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影视世界冒险记 > 第十八章 饿修罗
    金正中忙道:“不是,其实我今天上来是想拜师!”

    马小玲冷冷道:“我什么时候说收你了?”

    金正中道:“那你现在说吧!”

    王波听了这话就觉得好笑,心想:“不错,这小子脸皮够厚,有前途!”

    马小玲顿时被金正中的厚脸皮激起怒气,道:“你愿意拜师也好,拜神也好,不关我的事!”说完,转身就要走开。?

    金正中大声哀求道:“我真的很想学本事,小玲姐你就收下我吧!”

    马小玲转过头,认真问道:“你真的想让我收你?”

    金正中见有戏,大喜道:“想!”

    “无论有多么辛苦都做?”马小玲又问。

    “做!”金正中坚定不移。

    马小玲再问:“等多久都愿意?”

    “愿意!”金正中激动得大声喊了起来。

    突然,马小玲露出小孩子恶作剧成功的顽皮笑容,道:“那就慢慢等吧!”说罢,毫不迟疑的转身走开。

    金正中傻眼了,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站在那。

    “不好意思。”王波把门关上,转身走到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道:“你不考虑一下吗?我觉得正中这小子挺有潜力的。虽然他为人不着调,不过从他对张美倩的态度上看,这小子还挺重情义的。”

    “既然这样,那你收……”马着话。

    “砰砰……”一阵响亮的拍门声打断了她的话。

    “小玲姐,求求你收下我吧!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你放心,只要你让我跟着你,叫我做什么都行!也许相处久了,你就会觉得我有很好的地方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吧,小玲姐……”金正中在门外不断的大声叫喊。

    马小玲被吵得烦不胜烦,霍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去打开门。

    金正中以为马小玲答应了,喜出望外的弯腰行了个拜礼,道:“谢谢你,请受徒儿一拜!”

    “别拜我,我现在还没死!”马小玲骂道:“你怎么这么烦!”

    金正中急忙解释:“我不是专门来烦你的,我真的是很想跟你学本事,大家都是同行……”

    “欸!”马小玲打断道:“我不是跟你同行!我从来没骗过人!”

    金正中听了一下子没话说了,他以前只想混口饭吃不想饿死而已,要是有本事他也不想做一个人见人恶的骗子。他很想改变自己,学点本事,可马小玲始终把他当作一个骗子看待,这让他很难受。

    他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他是一个骗子,马小玲不会收一个骗子做徒弟的,于是鞠躬行了一礼,失望道:“打搅你了。不好意思,妨碍你了。”转过身,耷拉着脑袋慢慢离去。

    “等等!”王波走出来叫住金正中,对马道:“我觉得正中挺有诚意的,你给他一个机会吧!”

    马小玲似乎也认识到刚才自己话里头有些重了,况且她心里本来就有想要指点金正中的意思,此时王波开口正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便对金正中说道:“你真想跟我学?”

    金正中面色一喜,赶紧走了回来,大声道:“是!”

    马小玲看了看他,道:“那你做个‘金鸡独立’给我看看。”

    “好!”金正中立马单脚站立,左右手向两边伸长、吊起,做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

    不知怎么的,王波看到他这个似是而非的“金鸡独立”感觉有种莫名的喜感,越看就越忍不住想笑。

    而马小玲则是看也不看一眼,也没说一个字,调头就走进屋内。

    金正中一怔,这是闹哪样?收还是不收至少给句话啊?他转头看向王波,想问又不敢问。

    王波也没说话,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倚在门框上,这是人家师徒俩人之间的事,他一个外人插什么嘴。

    没过多久,马小玲再次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筒卷纸。她二话不说,一股脑把卷纸全都缠在金正中身上,然后才说道:“别动啊,如果你能保持这个姿势十个小时卫生纸不断的话,算你通过。”

    “啊!”金正中惊道:“十个小时,不是吧?就算卫生纸不断,那也得上厕所啊!”

