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 第一一二四章 番外后续完
    云沐辰很想确认一下,夜秋澜是不是拿这事儿来跟他开玩笑,只是为了摆脱他越来越凶猛的纠缠。

    可他知道夜秋澜对这个孩子多么盼着,还不至于说这样的谎话。

    云沐辰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半个月你就知道了?”

    果然,夜秋澜脸色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我拿这事儿来骗你吗?我学医这么久,自己的身体能不清楚?”

    云沐辰泪流满面,这怀孕才刚开始呢,夜秋澜就性情不定了?

    云沐辰难受得想哭,可依旧只能忍,因为他娘知道情况后,立刻将夜秋澜当宝贝供着,把他看得忒紧,坚决不然他越界。

    熬啊熬,好不容易熬到夜秋澜生养,云沐辰终于过上了幸福生活。

    再次体验这整天下不了床的日子,夜秋澜脸色都变了,忍耐了两个月发现不对,她身体养得很好,为什么还没有怀上?这不科学……

    这天,夜秋澜趁着云沐辰特别爽的时候,媚眼如钩:“夫君,我好像要个贴心小棉袄……”

    儿子被婆婆霸占了,还美其名不打扰他们夫妻生活。

    段太妃也是见儿子可怜,忍耐得面无表情了,好歹要好好纾解,万一憋出问题来怎么办?

    至于给儿子找通房?段太妃也从来没想过。

    殊不知,有个女人被欺负得更惨,天天求饶也没用。

    云沐辰似笑非笑的看夜秋澜一眼,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

    “白师父说了,连续生孩子对身体不好。”云沐辰反对。

    夜秋澜可怜兮兮:“可是我把自己养得很好,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云沐辰轻笑:“晚了,看你生产的时候那么痛苦,我找白师父要了药,一剂下去,避孕至少三年。”

    闻言,夜秋澜瞬间石化……

    十年后,大泽皇朝在励精图治的新皇带领下,百姓安居乐业,国民生产总值一年胜过一年。

    云沐辰在边境的布置后手有了很大的起色,虽然没有直接玩吞并,可周围各国和部落都以大泽为首,年年朝贡,乖得跟猫儿似的。

    边境没有了战争,反而都有不小的内部问题,偏生无法解决,各国对云沐辰恨之牙痒痒,却无奈的不敢动分毫。

    京城皇宫,皇后莫筱看到十岁的青濡王世子板着一张脸拉着六岁的妹妹,保护之意非常明显,内心的母爱泛滥,简直要萌化了。

    “世子不用紧张,这里是皇宫大内,不会有危险的。爱吃什么?伯娘让人给你做怎么样?”莫筱在皇宫呆得有些烦闷,可有儿子女儿纾解也还好。

    最重要的是,省心啊!

    后宫清静,帝后情深,有人吃过苦头后,就没人再敢挑战“仁帝”的手段。

    只要不睬底线,皇帝就是大家称赞的仁帝,踩过底线就可以试试什么叫君临天下的残忍。

    云柏羽绷着一张包子脸,明显有些紧张:“皇后娘娘,本世子和妹妹是来做质子的,不用有要求。”

    娘亲说了,后宫猛如虎,各种隐私算计极为可怕,绝对不能乱来,要时刻保持警惕。

    父王说了,做质子就要有质子的觉悟,他要怪怪的才能保证父王领地不被皇上忌惮,整天想着将领地收回,顺便将一家子给弄死。

    闻言,莫筱瞬间石化,抬头看见了皇帝,也同样石化在门口,齐齐有些风中凌乱。

    那两口子到底是怎么教育儿子的?虽然换成别的情况,这么做才是正确的。

    但是,明明他们是这么的和蔼可亲又友好啊,难道说为了让孩子见识外面的残酷,就得营造原本皇族该有的样子吗?

    好容易过几年好日子,他们都容易吗?那两口子要不要这么折腾?

    人家恨不得将自家孩子养得跟白纸一眼,但愿他们看不到人世界的黑暗,这两口子果然与众不同,反其道而行之,是怕染不黑吗?

    以他们的关系,要什么质子?

