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15 那幅画,一夫多妻无错
    车祸:那幅画,一夫多妻无错

    全球总决赛最后一张门票的争夺战,最终以辰慕冰临危登场让二追三而落幕,对于绝大多数玩家来讲,除了为星光战队能够代表lpl出征全球总决赛而感到高兴,或者是是期待之外,就只有数目更为庞大的辰慕冰个人粉丝在“辰慕冰归来再挽狂澜,星光让二追三挺进全球总决赛”的大封推新闻标题下日常吹捧了。

    而对于梁辰来讲,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准备全球总决赛,而是马上就要开始的城市争霸赛全国赛,也就是争夺lspl名额的关键时刻,在拿到了全球总决赛门票后,就跟几个队友简单聚了一下,然后就去忙loong队训练的事情了。

    从五月组建,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的时间,loong队首发五人的配合也逐渐走上正轨,尤其是梁飞,在最初经过了很多新人进入职业赛场都很常见的“浪”之后,已经很快熟悉了赛场上一个中单需要做到的事情,他的游戏天赋确实是非常出色,不过更为关键的,大概也是因为知道这支战队对于哥哥的意义。

    这件事情要从省赛说起。

    在省赛的时候,bo3先嬴一局的情况下,梁飞选出来了中单亚索,结果在八分钟中路被对方野辅双游抓住的情况下,一波一挑三秀杀了两个人之后,就开始了难以自制的“膨胀”,各种秀操作,严重影响到了队伍的推进节奏,进而导致翻盘,好在最后一局戴罪立功,铸星龙王索尔抓爆上下野三路,轻松取胜。

    赛后陈克松对于这件事情进行了点名批评,梁飞虽然没有反驳,但到目前为止,比赛上场不要说是超过自己,就连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都没有遇见的他显然并不怎么当回事,这是很多新人走上职业道路都无法避免的事情,现金英雄联盟圈子里面所有被玩家们熟知的知名选手,尤其是那些天才人物,都曾经有过这类膨胀自大的心态,并不为怪。

    陈克松显然也见多了这种心态,不过因为梁辰的关系,不好多说什么,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梁辰来处理。

    梁辰在第二天下午来的基地,找梁飞聊的时候,却发现这小子态度出乎意料的好,梁飞的星光鲁莽冲动,容易上头,所以并不像哥哥这样城府深沉,藏不住话,很快就说出来了缘故。

    洛冰语找他聊过。

    洛冰语跟苏冰凝两人私下里一直都有联系,苏大小姐应该是在闲聊的时候告诉了洛冰语,然后洛冰语又找到了梁飞。

    大概是是因为童年经历,梁辰梁飞兄弟对老妈都很尊敬,所以受到老妈对于洛冰语印象不佳的影响,梁飞对于洛冰语也就有些抵触心理,加上自从寒假“认门”后,苏大小姐不停地刷存在感和好感,现在在梁辰家人亲朋那边,简直就是公认的未来媳妇,这时候洛冰语突然冒出来,梁飞自然就站在了苏冰凝的角度同仇敌忾。

    不过洛冰语是什么人?

    几乎可以说是她一手调教出来了现在的梁辰,除了年龄要比梁辰小之外,简直就是梁辰人生路上的“小龙女”,对付梁飞这种耳根子软又没啥脑子的人不要太简单,在梁飞知道她身份后明显有些抵触的情况下,三言两语,就成功地让梁飞觉得哥哥这个明星前女友很不错,至少现在都是大明星了,对哥哥还是一往情深,自己当然更不能拖老哥后腿。

    所以这小子在表明了绝对会为老哥事业起步立下汗马功劳的决心之后,又很八卦地问:“哥,你跟那个洛冰语到底什么情况?你到底喜欢哪个?虽然我现在感觉她也不错,但我还是觉得嫂子更好一点,主要是老妈对嫂子印象好啊,对不对?”

