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十二十八章
    陆星月带着陆星曜去找了家干净的餐馆吃饭,算算日子,学校的补课已经结束好几天了,陆星月问一直埋头吃饭的他暑假剩下的时间打算做什么。

    陆星曜微鼓的腮帮子动了两下,含糊的说:“我在打工。”

    陆星月知道陆星曜一直都想赚钱分担,他快成年了,现在又是假期,便也不打算阻拦他,免得他总觉得自厌。

    陆星月关心的问:“找的地方正规吗?”

    陆星曜低垂的长睫微不可察的颤动一下,胡乱扒拉了口饭,嘴里像是嗯了一声。

    陆星月本不想婆婆妈妈追问太多,可是作为一名家长操心成了习惯使然,还是没忍住一连串的追问,“做什么的?辛苦吗?一天能有多少钱?有没有什么克扣?”

    陆星曜突然就噎了一下,陆星月忙把自己面前没喝过的水拧开递给他。

    陆星曜接过猛地灌了几口,却不继续吃了,他唇动了动,看着陆星月欲言又止。

    陆星月察觉到了他突如其来的紧绷,奇怪的唤了声:“星曜?”

    陆星曜犹疑了片刻,才低声开口:“我……在酒吧,唱歌,一个晚上五百,是熟人请我过去的,没有克扣。”

    酒吧唱歌?陆星月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陆星曜不敢说,就是害怕她反对害怕她生气,放下了碗筷,看着她的脸,浑身不自在,“姐,其实我……”

    “一晚上五百块?”陆星月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唱歌竟然这么赚钱?这是真实的吗?”

    陆星曜也没料她的重点是这个,愣了愣,点头:“可能,可能因为,我唱的还不错。”而且他是酒吧老板再三邀请过去的,所以工资比一般的要高。

    “这样啊。”陆星月听了他的话,突然陷入了沉思。

    陆星曜顿了片刻,才接着道:“姐你放心吧,那边还算正规,我不会碰那些不该碰的,我也……尽量收敛脾气,不会惹事的。”

    他言辞恳切的保证,好像极度害怕她说出什么不赞同的话来,陆星月不由笑了一下,舀了一碗鸡蛋汤推到他面前,柔声道:“快吃吧……诶,那你在那儿打工,年龄不会有问题吧?”

    “应该没事,我马上就成年了。”

    “那你待会儿把酒吧地址发给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去看看你。”

    陆星月想要他好好读书,也不一定非要他死读书。他之所以选择在酒吧唱歌,一个是为了赚钱,还有一个还是心中真正的喜欢吧。

    陆星月心中固然有担忧的,但她不想打扰弟弟的这份坚持和追求。

    陆星曜知道她这是没有意见了,眸子都亮了一下,他用力的点头,“好,我现在就发给你。”

    他拿着手机打字,突然想到什么,又道:“对了姐,你去了可能看不到我的脸,我戴了一张面具。”

    “戴面具?这样能行?”

    “因为我还是学生……老板答应我的。”

    “也好也好,你想的周到。”

    陆星月鼓励他几句,又和他聊了一些细枝末节,便暂时结束了这个话题。

    虽然是在秦晴家楼下碰到的,但陆星月最终也没有去问他为什么还跑来这边。

    今天应该也不是他第一次来,只是刚好被她碰上了。

    现在再多的话已是无意义,陆星月只希望他能牢牢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不管是在哪方面,都别再冲动。

    吃完饭,陆星月跟陆星曜没有马上离开,陆星月借着这个机会跟陆星曜说清楚了她在江家的起因。

    陆星月再三的保证,况且她状态看起来确实还可以,不似勉强假装,陆星曜就算一直有疑虑,到如今也总算是信了。

    只不过陆星曜听了陆星月讲述了关于江漾的一些事情之后,渐渐的眉头蹙起。

    “姐……”他神色怀疑:“姐,你说的这个江漾……他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他简直语出惊人,陆星月第一反应就是笑出了声,连连摆手:“不会的不会的,他完完全全就是孩子样,把我当玩伴的,绝不可能是喜欢我。”

    “再怎么孩子样,他的身体年龄也二十岁了,该成熟的也成熟了,他现在对你产生的喜欢,怎么可能是像小孩子之间那样的简单?”

