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西方风云待雷鸣
    香舍中。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门外的桃林不蔽月。

    霜白的光自小窗投下来,和案上的香炉,壁上的书橱,有一种萧疏。

    真的是寂静廖清,鹤眠人静。

    正中央的镜光粼粼,陈家族长手握玉如意,空明一片,他能够感受到陈林泉的愤怒,道,“陈岩确实是居心叵测之辈,善于推波助澜,隔岸观火,只是这次我们陈家在天庭行动的失利,责任主要在我。”

    陈家族长不紧不慢说话,像是湖水上涨绿如天,携着洞彻道,“当日是我提议,不能将陈家孤掷一注,要将鸡蛋放到不同的篮子里。”

    陈林泉听到这个,不由得苦笑一声,道,“当时我真的是赞叹族长你的细腻心思,考虑周全。”

    陈家族长手握玉如意,耀起清辉,像是莲花朵朵,上悬宝灯,照彻时空,道,“可惜我也是疏忽了,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陈家自然是可以左右逢源,堂堂正正,可是天庭太过复杂,上面又有帝君这般强势无匹的人物,他们可不会容许我们陈家过于如意。”

    陈家族长坦言自己的错误,道,“不绝对站队,左右逢源,是家族历代积累下来的良策。我们这么多年在玄白界周围都是这么做的,顺风顺水。只是天庭不一样,我还死板套用,确实该栽跟头,吃教训。”

    陈林泉沉默好一会,才开口道,“我们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行事惯了,习惯居于强势,现在贸然转变位置,是不适应。”

    “吃一堑长一智,现在栽跟头未尝是坏事,真要是懵懵懂懂,以后遇到事儿,就是灾难了,恐怕整个陈家都得伤筋动骨。”

    陈家族长身在霞光中,秋色照影,字字青玉,道,“现在至关紧要的,就是跟紧陈岩,从北幽紫阳帝君那里得好处。至于以后如何,我们见机行动,毕竟日子还长着。”

    “我明白。”

    陈林泉点点头,身后明光上下,团团簇簇,像是晴沙,晶莹剔透,道,“我们陈家总会在天庭中有一席之地的。”

    “对了。”

    陈家族长在最后要散去的时候,想到一事,道,“最近家族中找到了一点关于真阳宝叶的线索,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

    话音落下,镜光荡开涟漪,向中间聚拢。

    很快的,就成了空白一片。

    “真阳宝叶,”

    陈林泉却是没有去管通讯法宝,他念叨这四个字,目中光华越来越盛,要是真能够寻到真阳宝叶,那么族长就可以凭此沟通真阳开天斧。

    身为天仙,沟通真阳开天斧,就会得到此至宝相助,陈家的局势会截然不同。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好消息。

    这个时候,有脚步声响起,外面有道童请清脆脆的声音:“仙尊,徐有志到了。”

    “徐有志?”

    陈林泉略一沉吟,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是。”

    时候不大,徐有志从外面进来,头戴金冠,身披日月仙衣,腰束水火丝绦,上面系着玉佩,器宇轩昂,风采照人。

    他的身后,跟着四个道童,手中捧着玉盒,垂眉低目。

    “仙尊。”

    徐有志到了舍中,上前一步,向前行礼。

    “起来吧。”

    陈林泉心情好了不少,摆摆手让徐有志起身,问道,“你不去侍奉陈岩左右,来我这里,可有什么事?”

    “仙尊大人,”

    徐有志微微抬起头,声音不大不小,像是钟鼓齐鸣,有着韵律,显得非常正式,道,“陈岩大人已经将陈家之事禀告给紫阳帝君大人,帝君大人对此表示很高兴,并下了旨意,擢升帝君麾下的陈家子弟的职位。”

    徐有志说完,自袖中取出圣旨,倏尔展开,耀眼的光华中,有赤金文字自其中跃出,皎皎似大星,垂光生辉,组合到一起,又像是神龙一样,奔腾上下。

    在其中,紫阳帝君之印,煌煌如日月,亘古永存,携带的威严和秩序,即使是天仙面对,都得小心翼翼。

    陈林泉展目一看,将圣旨上的文字尽收眼底,目中有光芒跳跃。

    不得不说,北幽紫阳帝君的手笔真不小,凡是他麾下的陈家子弟基本都官升一级。

    说给就给,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这个,”

    陈林泉看着圣旨,有了这道圣旨,陈家在天庭的局面又上一层,刚刚的挫折都可以说一扫而空,只是这好处未免太大了。

    “仙尊大人,”

    徐有志一挥手,让身后的道童上前,把宝盒打开,熠熠的宝光激射出来,祥云阵阵,仙音不绝,道,“这是帝君赐下的小礼物,请仙尊大人一并收下。”

    陈林泉看着宝盒中的礼品,又是一惊,里面的东西可都不是凡物,非常贵重。

    这个看重,真的是超乎想象。

    徐有志很会察言观色,趁热打铁说道,“紫阳帝君大人对于陈家是很看重很重视的,这只是开始,只要陈家以后能够立功,帝君大人从不会吝啬赏赐。”

    他这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非常令人信服。

    “好。”

    陈林泉吩咐身前的道童将圣旨和礼品都收起来,然后对徐有志道,“无功而受禄,让人惭愧,请回告帝君大人,既然有人当了大人的属官,自然会百分百用命,绝无二话。”

    “告辞。”

    徐有志见事情办完,告辞离开。

    只剩下陈林泉一个人站在香舍中的小窗下,看着外面的桃林翩翩,花蕊朵朵,眉宇间有着沉思。

    紫阳帝君的看重,突如其来,有点沉。

    似乎是有外人不知道的深意啊。

    陈林泉隐隐有了猜测,可是木已成舟,不能再改了,只能继续下去。

    想了想,陈林泉唤来身边侍奉的道童,将旨意上的意思传达下去,提升一下最近陈家被打压的士气。

    果不其然,效果很好。

    陈家子弟得到消息后,欢声雷动,士气大振。

    在同时,天庭中明里暗里在观察着陈家人的各大势力,很快知道了原委,有的人漠然,有的人冷笑,有的人沉思,有的人有了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