    马小玲淡淡道:“动一动就别来烦我。”说完,转身走开。

    金正中咬咬牙,道:“ok,随你了!”然后他又对王波感激道:“波哥,刚才谢谢你帮我。放心,以后小玲姐是我师父,你就是我师娘!”

    王波一个趔趄,差点没摔趴在地上,斥道:“胡说什么呢!我是男的,怎么是师娘……我呸!我跟马小玲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别乱造谣啊!”

    “是是是,我懂,我懂,地下情嘛!”金正中忙道。

    “……”

    王波无语,算了,懒得跟这个不着调的家伙解释那么多,转身关门,眼不见为净。

    但听办公桌上的电脑“滴”的一声,只见马小玲面露喜色,对着电脑说道:“peter,怎么样,查到什么没有?”

    王波走过去,只见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青年男子。

    这个世界时值九十年代末,科技虽然还不是很先进,但是电脑和网络却早已经展到可以进行视频通话。

    那青年男子看到王波不由一愣,随即笑道:“小玲,你不先为我介绍一下这位先生吗?”

    “王波。peter。”马得言简意赅。

    peter笑道:“你好,王先生。我是小玲在国外学习灵异学的时候的同班同学,现在是一名神父。”

    王波微笑道:“你好,peter。我是小玲……嗯,我是通过我房东的女儿才认识她的,现在是一个正在想着做什么生意才能赚钱的商人。”

    “哈哈……”peter笑道:“王先生,你很幽默。”

    “好了,客套完了,快说说你查到什么!”马道。

    peter笑了一下,然后认真说道:“你要的资料,即使赴汤蹈火也会为你查的。不过,不是好消息。”

    “我查了大量资料,在三破日死于非命而又吸入大量游魂怨气的生魂,叫做饿修罗,是一只报仇饿鬼。我专门与印度一个灵学大师谈过,他说历史上饿修罗只出现过三次,最厉害的一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德**营里,一千多个军官全部因为饿修罗作祟而死光。”

    “每次饿修罗出现之前都会有三个征兆,第一,在饿修罗将会出现的地方,四周的花草树木以至蛇虫鼠蚁全部死光。第二,因为阴气太盛,所有墙面会非常潮湿不断的渗水。第三,饿修罗出现之前,无论白天晚上,都有冤气遮云蔽月,这股冤气积聚到他回魂那天就是爆的时候。”

    “至于对付饿修罗的方法,印度大师只说了一句,血债血偿。可想而知,饿修罗之可怕。如果你真的看到以上三种现象的话,那我只能说,小玲,祝你好运。”

    两人又继续在“饿修罗”的问题上交流了许久,结束视频通话后,马小玲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她背靠着椅子,手放在办公桌上,食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沉思良久,道:“走,去嘉嘉大厦!”

    刚打开门,王波就忍不住一阵好笑,这个金正中还真的没话说,单脚站立也能睡着。

    马小玲走过去,一个响亮的爆栗敲在金正中的头上。

    “啊呀!”金正中立马睁开眼,龇牙咧嘴的不住叫疼,不过,“金鸡独立”的姿势却是一直保持住。

    “还有八个小时。”马小玲扔下一句话,渐渐走远。

    王波笑道:“坚持住,我看好你哦!”

    嘉嘉大厦。

    刚走进大厦,就看到大厦保安古叔正拿着扫帚在大堂的一个角落里趴着,似乎在清扫死角里面的垃圾。

    他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过来,招呼道:“王先生、马小姐,你们好。”

    马小玲问道:“古叔,你在做什么?”

    古叔道:“我在清扫死在里面的蟑螂。”话还未落音,就看到他扫出一大堆死蟑螂。

    “这么多!”王波有些吃惊。

    马小玲又问:“古叔,什么时候开始死掉这么多蟑螂?”

