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吉诺弯刀 > 第八百四十四章 稚嫩的生命 上
    高雄在京都送我的那只兔子,学名叫做德国大耳朵兔。

    我后来一直养着它。

    它刚和我生活在一起的时候,还只有1个月大,站在我的手掌里,就像一个毛茸茸的玩具一样。

    我工作的时候,它喜欢爬到我的键盘上,要我停下工作来陪着它玩。

    我就喂给它吃车前草的叶子。其实,它不太喜欢吃胡萝卜和白菜叶,而是很喜欢吃车前草。

    后来我还惊讶地发现,它竟然特别喜欢吃竹叶。每次我把竹叶举到它面前时,它都会抬起前肢,像人一样地直立起来,仰头吃竹叶。它可以保持这样的站立姿势很长时间,直到把所有的竹叶都吃干净。

    吃饱以后,它就心满意足地爬下键盘,趴在我的书桌上,蜷缩起来,抖松身上的毛,准备睡觉。

    因为太小,它身上的毛还没有长得足够浓密,所以,它一边在我的书桌上瞌睡,一边会冷得瑟瑟发抖。

    我想了想,就拿了一只我的羊毛手套,在桌子上给它做了一个小窝。我把这个小窝放在一盏台灯的旁边,然后把它放了进去。

    兔子以极端信任我的姿态,仰面朝天地睡倒在小窝里,两只前肢弯曲着放在胸前。它开始津津有味地舔着自己的前肢,左边舔完舔右边,专心致志。

    温暖的台灯像一炉炭火那样地烘烤着它。

    它就在这种暖意当中,眼睛越眯越小,越眯越小。不一会儿,它就两只前肢一松弛,闭上眼睛,心安理得地睡着了。

    从它小小的鼻子里发出一阵婴儿的鼾声。

    我看着它在我的键盘旁边毫无戒心地酣睡着,心头油然而生一种要保护它、照料它的**。

    这只兔子和我一起生活了好长时间。

    最后,它是老死的。它最后在我的怀抱里无疾而终了。

    当它死后,我痛哭了一场。然后,我就把它像一个好朋友那样地埋葬了。

    在它去世之前,它撕坏了好几百张张报纸,它咬坏了我的十多件衣服,吃光了附近方圆15公里所有的野草和竹叶。

    在它的一生里,我一直都叫它兔兔。我没有给它取一个人类的名字。

    有时候深夜加班工作时,我会不知不觉地倒在键盘旁边睡着了。在睡着的时候,我梦见自己变成了兔兔。

    我就像它小时候那样地,在寒冷的冬天里,蜷缩在你的身边下,心满意足地酣然入睡了。

    我一直这样睡着,像一块石头掉进了井里,失去了对世界的任何感觉。

    我一直做着自己就是兔兔的那种梦,直到我被上班的闹钟惊醒过来。

    在我视野里再次出现的,就是永无止境的现实生活。

    那个,不再有你的,现实生活。

    那个,我马上就要赶去打卡签到、参加会议的,现实生活。

    怀孕32周的时候,我早产了,生下一个女婴。

    虽然早产,但婴儿却很健康,有六斤八两重,完全达到并超过了足月婴儿的体重标准。

    接生的大夫说,这得益于我的胎盘非常强壮。胎盘有5斤多重。我用这样一个强健的胎盘,从自己身上吸收了大量的营养和能量,确保了婴儿的健康成长。

    这个孩子一点也不爱哭,生下来任凭护士给她刷刷洗洗,就简短地哭了两声。护士们都称赞说,这孩子将来一定好带。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她晚上只要含着母亲的***就能睡得很熟,醒来的话,多半是因为我们都熟睡了,**从嘴里脱落了。这时,只要侧身拍一拍她,把**继续塞到她嘴里,让她用力含稳了,她就又一边吸吮着,一边很快睡着了。

    刚出生的前几天,她只睁开一只眼睛,让我担心了好多天那只眼睛会不会有问题。到第五天的时候,那只眼睛终于也能睁开了,和这只一样清亮。我的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

    我沉浸在做母亲的细微烦恼和无尽喜悦当中。

    全部的心思都在这个粉嘟嘟的小婴儿身上。

    那是你离开我之后,我过得最为充实的日子。我觉得此生有了这个小天使,就与愿足矣。

    从此就有了一个生命,和我相依为命。

    我游荡无依很久的心,终于有了一个着陆点。

    ——但是,高雄打破了我的幻想。

    我从医院回家,出了月子之后,高雄大老远地从英国飞回来看望我和我的新生婴儿。

    我轻轻晃着摇篮。隔着一层薄纱,胖乎乎的ANN正香甜地酣睡着,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捏着。

    高雄看着摇篮里的ANN说:“真是难以想象。这小东西,是从你身体里分离出来的。”

    我看了他一眼。我说:“你也是这样分离出来的啊。”

    高雄说:“看上去挺重的吧。生得很辛苦吧。很痛吗?”

    我说:“你做爹地很久了,会不知道吗?”

    “目击而已,我又没有体验,所以没有这种知识嘛。”高雄说。

    我说:“要这知识做什么?你将来也不会有体验,用不上。”

    高雄说:“我们在一起,就必须这样唇枪舌剑的吗?”

    我轻推着摇篮,不说话。

    高雄说:“真的听不懂我在问什么吗?”

    我说:“听不懂。”

    高雄说:“在很痛的时候,我是说,在痛不欲生、走投无路的那个时刻,你,有没有一秒钟的时间,想到过我?”

    我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高雄说:“你没有。就连半秒钟,也没有。你在全心全意地,想着他。”

    我继续不说话。

    他说:“这样无望地想着他,你的心,不会很痛吗?在你身体很痛的时候,心,不会因此也很痛吗?”

    我不说话。

    “我时常刺伤你吗?”高雄说。

    “不。”我说,“不。平心而论,你的每一个问题,都非常好。”

    我说:“我没有想他。他本来就在的。他一直都在的。想或者不想,都始终在。与其说,我想他,不如说,他出现。而他一出现,很严重的事情,很难忍的时刻,也就变得没那么严重,没那么难忍了。”

    高雄说:“他在你心里是神。”

    我说:“他本来就是那样的。”

    我看着高雄说:“他不是吗?”

    高雄也看着我。他说:“我以为,他的期望是,你要学会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永远依赖他。”

    他看着我。他说:“他的期望不是这样吗?”

    他说:“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你有自己的力量吗?”

    他说:“你认识到了吗?你自己,其实也有和他一模一样的力量。你也能,和他一样的强大。”

    他说:“心心女神!”。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