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儿不为奴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满鞑子不可信
    开封以西,宣武卫,明清双方近十万兵马在试探接触了两天后,终于爆发了大战。

    清军方面统帅是鳌拜,参战的清军有三万多人,除了六千多汉军和河南绿营,其余都是满蒙八旗。

    吴军方面的统帅是大将郭壮图,参战吴军有近六万人,除两万关宁嫡系外,余下数营兵马都是原孙可望驾前军改编过来的,指挥将领分别是刘之复、高启隆、王会、吴子圣等。

    战事起初,吴军凭借优势兵力,不住突破清军防线,但在下午时,一支满州八旗骑兵在宁古塔都统安珠瑚的带领下突然冲破高启隆部,导致两翼的王会和吴子圣二营兵马被清军拦腰截断。郭壮图急忙派王屏藩领军援救,可是中军却遭到鳌拜亲自指挥的满州兵疯狂攻击,以致王屏藩部无法救援。陷入重围的王会和吴子圣二部很快就被清军彻底冲垮,战事的天平瞬间倒向了清军一侧。

    “败了!”

    郭壮图脸沉如水,眼前的平原上,无数己方士兵倒在血泊中,却无法让他的眼睛多眨一下。自追随他的岳父吴三桂起,征战十余载,郭壮图还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大败,哪怕上次被清军伏击,伤亡都没有今日之重。满州兵的疯狂进攻,令得吴军嫡系关宁军的死伤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战。便是当年在磨盘山被明晋王李定国伏击,关宁军损失也不到五千,今天,却是超过了这个数字。

    “撤兵。”

    郭壮图没有任何迟疑,果断下令撤退,哪怕战场中仍有万余己方军士被清军包围着。他很清楚,那些被包围的兵马已经救不出来了,如果不想全军覆没,他就得马上脱离战场。他败了不要紧,重要的是关宁军的嫡系力量不能在这里损失太大,要不然,后果比战败要更大。

    胡守亮叹了口气,道:“何不再坚持一下?”

    “没有必要了。”郭壮图冷静的摇头,“鞑子已经打出了士气,再打下去,我们就是想撤都撤不了了。”

    “八旗今日倒是像个八旗了。”说话的是关宁军出身的将领杨坤。

    闻言,胡守亮愣了下,八旗兵战力下降是有目共瞩的,要不然吴军上下也不会对清军如此轻视。只是今日这一仗,八旗倒是再打出了二十年前的凶劲,和当年洪太、多尔衮率领的八旗劲旅太相像了。真不知清廷是怎么凑出这么一支还能打的精兵出来的,若从前那些败在太平军手下的八旗兵都像今天这样能打,他们恐怕也不会有胆反清。

    “走吧,来日方长,我们败得起,鳌拜败不起。”

    郭壮图冷冷一笑,他没有必要将嫡系关宁军都消耗在这场已经打不赢的战斗中,他必须保存实力。正如他所说,鳌拜今天这是赢了,可他依旧改变不了局面,因为双方的实力对比不会因为一场两场的战斗就会改变。更何况,鳌拜的背后还有忠贞营的十来万人马,也许,鳌拜现在比他更头疼吧。

    撤军号令一下,尚在苦战坚持的吴军将领们在惊诧之余,也是不由松了口气。今天满州鞑子比从前狠得多,看得出,他们是真拼命了。这仗再打下去,除了多增伤亡,已经没有意义,不如先撤下去

    发现吴军主力撤退后,清军试图追击,但是收效甚微,转而以骑兵监视后撤的吴军主力,以步军围剿被包围的吴军。在清军的不住进攻下,刘子圣部彻底崩溃,刘子圣本人被清军活捉。杨武伯廖鱼、总兵王有功等人相继阵亡,最后,残存的三千多吴军在歧山侯王会的带领下困守在一座只数十米高的山坡上,凭借四周地形和夜色坚守。

    发现这支吴军败兵困兽犹斗后,清军停止了进攻,派人守住坡下小河。相信用不了多久,缺水缺粮的吴军就会自己投降。

    满天星辰下,王会丧失了突围的信心。他已经绝望,知道自己被抛弃了,等待他和部下的注定是死亡。

    下半夜的时候,坡下的兵士突然带着一个人找到了王会。看到这个人,王会不禁愣住了,因为此人正是他的外甥宋青全。王会不敢相信的望着外甥,因为他白天亲眼看到青全坠马,然后被十几个清兵围了上去。他以为外甥已经死了。

    宋青全上前跪在王会的面前,痛哭流泪道:“舅舅,青全没有死!”