    他说的嫂子自然就是苏冰凝了。

    “好好打你的训练赛,不该问的别问。”

    梁辰他们现在都已经在跟lspl战队打训练赛了,已经可以保持有输有赢,甚至平均胜率已经可以保持在七成左右,如果能保持这个状态到全国决赛的话,拿到lspl名额的应该是很稳的。

    洛冰语这段时间在上海的时间不多,因为她的明星身份,自然更不能像苏冰凝这样堂而皇之地来到俱乐部基地各种刷印象刷存在刷好感,所以在这之前,梁飞甚至都不知道梁辰跟洛冰语还有联系,不过更因如此,反倒让梁辰觉得有愧,她当然不是不愿意惹绯闻,实际上她根本不在乎那些,她顾忌这些,只是因为她清楚假如梁辰与她有牵扯的事情曝光出去,梁辰要面临的将是怎么样的风波。

    苏冰凝这边,出现在梁辰面前的就有一个王锦城,她洛冰语这边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因为生活接触或者长辈意愿而会对梁辰敌视的“情敌”?

    人类社会从古发展到今,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也在进步,但有些事情一直都没有变,也不会变,比如层次,比如内斗,虽然自古就有“大同”“群龙无首”之类的愿景,可实现起来真的很难,也看不到那种希望。

    洛家虽然处于掌握大多数资源的那少数人之列,但并非没有处于对立面的人,假如因为她而对梁辰有些什么行动,这些人带来的冲击,对于现在的梁辰来讲无疑是毁灭性的。

    太过弱小的梁辰,根本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至于选谁?

    梁辰做不出什么取舍,只有一个其实很异想天开的“愿景”。

    晚上他就在基地里面,正在看书的时候,梁飞又跑了进来,神秘兮兮问:“哥,问你个事情呗?”

    梁辰看他一眼,继续看自己的书,“说。”

    “你到底喜欢谁?”

    然后梁飞就看到老哥骂了自己一句八婆后,怔了一怔,然后合上书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觉得法律和道德,哪个更正确?”

    梁飞看了一眼老哥在看的那本书,貌似就是在讲这个问题的,郁闷道:“我哪知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看书……你别转移话题,到底喜欢哪个啊?”

    梁辰还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墙上苏冰凝贴得墙纸,是一副很深邃浩瀚的星空图案,瑰丽而唯美,他伸了个懒腰,道:“从古到今,风俗、道德、法律的标准一直都在变,古时候,我们中国儒家推崇的礼,不是法,一开始甚至是反对用法来治国的,那是法家的思想,不过只用道德礼仪来治理国家显然不现实,所以为了笼络人心,封建王朝都是‘外儒内法,剂之以道’……”

    “停停停!”

    梁飞忙打断了老哥的长篇大论,“你到底想说啥?”

    梁辰看他一眼,问道:“现代社会都在宣扬民主、平等、自由,你觉得什么才是?”

    梁飞正想说“我怎么知道”,就听梁辰已经继续说道:“我觉得那种社会,在不会侵损他人利益的情况,每个人应该都会有选择和说不的权利,可以不理解,但请尊重……就像同性恋。”

    梁飞头疼道:“没听懂,能简单点吗?”

    梁辰轻轻叹口气,不知道是在跟梁飞说,还在自言自语:“人的观念永远逃不出时代限制,是因为我们的观念都是被这个社会灌输形成的,最直白的来讲,我们现在人人都认为一夫一妻天经地义,可实际上在民国的时候,哪怕是宣扬女权解放,一夫多妻的姨太太也很多,就选是现在国外很多国家,一夫多妻也是合法的。我们现在选择一夫一妻,原因有很多,不过根本上来讲,是为了社会稳定,很多法律都是为此,这也是法律会修改的缘故,道德风俗是观念,而法律,在我看来,就是统治工具,所以违法在有些时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说最后一句有时候违法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已经让梁飞感觉很不可思议了,因为这跟他一直以来的观念冲击太大了,但跟接下来一句话相比,就显得正常多了。

    “违法并不代表就是错的,所以……假如,假如有人愿意在一起,并且在一起很开心,一夫多妻甚至于一妻多夫,也不算是什么错事吧?”

    梁飞瞪大眼睛,咽了一口自己口水,怔了半晌才有些结巴地道:“哥,你想……娶俩?”

    梁辰什么也没说。

    梁飞还要再问,却听到有人敲门,门被推开后,进来的却是江采萱,手里拎着一份文件袋,梁飞跟着喊了声苏姐姐后,就先出去了,江采萱在桌前坐下,笑着把文件推到梁辰面前道:“你回头看一下。”

    这是不久后loong队集体入驻金龙tv的草拟合约,梁辰已经知道,不过会是江采萱亲自送来,却是有些奇怪,江采萱也没让他多猜,看了他一眼就道:“这么晚过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

    梁辰点点头,心里没怎么在乎江采萱要说什么,却在想她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然后就听江采萱微微沉默了一下后,问道:“还记得那幅画吗?”

