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幻音、速射与力量!
    随着号令一出,削骨氏族的勇士立刻拔出武器,连基本的试探都没做,就从高台两侧包夹过来。

    不管傲沙表现得多么胸有成足,他们始终只有四人而已。

    这点人数甚至做不到把控自身半场的领地,当二十二人完成合围,傲沙就会陷入到腹背受敌的困境中。

    作为以决斗为生的勇士,绝不会在这样的生死相搏中有任何顾虑,登上高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将生命奉献给了三神。

    这既是权力的争夺,也是取悦神明的搏杀。

    然后他们听到了哀伤婉转的歌声。

    卓尔.银月的颂唱瞬间盖过了地火的咆哮与冥河黑水的轰鸣。

    这曲调空灵悦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但里面蕴含的失落、痛苦与哀悼之情浓郁得有如实质,凡是听到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想要落下泪来。

    这让削骨勇士们的脚步不由得一顿。

    “不……住手!”

    “你们……在干什么?”

    “快停下来,你们这是在亵渎圣地!”

    “背叛者!”

    “我要杀了你!”

    旁观者忽然神情大变,有的指着削骨氏族大声喝骂,而有的则掩面长哭,像是遇到了什么极为悲痛的事一般。

    图拉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削骨勇士们反身朝自己的族人杀去,转眼间观望台上便溅满了滚烫的鲜血,弯刀穿肠而过,一个个头颅从台上滚落,脸上仍充满了惊愕与不敢置信。搭配上忧伤的曲乐,简直像是在记述这场惊人的屠杀一般。

    然而只有短短一瞬。

    当他再次眨眼时,眼前的惨景消失得无影无踪,二十二名勇士仍在向前逼近,但脚步却迟缓了很多。

    他们没法不迟缓,背后的族人本应该是他们最强有力的支撑,也是他们精神维系所在。他们为氏族出生入死,赢得权力,而族人则为他们欢呼呐喊,将其视为英雄可惜现在完全颠倒过来,族人的痛哭与怒骂让他们惊疑不定,就连同为铁砂城执掌的其他大氏族也对他们怒目而视,仿佛他们犯下了什么不容宽恕的罪行。

    勇士们不畏惧强大的敌人,却没法忽视手足的斥责。

    这难道是傲沙公主的力量?

    但……怎么可能?图拉姆不是没有见过可以够操控人心的力量,例如砂岩氏族的卡芭菈,就是一名拥有类似能力的强大神女,可他从来没有听过神女能让这种虚无缥缈的力量出十步范围的啊!他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神罚之石,望向新主人卓尔.银月所站的位置距离观望台已远远过了十步,那些光着膀子,明显没有佩戴神石的痛哭流涕之人,真是因为她的歌声所引起的吗?

    他相信这个疑问同样存在于削骨勇士心中。

    对于决斗来说,这份迟疑是致命的。

    一切都生在刹那之间。

    就在他们放缓脚步的那一刻,安德莉亚率先动手了。

    她没有将背后的短弓取下,而是抽出羽箭甩向离她最近的决斗者。

    或许是受到了场外的影响,又或者对方没有持弓,因此降低了警惕,削骨勇士并未第一时间做出格挡应对,当看到和离弦之箭没什么区别的箭头向他们直飞过来时,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四枚羽箭,竟完全不亚于强弓满弦的劲射!

    每箭矢都从目标右侧锁骨下方穿过,卡在骨骼中,令握刀的惯用手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这也使得四人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包围圈顿时出现了破口。

    回荡在高台上的歌声陡然一转,由先前的哀伤曲调忽然变得激昂高亢,紧凑的鼓点每一记都像是在敲击于心头一般,让人不禁热血沸腾!

    灰烬的身形如同一道黑影,再次展现出了她毫不讲道理的力量明明扛着巨锤和木盾,脚步依然行云流水。左手格挡,右手舞锤,没有人能挡得下她的一击。而且她并非用锤头将人砸个粉碎,而是横握锤柄,在台上横冲直撞,很快她的脚边就倒下了六七人。

    人数上占据优势的削骨勇士反而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继续分散从两翼包围,先不说如何绕过灰烬补上另一边的缺口,光是这个过程都会被安德莉亚的投射压得喘不过气来。即使用盾牌挡住身体,也会被犹如长了眼睛一般的箭矢钉穿脚掌。至于慌忙中射出的神石箭矢,不仅威胁不到对方,落到地上的神石还会被充当护卫的铁斧一脚踩碎那可是价值几十枚金龙的金贵玩意!

    若是取消包围,则会使得他们人多势众的优势丧失殆尽。

    “所有人,向我靠拢!”

    大概是看出这样下去不行,一名勇士大吼道,将剩下还能站立的十余人聚拢到身边。战斗到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看出来,虽然灰烬的宣言狂妄无比,但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一人战死。

    如果她想要杀人,根本没人能阻挡得了那柄铁锤。

    每一个勇士都是氏族宝贵的财富,这一做法赢得了各大旁观氏族的敬意,自然也包括削骨决斗者他们不惧怕牺牲,也愿意为神圣决斗付出性命,不过那得具有意义,而不是盲目的去死。大地母神并不是嗜杀者,她赞扬勇气与力量,却不希望看到无畏的死亡。

    勇士们将武器收回腰间,所有人挤成一排,向前伸出双手,其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呵。”

    灰烬轻松地一笑,丢下木盾,平举长柄铁锤,朝人群冲去。

    两股力量猛得碰撞在一起!

    “噢!”

    “加油!”

    “坚持住!”

    观望台上响起了杂乱的喊声,却没有指出氏族,仿佛这一刻谁胜谁败已不再重要,人们只想看到一场彰显勇武的较量!前一刻还在痛哭流涕的旁观者现在一个个握紧了拳头,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高台中央,可图拉姆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场上的鼓点一浪高过一浪,像是催促众人勇往直前的号角,令每一个听众都心潮澎湃,就好像他们不是一个观众,而是这场神圣决斗的参与者!

    灰烬此刻上半身绷成一条倾斜的直线,双脚前后弯曲,居然与削骨氏族的十余人形成了僵持不下的局面。她手臂上的肌肉形成了完美的弧线,宛如力与美的最佳诠释。

    不过这不是一个人对抗整个氏族的决斗。

    当铁斧、安德莉亚、卓尔.银月先后加入这场拉锯后,平衡被打破了。

    四个人推着十余人缓缓前进,一步步向高台边缘逼近,每迈出一步都会让旁观人群泛起一阵喧哗,图拉姆也忍不住一边高呼,一边挥舞起手臂。

    乐曲经过一段攀升后,终于迎来了最高峰。

    前进的脚步终于在此刻与鼓点合二为一,削骨勇士再也无力抵抗,四人齐声大吼,将铁锤后的十余人全部推下了高台!

    乐声同时戛然而止,但振奋人心的余韵仍不断回响在每个人耳边,久久不曾散去……

    “胜利者,傲沙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