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前世婆母
    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也死过了一次,但是想起以前的那些伤心事,姜清婉心里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难受。就安慰自己,现在她是永昌伯府的姑娘,再不是以前那个雨夜相奔,为爱不顾一切的傻姑娘了。

    心里正胡乱的想着这些事,就见先前那个头上簪了银顶桃花簪的姑娘扶着一位老太太走了进来。

    真的是老太太。鬓发如银。脸上干瘦的颧骨都高高的往上翘,两侧唇角却往下弯。脸上都是细细的皱纹。

    姜清婉微怔。

    她记得崔母年纪其实是比姜老太太要小的,现年应该还不到六十岁。但是看她现在的这个样子,说是七十岁都是有人信的。

    姜清婉不知道这几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崔母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干枯如老姜的样子。

    她的儿子做了靖宁侯,大都督,她的女儿做了皇后。而且她以前不是很喜欢孙映萱的么?在崔季陵的面前就提过要他纳孙映萱为妾的事。现在孙映萱和崔季陵的孩子该有九岁大了罢?她还有什么不称心的,竟然老成这个样子。

    不过随后就觉得心里有些畅快起来。

    看到当年曾经嘲讽,也为难过自己的人过的不好,心里多多少少总是会觉得有些畅快的。

    姜老太太这时面上的神情也是一怔。但她怔的原因是,眼前的这位崔老太太,仿似是她的故人。

    她就语气带了几分迟疑的问道:“您,您娘家是不是姓杨?”

    崔老太太这时也认出了姜老太太来。姜老太太这些年虽然在甘州乡下,但保养的还算不错。虽然老了,不过从相貌上还是能看得出几分年轻时候的样子来的。

    “您,您是姜经历姜大人令郎的妻子?”

    姜清婉知道姜天佑的祖父以前是大都督府里的一个官儿。好像就是从五品的经历。现在崔母竟然能一口就说得出来

    她心中正疑惑,就见姜老太太和崔老太太两个人已经激动的朝彼此走了过去。手还紧紧的拉在了一起。

    从她们两个人随后的谈话中,姜清婉就得知,当年姜家的祖父和崔家的祖父不但同朝为官,而且彼此都是生命可堪托付的至交好友。后来两个人也是同时获罪,丢了官职,这才各自回了老家。奈何一南一北,两位老人家又相继去世,两家的联系这才渐渐的少了下来。

    不过姜老太太和崔老太太年轻的时候都是见过的。两家以前就如通家之好一般,女眷也经常走动。

    就听崔老太太在说着:“我一向总不出门的,竟然不知道永昌伯就是佑哥儿。若知道,早就要将他请到家里来了。”

    一双手紧紧的拉着姜老太太的手,很激动的样子。

    姜老太太也很激动。

    当年两家人还在京城的时候,她心中未必瞧得上崔老太太。觉得只是个穷酸翰林家的女儿,还清高的要命,目下无尘的样子。但是谁能料想到她现在竟然会有了这样有一个有出息的儿子。还有一个做了皇后的女儿。

    “我也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靖宁侯竟然是你的孩子。若早知道,我就该早些进京来见你才是。总以为前些年兵荒马乱的,我们两姐妹再无相见的时候。没想到现在竟然能见到。”

    当年姜崔两家离京的时候,姜天佑才刚满三个月,崔老太太还不曾生养。是到了云州,又过了好几年才生养了崔季陵的,所以姜老太太并没有见过崔季陵。

    姜清婉在旁边看着这激动的两个人,不由的暗中苦笑。

    这辈子她不想和上辈子的任何人有牵扯,但是她万万也没有想到,姜崔两家算起来竟然是世交。且若按照辈分算起来,她是要叫崔季陵一声世叔的。

    上辈子的夫妻,这辈子竟然成了世叔和世侄女的关系。也不知道若崔季陵知道,面上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他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永远都不要知道。依照他现在的心狠手辣,若知道她是谁,只怕她就不能活命。

    将自己的结发妻子作为贡女献给前朝的老皇帝来换取自己的权势富贵,这件事是他这辈子都洗刷不掉的污点。若张扬出去,旁人会怎么看他?是肯定容不得她继续活在这世上的。

    姜老太太和崔老太太在一起很诉了些别后离情。

    当年离别之时两个人都还是各自嫁入姜崔两家不久的新媳妇,即便年轻的时候彼此心中都未必瞧得上彼此,但现在暮年相遇,各自两鬓如冰雪,心中自然有很大的一番感慨。感情倒深刻起来。

    对泣了一会儿之后,在丫鬟的解劝之下,两个人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崔老太太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姜清婉,目光打量了她一打量,问崔老太太:“这位姑娘是?”

