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超能异梦 > 第二百七十章 方天淘汰?
    刚刚从比赛中出来,王言就收到了一条私聊消息,消息不是好友送的,而是一个陌生人。天『籁小说Ww』W.『⒉

    所以直到王言打开私聊消息,他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谁。

    消息是“剪刀石头·布”送的,也就是刚刚王言的对手,而她的私聊里面只有一句话。

    “下一次,我一定会打败你!”

    看到“剪刀石头·布”的消息,王言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微微地笑了笑。

    他并没有回复“剪刀石头·布”毕竟他们二个不是很熟,仅仅是打了一场比赛而已。

    而对于刚刚的那场比赛,王言还是非常满意的,当然王言最满意的则是他最后拿下了胜利,虽然赢的很侥幸。

    说实话,“剪刀石头·布”这个玩家的确很强,王言能赢,真的是上天保佑,当然这并不是说王言很弱,但不管怎么说,在这场比赛里,王言的运气的确很好。

    要不是“剪刀石头·布”一直认错了他的本体和分身,要不是王言拥有“极限意志”解控,要不是王言“梦醒”刚好反制了“剪刀石头·布”的“魔力燃烧”,要不是最后王言还有【蕴神珠】在手,总之,这场比赛有很多的“要不是”,只要任何一个“要不是”的内容没有达成,或许这场比赛的结果就要逆转。

    现在若是再让王言跟“剪刀石头·布”打一场的话,王言绝对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赢,不,不说百分百,百分之五十的把握王言都没有。

    当然这是因为二人在经过一场比赛之后都了解了对方的底牌,所以接下来的一场一定会更加的专业,不会像刚刚那场一样技能使用的各种随意偶然,而双方的战术战略也肯定会生改变。

    至少王言不会像上一局一样采用蒙头猛冲的姿态。

    就在王言还在思考“剪刀石头·布”的实力的时候,他收到了白樱来的语音通话。

    王言想都没想,直接接通了跟白樱的语音通话。

    “有事吗?这个时候跟我语音通话。”白樱等人应该已经通过视频知道了他赢下比赛的消息,所以王言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白樱会找他。

    “先恭喜你,进入决赛……”白樱在那头说道。

    “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啊……”王言没想到白樱找到竟然只是为了道喜,随后他想到了另外一场比赛,“对了,方天跟‘笑口常开’的比赛也应该结束了吧,他俩谁赢了,方天还是‘笑口常开’?”

    王言跟“剪刀石头·布”的这场比赛的时间不短,一分多钟,所以他猜测方天跟“笑口常开”那边也应该结束了才是,毕竟这两个人都不属于那种墨迹的人,“见人就干”的风格让他们的比赛进程很快。

    “恩,我找你就是为了说这个,方天跟‘笑口常开’的比赛的确结束了,而且是在一分钟前……”

    “一分钟前?这么快?”虽然想到了他们二人会结束很快,但是王言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

    “准确的说,他们二人的比赛,仅仅十五秒就结束了……”

    “十五秒……”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数字,王言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二人的实力,说实话相差不多,所以就算他们一直硬拼,也至少需要半分钟才能结束。

    十五秒结束,这么短的时间,除非是实力碾压,但不管是方天碾压“笑口常开”还是“笑口常开”碾压方天,王言都觉得有些不太可能,虽然王言没有跟“笑口常开”在异梦里打过,但就目前“笑口常开”展现的实力,是绝对没法碾压方天的。

    “方天输了对吗?这么说‘笑口常开’隐藏的很深?其实他的实力非常之强,强过我们所有人?”王言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而他现在需要白樱来给他答案。

    “没错,的确是方天输了,而你决赛的对手也确定是‘笑口常开’。”白樱回答道。

    “果然是这样吗?”其实王言还是比较希望方天赢的,因为他还想跟方天来一次真正的比试,“你把他们的比赛视频我一下吧,待会儿我看一看。”

    “没有比赛视频。”让王言没想到的是,另外一边的白樱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没有比赛视频,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比赛视频加密了不成?”王言不解。

    “方天根本就没有参加半决赛,所以官方判定‘笑口常开’胜利,这也是为什么我刚刚说比赛十五秒就结束了的原因。”另外一边,白樱突然说出了一个非常令王言吃惊的事实。

    “你说什么?”王言突然没有反应过来。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那好吧,方天没有……”见到王言没有相信,没有办法,白樱只好再重复一遍。

    “不用说了,我听清了。”王言沉默了一会儿,就在白樱以为王言将通话挂断了的时候,王言说话了,“比赛之前方天有说过什么吗?”

    “恩?他说什么?我跟方天并不是很熟,再说他根本就没去参加好吗?方天跟‘笑口常开’那场比赛跟你同时开始,但整场只有‘笑口常开’一个人,比赛开始后十五秒内方天没有出现,所以系统才判定了‘笑口常开’的胜利,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白樱无奈的说道。

    “没有了,过会儿我会下回线,你去练级吧!”王言说道。

    “下线?因为方天吗?”白樱问道。

    “恩,他没有参加比赛,很有可能是现实中出了问题,所以我去看看。”王言解释道。

    “那好,你去吧,别忘了晚上的比赛就行,你要是忘了我给你打电话。”白樱说道。

    “恩,那晚上见!”说完这句,王言便挂断了跟白樱的语音通话。

    然后他打开了他的好友列表,紧接着他看到了“画戟”灰色的头像,这说明方天此时的确不在线。

    果然是现实中的事情吗?