    古叔站了起来,答道:“就这几天,早上到现在我已经扫了好几次了。在后巷,还有十几只死老鼠呢,真邪了!”

    马小玲没有继续问下去,只点了点头,然后环顾大堂四周,很快注意到大堂角落里已经枯萎了的盆栽。

    王波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然后问道:“古叔,那边的盆栽怎么干枯了?”

    “哦,说起来也奇怪,我们平时也是经常淋水的,可这些盆栽不知道什么原因无端端的就枯死了,就连大厦周围中的花圃也全都是这样,也就是这几天的事,真是奇怪。”古叔头也不抬,依旧在清扫着地上的死蟑螂。

    马小玲听完之后没有继续在大堂停留,直接乘电梯来到罗开平的家。

    屋内的摆设还是跟以前一样,就连罗开平做衣服用的裁缝工具也保留着。墙壁上挂着罗开平和平妈的遗像,两张遗像下面的供桌正烧着香和蜡烛。

    现如今嘉嘉大厦的住户几乎全部搬走,可这里还有人烧香点蜡烛祭奠供奉,能做这种事的,金姐金正中这对靠装神弄鬼骗人的母子俩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欧阳嘉嘉和王珍珍两人才会这么做。

    王波心想:“嘉嘉大厦现在名声尽毁,罗开平还叫嚣着回魂夜回来报仇,然而欧阳嘉嘉和王珍珍这对母女不仅没有记恨,反而还以德报怨,这种行径不得不让人佩服!”

    马小玲在屋内转了一圈,然后走到墙壁下,伸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全是水渍。

    又来到顶楼,马小玲取出一副可以看见鬼魂的特制眼镜戴上,然后又拿出一副递给王波。

    王波戴上眼镜,抬头看天,团团阴气形成厚厚的云层,如同波浪般起伏不定,摘下眼镜又什么都看不见。

    他说道:“三种征兆都出现了,说明罗开平真的已经成为‘饿修罗’。小玲,你打算怎么做?”

    马小玲收好眼镜,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回公司,然后去找求叔,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他。”

    两人返回灵灵堂,金正中依旧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站在走廊,坚持了十个小时,他渐渐有点撑不下去了,整个人好像被风吹动的树枝一般,摇摇摆摆。

    “还站着呢,怎么样,第二关更难受了,还玩不玩?”马小玲走过去戏谑道。

    金正中也算硬气,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道:“玩,为什么不玩!这个可以拆了吗?”

    马小玲收起神情,斜睨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走进灵灵堂。

    金正中赶紧放下脚,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三下五除二立即把身上的卫生纸扒了下来。

    王波笑道:“正中,不错啊,挺有耐力的。”

    金正中疲惫的脸上扯出一丝笑容,道:“多得师父的鞭笞,还有波哥你的鼓励,不然我早就坚持不下来了。”

    王波竖起大拇指,道:“你小子可以啊,这时候马屁还拍得啪啪响,前途不可限量!”

    金正中“嘿嘿”直笑。

    王波又道:“对了,‘波哥’这个称呼我不喜欢听,你直接叫我名字吧!”

    “这怎么行!”金正中义正言辞道:“你是我的贵人,我哪能直呼你的名字呢!嗯……直接叫师娘会打搅你和师父‘耍花槍’,那我叫你王哥吧!”

    王波哭笑不得,道:“都说了我跟……算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不再理会金正中,转身就走。

    “师父,我帮你拿!”金正中飞快的过王波,跑到马小玲身旁,抢着去接马小玲的工具箱,又是点头又是哈腰,非常狗腿。

    “欸,我还没说要收你做徒弟,‘师父’两个字可当不起。”马小玲避开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金正中,道:“告诉你,第二关比第一关还要难,开始了就不能退出,想好了再做啊。”

    金正中认真道:“不管有多难我都不怕,怎么做?”

    马小玲看了他一会,突然妩媚一笑,贴近金正中的耳边,道:“跟我进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