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龙动九天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还活着!

    最后关头,龙宇辰怀着必死之心,和紫月之主进行了开战以来最为猛烈的碰撞,在这一刻,他的忘记了天,也忘记了地,甚至于,他连自己是谁也都已经忘记了。

    也正是如此,他的心中没有恐惧,也没有思绪,精气神高度集中,有的只是不胜则死的必胜念头!

    慢慢的,龙宇辰连声音也听不到了,仿佛五感六识全都消失了,一切都变的模糊起来,而他也觉得自己也在经受瓦解,在粉碎,在崩溃,在走向毁灭。

    “宇辰...”远处,众族之修众修士全都大喊出声,声音里有急迫,有紧张,有担心...

    “紫月大人!”太古生物也全都惊呆了,心中有大恐惧在蔓延,让他们忍不住形与神皆颤栗。

    “轰!”

    战场中,无尽光芒炸裂,发生了大崩塌,什么都不存在了,一切都在向内收缩,一切都在走向毁灭。

    龙宇辰和紫月之主的最后碰撞,引发了最为可怕的景象,天地被倾覆,仿佛被打回了天地初始之态,一切都回归了原始起点。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恐惧,因为人们听不到任何声音,一切都被打破了,哪怕是声音也是如此,跟想象中的剧烈轰鸣完全不一样。

    乾坤破碎,滔滔如河水般的混沌气在汹涌,战场中像是迎来了末日,只有腐朽与毁灭,有形与无形的物质全部消失,再也没有完好的东西。

    同时,龙宇辰和紫月之主的身影也消失了,被无尽光芒所淹没,但实则却更像是被无情地吞噬掉了,人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哪怕连最基本的生死问题都难以得知。

    不过,根据战场中这种可怕的能量波动,以及那可怕的崩毁气息来看,他们真的很难活得下来,应该都是逝去了。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战场中依旧毫无声息,一口巨大的黑洞横亘苍穹,周围刺目的神光腾起,刺的人们的眼睛都快要瞎了,根本难以直面去相对。

    又一刻钟过去,可人们却都感觉像是过去了一万年那么久远,久远的让人们无法承受。

    因为这种等待煎熬人心,就像是把心脏放在铁锅上炙烤,而且还是没有放油的那种炙烤,哪怕是水麒麟和银法王这样的强者,也是有些无法承受,内心饱受着煎熬。

    终于,战场中的神光在慢慢消退,人们的精神均是猛地一震,可随后却都是露出了大失所望的情绪,脸上有难言的悲戚。

    战场中,空间粒子流流淌,一切都破碎的不成样子,而那黑洞内也是混沌气冲击动荡,终是传来阵阵可怕的声响,像是神魔的哭嚎声,让人们心有大恐惧。

    太惨烈了,龙宇辰和紫月之主的最后一击,都动用了各自最强绝的手段,一切都被他们毁掉了。

    “难道是同归于尽吗?”

    在混沌气冲击动荡的瘆人声响下,有人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脸上挂满了惊恐的神色。

    刚才的大碰撞,实在是难以想象,很多人都自认为自己活不下来,真的很难想象,这只是两个修为只在半步凝道境的人打出来。

    “哗哗哗...”

    突然,战场中出现异变,那横亘在天穹上的黑洞内,竟是传出了一阵阵河水奔腾的声音,这一下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是鲜血,有人还活着!”

    随后,人们就见到那黑洞内有一条血河奔腾而出,如九天银河般悬浮在被黑暗充斥的战场中,烨烨生辉,泛着神圣血光。

    人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一个个屏住呼吸,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死死地盯着战场中的那条血河,似乎要看出了究竟。

    这是谁的鲜血化作的血河,难不成是最后活着的那个人吗?

    对于是谁还活着,人们暂时还不敢妄下定论,因为龙宇辰和紫月之主都实力超凡,完全说不准到底是谁。

    “嗡!”

    突然,那血河中有紫色光辉腾起,像是无故燃烧了起来一样,一股股生之气息流转,顿时便让双方阵营内出现了不一样的声音。

    “不...”

    众族之修很多人都发出难以接受的大吼声,一个个目眦欲裂,实在难以接受眼前的这个画面。

    因为生之气息流转,那分明是紫月之主的气息,他的道身不曾陨落,而是活了下来。

    对此,众族之修真的很难接受,难道龙宇辰就这样失败了,如此,那是不是也代表着这事关两界的气运之争也失败了呢?

