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蛟躯一震
    没什么要紧话?怕是跟他满口的谎话要紧的很吧。

    金龙也不戳穿, 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眼神盯着蛟。

    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蛟摸不着头脑, 蛟目转了半圈, 再闪烁地移向别处。

    难道是没有听清?

    若是金龙没有察觉异常, 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

    这个念头只转了一瞬, 就被蛟一股脑儿压了回去。这半个月的切身经历,让他清楚地认知到一个事实。那就是, 就算金龙对他不设防……他依然没什么赢的余地。

    蛟暗暗咬牙,再次为龙蛟之间的差距感到不忿,从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声,轻蔑道:"小小一座鹤宫,你是打算走上几年才出去吗?"

    走走停停,将他像包袱一样提起又放下, 放下又提起, 偏偏还端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架子,衣冠楚楚,衬得他更加狼狈,也惹得他更加烦闷。

    蛟讥讽道:"若是走不动路,就别勉强。左右我们的腿是用来爬的,又不是竖着走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金龙:"……"

    蛟恶意的嘲讽并未让金龙改变脸色。

    他弯曲双腿,扭头示意蛟爬上来。

    蛟大王微扬起下巴,似乎有些不情愿。

    金龙:"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蛟冷笑,在心中默念, 没有以后了。

    他爬上龙背的姿势堪称娴熟,趴好后四顾张望了一番。

    鹤宫的妖怪发现不了特意隐藏了行踪的龙蛟, 但却胜在数量众多,就算是漫无目的地巡走,也可能与他们撞上。聪明些的已经回去通传了鹤鸣。

    鹤鸣听说在自个儿地盘上闭关了半月的前辈终于出关了,看情形,似乎并没有恶意,便松了口气,又拉着在屋顶翻肚皮打盹的老龙一起去看看。

    然而妖去楼空,那间被搁置多年的屋子,忽然就平地消失,找不到丝毫痕迹了。

    明目张胆的龙与蛟已经趁着混乱离开鹤宫。

    回到歇脚的山洞后,蛟便不再和金龙搭话。他从隔壁洞里掏出了正在安睡的狐狸崽子,抱在怀里,盘腿看着金龙,有那么一股子秋后算账的味道。

    睡意朦胧的灰狐狸眨着一双迷茫的眼睛,愣愣地看着归来的两只大妖。

    蛟的意思很明显了。

    那空出来的狐狸洞,便是金龙这几日的栖身之所。

    金龙皱眉,不知脑海里转过些什么,最后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蛟立马将狐狸崽子扔到角落里,狰狞道:"要是发出半点声音,立马吃了你!"

    狐狸:"……"大妖们都是这般喜怒无常吗?

    喜怒无常的蛟在狐狸身上下了多重禁制,确保这小东西使不出坏后,便迅速进入了调息。金龙没有骗他,这几天他的灵力恢复得极快,起初他以为是蕴灵草的功效,后来明白是怎么回事后,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这次的闭关并没有持续太久,蛟就从入定中清醒了。

    他看了眼窝在角落里熟睡的狐狸,又环视了一圈山洞。

    周围十分安静,深渊本不是热闹的地方,即便妖物相逢,也从来不会是寒暄客套。他站起身,给自己幻化出一套齐整的衣袍,朝洞外走去。

    他确信自己如今的状态,小心些是可以独自离开深渊了。

    这时,狐狸崽子翻了个身,发出细微的咂嘴声。

    蛟垂眼看着他:"永远别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到外人身上。"

    只有靠自己,才能真正的万无一失。

    然而睡梦中的灰狐并没有听见这番话,也不知道被他寄予厚望的大妖已经打算抛弃他了。

    蛟手指微动,灰狐崽子便化为苍白的青年模样,他毫无所觉,兀自蜷缩着身体呼呼大睡。蛟又踢起脚边的碎石,化成狐狸模样,塞进青年怀中。

    不多时,一道黑色长条蜿蜒地爬出洞口,先是探头探脑地张望了片刻,确定隔壁洞穴没有动静后,迅速疾驰往前冲去。黑色闪电倏忽便窜出数丈远,盘踞在洞穴上方的金色长条静静地看着那道黑影,直至黑影融入前方密林之中彻底消失。

