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崛起军工 > 第两百九十章 复合装甲
    车子缓缓的停下,一名卫兵快步从副驾驶的位置上跳了下来,而后敏捷而又轻快的打开车门,旋即一位头戴礼帽,身穿得体西装的老者,迈步走下车子。

    “副主席同志,您可算来了,这些中国人简直……简直……呜呜呜……”

    此刻亚克托耶夫已经被人给救醒,可他还没换上一口气,看着前来的老者,便推开一旁的士兵,不管不顾的跑了上来,刚一照面便哭得涕泪横流,就跟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是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当然亚克托耶夫也算不得是演戏,倒有一多半是发自内心,先不说之前的惨败几乎就断送了他的政治生命,就说刚才,柏毅那火箭弹打他们不说,没想到这厮竟然没有半点尊老爱幼的道德可言,趁着他摔得七荤八素之机,冲过来对他连踩了好几脚。

    他这把老骨头哪经得住这么折腾,没挂了这条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等醒来后得知事情的经过后,直气得是浑身发抖,可又不敢再找柏毅的麻烦,天晓得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又能捣鼓出什么幺蛾子,没办法,他这把老骨头可真是再也耗不起了。

    所以醒过来的亚克托耶夫也就没有再犯浑,就这么跟柏毅对峙着,直到眼前的老者到来。

    走下车的老者,看着亚克托耶夫不但泥泞满身,而且还血迹斑斑,毫无学者风范的模样,不禁皱了皱眉头,与此同时配同过来的工作人员赶紧上前,将先前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听罢,老者的眉头更是拧成一个川字:“那个射击操作手控制住了吗?”

    “我们第一时间就将他控制住了!”那名工作人员回答的很干脆,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老唐在发射完火箭弹,还没喘上一口气,就被五六个如同灰熊般的苏联士兵以叠罗汉的形式给抓住,如今已经被关进靶场内的紧闭房里。

    “恩!”老者点点头,这才沉声问道:“伤亡怎么样?”

    “火箭弹并没有击中人群,所以没有人员伤亡!”

    听了这句话老者原本严肃的脸,这才稍稍缓和了些,旋即抬起眼,看向在数支枪械威逼下,半点动弹不得的柏毅再次说道:“罪魁祸首就是他吗?”

    “对,对,就是他,他叫柏毅。”没等工作人员回话,亚克托耶夫便不顾形象的再次跳出来:“自称什么军工天才,但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投机主义者、托派分子、以及帝国主义打入我们内部的间谍。

    他之前在西伯利亚就是专门窃取我们的武器装备的技术情报,他们的单兵火箭筒就是以我们rpg—2为基础研制成功的,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剽窃者和伪君子,还军工天才,谁见过不过二十岁的军工天才……”

    亚克托耶夫这下是彻底爆发了,背靠着刚刚到来的老者,将对柏毅继续的滔天恨意,统统化作犀利的唇枪舌剑,把能想到的罪名一股脑的扣在柏毅的头上,至于所谓的犯罪事实更是有的没的一通乱说。

    直听得周围的人都有些为亚克托耶夫感到丢人,尤其是那些已通过来的苏联专家们,只觉得认识了亚克托耶夫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人家单兵火箭筒性能超过自己的,就说人家抄袭,哪有这个道理?

    更何况中国的单兵火箭筒上除了基本的原理外,根本找不到与rpg—2半点相同的影子,如果这也算剽窃,那跟母猪上树一般,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不过尽管亚克托耶夫胡说八道,令人鄙视,却没有人站出来拆穿他,没办法实在是中国单兵火箭筒击毁t—54坦克,令得苏联人面子上实在无光,再加上刚才那一枚不管不顾的火箭弹袭击,更是激怒了他们,因此他们一定要让这帮中国人好看,不然在这么多东欧小弟面前被人欺负成这样还不吭声,那以后自己这个大哥在地球上还混个屁呀!

    所以哪怕他们非常鄙视亚克托耶夫的行为,但却是他们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而现在他们要解决的可是外部涨起来的刺头,这可是又专又红的原则问题,可不能越了线,于是乎这个做春寒料峭的小山峰上顿时气氛凝固,宛如审判庭内等待命运裁决的压抑,而且这个压抑毫无悬念。

    “部长会议副主席同志,请您听我解释……”看着气氛不对,赵芳华也急了,赶紧上前,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便见那位老者面无表情的摆摆手冷冷道:“我知道你们是中国人,但请你不要忘了,这里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老者掷地有声的话语,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度在里面,仿佛他的话就是必须令行禁止的法条,言出必法随!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尽管没什么实质内容,但态度却很鲜明,整件事柏毅等人必须要给个交代!

    于是亚克托耶夫终于笑了,笑得很畅快,因为跟他作对的柏毅终于要到大霉了……

    于是赵芳华真的快要急哭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

    于是周围的苏军士兵动了,动得很坚决,抓起柏毅的胳膊就要逮捕……

    于是柏毅终于呼了一口气,在两个毛子壮汉即将把他手用手铐扣上之际,冲着转过身准备上车的老者大喊道:“米高扬同志,请您等一下……”

    此话一出,周围人登时一片骇然,他们万万没想到到眼前这位名叫柏毅的中国年轻人竟然如此大胆,敢在这位老者面前直呼其名,要知道在整个苏联,乃至欧洲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都不超过十个手指头,是狗急跳墙,还是想更早点死?人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后者!

    正在准备上车的米高扬,眉头再次狠狠的皱了皱,显得很不悦,正准备摆摆手,让手下尽快处理,可还没等他动作,就被柏毅接下来的话彻底震住:“从今天打靶的实际情况来看,传统的钢制均质装甲已经无法适应未来的战争需求,想要彻底改变就必须用复合装甲……一种全新的,好似夹层饼干式的复合装甲,我不知道苏联老大哥有什么进展,但我这里却又一套简单可行的办法……”

    “你快说,是什么办法!”没等柏毅说完,一声兴奋的叫喊便划破长空,紧接着一位身穿将军制服的中年人闪电般冲到柏毅跟前,抓住柏毅的脖领子兴奋的大叫道:“快说,到底是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