    “这是我的孙女儿。”姜老太太面上有了笑容,“在家里排行第三的”

    一面又叫姜清婉:“清婉,快过来拜见老太君。”

    崔老太太听清她的名字,面上顿时变了脸色。看着她的目光也有了变化。

    “清婉?姜清婉?”她一面盯着姜清婉,一面口中喃喃的低声说着。

    这个名字,自九年前起,崔季陵便不许任何人再提起,她也从来没有再听到过。但是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位姑娘竟然也叫姜清婉。

    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名字。

    姜老太太见她面上失色,看着姜清婉的目光仿似都带了害怕紧张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我这个孙女儿可是有什么不妥?”

    崔老太太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姜清婉。玉白的肌肤,纤细的远山眉,江南水月一般的秀美。

    长的很标致的一个少女,和那个人是没有半点相同的。

    一直乱跳的那颗心这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心里自嘲的笑了一笑。她这可真是杯弓蛇影,风声鹤唳了。那个人现在应该正和她的青梅竹马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眼前的这个少女只是恰巧跟那个人有一样的名字罢了,又怎么会是她呢?

    就转过头对姜老太太笑道:“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我看着你的这个孙女儿面善,所以一时看住了。”

    面上的笑容还带着几分勉强,看得姜老太太心里很狐疑。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而是说起在太原府郊外时崔季陵救她们的事。

    “若不是得侯爷相救,我们这婆媳,祖孙三个人肯定就命丧在那里了,我现在哪里还能跟你相见呢。我心中是很感念侯爷的这份恩情的,所以到家当日就吩咐佑哥儿去备礼品。这不,今儿就过来拜访你来了。若我今日不来,我们两个也不能相见。可见这就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的。”

    叫跟来的丫鬟仆妇将带来的礼品都拿过来。

    崔老太太看着这些贵重的礼品,说道:“你我两家是世交,陵哥儿救你是应该的,你又何必要这样的破费?”

    一定要姜老太太将这些礼品都带回去:“若你不带回去,那可就是跟我生疏了。”

    最后两个人推辞来推辞去的,崔老太太只受了那块紫檀香和那几匹绸缎,其他的都要姜老太太拿回去。

    姜老太太也只得罢了。吩咐丫鬟将东西收了起来。

    四壁望了望,又问道:“怎么不见令媳和令孙?想是他们不在家?”

    她知道崔季陵现在还在山西出征鞑靼部,是不可能这样快的就回来。不过今儿来原就是先来拜会靖宁侯府女眷的。那崔夫人是肯定要见一见的。

    也想要见一见崔老太太的孙儿孙女。两个人毕竟是旧相识,是该见一见彼此的孙辈的。

    姜清婉心中一紧。

    崔季陵的夫人和儿子

    也不晓得会不会是孙映萱。毕竟孙映萱的出身很低微,崔老太太未必看得上她做崔季陵的正妻。也就是做个妾室罢了。

    不过崔老太太的大孙子肯定会是孙映萱生养的罢?那个时候,她可是亲耳听到那个大夫说孙映萱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的。

    可笑她当时还很关心孙映萱,以为她被哪个男人给骗了。都怀了他的孩子,也不见他过来提亲。义愤填膺的说要去找那个男人。然后才得知那竟然是崔季陵的孩子。

    自己那个时候可真的是太蠢了。

    姜清婉自嘲的笑了笑,转过头去看墙壁上挂的一幅金碧山水画。

    好一会儿没有听到崔老太太的回答。心中正疑惑,就听到崔老太太声音有些干涩的在对姜老太太说道:“我是很羡慕你现在儿孙绕膝,得享天伦之乐的。至于我,唉,也不知道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我的这个儿子,实在是不肖的很。他现在并没有妻子,膝下也没有一儿半女。我又哪里来的儿媳和孙儿孙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