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前夫隐疾
    姜清婉听了这话,心中一惊。就转过头去看崔老太太。

    就见她面上有几分尴尬。

    算一算崔季陵现在已到了而立之年。这个年纪还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说起来确实是一件很尴尬的事。

    只怕旁人都要以为他是有什么隐疾了。至少现在姜老太太面上就是一副很震惊的样子。

    不过姜清婉是知道崔季陵没有隐疾的。非但没有,在床笫上的时候反倒是很霸道强势的,一点都没有在人前内敛温和的样子。

    但他现在竟然还没有妻子?孙映萱那个时候不是怀了他的孩子,又怎么会没有孩子?难道那个孩子没有生下来?还是生下来之后死了?

    由不得的就想知道。但立刻又自嘲的轻笑了起来。

    她上辈子被崔季陵背叛,都已经死过一次了,崔季陵的事情跟她还有什么关系?若非在浣衣局的时候孙姑姑一直开导她,让她心中不再有仇恨,要活的轻松自得一些,她才渐渐的将那些事看淡。若不然这会儿看到崔老太太她都想要过去扇她的耳光了,又哪里只是这样静静的坐在这里听她和姜老太太说话?

    不过姜清婉也知道,她现在的这个身份虽然不低,但想要扇崔老太太的耳光是肯定不行的。首先就过不了姜老太太那一关。她又想这辈子安稳平淡的过日子,所以暂且也只能这般的坐在这里了。

    但看到崔老太太现在虽然住着华屋美舍,穿着绫罗绸缎,可还是一点都过得不好,姜清婉心里还是觉得很畅快。

    她始终还是做不到将上辈子的那些事那些人全然忘却。

    姜老太太震惊过后,难掩心中好奇,就问道:“侯爷这是,还没有成过亲?”

    声音较刚刚压低了不少。

    名震天下的靖宁侯,大都督,怎么还没有成亲?就算以前出身微末,但现在功成名就,京里该有多少权贵想将女儿嫁给他?真的是可以随着他的心意任意挑选了。而且即便没有成亲,房里人总该有的吧?怎么会三十岁的人了,膝下还没有一儿半女呢?

    姜老太太心中满满的都是疑问和好奇,恨不能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就目光炯炯的望着崔老太太。

    但很显然崔老太太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只含含糊糊的说着:“他以前是成过亲的,不过后来妻子不见了。再后来我跟他提起成亲的事,他就很不高兴,抬脚就走。我只能不提。”

    姜老太太就知道,崔老太太这是不想多说这件事。

    心里还是有好奇的。不知道以前的那位崔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哪家的女儿。而且崔老太太说她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死了?崔季陵对她情深难忘,所以才一直没有再娶?但听崔老太太的意思,那位崔夫人也不像是死了。

    姜老太太很想再继续问下去。但一见崔老太太现在的面色,她还是很明智的岔开了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旁的事情。

    姜清婉全程只漠然的看着墙上挂的那幅金碧山水画,一句话都没有说。

    崔老太太看到,许是觉得她们两个老太太说话,冷落了她。就叫丫鬟拿糕点和蜜饯过来给她吃。见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就对姜老太太说道:“我叫人领你的这位孙女儿去园子里面逛一逛罢。不然教她一直坐在一旁听我们两个说话,她也没有什么趣。”

    姜老太太倒觉得姜清婉这样很好。长辈说话,做小辈的原就不该插嘴。而且她这样安安静静的坐在椅中,看着实在是很温顺,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不过她还有很多话要跟崔老太太说,让姜清婉一直坐在旁边听她们两个人说话也确实太枯燥了。就笑着对崔老太太说道:“你家的花园子肯定是很好的。我这孙女儿有福,今儿竟然能去开开眼。”

    崔老太太也笑道:“你若想看,待会儿我们两个也可以过去逛一逛。”

    她在家的时候是很少出院门的。不是在小佛堂里面诵经礼佛,就是看经书。也没有跟她说话的人。现在姜老太太来了,还是旧相识,彼此之间倒是有很多话可以说。

    就叫了刚刚那个头上戴银顶桃花簪的姑娘过来:“碧玉,你带着姜姑娘去花园子里逛一逛。要用心伺候。”

