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迷失的季节 > 第 19 章
    医院停车场,佟馨从李惟肖车里下来,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贺彬的车。

    “我们先上去吧,他来了会自己去病房。”

    “我要等他,你着急你就先走。”佟馨翘首张望,思忖着是不是打个电话给贺彬,又怕影响他开车。

    李惟肖倒抽一口凉气,立刻意识到是自己之前在马路上和贺彬飙车惹她生气了,女人都喜欢度量大的男人,很显然自己刚才的行为让她已经察觉他在和她那个青梅竹马较劲,因此她才故意维护那个人。

    “我不急,其实我是想说,外面这么冷,你要等他不如坐到车上等,还暖和一点,我陪你。”李惟肖主动拉开车门。

    佟馨原本有点紧绷的表情松弛下来,但是也没有上他的车,“这里是挺冷的,要不,我们去住院大楼楼下等吧。”

    “好。”

    他俩在住院大楼等了不到五分钟,贺彬就来了,李惟肖不再故意和贺彬较劲,走在他俩身后。

    佟景娴看到女儿来探望,心里非常高兴,和她说了很久的话。李惟肖一直站在边上凝思不语。

    探望过母亲以后,佟馨又去咨询了医生,医生告诉她,她妈妈两天后就能出院。李惟肖跟在她和贺彬身后下楼,在停车场目送他们远去,目光如冰,好半天才把车发动起来。

    贺彬把佟馨送回家,刚开车出胡同就从后视镜看到一辆红色阿斯顿马丁跟在自己车后,没有理会,踩油门加速汇入车流。

    红车一直跟着他,好几次在路口被他甩掉,却又很快出现,这让他有点来气,施展车技在车海里穿梭,几分钟之后,红车不见踪影,他的嘴角才微微挑起笑意。

    车开到车行,贺彬换了身衣服开始工作,有一辆改装车三天后要交给车主,他必须尽快把车整出来。车主都是冲着他的技术来的,他一丝一毫也不敢懈怠,涉及到车的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十几分钟后,红色阿斯顿马丁开进车行,满头脏辫的女孩从车里下来,走到贺彬身边没好气地抱怨:“我是鬼吗?你见到我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

    “让开,别耽误我干活。”贺彬熟练地钻进车底。

    女孩拿起放在一旁的强光手电,讨好地替他打着光,“一个手电肯定不够,我给你再打一个。”

    贺彬没说话,只顾忙手里的活。等他从车底出来的时候,脖子上头上一层油汗,看到女孩还在那里,叫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女孩崇拜地看着他说:“昨天晚上我又去看你们的漂移赛了,你真是太帅了,教教我吧,收下我这个徒弟,我给你学费,要多少给多少。”

    贺彬冷冷瞅她一眼:“我不收徒弟,找别人学去。”

    “不,我就要找你。”

    女孩缠着贺彬不放。他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中午的时候,订了一大桌外卖来讨好车行其他人,贺彬依然不为所动。

    见她一直赖着不走,贺彬忍无可忍,恶狠狠举起手里的扳手:“你再不走,我通知你家人了。”

    “你尽管通知,我爸妈有时间搭理你才怪,他们都是大忙人,一年到头也不回几次家。”女孩笑嘻嘻看着贺彬,“老板,你就答应我吧,下次带我去看你们的比赛,我坐你车上。”

    “你太丑,我车上从来不带丑女。”贺彬故意揶揄她。女孩柳眉倒竖,“我丑?你竟然说我丑,我哪里丑了?我从小到大,别人都夸我漂亮。”

    “心灵丑。”

    “胡说,我心里美得很。”

    话一出口,女孩顿时后悔,自己不知不觉着了人家的道,心里美明明是萝卜。

    佟景娴出院那天,颜豆豆陪佟馨去医院接人,到家以后,颜豆豆上班去了,家里只剩母女俩。

    佟景娴问起女儿在盛家生活的情况,佟馨不愿母亲担心,说一切都好。

    “那个……王幼薇,她没有为难你吧?”佟景娴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在盛家受委屈,虽然佟馨是盛家亲孙女,毕竟不是从小在那里长大的。

    “到现在还没见过他,只见过她儿子。”

    佟馨替母亲整理衣物,发现母亲并没有买新衣服,不解地问:“妈,我上回不是叫您去买几件新衣服吗,怎么还都是旧的?”

