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极品纨绔 > 第1066章 我们失去从中渔利的机会了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至少在莫离可汗的眼底,最小的儿子拉罕虽然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他终究了是自己最小的儿子,何况于现如今都还没年满二十,这或许就是作为一位普通父亲对于儿子的溺爱吧。

    “如果说是他的话,那么儿臣觉得,咱们此番的作战之所以遭受重挫,怕是与此人脱不开干系……”吐昆眯起了两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面泛苦涩的笑着道。

    “父汗,不是儿臣说笑,而是此人太厉害了……”看到了莫离可汗投来的目光,吐昆无奈地笑着解释道。

    莫离可汗眯起了眼睛,抬手轻抚着自己下颔的长须。“此子虽说有几分小聪明,或许也有些坏主意,可是不至于吧?而且此番的作战,可是那李昭阳亲自指挥的……”

    “正是因为如此,以李昭阳的指挥能力,再配上段少君那个人的可怕头脑,只要是配合得好,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父汗您不必着急,之所以儿臣这么说,那是因为,您还不足够了解段少君此人,而儿臣我则是越是了解此人,就算发的觉得此人眼界之高,目光之远,若是能为贤主所用,绝对是百世难得一见的圣贤之材,而且还是那种能够学以致用,极擅变通,又极有手段的圣贤之才……”

    听到了自己这位向来骄傲自满无比的儿子居然对段少君如此的大力吹捧,这倒不由得不让莫离可汗吃惊了。“吐昆,我的儿子,你为什么会对此人如此推崇倍致?”

    “那是父汗您不太了解其作为,若是您与儿臣一般对其有很深的了解的话,那么就会知道儿臣言所非虚了,其实儿臣第一次见到段少君,乃是在江南之时……”吐昆将自己与段少君的相识与相遇缓缓向莫离可汗一一道来。

    当莫离可汗听闻了段少君为了躲避来到了草原之上后,在草原上的所作所为之后,脸色不由得变了,特别是听闻吐昆言及对方的那些主意完全就是信手拈来,轻松写意之极,甚至可以说,他的每一个不经意之间随手扔出来的主意,却都让吐昆,乃至整个托托海都获得了极大的好处。

    不论是那现如今堪称聚宝盆的蜀不思蜀娱乐城,又或者是段少君弄出来的其他玩意,又或者是他对于契胡人应该如何应对西域诸国的反叛等等……

    “……原来如此,居然是如此大材,若是为我契胡所用,那我契胡想要变得更加的强大,怕是不难。可是我的儿子,此等人物,你为何放其走脱了呢?”莫离可汗感慨了半天之后,目光落在了吐昆的身上,目光里边皆是不满。

    而吐昆却无可奈何地苦涩一笑。“父汗,不是儿臣不愿意留下他,可以说,儿臣为了留下他,可谓是推心置腹,他有什么要求,儿臣都可以答应。可是,儿臣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李昭阳为了让他能够回归大唐,居然自毁名节,演出了一场出嫁草原的大戏码……”

    “出嫁草原?嫁给你?!朕怎么不知道?”莫离可汗的眼珠子顿时瞪得溜圆,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个儿子,真的,此刻他真有一种抄刀子把这小兔崽子给三刀六眼的冲动。

    “当然不是,而是李昭阳伪装为唐朝的梦惑方丈的女儿烈阳郡主,下嫁给段少君那小子,结果还派来了大唐国师的师叔佐证,儿臣实在是辩不出真伪,不过,儿臣还是派出了精锐之师,以护送迎亲之名,实为看押,可是,却没有想到,儿臣实在是太过小看了段少君。”

    当那吐昆将段少君前去朔州之北迎亲,结果对方哪是什么烈阳郡主,而是李幼雯这位昭阳公主时,阿尔木这位迎亲大臣差点疯掉,最重要的是上当受骗之后,连人带马让唐军给包了饺子。