    天知道他们就是先看看这两小包子,所以让人接了接近瞅瞅啊!

    皇帝表情有些严肃,明明说的是青濡王夫妻和孩子一起进京,结果小包子来了,那两口子上哪儿去了?

    云柏羽护着的粉嫩小女孩云瑾秋也是认真点了点头,绷着小脸奶声奶气的说道:“嗯,哥哥说得对。”

    然后……就有太多太多的囧事儿。

    夜秋澜和云沐辰平日里耍着儿子女儿玩,经常说一些可怕的故事吓小孩子,哪曾想,小孩子最不记事,也最记事,所有的一些都当真了。

    接下来,齐王和齐王妃领着孩子出现,翼安侯和易蓉蓉也兴冲冲而来,却没有看到那想念了好久的老朋友,反而被两只一本正经说皇家官场黑暗,算计太多一定要小心的小包子给唬得一愣一愣,统统石化不解释。

    完全不知道自己夫妻俩已经被人无数次吐槽问候的云沐辰和夜秋澜已经被大泽的各路风景吸引住了。

    原本舍不得儿子和女儿的夜秋澜也被吸引得忘记了什么。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外加一匹可以共骑的白马,两人简直乐不思蜀,看山看水看天地,赏花赏草赏日月。

    云沐辰抱着软软的******骑在马上散步,马蹄哒哒的不疾不徐。

    “我们好像越走越远了,什么时候回京城看看啊!”闲来有些想儿女的夜秋澜不由得说道。

    “急什么?皇后不是给你来了信,说羽儿和秋儿很乖么?已经快长大了,会懂事儿的。”云沐辰直接忽略了信上说孩子总念叨娘亲什么时候去接他们的事情。

    “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海吗?再走没多久,应该就到了。”

    夜秋澜眼睛一亮,有些犹豫的说道:“那看完我们就回去京城吧,出来都两年了,继续这么下去,孩子都长大了。”

    云沐辰笑笑的应着,却没有放在心上。

    出门一个月,夜秋澜就这么说了,每次只是将时间变更一下,其他部分连字都没有变过。

    “你这懒婆娘,整天就只知道吃好的用好的,这么多年公鸡都下蛋了,你什么都没有……我打死你打死你……”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吵闹,一个有些佝偻的男人,抓住一个妇人,不断的打骂。

    那个妇人明明上了年纪,头上却插着粉嫩的珠钗,看起来很不搭调。

    这么一闹,两人差点撞上来,云沐辰及时的拉住缰绳才没有酿成悲剧。

    那一男一女抬头看见两人,顿时一缩,男人揪住妇人连忙赔罪,第一时间拉着人离开,还大声的吼着:“躲什么躲,差点冲撞了贵人,还躲?打死你……”

    那妇人从始至终没有吭声,配合着男人走得特别快。

    云沐辰和夜秋澜也没有说话,只是注目着两人消失,等空气都安静了,才齐齐轻叹了一声。

    “这种地方也能遇见熟人?不容易啊!”夜秋澜眼力何等犀利?

    就算两人已经变得没有跟原来相似的地方,可有些东西不会变,夜秋澜一个照面就认出来。

    当年诈死逃脱的太师之女常乃音,那个打她的男人,不就是车夫高手丁三。

    岁月在两人的身上似乎特别明显,看起来跟云沐辰和夜秋澜像是两个辈分的人。

    云沐辰也认出来,亲眼见识过夜秋澜的前世之后,他很清楚常乃音的下场:“是挺不容易的,不过,她当初的选择,也算是多活了这么多年,不是么?”

    夜秋澜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她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宁愿死了算?”

    云沐辰轻笑,在夜秋澜耳边沉沉的说道:“你管她呢,不过,当初你是怎么想到,让十二替她肚子认账的?当时那个男人的脸色肯定很好看,可惜我都不在……”

    夜秋澜嘿嘿一笑:“那个啊,前世她本来就是他的正妃,很容易联想……”

    两人骑着白马,浅言笑语慢慢挥散在天地之间,身后的飞花落叶盘旋着还残留的小意温柔飘零,很美,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