    “……”说起来,陆星月单身到现在,对感情一无所知,她还真没有陆星曜有经验。可是,她还是不能认同陆星曜的说法。

    她觉得江漾对她顶多是一种信任和依赖。

    “这不可能吧。他今天还高高兴兴相亲去了。”

    “高兴么?”陆星曜抱起双手,往椅背上一靠,沉吟片刻,“话别说太早,总之,我觉得他对你肯定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陆星曜打量了一下她,也不知为何把接下去要说的话给吞回去了。

    陆星月本来从没往这方面想,可听陆星曜这么笃定,她登时也有点惊疑不定起来,江漾他……不会吧?

    他们两人刚走出餐馆,周叔打电话来了。

    江漾的定位手表是能打电话的,但是他用的不多,一般都是用周叔的手机联系她。

    陆星月接起,电话那头果然是江漾。原来他已经结束了今天的相亲,正准备回家,听小茹打电话说她出来了,这才赶紧联系了她。

    江漾道:“星月,你在哪儿?我来接你好不好啊。”

    陆星月脑海里还在想陆星曜刚才的话,晃神了一会儿,才回道:“不用啦,你先回去,我过会就回家。”

    “不行!”江漾却很固执,“我要去接你,这是我应该要做的。”

    “我可以自己……”

    “不行不行不行,你快说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

    陆星月刚要开口说地址,一声熟悉低电量提示,紧接着就是关机的声音。

    “又没电了。”陆星月眉尖一挑,无可奈何,看来手机是不换不行了。

    和她并排走在一起的陆星曜不着痕迹朝着她手里瞥了一眼,眸色微闪,他将自己手机拿出来给陆星月,陆星月记得周叔的号码,给打过去。

    一接通,江漾听到是陆星月的声音,就在那边嗷嗷叫:“你为什么挂掉我的电话?”

    陆星月解释:“我的手机坏掉没电啦。”

    江漾问:“那这是谁的手机?你跟别人在一起?是女孩子么?”

    陆星月静默一秒钟,鬼使神差的回答:“是男孩子。”

    “什么什么什么?!”江漾陡然反应很大,像是无法接受,他急急道:“我要过去!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陆星月呼吸滞了滞,也不跟他多说了,直接让周叔接电话,把地址报过去。

    陆星曜在阴凉的地方陪着陆星月等了一会,突然消失了约莫二十分钟,陆星月正心不在焉的东看西看,陆星曜回来了,把她手里已经关机的旧手机给接过去,动作利落的下掉了电话卡,换到了他新买的手机上,开机之后递还给陆星月。

    他动作太神速了,搞定一切,陆星月看了看满头大汗的他,又看了看又被塞到手中的新手机,才终于反应过来,“你特地去买的?”

    陆星曜沉沉嗯了一声。

    他一向喜欢把思绪藏在心里,嘴上也不常说好听的话,但是会闷不吭声的留意一些细节。他肯定是刚才留意到她那手机有问题了,所以就去买了一个。

    这个牌子手机比她以前用的好多了,他肯定是用自己赚来的钱买的,陆星月不愿意做那种苦情的家长,也不会拂他的一番心意,便很果断的,欢欢喜喜的收下了。

    她拿出纸巾递给陆星曜擦汗,就在那低头研究新手机,陆星曜拿着一张路边发的广告纸给陆星月扇风。

    “姐,旁边超市有空调,去里面逛着等吧。”

    “没事,他们马上就来了。要不你先回家去,我一个人在这儿等就是了。”

    陆星曜其实不想走,他很想留下来看看那个傻乎乎的江家少爷长什么样子,能让他姐姐说起来的时候满眼柔亮温情。

    可他待会还要去试一份家教的工作,时间不能耽搁了,眼见车子还没来,他只得先离开了。

    江漾赶到从车上风一样冲下来时,自然而然是没有看到陆星月口中的那个男孩。

    等一起上了车,陆星月瞧他屁股长钉子似的焦虑不安、十分在意的样子,心中越发的惊疑不定。

    该不会真被陆星曜说中了吧?这小子真喜欢她?