    蛟冒险化作原形,打算躲入密林后,再重新变化回来。

    依稀记得此处有个不知活了多少岁数的树妖,千年前就已经是不容小觑的大妖了,不过轻易不会出手,只要小心些,不去惊扰,树妖也不会主动攻击。

    蛟只希望那么多年过去,树妖的性子依然没变。

    穿过密林,前方便是一个三岔路,一条通往深渊外围,另一条便是通向三头蛇的蛇窟。

    三头蛇已死,他们之前闹出的动静也不小,几乎所有妖怪都以为他和金龙已经占据了蛇窟,不敢冒犯。蛟想的便是先躲进蛇窟深处,靠着深渊内的精纯灵气,闭关修养百年,届时等他出关,再去和金龙清算新仇旧恨。

    将脑内的计划梳理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隐患后,黑色长蛟停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它还是立在原处。

    再一会儿,黑色长蛟仍是一动不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张蛟脸慢慢皱成一团,他扭过头,看了看身后威风的大尾巴,表情如遭雷劈。

    怎、怎么变不回去了?

    蛟目流露出不可置信,很快,他再次尝试化形

    密林间光影斑驳,一阵风吹过,落叶飘起,洒在黑色长条的身躯上。

    蛟:"……"

    他静默了片刻,黑着脸,摆了摆尾巴,将身上的叶片尽数抖落。接着高高仰起脖子,试着人立起来……然而人立起来的蛟依然是一副蛟的模样,半点没有变化。

    蛟的心猛地沉了回去。

    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变不回人形了?!

    他缩回脖子,继续哼哧地想要化形,直到满头大汗,身后依然是条黑乎乎的长尾巴,就这么过了很久,他终于惊恐地确认了事实:自己是真的变不回去了!

    哪里出了岔子?!

    他明明已经恢复了大半,怎么反而连人形都维持不住了?

    虽然他对自己的原身十分满意,但真要顶着这副模样四处乱闯岂不是很快就暴露了?!而且修炼到一定境界的大妖,哪个会成天露着原形啊?

    蛟心急如焚,怎么都想不明白关键时刻会在化形上出岔子。接着又开始怀疑起金龙,疑心这是什么奇怪的后遗症。否则怎么会毫无征兆就这样了?

    一瞬间,他感觉密林中似乎潜藏着无数双眼睛,若是自己的蛟身原形被发现,很快,鹤宫里那些烦人的鸟怪们便会将消息传遍整个深渊。当然,也包括那条老龙和母鱼白璘。

    他们都会知道:深渊里真的有一条黑蛟……

    不行,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蛟再不敢停留,重新化作一道闪电,朝着蛇窟疾驰而去。

    当看到熟悉的三头蛇标记时,蛟忽然想起了一个被他忽略的关键。

    三头蛇……不也是一方大妖,怎么也没见他人身时的样子?

    照理,越是修为深厚的妖,就越忌讳在陌生的敌人前显露原身,三头蛇却自始至终都是用原形与他们交手。

    两妖交手,哪有一开场就直接用原身的?

    蛟眼皮直跳,隐隐有了不好的猜测。

    "……它的效果比之乌灵芝差了很多,而且有些副作用。"金龙当初的话语在脑内响起。

    副作用?

    蛟震惊地想,难道这就是金龙口中的副作用?

    变不回人形?

    可是三头蛇又没有吃蕴灵草,兴许只是巧合呢……但它经年累月守着蕴灵草,虽没有吃下肚,却也或多或少会受影响!

    要真是如此……

    黑色长蛟颤动一阵,倏然间萎靡在地——

    那他就太倒霉了!

    亏他还嘲笑过灰狐崽子不能化形,他现在的状况也不知会持续多久。要是时间久了可怎么办?