    “我不会花他们家的钱,让你回去是为了你爸爸,但是我不想和他们家有什么瓜葛。”佟景娴说。

    “好吧。”佟馨摇了摇嘴唇,“那您就当我在他们家工作,您把盛家当成一个公司,我在那里打工挣钱,我给您的钱都是我的工资。”

    看到女儿俏皮的样子,佟景娴微微笑着,女儿从小就机灵懂事,料想她在盛家也能随机应变。

    接下来的日子,佟馨为了照顾妈妈,临时搬回家住,好在盛家派了保姆过来替她们做饭,减轻了佟馨很大负担。

    自从元旦一别,好多天没有见到凌丰,佟馨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暂时回家的事,他答应来探望,却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有来。

    李惟肖来探望,看到佟馨脸色苍白,还捂着半边脸,问她:“脸怎么了?”“牙疼。”佟馨把李惟肖带来的花篮放到家里最显眼的地方。花的颜色搭配很协调,她非常喜欢。

    “这花真好看。”

    “在容颖的花店拿的,她亲手做的花篮,让我代她向佟阿姨问好。”

    容颖是花艺师,开了一家规模很大的花店,店里无论是花束还是花篮都比别的花店贵上许多,但因为花品出色,依然生意兴隆。

    佟馨嗯了一声,“谢谢她。”李惟肖伸手探着她的肩,“给我看看你的牙。”佟馨只得转过身来,仰着脸张开嘴给他看。

    “是上火了吧,牙龈肿了。”李惟肖轻抚佟馨脸际,见她脸肿起来,细端详一番,“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开点消炎药。”

    佟馨想推辞不去,李惟肖已经把她的大衣拿起来递给她。佟馨想起妈妈的药快吃完了,出去一趟正好可以买回来,便也不再推辞。

    看到佟馨从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长条形盒子,李惟肖好奇地多看了一眼,佟馨把盒子递给他,他就更好奇了,从盒子的形状和品牌logo,他断定里面是一条领带。

    “什么?”

    “送你的小礼物,早就想给你了,谢谢你上回冒雪送我下山去医院。”佟馨笑问:“你猜是什么?”

    “还用猜,肯定是领带。”李惟肖把盒子放进大衣口袋。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和花纹,就选了一条款式简单的,你不要嫌弃就好。”

    “客气了。”

    出门之前,佟馨围上围巾,又戴了一顶毛线帽子,看起来清纯甜美,李惟肖目光在她身上流连许久,见佟馨已经走到院门外,才快步追上她。

    腊月里天寒地冻,树木全都光秃秃的,佟馨的鼻子很快冻红了,李惟肖体贴地替她拉了拉围巾,“别冻坏了。”

    “今天比每天都冷,天气预报说有零下十五度了。”佟馨把下巴往围巾里缩了缩。户外的冷风小刀子一样嗖嗖的刮脸,一说话就冒着寒气。李惟肖轻轻扶着她,和她并肩而行。

    凌丰提着两袋保健品从胡同另一边过来,看到他俩的背影,犹疑片刻后转身而去。

    李惟肖到哪里都引人注目,佟馨看过医生后,他陪她到输液区输液,身边过来过往的女人没有不多看他一眼的。他似乎对这样的目光见怪不怪,从容坐在佟馨边上看手机。

    “虽然我妈妈在医院工作,但是我最不喜欢来医院了,空气不好,气氛也压抑。”佟馨本不想输液,奈何医生检查后说她之前的感冒没好利索,身体一直有炎症才会牙龈肿痛,给她开了消炎针。

