确是肉眼无法观察,这是某种魔法的效果,只有杜苍才能辨别出来。

    杰克·伽玛云处在骑士们的护卫中,道:“骑士团长,将他拿下,他已经犯了死罪。”

    “杰克·伽玛云”,杜苍全身绿光闪绕,杰克·伽玛云似乎在掩饰着身上的魔力反应,他决定改变主意,逼对方展露魔法,“夺妻之恨,羞辱之仇,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越级的挑战,反而会更令人兴奋。

    杜苍身形未动,于力岩的一双大手却用力地按住了他的肩膀,“给我停下!来人,护送公爵先走!”

    “于力岩,你挡不住我的。”

    “闭嘴!吉勒摩,拿绳子来!”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