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野鬼升仙 > 第八百六十四章 镜面空间
    “辛道友,不要让那邓安逃了!”

    尽管冉回施展出了全力,且邓安因受魔气影响遁下降,但冉回仍难以追上邓安,飞遁途中,他突然冲前方辛载喝了一声。

    辛载几乎没有犹豫,便祭出一件壶形法器。

    “辛道友,不可……”默狎妖王与林枭王有隙,又对虎忠的话信了大半,最佳选择是置身事外,见辛载出手,不禁有些焦急,然而,这一切生的太过突然,他根本来不急阻止,遂狠了狠心,暗中向泥巢妖王、银狸示意,不必理会辛载,迅离开。

    邓安不久前与辛载交过手,知道对方实力有了较大长进,这件对方不知从何处弄来的壶形法器,威力又是极强,上次出其不意之下,差点让他吃了亏,如今虽有了心理准备,但也必须慎重对待,连忙祭起土浑盾。因为时间紧迫,他随后施展出噬魂魔音。

    接下来生的一幕,使邓安意外之余,心中一沉。

    所有在场妖王与修士只是愣了片刻,就被一阵刺耳的女子尖叫声惊醒,当他们意识到生过的事情后,一个个流露出后怕之色,然后,便神色复杂的看着一幅画卷从辛载怀中徐徐飞出。

    画卷中的丽人双目盯着辛载,似有怒意。

    辛载的神情显得很不自然,咧了咧嘴,见已破了邓安的噬魂魔音,遂警惕向四周匆匆扫了眼,双手一拢,将画卷迅收起。

    林枭王等盯着辛载,目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贪婪。

    邓安早就领教过此幅画卷的厉害,深知想要灭杀辛载必须花费一些时间,便不再与之周旋,忙趁着众妖王、修士愣神之际,从侧方的绕过,追至虎忠与老虎王身后,抢先遁向了河道出口。

    目睹着眼前一切,老虎王自忖,若邓安以噬魂魔音对付他,纵然能侥幸逃脱灭杀,也得脱一层皮。见邓安从身边飞过,他下意识的讪讪一笑,微微张了张嘴,可又不知说些什么,忽听到虎忠催促,才意识到处境依旧凶险,随也忙施遁术,追向邓安。

    这时,洞口方向一阵虚幻,邓安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老虎王与虎忠见状,立刻脸色大变,然而,以他们的遁之快,尤其还是施展出全力后,根本做不到马上停下,只能任由身体又向前冲了尺许,接着眼前一花,来到一处奇特之地……

    邓安的眼前,是一个光怪6离的世界,如果单独形容身前,也算得上钟灵毓秀,但将这些风景放到更广更远的大环境中,却生出了一种不真实感,仿佛这里所有的事物都被“拉长”了。

    邓安稍加观察,就找到了原因所在。

    远处……更远处……好象只是近处的一个个复制品,它们经过无限叠加后,变得深遂而幽远,极易让人产生晕眩与幻觉。或者,也可以这样描述:这里的事物,如同被放置在了一个上下四周全是镜子的房间中,站在其中,看到的有数之不尽的影像。

    邓安定了定神,脸上遂露出了一丝苦笑,大致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他又四下打量一番,才带着一丝无奈,随意选了一个方向走去。未过数步,他心中的一丝侥幸,就被抛得无影无踪。

    他所在之地,与虎忠的介绍一般无二。

    “镜面空间!”

    邓安摇了摇头,出一声轻叹。

    此刻,他已别无它法,只得硬着头皮,试探着前行数步,欲找到一些参照物。按照虎忠的说法,如果贸然走下去,肯定会被困死,除非是运气实在好,误打误撞进入那个独特的小空间。

    对此,邓安不报太高期望。

    虎忠有关镜面空间的说辞,邓安并非完全相信,不排除存在另一种可能:虎忠提前做了充分准备,可以使他避免陷入镜面空间中,或者,虎忠完全说慌,即便是陷入,他也有办法离开。

    如今,邓安对镜面空间外的情况一无所知,虎忠是否如他一般遭遇还无法确定。不过,细细回想刚才的一切,他总感到镜面空间的变化太过诡异,就算虎忠有些准备,恐怕跟他一样处境。

    至于林枭王、默狎妖王等一干妖王修士,对镜面空间的了解恐怕还不如他了解的多,多半被“吞”了进来。若单论实力,他们当中只有少数几个能对他产生威胁,但他们修行多年,阅历与手段自有常人难以企及之处,与他们合作说不定也能寻到机会。

