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世叔 > 靖宁侯府
    姜清婉知道姜老太太是个爱面子的人,昨儿还特地的叫她穿戴的衣裳首饰要华贵一些。于是今儿早起的时候她就亲自挑选了衣裙和要戴的首饰。

    等到站到姜老太太面前,老太太看着她身上穿的粉色绣芍药花的亮缎上衣,鬓边簪的赤金点翠三尾凤头步摇,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虽然五官都生的精致,但以前皮肤黑,也看不出来相貌生的有多好。现在皮肤白了,就现出你相貌的好来了。”

    又伸手指着条案上的那瓶粉色芍药花笑道:“很像这粉色的芍药花,看着就很娇美。”

    这瓶粉色芍药还是昨儿姜清婉特地摘来孝敬她插瓶的。

    姜清婉忙道了谢,口中又谦虚了两句,哄得姜老太太很高兴。

    不过姜老太太见她只有右手腕上笼了一只绞丝金镯子,想了想,就叫桃叶去开她最里面的那只首饰匣:“将那副玉手镯拿过来。”

    姜老太太的一应首饰都是桃叶在管着的。当下她应了一声是,转身进了内室。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出来了,双手捧着一只四四方方的小朱漆盒子。

    姜老太太示意她将盒子打开给姜清婉看:“祖母以前也从来没有给你置办过什么好东西,这副手镯往后就给你戴罢。”

    是一副淡绿色的翡翠手镯。水色很好,很清澈。一池子碧水倒影着澄澈的天空一般,看起来就觉得很恬淡。

    姜清婉明白姜老太太的意思,就没有推辞。开口谢了,然后由桃叶服侍着,将这副玉镯子带到了左手腕上。

    祖孙两个吃完早膳,坐在罗汉床上说了几句话,就见有个穿着豆绿色暗纹绸比甲,容长脸的丫鬟走了进来。正是芙蓉。笑着说道;“老太太,四姑娘,马车已经备好了,就在大门口呢。奴婢扶您过去。”

    说着,就要过来扶姜老太太。却被姜老太太给拒绝了:“你留在家里看家。”

    就叫桃叶过来扶她。另外叫了个二等丫鬟跟她一起出门。

    芙蓉面上神情微僵。

    当初分派到这松鹤堂来的时候,她就是一等丫鬟。是要贴身伺候老太太的。但是这几天老太太并没有让她贴身伺候,只让她端茶倒水。

    这都是小丫鬟该做的事儿。不过老太太的话,谁敢忤逆呢?她对着二姑娘的时候都是说罚就罚的。

    芙蓉只得应了声是。然后送老太太出门。

    姜清婉心里明白姜老太太这是不信任芙蓉。也难怪,这些年伯府里都是孟姨娘在当家,这些丫鬟里面想必就有她的人,没准儿就会将老太太平日做的事,说的话都告诉她知道,老太太防着些也是应该的。

    姜清婉就微微的侧过头看了跟着自己的大丫鬟。

    昨儿她问过了,知道这丫鬟名叫绿罗,现年十五岁。看着倒是个稳重本分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孟姨娘的人。还是再观察几日。

    马车就停在大门口,看着很气派。后面还跟了好几个侍卫。

    等姜老太太和姜清婉坐到了马车厢里面,坐在外面车辕上的车夫立刻就开始赶车。

    车厢里面很大,铺了厚实的锦褥。姜老太太歪在一只秋香色的引枕上,跟姜清婉说话:“今儿我们要去拜访的可是一户很有权势的人家。待会儿到了那里,你要机灵一点。不要乱说话。”

    在她的眼中,姜清婉以前是很淘气,不知礼仪的,这样的孙女儿她都不想要带出去。但现在不同了,明明还是个不大的姑娘,看着却很沉静。也知进退,懂礼仪。自打皮肤白皙了一些,看着相貌也好了很多,比她的其他几个孙女儿都好了很多,带出去也有面子。

    而且这毕竟是他们永昌伯府唯一嫡出的姑娘,将来肯定是要许配个好人家的。以往她都住在乡下,没有见识过什么场面,现在可要经常带她出去见见人了。也让人知道他们永昌伯府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嫡出姑娘。

    姜清婉昨儿晚上是看到了那些贵重的礼物的,心中就已经好奇姜老太太今儿要去拜访的人是谁。这会儿又见老太太这样郑重其事的嘱咐她,难免就要问上一句:“祖母,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去拜访的人是谁呢?”

    老太太前两天才刚来京城,能有几个认识的人?难道是她以前认得的人?但听说老太太以前只是个小京官家的庶女,能认得什么大人物呢。而且经过了六年前的那场宁王之乱,原先的好些权贵之家都已经败落了

    就见姜老太太身子坐直了一些,面上的神情也严肃起来:“是靖宁侯,也就是大都督崔家的女眷。”

    姜清婉心中猛的一跳,面色都有些变了。

    老太太要去拜访的人家竟然是崔季陵家?

