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宋道 > 卷十一 射天鹧 第九百零三章 困惑
    甲顺的困惑,此时也是高丽上将军崔卓的困惑。

    只是,上将军崔同学很快就排出了许多可能的选项,一本正经的就是认为宋人此来就是搞事情来的,虽然他自己也不太相信大宋会无缘无故的跑来侵略高丽,而且还就仅仅派了万多人来,但除了这个解释之外,还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答案了。

    至于说什么保护侨民,这个借口只怕只有三岁的小孩才会相信:在崔同学看,高丽的百姓皆是如草芥一般,大宋人难到就不是草芥咯?

    很快,甲顺也就听得三军整备完毕,将要出城与宋军迎战的消息,得知高丽军这次居然没有怂,还主动出击,甲顺觉得这还是老天开了眼。

    但很快,就有军官上到城头,把甲顺还有一些身强力壮的百姓选了出来,将他们组成了民夫队,早早就聚集在了城门后面,等着一会上将军崔卓一举杀得宋人大败后,他们好出去打扫战场。

    也就是正在排队时候,十几个和甲顺衣着服色一样的人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并也也寻着了甲顺,一个用麻布条勒着额头的汉子上前拉着甲顺道:“甲顺大哥,你听说了吗?吴管事说城外的宋人军队是来救我们的!”

    甲顺点点头,却在看看周围持刀戒备的高丽士兵后,低头道:“现在什么不要说,我们的身份还是罪人,大伙小心行事吧。”

    虽然对于这个消息甲顺很难消化,但眼下的行事也不容得他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毕竟他和他的同乡们刚刚是以罪人的身份从牢房里放出来协守城池,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生事的好。

    当然了,当年抵抗过女真人的甲顺对如何在战斗中自保也算是很有心得,很快也就组织起了被指派来做打扫战场的同乡们拿起了没有多少民夫会选择的门板、木板和篾箕等物,这些东西看似在打扫战场时用处不大,可若是待会而高丽军要强赶着民夫们去打头阵消耗敌军箭矢的话,这些东西就可能当做盾牌来用了。

    莫约磨蹭了小半个时辰,甲顺等人在城门后集结了差不多有小两千人,而高丽军的士兵们也大致在城外列阵完毕了。

    然而,也就在高丽军官们准备指挥着甲顺他们排队出城的时候,却突然听闻城外传来了一阵嘹亮并且整齐的鼓号,紧跟着就一阵密集而且突兀的“梆嘣”之声,和很快就就如潮水一般席卷开来的惨嚎与惊叫。

    “宋人进攻了!”

    一时间,大正门内外,人们好似炸了营了一般纷乱起来,不少民夫慌乱在吓得丢下手中的耙子、索子等物扭头就跑,还有一些却是木然的反倒往城门口方向冲了出去。

    甲顺早年也算在对女真人的守城战中逃出过生天,在经验方面自然要比所有人都强,在愕然之后,急忙招呼起转运队的同乡们迅速从城门口处后撤,然后又趁着看守民夫的守军们也乱作一团的机会,迅速搬起放在城墙脚下的箭矢、礌石、滚木等物就往城上跑去。

    依据甲顺的经验,当大军出城作战的时候,城楼上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呆在城门脚下的话,军队打了胜仗还好说,若是打了败仗,最先倒霉的就会是呆在城门口出,阻挡了大军回撤的人。

    而当甲顺他们跑上了城头后,却叫他们瞧见了毕生难忘的一幕:一波又一波从宋军阵营中飞出的巨大箭矢,迅速将城前的高丽军阵地变成了一片钢铁与血肉组合而成的死亡丛林!

    巨大的黑色箭矢,好像从天外飞来的流星一般,在天空之中划过耀眼的弧线,以难以言说的漂亮身姿,狠狠的扎到了高丽军的战阵之中。

    不论是包裹着皮革的血肉躯体,还是熟铁捆扎着木材的精致盾牌,都无法阻挡这耀眼的弧线,以及它带来的死亡和恶魇。所有人能够做的,便只是眼睁睁瞧着一泼又一泼的死神之箭,带着呼啸从宋军战阵之中远远飞来,然后在高丽军战阵绽放一朵又一朵的血腥之花。

    经验老道的甲顺,在震惊之余,也瞧出宋军放出弩箭的手段十分的高明,只见头几批箭矢都射向了距离宋军差不多八九百步的高丽军阵的后半部分,但高丽军阵脚大乱,士兵们纷纷开始慌乱的准备掉头逃回城内时,中间几泼箭矢又飞向了距离宋军只有六七百步的高丽军前阵。

    待看见手持高丽大盾的重甲士兵,和全身只穿轻质皮甲的弓箭手们纷纷都如纸扎的人偶一般被粗大的弩箭一个个穿透并钉在地上之后,高丽军顿时再也坚持不住,瞬间完全崩溃,开始慌不择路的转身向后逃跑时,宋军战阵中飞来的箭矢又如长了研究一般往高丽军后撤的路线延伸过来。

    射得最远的几只箭,甚至横跨了距离宋军差不多有一千步的护城河,直接打在护城河后的大正门前。

    但一切尘埃落定,所有能够侥幸逃回来的高丽军士兵都进入大正门,并且在慌乱中搬了门边的土石将门完全封死后,甲顺他们也瞧清了城下的战场:这战场已不能称之为战场,简直就是一座血腥恐怖的地狱!

    横跨了数百步距离,如彩虹一般破空而来的巨大弩箭,纷纷以低于四十五度角的角度钉在地面上,而在不少弩箭上,还有着不可描述的血肉附着物。这些不可详细描述的血肉附着物,并未在第一时间就此死去,他们尚且还有痛觉、还在惨嚎、还在设法想要摆脱这些钢铁制成的凶器……震天的哀嚎,同样不可描述。

    甲顺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肝胆还有脾胃,没来由的发出了一阵震颤,便是当年曾经在平壤城上抗击过女真人,亲手也曾杀过数个女真人的甲顺,也在这一瞬间心防被攻破,张口哇哇的呕吐了起来。

    “阿西吧!宋人……太……太狠了!”看着城下阵型严丝未动的宋军阵型,甲顺感到无限的震惊,可没来由的一个更为疯狂的念头却是不可抑止的又从他心底滋生,他困惑的在心里暗自问道:“可是……难道说这些宋人,当真是来救我们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