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二千六百六十六章 尸香针
    看到刘浪不但不帮忙处理尸体,还去拿细针,程绿珠不仅有些好奇:“刘浪,你要干嘛?我们必须尽快将尸体处理掉啊。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刘浪拿了细针,用鼻子轻轻嗅了两下,又摇了摇头,回到娄管事的身边,往下一刺,直接将细针插入了娄管事的额头上。

    看到刘浪这个古怪的动作,程绿珠更加不解。

    虽然对刘浪很感激,可是,毕竟出了人命,而程绿珠根本来不及感谢刘浪。

    可是,下一秒,惊悚的一幕却发生了。

    只见细针插入之处竟然以极快的速度溃散。

    不过是几秒钟之后,细针插入的地方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仿佛被强硫酸给腐蚀了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娄管事的尸体溃散的速度越来越快。

    仅仅不到十分钟,尸体完全变成了一摊血水,彻底消失不见了。

    程绿珠彻底惊呆了,捂着小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刘浪却紧紧皱起了眉头,脑海中询问绝尘子:“前辈,一个管事怎么会有这种怪异的银针暗器呢?”

    绝尘子沉默了片刻,语气中也透着凝重:“这种暗器来源于西牛贺洲的一处魔窟。千年之前,那里的魔窟住着一些邪修,他们最为厉害的暗器就是这种尸香针。只不过据我所知,这些尸香针当初随着尸族的消失也跟着消失了,如今怎么会出现在一个管事的身上,着实让人不解。”

    在此之前,看着被变黑的墙壁,刘浪就感觉这银针有古怪。

    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刘浪用银针扎住尸体,却完全没想到银针竟然真的将尸体给腐蚀掉了。

    沉吟了良久,刘浪突然问道:“前辈,这尸香针跟你当初身死有没有关系?”

    绝尘子一怔:“小子,何来此言?”

    “直觉。”

    “哼,臭小子,你这算什么直觉!我看你是发现了什么吧?”

    绝尘子冷哼一声,随即又感慨道:“不过,你说得没错,说来也是奇怪,当初那场大战之前,我们青城山的确失踪了一个弟子。当时那个弟子是我的得意门生,我本来想将掌门之位传给他的,可是,后来却莫名奇妙失踪了。”

    似乎想起了艰难的往事,绝尘子的声音略微有些激动:“当时青城山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弟子可能因为跟妖兽jiao战而退缩了,可是,我却在他居住的洞府里发现了尸香针。只不过,后来因为战事吃紧,我并没有时间继续调查,现在看来,极有可能是当初我那弟子发现了什么被人害了。”

    “也就是说,当初陷害你,让你死于非命的,可能也与这尸香针有关?”

    绝尘子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如今一切言之尚早,不过,看来如今青城山还潜藏着魔窟中人,你要多加小心了。”

    刘浪点了点头:“前辈,放心好了。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你去找现任掌门,让你回到青城山的祠堂之中,重修真身。”

    “呵呵,小子,那是后话了。”绝尘子只是笑,却并没有拒绝。

    也许,他已经知道,千年的光阴已过,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而当年很多遗留的线索也早已变得没有了踪迹。

    尤其是看到娄管事这种人后,绝尘子甚至都有些淡淡的失落。

    一个偌大的门派,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地步。

    曾经的心血仿佛东逝水一般倾斜而去,换作任何人,心里肯定都不是滋味。

    不过,绝尘子并没有说,而是将一切深深埋在了心底里。

    至于能否真的重修真身,绝尘子也完全不报任何希望了。

    毕竟,千年已过,青城山的那个宝贝也有可能被破解了,或者说早就不存在了。

    ……

    一旁呆呆发愣的程绿珠见刘浪不吭声,终于忍不住问道:“刘大哥,你在想什么?”

    刘浪一回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光顾着跟绝尘子交流,却完全忘了屋里还有个程绿珠了。

    连忙笑了笑,摇头道:“哦,没事。”

    “那……那这里该怎么办?”指着那一滩黑血,程绿珠捂着鼻子,满脸的疑惑。

    黑血散发出一股恶臭,的确非常熏人。

    刘浪略一沉吟,低声道:“这里什么都不要动,回去之后你也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切记,无论谁问你,你都说从来没来过这里,知道吗?”

    “可……可如今娄管事的尸体虽然不见了,但这滩黑血怎么处理?”

    刘浪冷笑一声:“不用处理。”

    说着,回身将程绿珠被剥落的衣服捡了起来,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将自己跟程绿珠来过的痕迹都抹掉之后,便跟程绿珠一起悄悄潜了出去。

    这一次,刘浪没有走门,依旧是翻墙而出。

    程绿珠对刘浪的所做所为非常不解,可又不好说什么,临别之前只是泪眼盈盈感激不已。

    刘浪只是笑笑,也没再多说,老老实实拿着扫把等东西去茅房打扫卫生了。

    只不过刘浪并没有真的打扫,而是刻意转来转去,好让不少人看到了自己的行踪。

    这么忙活到了大半夜,刘浪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住处。

    回去的时候,程凡已经呼噜连天,睡着了。

    应文景却正盘坐在床上修炼。

    看到刘浪回来,应文景只是眯眼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吭声,继续修炼自己的。

    刘浪只是点了点头,稍微洗了一个澡,也倒头就睡了。

    一切,看起来非常正常。

    可是,第二天天还不亮,整个外门弟子的院外就响起了惊慌失措的声音。

    “所有人全部出来集合,全部!”

    咣咣咣!

    有人恶狠狠地敲击着外门弟子的门窗,大声喊着。

    刘浪斜躺在床上,听到外面的声音之后,只是轻轻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来得竟然这么快啊。”

    “吵什么吵?大清早的,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啊!”

    程凡似乎有些不耐烦,迷迷糊糊嘀咕了两句。

    咣!

    房门一下子被人从外面踹开:“所有人全部起来,昨晚娄管事被杀了,赶紧起来!”

    “什么?”

    程凡噌的一下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睡意,“刚才那个人说什么?娄管事被杀了?”

    莫名,程凡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也从床上坐了起来,装模作样道:“这怎么可能?”

    倒是应文景一脸疑惑地看了刘浪一眼,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

    可是,很快,应文景又摇了摇头,自嘲般笑了笑,否认了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