    王会颤抖的扶起外甥,打量半响,方才问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宋青全垂下了头,告诉自己的舅舅,他不是逃出来的,而是被清军放回的。

    “清军为何放你?”

    王会怔了一怔,旋即明白清军为何放自己的外甥了。果然,宋青全吞吞吐吐道:“舅舅,我鳌拜大人他”

    王会打断了外甥,直言道:“鳌拜让你来劝降于我,是吧?”

    宋青全脸色一红,却将头微微点了点。他很害怕自己的舅舅不肯降,甚至会当着士兵的面将他绑起来,可是半响之后,他的舅舅却开口道:“鳌拜的条件是?”

    郭壮图率部撤到了中宣武以西三十多里的一个小镇子,这里据说是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的大营所在,所以当地人称此地为闯王寨。

    夜色下,数百精骑打着火把冲地了闯王寨。一身戎装的吴三桂在得知郭壮图兵败之后,连夜赶到了这里。

    大帐之中,灯火通明,数十位吴军大将坐在帐中,他们紧张的望着吴三桂。白天这场战事中,这些吴军将领有的表现杰出,有的则是指挥失当,甚至还有临阵后退的。勇敢者自然不担心什么,胆小者现在肯定是忐忑不安,唯恐辽王会将自己推出去法办。

    只是,吴三桂并没有因为战事不利而动怒,也没有惩治无能将领的意思。他缓缓扫视了一众将领,沉声道:“开封关系中原得失,清军负隅顽抗在情理之中,今日之败,并非我军无能,实是清军已退无可退。本王伤心的是,那些阵亡了的士卒,唉,本王对不起他们。你们回头都要好生点计,对于阵亡士兵的家眷,日后我们要好生照顾,万不能让他们受了委屈。”

    听了吴三桂的话,一众将领都是脸色一黯。白天这一仗,炮灰死的固然多,可是嫡系精锐也折了许多,其中不少还是这些将领的亲信。现在人已经死了,他们没有办法让死人复生,能做的也只能是让这些人的家眷得到很好的照料。

    “王爷,我军势大,清军势弱,若是他们依险而守,或许我们拿他们没有办法。可开封一带却是平原,无险可守,清军是赢了这一次,可他们又能有多少兵马经得住这般损耗。王爷放心好了,开封迟早必下!”说话的是白天本部被清军冲散的高启隆。

    郭壮图看了眼高启隆,微哼一声。帐中不少将领也看高启隆的眼神不对,显然,他们是将战事失利的原因归咎到了高启隆头上。要不是高部崩溃,两翼也不会被满州兵给冲垮。

    高启隆被诸将看得有些讪讪,可是他已经起身,这时候又不好再坐下,一时有些尴尬。

    “高将军说的对,鳌拜能有多少兵马这般和我们对耗。”

    吴三桂没有怪罪高启隆的意思,因为现在追究没有任何意义,他需要的是诸将能够团结,重整旗鼓和清军再战,而是你怪他,他怪你。

    “王爷,依末将看”

    王屏藩正准备开口,却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叫嚷声,不由脸色一变,快步冲到帐外,眼前所见却让他为之一惊。只见东面已然是火光一片。

    吴三桂和诸将也都从帐中走出,眼前所见让他们也是震惊。郭壮图意识到什么,怒道:“王爷,苏拜反了!”

    “我早说过,满鞑子不可信,当初在西安,就应该将他们全都屠了!”

    王屏藩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双拳握得紧紧,双眼在火光映射下通红

    推荐朋友新书:《昭昭大明》,不一样的铁血征战,一样的大汉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