    陆星曜的那番话像是一个开关,打开了她的某种思路,一旦有了这个转变,再回想之前,真是哪哪儿都不对劲。

    旁的先不说,特别是最近这些天,江漾每天相亲完了回来都会给她带礼物。

    第一天是一大箱化妆品还有一大箱护肤品,一水儿的大品牌,品类繁多,陆星月看到那些都惊呆了,这么多就是拿来拌饭吃也得吃半年吧。

    第二天是两个名牌包包,陆星月上网查了查价格,只感到两眼一黑。

    第三天是一款跟秦晴送的那款有几分相似的项链,但是价格可就不那么相似了。

    按照江漾的说法,她之前送了礼物,所以他也要回礼。

    可她送的是什么,江漾送的又是什么?

    陆星月知道小少爷对钱这个东西根本没数,做事也不按常理来,所以只觉得哭笑不得,并没有朝着别的地方去想。那些东西也都暂时搁置着没有碰。

    但是现在……真是不敢再细想了。

    坐在前座的周叔突然回头,递了一个硬壳包装盒过来,打断了陆星月的沉思。

    “陆小姐,少爷给你买的。”

    所以这是今天的礼物吗?

    陆星月迟疑了一下接过,发现是一款当下大多数年轻人都用的那款手机,她没买过但是也知道价格,差不多要一万块钱。

    周叔笑着道:“少爷听你说手机坏了,特地去买的,也重新办了号码。”

    江漾迅速拿出一款跟她同款不同色的手机在她眼前显摆了一下,开心道:“我也有我也有!”

    陆星月的是粉丝的,他的是黑色的。陆星月问他道:“你不是不喜欢带手机吗?”

    江漾一脸神气,振振有词的说:“我现在喜欢了,因为我问过了,人家都是这样的,一样的手机,相似的号码,我们两个不能例外呀。”

    陆星月跟他清湛明亮的眼眸对视片刻,突然迅速移开视线,心脏砰砰乱跳起来。

    一样的手机,相似的号码。

    如果没理解错的话,江漾口中的“人家”是指其他的情侣。

    所以,她现在跟江漾是情侣款手机,情侣号码。

    陆星月瞬间感觉头晕耳热,呼吸有点不畅,她抬手揉了揉不断翻涌的心口,心情有点难以言说。

    车上位置其实很宽敞,但江漾平日里就喜欢挨挨蹭蹭的靠着她坐,说多少次都不听。好在她把江漾当成小孩,也不会产生什么想法。

    可此时此刻,她所有的感知好像刹那间放大了许多倍,能听到他轻缓呼吸的频率,嗅到他身上那股清新怡人的味道,清晰的感觉他身上传来的炽热得仿佛能席卷进心底的温度……

    身边的江漾还是那个江漾,可是她的心境不同了,突然就手脚僵硬,变得十分不自在起来。

    陆星月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晚上没有上楼哄江漾睡觉。

    江越把她找到客厅里谈话,谈话前递给她一个很有质感的白色包装袋,陆星月接过,看到里面的东西后,一瞬间哑然失笑。

    江越身子往后稍微靠了靠,一条胳膊舒展的搭在沙发边上,姿态随性却不乏优雅,“你的手机好像有点问题,送你一个新的。”

    陆星月把东西还回去,“谢谢江总,不过我已经买了新的。”

    区区一个手机,江越根本不在意,她道:“收下,换着用吧。”

    于是,一天之内,陆星月有了三个新手机,宛如一个暴发户。

    江越喜欢喝红酒,每天睡觉之前都会来一杯,她轻轻摇晃着酒杯,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突然笑了,“你知道,江漾这些天见那些女孩都干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他这几天没让我陪着去了。”

    “他啊,拿着本子去采访人家了。”

    “……采访?”陆星月也有各种猜测,唯独没想到是这种操作。

    “嗯。”江越盯着陆星月的脸,语调也似乎慢下来,“他问的,都是差不多的问题,你知道是什么吗?”