    碧玉应了一声是。姜清婉就起身对崔老太太和姜老太太作辞,跟在碧玉的身后往屋外走。

    她也确实不想坐在这里听着崔老太太说话。总会想起上辈子她语带嘲讽的说她的样子。

    靖宁侯府前院房屋恢弘大气,华丽精美,这后花园子里面的景色却是幽静雅致,秀美怡然。

    不过姜清婉也没有什么心情看,只木然的跟在碧玉的身后往前走。便是碧玉介绍园里景色的话她也没有听进去多少。

    绕过了一道竹径,穿过一处月洞门,眼前忽然开阔起来,竟是一泓清水。岸边有一处水阁,四周的槅扇窗子开着。上面挂着的匾额上面行书写着听香两个字。

    碧玉笑着请姜清婉到这听香阁里面去:“姑娘走了这一路也累了,便请先到这听香阁里面歇一歇。”

    姜清婉无可无不可,便抬脚走了过去。

    水阁前置了平台,安放了一张桌子和几只绣墩。周边也有美人靠,都可以坐的。

    姜清婉便在美人靠上坐了,看面前的小湖泊。

    还是暮春,水面上有些荷叶。小小的,还没有舒展开。不过等到了夏日,坐在这水阁里面,就能看到碧绿的荷叶,粉色的荷花。微风拂过,清幽荷香。确实不辜负听香二字。

    姜清婉看了一会儿荷叶,抬头看着周边。便见对岸有一带白玉栏杆,假山玲珑。而栏杆旁,假山下,分明是一大片正开的簇簇拥拥的芍药花。什么颜色都有。当真是让人震撼。

    姜清婉吃了一惊,便手指着那边问碧玉:“河对岸那里是什么地方?”

    碧玉也看到了。只以为她这是想要去那里看一看,面上做了为难的样子出来,说道:“那里是芍药圃。只是那里侯爷是从来不许人踏足的。便是我们老太太都没有去过那里呢。”

    侯爷?那就是崔季陵了。他竟然栽种了这样一大片的芍药,还不让旁人踏足。

    姜清婉先是一怔,过后心中冷笑。

    她记得以前曾在崔季陵的面前说过,她想要一座很大的芍药圃。里面要栽种各种名贵的芍药。等花开的时候,她就整日的待在里面。即便是晚上也不离开。当时崔季陵宠爱她,自然是她说什么他都答应。还说到时要点了烛火,同她一起夜赏芍药。

    现在他倒果然种了这样一大园子的芍药。

    只是姜清婉可不觉得崔季陵这是对她深情的缘故。若对她深情,会背着她跟孙映萱有了孩子?会将她上贡给前朝的老皇帝来环球自己的权势富贵?不过是心里对她有几分愧疚罢了。可能还会有几分怜悯。

    不过她是不需要这些的。上辈子的事都过去了,这辈子她只想安稳平淡的过日子,再不与他相见。

    姜清婉不想再看到这片芍药,起身离开水阁往回走。

    半路上遇到来寻她们的丫鬟。说午膳已经好了,老太太请姜姑娘过去用膳。

    等回去,姜老太太问她都看了些什么好景致,姜清婉眉眼温顺的说了,看的崔老太太在旁边笑道:“你的这个孙女儿看着真是好,温婉娇美。”

    又问有没有定亲事。姜老太太便笑道:“还没有呢。一来她现在才十四岁,二则以前一直跟着我在甘州乡下,前两日才上京,只怕旁人都不晓得我家里有这样一个嫡亲的孙女儿。我也不知道这京里有哪些青年才俊,慢慢寻访着罢。总是要给她寻摸一个好人家我才放心。”

    又叫崔老太太帮她留意人家。崔老太太应了一声,面上是所有所思的神情。

    姜清婉觉得这实在是很荒谬。不过也只以为这是场面话而已,便没有放在心上。待丫鬟摆了饭,她便坐下吃饭。

    好在崔老太太精神看着不大好,饭后姜老太太坐了一会儿,同她说了一会子话就起身作辞了。

    崔老太太很不舍的样子,拉着姜老太太的手,叫她要常来跟她说话。姜老太太笑着应了下来。还叫她若有空闲了,就到她那里逛逛去:“我家虽然比不得你家,但也有几处地方景致还算可以。你就当过去散散心。”

    崔老太太也应了下来。叫碧玉和另外一个名叫宝珠的大丫鬟送她们祖孙两个出门。

    一路到了大门后的影壁旁,却见看门的小厮正开了西边的角门,躬身请一个人进来。

    姜清婉一看清那个人的相貌,立时就僵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