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火影忍者 > 番外 博人之路---雪国骨科
    “这就是传中的火影岩啊,第一次见到真的呢,风景也很漂亮,拍外景肯定满分。”

    水无月此时就站在七代目火影岩的脑袋上看着木叶的风景,村子繁荣的景象净收眼底,似乎被风景迷惑了双眼,她的双脚也不自觉的向前走去,就这么顺着险峻的火影岩掉了下去。

    “喂!!!”

    博人吓得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他毫不犹豫的跟着水无月一起跳了下去,想把她救上来,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人无法接受画面,水无月双脚牢牢的吸附在火影岩的脸上,带着一点褐色的瞳孔惊讶的看着自由落体下去的自己。

    ‘啪’

    两个人同时伸出手,水无月的小手紧紧的拉住了博人的身体,经过一系列艰难的战斗之后才把他拉了上来。

    “呼,你有什么想不开的?”

    水无月趴在火影岩头上喘着气,末了还抬头关心的问道。

    “我是去救你啊混蛋!话说你为什么会这种忍者的技巧啊!”

    博人真是气炸肺,本来好好的去救人反倒被人救了,还被一种关切的眼神看着,让他感觉无地自容。

    “很难吗?我和雪绘都会啊。”

    “你们家里人是忍者吗?”

    “嗯,我妈妈可是超强的忍者哦。”

    水无月得意的说道,她妈妈是忍者的事情很少有人知道,但是知道的人无一不夸奖她的实力,就连爸爸也说过他一个人的话不是妈妈的对手,当然是小时候。

    “我妈妈虽然不是忍者,但是也逼着我和水无月的妈妈学了这样的技巧。”

    “诶,你们不是姐妹吗?”

    “是啊,虽然妈妈不同,爸爸是同一个。”

    “啊,果然呢,世界上的人渣不止我老爸一个。”

    博人听完不禁捂住了脸,心里想着她们的父亲大概也是某个花心的家伙吧。

    “博人的爸爸是坏人吗?”

    “也不是啦,是个烂好人罢了,你们的爸爸是什么样的人呢?”

    “嗯...很难看到的人。”

    雪绘想了想,说出了让人心酸的回答,水无月也附和的说道“一个星期只能见一次面,有时候还见不到。”

    “这样啊,真是不负责任的老爸呢。”

    “不许你这样说我爸爸,爸爸虽然很忙,嘴上总是对我们说着对不起,经常因为没时间陪我们被大刀叔叔拎着大刀追着跑,但是我最喜欢爸爸了。”

    听到博人这样说自己的爸爸雪绘立刻摆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瞪着他说道。

    “抱歉,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

    看到雪绘怒气冲冲的样子博人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他不该去评价别人的父亲,因为他自己可以每天看到老爸和他生活在一起,而对她们两个人来说爸爸却是一件奢侈品,只能诚恳的道歉。

    “那个啊,水无月的妈妈是很强的忍者吧,具体强到什么地步?”

    为了化解女孩子的怨念,博人只好转移话题对着水无月问道。

    “强到被人说成是怪物呢,妈妈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我的出生是个意外,因为她的血脉从小就被人当成异类,甚至她的父母都不能接受,她年轻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把这样的血脉传承下去,但是后来意外的和爸爸生下了我,不过妈妈说她一点也不后悔,因为她知道爸爸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我的。”

    水无月笑嘻嘻的说着妈妈的故事,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她的妈妈总会和她说起爸爸小时候的故事,不过奇怪的是明明心里那么喜欢他,在他过来的时候却总是把心意埋在心底。

    “我妈妈的话,大概就是喜欢坑爸爸了吧,爸爸总说他是被妈妈从小坑到大的。”

    见到博人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雪绘也笑着把自己父母形容成了冤家。

    “对了水无月,你不觉得这块火影岩很像吗?”

    雪绘拉了拉水无月的衣袖,她刚刚也跑下去看了一下七代目火影岩的脸,无论是发型还是脸上的胡须都很像。

    “像什么?狐狸吗?”

    水无月还没开口博人就插嘴说道,在他看来火影岩虽然霸气,却也很抽象就是了。

    “不是这个意思...”

    “不好看?没关系的啦,反正七代目本人长的也凑合,我还在上面泼过油漆呢。”

    “...”

    “唔哦,都这个时间了,要死要死!”

    博人说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思考再三才想起他是为什么出来的,再看看头顶的太阳明显已经到了中午了,他惨叫一声向着村里跑去。

    “怎么了吗?”

    水无月和雪绘看到博人逃跑的样子便跟了上去,两个人也是颇有实力,居然能够跟上全力奔跑的博人。

    “我答应妈妈出来帮她买盐的啊!”

    博人一脸苦相,妈妈生气起来可是超级恐怖的,到时候老爸都保不住他。

    “结果你们两个也跟来了啊。”

    博人总算是拎着盐回到了家门口,他看了看背后两个俏生生的女孩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进家门了。

    “因为没地方可以去啊。”

    水无月理直气壮地说道,她也和博人一样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亲切感,具体说不清,反正有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伤害自己的感觉。

    “算了,今天是我老爸生日,多两个人也没关系。”

    “噢,博人,你回来了啊...啊咧?”

    鸣人似乎也是刚回家,他正坐在玄关换鞋子,看到博人回家笑了笑,但是看到他身后的女孩子之后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爸爸!”

    “???”

