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抗日之谍海大英雄 > 第848章 大仇得报
    杨晚来到楼顶,她很小心,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关乎自己和安意浓能不能活下去,所以这个时候,她必须要注意。

    来到楼顶,杨晚发现上天台的门是关着的,她知道是安意浓弄的。

    杨晚将锁给弄开,进去之后,在里面将门锁住,就是让日本人到时候上来的速度慢一点。

    杨晚看到了安意浓给自己准备的绳子,看到安意浓将绳子弄的这么整齐,杨晚就知道,安意浓考虑的很周到。

    枪杨晚同样看到了,杨晚直接蹲在楼顶,将抢拿起来。

    杨晚通过枪,看到下面的人都已经来了,杨晚再找特高课的课长,可是下面的人太多了,没有找到。

    可能特高课课长被人挡住了,但是杨晚突然看到了安意浓,安意浓站在了一个比较人少的地方。

    而且安意浓一动不动,只要有人挡住安意浓,安意浓就会微微扭动一步。

    从安意浓的这些动作上面,杨晚看的出来,安意浓是打算让自己用他来调式。

    知道了安意浓的意思之后,杨晚开始了自己的调式,她很紧张,她都担心自己手一滑,将安意浓给打死了。

    安意浓同样担心,不过安意浓知道,自己必须给杨晚一个目标。

    心里默数了一会,安意浓觉得差不多了,而且他也不能等了,日本人和记者都快说完了,再等下去就进去了,杨晚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安意浓开始走动了,他没有站在原地,他向着特高课课长走过去。

    因为特高课课长现在被很多人围着,都是打招呼的,安意浓不过去,安意浓担心杨晚都不太好找到特高课课长。

    杨晚看到安意浓开始移动了,枪口就跟着安意浓移动,在安意浓停住的时候,杨晚也发现了特高课课长。

    不过特高课课长,立马被安意浓当的严严实实,杨晚只能看到安意浓的后脑勺,却看不到特高课课长。

    “课长,好久不见。”安意浓笑着对特高课课长打招呼。

    “恭喜。”特高课课长对安意浓说道,恭喜自然是恭喜安意浓成为76号的处长。

    但是现在看到安意浓,特高课课长有些不太舒服,因为和安意浓有接触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现在白川俊夫都死了,特高课课长看着安意浓,心里觉得很奇怪。

    安意浓站在特高课课长前面,安意浓的个子比特高课高不少,所以特高课课长不可能看到杨晚。

    但是杨晚也看不到特高课课长,这是因为安意浓要挡住特高课课长的视线,不然杨晚有可能会被发现。

    而且安意浓现在的站位,也是将特高课课长面前的人都挤开,让他们给杨晚让出来地方。

    杨晚的手心开始出汗了,她知道安意浓想要干嘛,安意浓是想要配合自己。

    杨晚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杨晚的枪瞄准安意浓的后脑勺,因为在安意浓错开的一瞬间,杨晚就必须要开枪了。

    这是安意浓给杨晚争取来的机会,让特高课课长一点防备都没有,也不能给特高课课长防备。

    特高课课长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安意浓,安意浓丝毫不介意,因为一会就见分晓了。

    安意浓和特高课说了两句,他觉得差不多了,安意浓都没有回头,就准备离开了。

    不管是现在,还是在刚才,安意浓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过杨晚一眼,他觉得自己的眼神都不能飘忽上去。

    竹森平胜安意浓看到了,安意浓对特高课课长说道:“课长我先过去了。”

    特高课课长点了点头,安意浓就错开身子,去见竹森平胜。

    竹森平胜看到安意浓朝着自己走过去,竹森平胜笑了笑,安意浓的步子才出去三步。

    一声枪响,让这里的人都是紧张起来,安意浓感觉子弹可能就是从自己的后脑勺划过的。

    安意浓急忙向前,立马扭头,特高课还站在原地,但是额头上面已经是一个血窟窿了。

    乱了,立马乱了。

    日本人还有记者,在场的所有人都乱了,今天的会议是防止抗日分子继续暗杀,但是现在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人了,还是特高课课长。

    什么情况?