    众族之修心中大伤,实在没办法去接受这一惨痛的事实。

    “哈哈哈,紫月之主还活着,我们胜了。”太古生物很多人都大笑出声,声音里充满了快意,全都无比的兴奋与高兴。

    在他们眼里,紫月之主还活着,那龙宇辰必定是陨落了,不然,他也不可能到现在都还不曾出现。

    在没看到紫月之主之前,他们还真的有些担心,因为这一战事关两界气运之争,若是失败了,那后果真是无法想象。

    “紫月之主神威无量,又岂是龙宇辰一个小辈可以必肩的,注定要被击杀!”

    “哈哈哈,紫月之主胜了,百年后大战,我太古生物注定要君临天下,掌控这片天地,尔等还不快快跪下来臣服!”

    太古生物很多人都在放肆的大笑,一个个无比的张狂,像是已经见到了百年后的胜利,全都兴奋无比!

    “呼...真是个战力惊人的小辈,若不是我修有不死身,这一次还真的要遭折了。”就在这个时候,紫月之主的本体开口说话了,声音里充满了震撼与凝重。

    他自认为自己天赋超绝,潜力无限,可是与龙宇辰大战过后,他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天才从来都不是少见的,而他今天就见到了一位,让他也是心惊不已。

    听到他的话后,太古生物很多人都在庆幸,庆幸紫月之主修炼了不死身,不然,这一战的结果很可能就真的是两两之说了。

    当然,通过紫月之主的话,众族之修也是明白了对方还活着的原因,但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逝去的终究已经逝去,失败的结果也已成定局。

    “众族之修,尔等注定失败,不仅是这一战,百年后一战也是如此。”银法王大笑,眼睛里却充满了残忍与冰冷。

    “哼,大言不惭,我界龙宇辰只是折陨一具道身,真以为你这妄言之语,就可以动摇我众族之修的信心吗?”水麒麟冷斥道。

    “一群不敢接受现实的懦夫,这一战龙宇辰是否身死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战事关两界气运,而你们已经输了。”银法王道。

    “气运在人不在天,百年后的胜负不是现在就能够定论的。”水麒麟冷言以对,而后,他看了一眼天空,道:“况且,你所认为的结果也并不一定就是真的,难道你就没有发现炎黄泣血,九黎垂泪还不曾消失吗?”

    “嗯?”

    听到他的话,很多人都才猛地意识到这一点,而后,全都神情怔怔,有些发呆,因为水麒麟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炎黄泣血与九黎垂泪之景,真的还没有消失!

    相反,天地间的雨更大了,像是天神在洒水一样,磅礴的雨水中有红有黑,红的代表炎黄之血,黑的代表九黎之泪,全都不曾消失,全都在滂沱而下。

    “这是怎么了?为何会这样!”太古生物许多人全都愕然,想不明白炎黄泣血和九黎垂泪之景为什么还不曾消失,这太诡异了。

    银法王的脸色出现变化,刚才他认为气运之战已经取胜,可是这代表气运的天道景象却是还不曾消失,这让他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目光阴沉了下来。

    “哼,失败已经注定,就算天道之景没有消失,你们的失败也无可改变了。”银法王阴冷说道。

    “不要把话说得太满,紫月之主能活下来,我界龙宇辰自然也有可能活得下来,不然,这天道之景怎么会依然存在。”水麒麟道。

    听到他的话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太古生物那一方,一个个像是吃了死孩子似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因为水麒麟的猜想若是成真,那么他们刚才的行为完全不亚于是跳梁小丑,哗众取宠了,只是这可能吗?

    要知道,紫月之主的道身之所以能存活下来,那都是因为他修习过不死身的缘故,而就是这样,他也是濒临死亡之境,到现在才堪堪凝聚了道身之躯。

    可是,龙宇辰呢?

    众所周知,他并不曾修炼过类似于不死身的逆天绝学,在那种恐怖的能量波动下,他又岂会有什么机会能够活得下来呢

    “水麒麟,事实已经出现,你还是接受这个现实吧,龙宇辰不可能....”

    战场中,紫月之主的道身说话,可是令人们震惊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就停止了下来,而身在太古生物阵营中的本尊,也是豁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里有不可置信的光芒出现。

    因为,就在刚刚这一刻,他分明感应不到自己的道身了,这无一不在说明他的道身已经陨落了。

    这种情况,不只是惊到了他,也是惊到了双方阵营内的其他人,紫月之主是因为本尊和道身的联系被切断而震惊,而其他人则是因为战场中的情况而震惊,一个个全都长大的嘴巴,眼中闪动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因为一个他们深以为死去的人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在最后的关头上,给了他们最猛烈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