    而之后,一行人不得不灰溜溜的窜回草原,至于段大公子,则洋洋得意地哼着小曲,搂着漂亮妞的小蛮腰,在李昭阳所指挥的唐这的拱卫之下,直奔云州而去。

    听罢吐昆之言,莫离可汗也是没言语了,的确,如果此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说不定自己考虑的甚至没有吐昆这小子全面。但是,最重要的是,李昭阳那个女人居然为了段少君下如此之大的血本,这让莫离可汗越发地在内心后悔不已。

    “而且父汗,依儿臣之见,怕是用奴隶还有牛马来交换战俘之类的条件,想必都是出自这位段公子的手笔吧?”吐昆叹息了一声之后,悠然的问道。

    莫离可汗看了一眼自家儿子,无奈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李昭阳亲口告诉朕,一应谈判事务,皆由段少君此人作主……早知道此人如此厉害,当日,朕就不该放任其离开……”

    吐昆也是不无遗憾地长叹了一声,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只不过,现如今想得再多也是没用,毕竟那家伙已经溜了,远远的溜出了自己的视线之外,正在为大唐帝国呕心泣血的献计献策。

    “……那个,吐昆啊,另外,段少君那小子还提了一个条件,父汗……父汗为了那五万勇士,不得不答应了他,你不会怪父汗吧?”这个时候,莫离可汗想到了一件事,不禁有些心虚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尴尬地道。

    “父汗,您说的哪里话,您可是我契胡的可汗,您的意志代表着整个契胡,儿臣自然也愿意遵奉。”吐昆深吸了一口气,泥玛,啥都可以答应,只要你个老货别让自己儿子去卖笑或者卖屁股就成。

    “那个,你不得再支援曹胡儿半点物资,并且,你必须出兵攻占定胡城,否则,他们一个契胡勇士都不会放归草原。”莫离可汗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吐昆言道。

    吐昆咧了咧嘴,目光呆滞地看着跟前的父汗,看到了莫离可汗那张显得十分无奈与尴尬的脸庞,过了良久,吐昆这才哆嗦着嘴皮子撇开了脸。“父汗,您的意思是说,他们也知道了儿臣与曹胡儿联盟之事了?”

    “绝对不是父汗说出来的。”莫离可汗看到吐昆那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不禁心生歉意,拍了拍吐昆的肩膀赶紧做出了保证。

    “这个儿臣相信父皇您,只是儿臣没有想到,段少君此人居然如此歹毒,他这招实在厉害……”吐昆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泥玛,那家伙看样子就是见得不自己与曹胡儿联合,或者说,他这一招,直接将原本可以算得上是唇齿相依,已然结成了利益共同体的自己和曹胡儿之间狠狠的斩下了一刀。

    将自己,甚至是将整个契胡与曹胡儿割裂开来,没有了自己的支援,如果三面受敌的曹胡儿又能撑得了多久呢?怕是等到了春天来了之后,粮食与各种物资渐渐被耗干的曹胡儿从自己这边再也获取不到一星半点的物资的话,他那只人数已经膨胀到了十万的大军,怕是用不了月余,就能逃散近半。

    那个时候的曹贼,哪里还能对大唐有什么实质的威胁?

    “吐昆啊,父汗也不是故意难为于你,但问题在于,没有了那五万健儿,你让父汗怎么向草原之上的子民交待,怎么向各大部族的头人勋贵交待?”莫离可汗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叹息道。

    吐昆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父汗所言及是,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契胡,必然失去了借着大唐内乱之机,从中渔利的绝好机会。”

    莫离可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自己也何尝不是这么考虑的,奈何,出兵十七万,却什么也没捞着,反倒折损了数员大将,更是折损了近十万兵马,这对于人口远远不及大唐帝国的契胡诸部而言,这是何等巨大的灾难。

    而眼下,正所谓是满盘皆输,契胡王族已然伤筋动骨,不赶紧履行承诺换回那些契胡勇士,单单是契胡诸部的不满,就绝对会让莫离可汗的统治发生动摇,更别提北面还有诸多与契胡敌对的那些野蛮人一向对于契胡在草原可是垂涎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