    怎么会有人在这里,他们对今天进来的人,全部都是严格查看的。

    这里他们早几天就已经搜查了,不可能有可疑分子,怎么可能。

    安意浓急忙来到竹森平胜面前,当在竹森平胜面前说道:“长官,危险。”

    竹森平胜当然知道危险了,安意浓护着竹森平胜,直接进去大楼,外面的人都是退进来。

    外面的日本兵,在开枪的一瞬间,就冲着杨晚所在的楼顶去了。

    但是杨晚在开枪之后的一瞬间,就已经是扔了枪,将绳子扔下去,立马从后面下来。

    将绳子收下来,绳子扔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杨晚跑了回来。

    报社的记者,现在都忘记杨晚刚才不在了,因为这个枪声,让他们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安意浓和竹森平胜进去大楼,安意浓觉得安全了,安意浓对竹森平胜问道:“长官,要不要76号的人过来?”

    “不用。”竹森平胜现在脸色不好,因为这一次打脸打的厉害了。

    他们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现在被敌人干了什么?

    竹森平胜的脸色能好看才怪,安意浓看到竹森平胜说不用,就跟在竹森平胜身边。

    “怎么会有敌人?”竹森平胜问道。

    安意浓皱着眉头说道:“按理说不应该,这里已经搜查了很多遍了,而且今天过来的人,在路上的关卡都会搜查的,怎么……”

    安意浓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安意浓现在就是局外人根本看不懂。

    不过安意浓说道:“看来敌人很猖狂,敌人知道我们今天想要干什么,他们故意挑选在这样的日子里面,就是为了让外界的人看到。”

    安意浓的这句话,竹森平胜认为是对的,敌人选择这样的时间行动,就是为了造成这样的效果。

    “敌人恐怕就没有打算跑,他们想要给我们造成恐慌,让他们的目的达到。”安意浓说道。

    竹森平胜认为安意浓说的不错,那个敌人开枪的地方,竹森平胜认为也跑不掉了,可能马上就会抓到。

    但是就在他们等着那个人被抓到的时候,有消息转过来说,楼上没有人,只有枪。

    狙击枪杨晚直接扔在了楼顶上,因为没有用了,根本就不要想着带走。

    但是一柄狙击枪,换一个特高课课长的人头,安意浓觉得值得了。

    在场的人都很奇怪,敌人呢,为什么人没有了。

    看到狙击枪,日本人判断是军统的人行动的,因为他们地下党,好像也没有这种东西。

    安意浓看到他们这样怀疑,心里觉得对,就这样怀疑。

    安意浓都不想让邱刚知道,这一次的行动是自己行动的,那么日本人怀疑是军统的人,到时候邱刚也会认为是军统的人,自己就不用和邱刚解释什么了。

    安意浓反正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虽然当时安意浓和特高课课长刚说完话,但是和特高课课长打招呼说话的人太多了。

    而且你要说安意浓是最后一个,安意浓也不是,因为在安意浓离开之后,立马就有一个人准备和特高课课长说话。

    当时特高课课长死的时候,他距离特高课课长是最近的,一屁股都坐在了地上。

    所以你说谁和特高课课长说过话,就会有嫌疑,这就不太可能了。

    而且开枪的人明明就在楼顶上,现在怀疑安意浓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这一次的会议,可是说是提前开始了,日本人没有因为特高课课长死了,就取消会议。

    反而是更加要开了,因为敌人现在这样嚣张,这样的打他们的脸。

    他们是不能容忍的,他们必须要给敌人还击,不过抓捕工作还在进行。

    但是没有抓到什么人,也没有什么线索,日本人认为,敌人一定是混在了他们之中,不然怎么可能现在都找不到了。

    难道是凭空蒸发了,这是不可能的啊,是人又不是鬼。

    而且还有一点,敌人是怎么离开楼顶的,他们直接在开枪之后就堵住了楼顶,敌人不可能有时间下来的啊。

    这样的事情,让日本人觉得,敌人就在他们之中,至于敌人是怎么下去的,就不太明白了。

    不过杨晚现在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就是日本人现在默认敌人是一个男人。

    因为狙击手,在他们的印象之中,都是男人居多。

    他们不认为是一个女人,那么杨晚的身份就有利很多了,而且日本人认为,敌人早就隐藏在上面了。

    因为在上面要弄逃生的东西,而且敌人现在确实逃跑了,所以他们认为敌人可能早就在上面了。

    但是杨晚是会议快开始的时候才来的,和报社的人一起过来的,那么杨晚自然是又躲过了一个怀疑点。

    安意浓就更加没有怀疑了,他就站在下面,特高课课长被打死的时候,他就在特高课课长不远处,总不能说是安意浓的问题吧。

    现在日本人很气愤,但是安意浓不担心,他只是觉得大仇得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