    江越无声一笑,眸光似有深意,“他问人家,女人到底都喜欢怎样的男人?那些女孩都是第一次跟他见面,哪里好意思说太多,就都告诉了他最有用的一点,三个字——买买买。”

    陆星月大睁着眼睛,心脏处感觉什么东西轰然炸响,手心全是汗。

    江越又笑又叹:“不简单啊,我这弟弟对男女感情之事突然上心起来,也知道要请教学习了,看样子终于是要开窍了。”她又喝了一口酒,道:“不过今天见的那个女孩我还没联系,也不知道,人家给他传授了什么样的秘诀。”

    江越最后又对陆星月道:“这里面有你的功劳,江漾要是成功的跟女孩谈一次恋爱,我会兑现承诺,给你奖金。”

    陆星月回到房间后还在心虚气短,她猛地往床上一扑,用枕头捂住脸。

    奖金?她心心念念这么久却完全高兴不起。现在别说奖金了,江总,你知道真相后怕是要杀了我。

    半小时后。

    三只手机在床上排成了一排,陆星月死死盯着它们,一脸严肃的思索着自己之前跟江漾接触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有意无意的对他造成什么引导,才让他喜欢上她。

    可是她反思又反思,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

    陆星月心烦意乱的,正要关掉台灯睡下,房间门突然被扣响。陆星月还以为是小茹来找她,轻轻应了一声,下床开门。

    门一打开,外面站着的却是穿着浅蓝色睡衣的江漾。

    他揉了揉眼睛,委屈的对陆星月道:“你今天都不上楼给我讲故事,我想你想得睡不着。”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小子说话其实一直都挺直白的呢。

    这大晚上的,他不怕被人看见,陆星月还担心呢。忙把他往外推,“很晚了,你先去睡,我明天再去给你讲。”

    江漾眨巴了一下眼睛,抿了抿唇,侧身挤进去。

    他欢呼一声,往陆星月床上一躺,“我要在这里睡。”

    陆星月一个头两个大,伸手捉了他就打,“你开什么玩笑?还不快给我滚起来!”

    身上结结实实挨了两下,见她着实很生气,江漾只好一边偷觑她的脸色,一边老实的爬起来悻悻的站到一旁,眼里水光四溢,绞着手指可怜的道:“不要凶我,我害怕。”

    “怕?知道怕就赶紧走。”陆星月咬牙切齿。

    陆星月使劲推着他往门口走,走到一半,江漾突然啊了一声,陆星月以为自己没有轻重弄疼他了,忙放手了。

    谁知,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子被一股力道推得猛然间后退好几步,背抵上了冷硬的墙面。

    她被撞得魂都快飞出来了,回神的时候已经被江漾的双臂锁在了墙面和他之间。

    屋内只留了一盏台灯,光线稍嫌暗淡,江漾又背光,陆星月一时间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江漾凝着她的黑瞳里流转着眸中深切的光芒,熟悉又陌生。

    他低头凑近,在陆星月的因为惊愕微微张开的唇上重重落下一吻。

    似乎嫌不够,他刚离开一点距离,又重新把她啾了一下。

    他的气息比平常稍显急促和灼热。

    陆星月大概是今天混乱够了,一阵恍然过后,竟格外冷静,语气也出奇的平稳,“江漾,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知道。”他回答。

    “我在壁咚。”江漾注视着怀里的陆星月,弯起红唇,嗓音低低的,却字字清晰,“还有,晚安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