    “我也不喜欢,但是生病不来医院也不行。”李惟肖的视线始终在手机上。佟馨忍不住用余光瞄了一眼他的手机,股市k线图让她顿时失去了兴趣,他真不愧是个金融专家,时刻不忘记关注股市。

    “我妈的事谢谢你。”

    佟馨后来才知道,那个动手打人的患者家属到了派出所后还一直态度骄横,声称是医护人员工作没有责任心,耽误了他儿子的病情,他才会动手,警方和医院方面调解多次对方都没有任何道歉和愧疚的表示,直到李惟肖出面,对方的态度才彻底转变。

    “不客气。”李惟肖言辞简洁,并不就此把话题展开以博取她更多好感。

    “我听说那个人一开始态度很不好,你是怎么和他说的?”佟馨有点好奇,他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个狂妄的人不仅赔偿了医药费误工费,还几次主动登门道歉。

    “想知道?”李惟肖的视线终于从手机上移开,浓密的睫毛下,一双清亮的眼睛里闪烁着狡狯的光。佟馨点了点头。

    “他在一家德国五百强公司工作,我当着他的面打电话到他大老板的私人手机,他当时就怂了,我跟他说,如果你不想失业,最好注意一下认错态度。”李惟肖解开谜底。

    “啊,你太厉害了,连他老板都认识?”

    “中国区执行总裁,朋友的朋友。”

    真是人脉广泛,世家子弟到底不同,方方面面的关系网他都有,佟馨不得不感慨,有些人生在这个世上就是比别人得天独厚。

    低头看着手背上插着的针管,佟馨又看了李惟肖一眼,他的注意力又回到手机上,这回不是看股市,而是在发微信,不知道和谁在聊,看起来很开心。

    对面有个正在输液的女孩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和身边的朋友窃窃私语,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看着李惟肖,尽管李惟肖对此浑然不觉,那两人似乎很有兴致,拿着手机偷拍他。

    佟馨把脸别过去,不愿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嘀咕,现在有些女孩子未免太不矜持,看到个帅哥就偷拍。李惟肖也是,像个木头人一样,人家拍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至于他是真没看见还是装没看见,佟馨认定了是后者。

    佟馨低头翻包找纸巾,李惟肖无意中看到她包里有个史努比玩偶,把玩偶拿出来看看,陶瓷的小狗,看起来很可爱。

    “你包里还带这个?小孩子一样。”

    “我喜欢史努比,包里总装一个。”

    李惟肖细看看,觉得质量一般般,忍不住问:“哪买的?”

    “万能的淘宝,我家里还有好多个。”

    “怪不得——”

    佟馨见他一脸想吐槽又不好意思吐槽的表情,没好气:“怎么,你瞧不起我马云爸爸?小心我让马云爸爸收购你的公司。”

    李惟肖嗤一声笑,“早知道你喜欢这个,下回我去美国,给你买一车回来。”“我才不要呢。”佟馨想把玩偶要回去,但是李惟肖不松手。

    “这个给我吧,反正你家还有那么多。”李惟肖把小狗放进口袋里。

    有人过来送外卖奶茶,佟馨看过去,想知道是谁定的,没想到李惟肖把外卖员叫过来,把奶茶接了下来。

    让佟馨自己选一种口味,李惟肖把剩下的三杯放到一旁。

    “你又不喝,买这么多。”

    “不买四杯以上,人家是不会送的。”

    “你不是说喝这个除了发胖没好处吗?”佟馨把吸管插在奶茶杯里,有意问李惟肖。

    “生病了偶尔喝一两杯也无妨。”李惟肖听出点意思,逗她:“况且你喝了你发胖,跟我也没多大关系。”

    “好吧。”佟馨喝着甜甜的奶茶,不打算跟他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