    似乎从决心杀鱼夺宝开始,他的运气就从未好过。蛟努力压回满腹心事,咬咬牙,钻入了蛇窟之中。

    蛇窟内一如他离开时那般阴暗潮湿,地上的痕迹没有丝毫变化,显然在他们离开后,没有其他妖怪造访过。

    不得不说,蛇蛟一类习性相仿,这地方虽然破烂了些,通道狭窄了些,倒还算舒适。

    心情低落的蛟慢慢又觉得不对劲起来。

    怎么越来越窄了?

    起初还算是可以,越往里走便越窄,到了后面已经连转身都困难了。

    蛟:"……"

    他想起来了,当初与金龙入内时,起初用的是人形,到了后面通道愈发狭窄,他们不得不弯腰,最后索性化作缩小后的原形,才通行顺畅了起来。

    而现在……庞大的蛟躯快要被通道卡住了。

    蛟默念口诀,想要缩小些。

    片刻后,粗壮的蛟躯仍旧堵在过道中央。

    蛟目隐隐闪过一丝无助,他又试着变形,想像之前那样,变成黑色小蛇或者其他随便什么小一些的东西,可全都没能成功。

    不只是变不回人形……他竟然失去了所有变换形体的能力。

    蛟看了看幽深的通道,丈量着自己的腰围,确信再往里几步,他就会被卡死在通道中。

    "……"

    难道他连躲进蛇窟都困难了吗?

    此时纠结无用,他明智地选择回身。先是慢慢往后退了几步,再试着调转身体……粗长的黑蛟挤在幽暗狭窄的洞口里,艰难地对折身体,一点点腾挪。

    金龙远远跟在后面,见到的便是这副情景:"……"

    似乎是修成大妖后,已经万年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了,蛟未能准确预估自己的体型,腾挪到一半,他发出惊恐的低吼。

    卡、卡住了?

    他甩甩尾巴,四脚抓地,腰身使力一扭,然而全身都被死死夹在石壁之间,动弹不得。

    狰狞的蛟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凝滞,显然对这突发情况感到茫然和无措。

    他正处于身体弯折的姿势,不利于用劲,处境尴尬,难以言表。

    过了一会儿,他再次试着化形变小,然而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他又尝试吸气缩腹,可非但没有感到松动,反而觉得越来越紧了。

    蛟尾重重拍击起地面,四脚扒拉起地面,十分着急。

    金龙亲眼目睹了蛟是如何将自己卡住的全过程,脸色微妙。

    "小渊……"

    黑蛟猛地停下了吸腹摆尾扒地面的动作,浑身僵立在原地。

    他听到了谁?!

    金龙幽幽道:"你……需要帮忙吗?"

    黑蛟:"……"

    要是身体允许,他想变小冷静下。

    ——这副蠢态竟然被人看见了,还是被金龙看到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滑动声。

    金色长条试探着接近团作一团的黑色长条,尾巴尖伸到了蛟转不过来的脑袋上。

    一阵蛟吟声响起,发出恼羞成怒的声音。

    "走开!"

    金龙问:"是变不了形了吗?"

    "明知故问!"蛟没好气道,"你跟踪我?"

    金龙道:"我一直守在洞外。"

    蛟:"……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走?"

    金龙道:"为什么?"

    蛟恨声道:"我可不打算跟一个控制不住下半身鳞片的妖怪待在一起!"

    金龙咳了咳,似乎自认理亏,迅速移开话题道:"我先帮你出来吧。"

    "不用了!"

    蛟的拒绝铿锵有力:"你是在笑吗?"

    金龙嘴角的笑容僵住。

    蛟冷冷道:"真以为我会那么蠢的把自己卡住?蠢龙,你以为只有你能凭身体撞开石壁?滚开!"

    怒气磅礴的蛟大王一个摆尾,使足了力气狠狠敲向两边石壁,传出沉闷的响声。强横的蛟躯扭动撞击,将石壁折腾出无数细缝。

    金龙:"……"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