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乐神 > 第666章 鲁云峰的爆发
    因为春天幻想曲勾起了江离美好的回忆,想必舒雨桐也是一样,所以他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但唐诗诗却提出了不同意见:“主办方所提供的这个改编版本是钢琴、吉他和架子鼓三种乐器合奏,其中钢琴为主,吉他和架子鼓辅助,我是抽签者,只能弹钢琴,虽然我一直有跟雨桐学习钢琴,但也只是会,并不算精通,所以我怕台上发挥不好,要是我当鼓手就好了。”

    江离看到唐诗诗这样,不禁笑道:“以前我们三人在地下室合奏音乐,你一时兴起,不还非要拉着雨桐调换位置吗?让她打架子鼓,你弹钢琴,我看感觉蛮好,怎么如今就没信心了?”

    “那是平时,随便玩都行,这是正式比赛,怎么能相提并论!”唐诗诗嗔道。

    “怎么就不能了?哪怕成绩倒数第一又如何?重要的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江离认真地道。

    唐诗诗一怔,红着脸低下头,“在一起”三个字让她心中暖暖的。

    舒雨桐也被触动心弦,深呼吸一口气道:“诗诗,就像离说的那样,这不就是你一心想参加三人成众音乐大赛的初衷吗?怕什么,就算出丑也有我陪你,我这次就用不太擅长的架子鼓!”

    “喂喂,出丑也别忘了我啊,小心我故意弹错吉他。”江离不满地道。

    唐诗诗和舒雨桐听了不由莞尔一笑。

    随即,唐诗诗又瞪着江离道:“我和雨桐这次用的都不是趁手的乐器,可就指望你了,如果你敢弹错一个音节,我必找你算账。”

    “这才多长时间,我都欠了你一大堆账,估计这辈子你都算不清了。”江离微笑道。

    唐诗诗哼道:“那就算到下辈子、下下辈子,总有算清的那天!”

    “嗯,我等你。”江离温柔地道。

    唐诗诗羞涩地咬了咬嘴唇,这混蛋,就知道在语言上诱骗我,占我便宜,让我心甘情愿沦为你的猎物,可是,明知道这是他的陷阱,却还是忍不住往里跳,这大概就是她的命吧。

    转眼间前面两组已经表演完毕,轮到江离组上场了。

    临行前,江离对两女小声嘱咐道:“紧张的时候就看我,跟着我的节奏。”

    舒雨桐和唐诗诗对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很快,春天般的音乐响起,缓缓流淌在会场,起初的演奏并不算顺畅,舒雨桐和唐诗诗偶尔出现的瑕疵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只有江离的吉他一如既往的完美,像是一轮暖融融的太阳,照在两女身上,指引她们前进,她们的心情渐渐平和下来,不时望向江离,琴声与鼓声伴着吉他声起舞。

    明白人已经看出来了,虽然江离的吉他位表面上是辅助,实际却掌控全场,这是在规则允许范围内能做到的极限。

    一曲既毕,江离三人下场,鲁云峰组上台,双方擦肩而过时,鲁云峰幸灾乐祸道:“看来发挥不是很好啊,小黄这场雨来得还真及时。”

    “傻逼。”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就把鲁云峰怼的面红耳赤,身子气得直发抖,因为舒雨桐和唐诗诗出错产生的高兴荡然无存。

    到台下后,唐诗诗立刻对江离竖起大拇指,喜笑颜开地夸奖道:“傻离,你刚才怼的太棒了!一想到他那反应我就忍不住想笑,哈哈哈”

    “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我猜他发挥将比我们更差。”江离嘿嘿道。

    一句话倒提醒了唐诗诗,她略有几分歉意地道:“傻离,对不起,这次我和雨桐”

    没讲完樱红的嘴唇就被江离用手指头封住,只听他板起脸道:“之前都说好了,那就到此为止,不准再提,这场不过是试试水浅,下两场才是重头戏!”

    “嗯!下面我和雨桐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唐诗诗拉起舒雨桐的手认真地道。

    剧情发展果然不出江离所料,江离的一句“傻逼”彻底搅乱了鲁云峰原本还算不错的心境,愤怒郁积心中无法爆发,差点没憋出内伤来,结果愣生生以一个辅助位将一场合奏表演搞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正好和江离起到相反的作用。

    “铮——!”一声刺耳突兀的吉他音为这场演奏画上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句号,鲁云峰抬起手掌,只见手指被划破,上有鲜血滴落,这是因为他用力过猛导致的,他的脸庞瞬间涨得比猪肝还红,最后气不过,竟突地将手中的吉他往地上一掼,可怜吉他无辜受罪,砰地弦断骨裂,鲁云峰仍不解气,还拿脚狠命地踩,几个工作人员立时冲上去将他抱住,全场响起一片嘘声,骚动纷纷。

    江离看到这一幕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鲁云峰心理承受能力这么低,看来是被他打压久了,这次实在控制不住一并爆发,啧啧,他倒要看看如此情况评审团的诸位怎么能昧着良心给他高分!

    唐诗诗喜上眉梢,拍手称快道:“真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

    比赛暂时中止,裴国栋一边亲自安慰鲁云峰,绝口不提吉他损坏的事情,也不问原因,一边关切地道:“你的手受伤了,还要继续录制吗?”

    鲁云峰刚想趁势退出,突然记起老爸说的话“你是我鲁护的儿子,临阵退缩是不允许的”,心头陡地一跳,脸色惨白,摇了摇头道:“不了,一点小伤,不碍事。”

    裴国栋却面露难色道:“可是,你毕竟受伤了,如果继续参加比赛,影响了成绩,传出去别人还说我不懂体谅选手呢。”

    鲁云峰一听裴国栋有停赛的意思,顿时急道:“真的没事,我是自愿的!”

    “哎呀,果然不愧是鲁家男儿!有骨气!这样吧,你立张字据,说明情况,我就勉为其难同意继续比赛。”裴国栋眼珠一转道。

    “好!”鲁云峰如今脑袋里乱成一锅粥,根本不及多想便咬牙道,阿龙阿虎你瞅瞅我,我瞅瞅我,谁都没敢说话。

    就这样,裴国栋如愿以偿拿到了鲁云峰亲自写下的免责声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鲁云峰的肩膀,脸上露出老狐狸般的慈祥笑容,道:“那好,你先休息一会。”

    说罢,就施施然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