    “什么?”梁辰有点没反应过来。

    “那幅画。”

    江采萱加重了语气,解释道:“我今天过来,其实是姑姑的意思,为了那幅画就是你前段时间从墨轩堂买来,作为寿礼的那幅李鸿章画像。”

    那幅李鸿章画像当时花了梁辰三十万买来的,作为送给苏家老爷子的寿礼,当然记得,不过江采萱忽然又提起这件事情,就让他很疑惑了,就点点头,问道:“怎么了?”

    江采萱微微沉默了一下,大概是在想怎么措辞,然后道:“那幅画……你花了三十万,对吧?”

    梁辰点点头。

    江采萱那双明亮眸子不知道是审视还是奇怪地看着梁辰,脸色有些古怪,最后说道:“假如我现在告诉你,那幅画的价值,可能会超乎你的想象,你会有什么感受?”

    梁辰怔了怔,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苏家老爷子寿宴那天他与洛冰语见面,事后苏冰凝给他打电话,电话里面说在寿宴的时候,有一个人要出高价买那幅画,当时根本没有在意,之后与冰儿与吃饭,在那个叫墨轩堂的地方,似乎洛冰语也提到过那幅画。

    他记忆力很好,很快就回想起来了当时洛冰语的话。

    那时候他问国轩堂与墨轩堂有什么关系,洛冰语的原话是说:“国轩堂跟墨轩堂有些联系,但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联系,两者之间壁垒分明……还有那幅画,其中都有一些联系,不过我现在不好告诉你,而且你现在知道未必就是好事,等以后时机合适,我一定会告诉你,可以吗?”

    而现在,因为那幅画,江采萱晚上跑过来找自己?

    这些事情在梁辰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很快笑了笑,说道:“价值更高,说明我买对了,还能有什么感受?”

    江采萱神色古怪地看着他道:“你知道今天又有人来买那幅画,出了多少钱吗?”

    梁辰笑道:“多少?”

    江采萱看着他,一字一顿:“三千万……美金。”

    “呃……”

    梁辰很怀疑江采萱是不是在开玩笑,但看着她那张美丽脸庞上的认真神色,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看玩笑的样子,而且也完全没有理由,愣了半天才道:“没搞错吧?就那一幅画……国宝级文物也就那价了吧?”

    江采萱道:“那幅画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或者说牵扯到什么,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但从现在情况来看,至少卖出三千万美金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可能也会有些麻烦,我今天过来,就是吧这件事情告诉你,然后问一下你的决定,这是姑父的意思。”

    梁辰皱了皱眉,看着江采萱问道:“把画还给我?”

    江采萱点点头,又道:“看你的决定。”

    梁辰想了想道:“假如那幅画会带来麻烦,需要我来承担这些麻烦的话,我愿意把画收回来,假如不是这个缘故的话,就没有什么必要了……那是寿礼,不论价值多少钱,都跟我没有了关系。”

    “你确定了?”

    江采萱那双明亮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梁辰,知性优雅的魅力表姐在灯光下很有一种惊人心魄的美丽,笑吟吟道:“不论你做出怎样决定,都不会告诉冰凝的,我可以保证……其实对你来讲,拿到那幅画卖出三千万,对你现在的帮助会有很多,反正你的心意已经到了,这不会有什么影响。”

    梁辰笑道:“这是新的试探吗?”

    江采萱摇摇头。

    梁辰笑了笑:“我的答案已经说过了,替我谢谢叔叔的好意,不过真的不用了,现在俱乐部不说赚钱,但维持下去肯定没有问题,而且我对未来很有信心。”

    江采萱也不再坚持,道:“那好吧,看你们在全国决赛上的表现了……对了,你会在全球总决赛登场吗?”

    梁辰想了想道:“应该没有机会了。”

    这句回答的“应该”两个字,在第二天就被“肯定”两个字给替换掉了。

    因为崔秀言被辞退了。

    争夺门票前让梁辰登场,并没有经过王进的允许,所以在得知了这件事情后,王大少毫不犹豫地炒掉了这个眼里只有比赛而没有老板的韩国教练……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