    博人手上装着盐的袋子掉落在地,愣愣的看着两个扑进自己老爸怀里的女孩子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中。

    “博人你这孩子,叫你买盐你到底买到哪去了啊!”

    雏田也听到了博人回家的声音,从厨房走出来对着自己儿子抱怨道。

    “不是,现在不是纠结盐的时候,那是怎么回事啊!”

    博人回过神指着面前的画面都有点喘不上气了,自己妈妈却还在问盐在哪,该说神经大条吗?

    “简而言之,那两个是你的妹妹。”

    雏田的目光转到了正在安抚两个女儿的鸣人身上,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便拿着盐走了。

    “博人,你好啊,好久不见。”

    “小雪阿姨,你来这里就代表...”

    博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风花小雪似乎想通了什么,他对这个阿姨的记忆只存在于视频里,看到真人还是第一次。

    “嗯,博人,叫我小雪妈妈也是可以的哦,三太夫对我说雪绘和水无月被一个金发小子拐跑了我就在想大概是你了。”

    风花小雪像往常一样对博人温柔的笑着,把她和鸣人的事情告诉了这个天真的孩子。

    “所以说你和白阿姨都是...但是为什么我不知道?”

    博人脑袋晕乎乎的,小时候总会托人送他各种玩具的阿姨居然也是老爸的人,他以前真的认为两个人之间是纯洁的友谊啊,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男女间纯洁的友谊是不可能的!

    “现在不是知道了吗,因为当初我算计你爸爸的时候和你妈妈约定过以后都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的,今天能让女儿们为父亲庆祝生日多亏了正宫大人的气度呢。”

    “不要叫我正宫大人!”

    正在厨房的雏田出声抗议了一句,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心里的怨念基本上消失了,她也是心疼鸣人的两个女儿总是看不到父亲,反正博人早晚也会知道这件事情的,这次让她们过来也有点告知博人的意思。

    “大哥,父亲又带其他女人回来了呢。”

    羽村脸上带着笑意,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对羽衣说道。

    “哼,我早说过这个家里的女人们太心软了,所以才放任了父亲当了个人渣。”

    羽衣一脸冷漠,虽然他生活的古代三妻四妾都很正常,但是男主角是自己父亲这个笑话就很蠢了。

    “别这么说嘛,突然有了两个可爱的姐姐我也觉得挺好的。”

    小葵很容易就接受了两个姐姐的存在,一直只有哥哥的她突然有了姐姐,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纠结的只有我一个吗!”

    “鸣人,关于这里的建设...”

    白和鸣人拿着一幅地图一起观看,白耐心的说着上面的细节,鸣人也仔细听着,在木叶的建设上这个女人真的帮了他很多,两个人的关系也仿佛直接跳过了恋爱的那一步变成了家人。

    “你们够了,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谈公事啊,你们也算是夫妻吧!”

    风花小雪有些看不下去了,白再怎么不承认自己的感情也不能做那么毁气氛的事情吧,于是她果断抢走了地图。

    “小雪你又胡闹,把地图给我!”

    “算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你每天都做这些工作很累了,休息一会吧。”

    白想去追的时候被鸣人拉住了,白默默看了看认真的鸣人顺从了他的意思,脑袋靠在他的肩膀闭上了眼睛,嘴角偷偷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了,雪之国科技又上了一层楼,现在我们的医院不管断了哪根骨头都能接好了呢。”

    风花小雪闲来无事,也来鸣人聊起了雪之国的发展,鸣人是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回应道“那还真是了不起。”

    “说起来辉夜姐呢,我有个很不错的剧本,让她来做幕后波ss怎么样,她的气质实在太适合了。”

    “我说过辉夜不会去演戏的吧,你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

    鸣人对风花小雪招招手,等她凑过来之后用力点在她的额头上,点出一个红红的印记。

    “你们已经来了啊,花阳,妈妈回来了哦~”

    花火此时也放下手里的事情回到了家里,她看到风花小雪打了声招呼,然后来到婴儿床边把可爱的女儿抱在手里露出了充满母性的笑容,花阳也对她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花火酱,好久不见了。”

    风花小雪亲昵的抱住了花火,鸣人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似乎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两个人密谋了什么东西。

    “别叫我花火酱!”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嘛,没有你的情报我可不会像这样站在这里呢。”

    “谁知道你会去做那种事情!”

    加长型的餐桌前鸣人坐在主位上,左手边坐着六个孩子,右手边坐着五个妻子,花阳因为年纪还小被花火抱在手里,在博人眼里好好的生日宴会搞得好像在进行什么奇怪的仪式一样。

    博人也是发现自己家里人居然能有那么多的,难怪今天谁都没来,光是两代人就坐满了,再看看对面的辉夜、雏田、花火、风花小雪、白,这些人承载着各式各样的性格,却无一不是老爸的妻子,博人没来由的觉得自己老爸确实了不起。

    “我希望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都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鸣人说完自己的愿望便吹灭了蜡烛,然后一块切好的蛋糕准确的砸到了他的脸上。

    ‘啪’

    “博人,浪费食物不好的。”

    鸣人顶着白花花的奶油莫名其妙的看着发火的儿子,语重心长的教育着他。

    “我知道,但是不这么做我很难受啊!”

    -----------------------------------------------------------------------

    ps,一想到博人见到妹妹的时候脑洞就停不下来,于是就有了这篇番外,其实中心思想就是一张博人表情包。

    博人:mmp我出去买包盐都能撞上我两个亲妹妹!(摔杯)

    鸣人:怪我咯?

    博人:吔x啦!na乳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