    数步的距离,邓安如同经历了漫长的跋涉。

    因为每前行一步,他眼前的景物就重复了无数次。想要从中找到参照物,除了具备常的观察能力外,还必须有强大的念力。尽管他的念力高出同阶,但受限于自身修为,一样杯水车薪。

    镜面空间究竟有多少,邓安判断不出,在这里寻找被卷进来的妖王修士,只能以时间换空间。因此,他前行的度变得异常缓慢,基本上每走一步,就要原地停留十天,其中五天用于观察,五天用于休息。在此期间,他必须承受难以想象的精神煎熬。

    方法虽然笨拙,但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过后,当邓安的承受力几乎到了极限时,他的眼睛忽然一亮,停在了某处虚空。那个方向上,其中的一个镜面影像中,闪过一个身影。

    “是他?!”分辨出那个人后,邓安略感到有些意外,微一沉吟,担心失去机会,身形迅一晃,飞向那个“镜面”……

    冉回此刻一脸漠然,四下打量着,他对自己被困镜面空间似乎毫不关心,可能是搜索无果,其脸上很快现出了一丝失望。突然,他的神色微微一变,不假思索地闪向一侧。距他所在位置约数十丈远,一片茂密的矮树林边缘,悄然现出一个青年的身影。

    愕然过后,冉回的神情化为了惊喜。

    眼前的青年,正是追过来的邓安。他打量着冉回,目中警惕之色一闪即逝。被卷入镜面空间前,由于时间紧迫,他需要尽快设法摆脱拦截,没有时间留意冉回,是以没有现对方的变化。

    与魔水湾初次相遇时比,冉回的身上似乎多出一丝危险气息。对于这种气息,邓安既感到熟悉,又分外厌恶。可是,为了能够从镜面空间脱身,也为了试探一下对方,暂时只能选择合作。

    “嘿嘿,冉回道友,别来无恙。”

    “哈哈,邓道友当真好肚量!老夫还行吧,就是为了寻你浪费了不少精力。”冉回眼珠转了转,大笑一声,看上去十分热情。

    “道友的雅兴真是不小。”邓安顿了片刻,沉声道。

    关于对方为何寻找自己,邓安当然很想知道,自在那处破碎空间中,他就觉到对方有意针对自己,只是一直没机会询问。

    若说仅仅因为他在巫族滞留,破例进入巫族圣地,令耒布素坏了一些规矩,就招致其记恨,似乎毫无道理。况且,他不仅救了延生,还带来了可能是失踪巫王黎娅的消息。与情与理,对方更应该感激他。但如果不是上述原因,对方又会因何而来?

    难道是因为巫族内部纷争,自己无意中破坏了平衡……

    邓安百思不得其解,如今并无第三者在场,倒是可以趁机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可是,如果对方不想说明,他问了也白问。

    “难道邓道友一点儿也不好奇,老夫为何会从巫族追至古战场?”见碰了个针子,冉回似是觉得无趣,开门见山的问道。

    “邓某怕浪费口舌。”邓安冷声应道。

    “嘿嘿,那老夫就直接一点儿。”冉回阴阴的一笑,遂问道:“你与耒布素有何交易?为什么他会对你礼遇有加?不要告诉我,你与他只是投缘。耒布素是什么脾气,老夫比你更了解。”

    “呃?……”邓安闻言,不意对方为此而来,怔了片刻,进而失笑道:“呵呵,道友身为巫族长老,也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竟如孩童般任性。”关于天地乾坤珠之事,他绝不能主动提起。

    “你是不想说了?”冉回怒道。

    “你只是为了这件事?唉,不是邓某不想说,而是邓某与大长老没有任何私下交易,你看到的便是一切。”邓安无奈叹道。

    “你以为老夫拿你没有办法吗?”闻言,冉回威胁道。

    “邓某刚才所言,绝没有半句隐瞒。关于道友的实力,邓某已经领教过,不敢有丝毫小觑,也相信道友以前有所保留。”邓安肯定的点点头,指了指四周说道:“不过,邓某特别提醒一句,你我被困之地十分古怪,单凭你一己之力,肯定无法逃出去。”

    “哦?”冉回仿佛对自己被困何处并不感兴趣,眼光闪烁了片刻,才紧盯着邓安,问道:“如此说来,你对此地非常了解?”

    “算不上。”邓安含糊答道。

    “道友有把握离开?”冉回显得有些迟疑,继续追问道。

    “如果说把握,邓某不敢做出任何承诺,但道友如果肯全力协助,相信我们逃出去的机会更大些,道友一人之力终究有限。不是吗?”看到冉回的反应,邓某奇怪之余,变得愈警惕。

    “看来老夫没有选择了。”冉回目光一闪,嘴角挑了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