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怀孕后她逃跑了 > 第二十七章
    两人一起下楼的时候,江漾自然而然的就牵住了陆星月的手,问她:“打针疼吗?”

    陆星月摇摇头:“不疼不疼,把我手放开。”

    江漾没放,自顾自的接着说:“我觉得很疼,我以前打过好多次针。星月你真勇敢。”

    陆星月感觉自己又被盲目崇拜了,无奈的笑了笑,问他:“怎么,你以前常常生病?”

    “不是不是。”江漾道:“我打的聪明针。”

    “……啊?”陆星月趁着他没注意,不动声色的把手给抽回去了。之前教过他男女之别,可是他好像是小朋友思维,认为牵手没什么关系,陆星月也很苦恼。

    “我妈妈说了打了那个针能变聪明的,可是……”江漾叹了口气,忧伤的说:“打了那么多针,我也没有变聪明啊。”

    陆星月想起周叔说的江漾的妈妈以前带他去国外治病,这个什么聪明针应该就是他妈妈哄他的。陆星月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但是她知道,江漾心里肯定还是有失落的。

    陆星月目色柔和盯着他的侧脸,轻声道:“以后会好的。”

    江漾突然停下步子,黑眸注视着她,“可是……我现在,要是遇上了喜欢的女孩怎么办呀?她会不会嫌弃我不够聪明?”

    陆星月还没回答,江漾歪了歪头,神情十分真挚的问道:“星月,你不会嫌弃我笨吧?”

    陆星月缓缓睁大眼睛,他这前后两句连在一起问,莫名的有些让人误解,但是江漾是肯定没有这份的心机,他应该只是想到什么问什么。

    陆星月于是冲着他一笑了一下,“当然不会。”

    江漾嘴角不可抑制的翘起来,他眸光明亮,嘿然一声,又牵起她的手继续下楼,嘴里道:“那就好。”

    陆星月从来到了江家,因为江漾的原因,一直都是跟他同桌吃饭的。

    陆星月特别喜欢喝厨师做的一道蘑菇三鲜汤,江漾发觉了就让厨房里天天做。好在陆星月是真喜欢,喝多了也不觉得腻。

    江漾一坐下就忙不迭的给陆星月盛汤,米雅忙凑在江漾旁边,想伸手接下他手中的勺子:“少爷,我来我来,当心烫着了。”

    江漾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今天江越难得的在家里吃饭,米雅直起身来,声音故意大了些,“少爷,你可是少爷啊,哪有让你伺候保姆喝汤的道理?”

    江越喝了一口红酒,放下高脚酒杯,神情静默的看向他们这边。

    陆星月抬手按了按额头,刚才她想阻拦江漾的,可是没来得及米雅就咋呼开来了。

    “保姆?”江漾愣了一下,转过脸看着米雅,乌溜溜的瞳眸闪着纯真无邪的光:“对不起,这个汤我是舀给星月的,不是给你的。你想喝的话,让他们再做吧。”

    米雅登时脸都僵了。江漾这意思,就是从来没有觉得陆星月是保姆,保姆是指的她。

    “少爷,你真的太善良了,天天被她使唤……”她不甘心还想继续说,周叔皱着眉起身,将不情不愿的她给拽走了,边走边压低声音训斥她几句。米雅还是回头,愤愤不平的瞪了陆星月一眼。

    江漾把汤搁到陆星月面前,陆星月也转而给江漾盛了一碗,江漾喜滋滋的接过。

    陆星月回望住一直神色沉静盯着她的江越道:“我之前跟江漾说过朋友之间要互帮互助,没想到他真的就记住了。”

    江越眉眼弯了弯,像是没怎么在意的样子,“继续吃饭吧。”

    江漾咦了一声,睁圆眼睛:“星月,你有说过吗?”

    陆星月不动声色扫了他一眼,江漾立马坐直了身体,又抬手无所适从的挠了挠脸颊,才对江越道:“她说过的,说过的,是我刚才忘记了。”

    江漾那天答应了陆星月继续出去跟她的那些“朋友”见面,陆星月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会不会临时变卦,毕竟他已经察觉了其中的不对。

    没想到他无比的配合。

    只是没有再像之前第一次见程依依时那般看重了。

    而且……出门坐上车以后,一路上他也不说话,就在那滴溜溜的转眼珠,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本子,本子上夹着陆星月送的那只钢笔。

    陆星月心中狐疑,总觉得他那小模样神神秘秘的。

    陆星月憋不住问他:“江漾,你还带个本子干什么?”

    江漾眼睛弯成一道可爱的弧度,乖巧状:“你放心去打针吧,身体快快好起来,我一定不会搞事情的。”

    “你确定?”

    江漾拍胸脯道:“确定!”

    江漾真的没有搞事情,陆星月又去打了三天针,而他也分别见了江越安排的三个女孩,每次见一个人都会带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相处小半天后就离开,去诊所接陆星月一起回家。表现非常好,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

    可回家后,陆星月问他觉得人家怎么样,他就只管一脸深沉的摇头,“不合适。”

    陆星月问他要不要继续见,他想了想,点头:“还要的。”

    陆星月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江漾却没有让她每天陪着去相亲,“你就在家里,等着我回来。”

    陆星月站在大门口,看着车子已经行驶远了,脑中的疑虑越来越深。

    这家伙……到底搞啥呢?

    陆星月难得的有空闲,并没有依江漾的话呆在江家。她提着补品去秦晴家看望了一趟,秦晴还在休养中,要站起来必须得杵拐杖,陆星月真的觉得挺对不起这女孩的。临走前在她枕头下压了用信封包着的五千块钱。

    钱不多,根本无法弥补对她身心造成的伤害,但是总要做点什么才行。

    顶着炎炎烈日从老旧的居民区出来,陆星月一眼看到了正在路边犹豫不前的陆星曜,姐弟俩猝不及防就这么撞上,两人顿时都定在原地,好一阵相顾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