    随后王言又查看起了另外一个好友——默默,跟方天一样,他的头像也是灰色的。

    确认了方天跟默默都不在线之后,王言也下线了。

    摘下游戏头盔,然后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拿起电话,然后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打了出去。

    三秒钟后,对方接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怎么没打半决赛?”王言问道。

    电话另一边的方天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略显疲惫的声音说道:“我妈出事了。”

    听到方天的话,王言顿时明白过来了所以的事情。

    很显然,方天的母亲出事了,所以方天才放弃了比赛。

    “还是原来的医院吗?”王言问道。

    “恩。你要过来?你的比赛打完了?”方天问道。

    “半决赛打完了,决赛在晚上,应该不会耽误!”王言说道。

    “哦!”

    随后,王言又跟方天了解了一下他母亲的病情,就挂断了电话。

    从衣柜里面取了一件外套穿上,然后王言走出了房间。

    正在客厅休息的柳冰看到王言穿着外套走出来,于是问道:“去哪?”

    “方天那里出了点问题,我去看看!”王言说道。

    “方天?”柳冰回忆了一下,“就是去年来找你的那个长得很高的孩子?”

    “恩,他母亲的病情出了点问题,我去看看!”王言说道。

    “他母亲?我记得好像是epa综合征吧?”柳冰说道。

    “恩。”

    “那你去吧,别忘了去买点水果带上,我听说得了epa综合征的病人吃水果有利于缓解病情!”柳冰嘱咐道。

    “好的!”

    ……

    出了门之后,王言直接去了最近的水果店,然后花两百元买了一个大果篮,随后他便朝着澜沧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半个小时候,王言的出租车来到了澜沧第一人民医院。

    在住院部的门口,王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你是默默?”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脸,王言问道。

    “你就是王言吧,我就是默默,现实中的名字叫做徐默,当然你叫我默默也行!”认出王言之后,徐默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

    “阿姨出了什么问题,具体你知道吗?“介绍完之后,王言直接说起了正事。

    “其实也没什么,下午一点的时候,大姑她的病情突然出了点问题,然后表哥他就下线了,不过现在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了。”徐默说道。

    “现在稳定了吗?”听到默默的话,王言也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将果篮交到了徐默的手中,然后在徐默的带领下,朝着方天母亲的病房赶去。

    随后,王言在病房里看到了正陪伴在母亲的方天,他此时正在包一个橘子,而病床上坐着的则是他的母亲。

    见到王言进来,方天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而方天的母亲也看向了王言。

    之前王言跟方天来看望过他的母亲,所以方天的母亲是认识王言的。

    “阿姨,你好!”王言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小王来啦!”方天的母亲笑了笑,“其实我也没出什么大问题,你不用来看我的!”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再说方天是我的朋友,所以来看望您是应该的!”王言说道。

    “你来找小天应该是有什么事吧,你们去说吧,不用管我的!”方天的母亲说道。

    王言这趟来的确是有事情找方天,但是那并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来看望方天的母亲,所以现在他并不着急跟方天谈事情。

    一直等到王言跟方天的母亲唠了半个小时的嗑后,他才跟方天谈起了事情。

    当然,为了不影响方天母亲的休息,王言他们是在门外谈的。

    “对于比赛你打算怎么办?”王言看着方天的眼睛问道。

    “还能怎么办?不是放弃了吗?”方天无奈的说道。

    要不是他母亲除了问题,他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比赛,明明上午跟王言还有白樱研究了半上午的“笑口常开”。

    “你甘心吗?”王言有问道。

    “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系统难道还能重赛不成?”方天说道。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把自己的真实情况跟官方说一下的话,毕竟这是官方的赛事,有特殊的情况应该能通融一下吧!”王言提出了一个建议。

    “还是算了吧!”方天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样太麻烦了,而且我想‘笑口常开’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把到手的胜利丢掉吧!”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觉得你如果去跟他说的话,他估计会答应重赛的!”王言说道。

    听了王言的话,方天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还是不了,这两天我打算给自己放个假,陪陪我妈!至于比赛,输了就输了吧!”

    “听你这话,后面的全国赛你好像也要放弃?”王言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行吗?毕竟我玩游戏是为了我妈?现在我妈需要我照顾,所以我放弃游戏是理所应当的!”方天说道。

    “你还要放弃游戏?你不赚代言费,广告费啦?”方天的话让王言吃了一惊。

    “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别当真,游戏我当然不会放弃,我只是说我妈比较重要而已……”方天解释道。

    “……”

    “你如果不参加后面的全国赛的话,你的王榜排名会下降吗?”沉默了一会后,王言又问了一句。

    “或许会吧,我不太清楚!”方天说道。

    “你的排名下降应该会影响你的代言吧,影响了你的代言,你母亲的医药费怎么办?我可不信除了代言广告费之外,你还有其他赚钱的方法!”

    “所以你认为我应该去参加全国赛,然后保证排名至少不降低?”

    “没错,不过,你认为呢?”王言问道。

    “这个……”

    “当然,我并不是说你陪你母亲有错,只是希望你考虑的长远一点,如果你真的希望你母亲开心的话,就应该继续比赛,毕竟光比赛的话,每天也花不了多长时间!”王言说道。

    “我考虑一下吧……”

    ……

    跟方天聊过之后,王言进病房跟方天的母亲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医院,回家去了。

    王言离开后,徐默看着苦恼的方天,说道:“表哥,我觉得王言说的有道理,现在你又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所以就算为了大姑考虑,你也应该继续参加比赛,就算不为了冠军!”

    “这个……,我会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