    姜老太太还坐在那里说话:“可笑你父亲竟然是个傻的。总以为崔侯爷是文人出身,心里就瞧不上他,从来不去拜访他。要知道文人出身,最后还能做到大都督,这可比那些武将要厉害多少。听说当今的皇后就是崔侯爷的亲妹子。崔皇后还生了位皇子。虽然暂且储君是先前傅皇后生的那位大皇子的,但是照着崔侯爷现在手里的权势,谁知道往后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局势呢?这靖宁侯家咱们是肯定要去拜访的。正好崔侯爷在路上出手救过咱们,倒是给了咱们一个现成的由头。”

    姜老太太是比姜天佑要聪明。若姜老太太一早就来京了,想必永昌伯府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们今儿要去拜访的竟然是崔家的女眷。

    姜清婉心里乱糟糟的,手心里都是潮湿的汗珠。

    老天爷好不容易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重活一世,这辈子她只想以这个身份安稳平淡的过一辈子。对于上辈子的那些人那些事,特别是崔季陵,她是想要逃避的。不想再知道他的任何事,更不想见到他。

    但是现在,她竟然要跟着姜老太太去拜访崔家的女眷。

    是不是就要看到崔老太太?还有,孙映萱?

    想到孙映萱跪在她面前,说她和崔季陵是两情相悦的,请她成全。还告诉她,她腹中有了崔季陵的孩子

    姜清婉的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胸前里的一颗心也砰砰的乱跳着。

    她不想见这些人,她想要立刻就回去。

    只是还没有等她想好不去崔家的托词,马车就停了下来。车夫的声音隔着蓝绸车帘子恭敬的传了进来:“老太太,四姑娘,靖宁侯府到了。”

    桃叶过来掀开车帘子,扶着姜老太太下马车。随后绿罗也走了过来,要扶姜清婉下马车。

    就见姜清婉面色发白,迟迟没有将手递过来。

    绿罗心中疑惑,就叫道:“姑娘?”

    姜老太太这个时候也转头看了过来。一见姜清婉面上的神情,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怎么了?”

    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莫不成是一听说要来靖宁侯府就吓到了?竟然这样的带不出手?

    心里不由的就有些不高兴起来。

    姜清婉见微知著,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往后她总是要在永昌伯府过日子的,万不能让姜老太太心中不喜她。

    上辈子在浣衣局的那三年她过够了那样辛苦贫窘的日子,这辈子是再不想过了。

    她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扶住了绿罗的手,走下了马车。

    怕什么呢?她现在的相貌和上辈子迥异,谁会知道她是上辈子的那个姜清婉呢?都会以为她是永昌伯府嫡出的姑娘。

    而且,她其实也很想知道上辈子的那些人现在过的怎么样了。若是她们过的不好,那她心里也会高兴的。若是她们过的很好

    姜清婉垂头浅笑。她始终还是相信那句话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早先就有永昌伯府的侍卫过来递了拜帖,这会儿姜老太太和姜清婉下了马车,侍卫过去敲门,通报了来历,看门的小厮忙打开了东边的角门,请姜老太太和姜清婉进去。

    门房里面有两个仆妇正坐在条凳上面说话。看到姜老太太和姜清婉进来,两个人忙走出来,躬着身,面上堆笑的问道:“是永昌伯府的老太太和姑娘?”

    桃叶回了话。穿墨绿色比甲的那个仆妇就笑道:“我们两个是老太太特意遣过来在这里等候您两位的。两位请随我们来。”

    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靖宁侯府自然比永昌伯府要大,这一路走来,姜清婉就听到前面的那两个仆妇说这一整条街都是他们靖宁侯府的,语气里的自豪是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的。

    姜清婉只垂头沉默不语,压根就没有看旁边的任何景色。

    只要一想到这些景色都是崔季陵看过的,甚至她现在走的这条路崔季陵也走过,她就觉得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只能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些事。

    一路走过了几个曲曲折折的长廊,便到了崔老太太住的地方。

    是个五进的院子。中间第三进是正房大院。

    两个仆妇通报了进去,就有丫鬟请姜老太太和姜清婉到明间的椅中坐。有个戴着银顶桃花簪的丫鬟笑着说道:“我家老太太每日上午是必要在佛堂里面礼一个时辰佛的。两位请稍坐,奴婢这就去请我家老太太过来。”

    说着,屈膝行了个礼,转过身出屋。

    姜清婉心里就冷淡淡的想着,她以前不是在自己面前说过,再不信神佛的。若有神佛,如何会让她儿子娶了她这样的一个妻子?还曾经骂过她就是狐狸精,灌了她儿子好大一碗迷魂汤。不然如何会迷惑的她儿子心中只有她一个人,即便三年无所出,也不肯纳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