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疯狂神豪玩科技 > 第244章 哎呀,都湿了(第四更)
    下午没事做,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苏诚在办公室里,抱着一本哲学书看了起来。

    虽然这类哲学书上有些理论很扯淡,不过略过就好,大多数的观点还是值得去学习和肯定的。

    两个小时后,一本书浏览完,瞧了一眼手表,苏诚又拿起手机开始浏览新闻。

    咚咚!

    这时候,房门轻轻被敲响,苏诚随口应了一句,“进来。”

    一边说,还一边拿起旁边的一杯茶水往嘴里灌了一小口。

    推门,穿着黑色ol装,金发披散的姚丽娟走了进来。

    苏诚抬头,一见是她,登时脸色变得有点不太自然,轻咳一声,椅子往桌边移动了一下:“姚经理,你怎么来了,有事儿?”

    姚丽娟走近,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苏诚胸口往下的位置,却发现被桌子挡住了,于是她再靠近一步,同时嘴里说道:“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是关于泉阳集团的事情。”

    “哦?”

    姚丽娟道:“泉阳集团的副总裁胡旭和他的助理冷晓波,现在已经被警察拘留了,两人手上都有不干净的罪行,枪毙不枪毙不知道,但坐牢肯定是免不了的。”

    “还有,泉阳集团在今天中午的时候,遭受到了云南白药的起诉。”

    “同时,我听董主任说,泉阳集团的黑历史忽然在网上被大量爆出,股票也一直在往下跌,不出意外,到明天跌破10个百分点没有一点问题。”

    姚丽娟说到这里,微笑道:“苏总,这事儿,是不是和电大师有关?”

    “你认为呢?”苏诚面色平静,反问她。

    “我懂了。”姚丽娟蓝黑色的眸子一闪,唇角微微勾起。

    “心里知道就行,有些事不要去声张。”

    “没想到你和电大师的反击这么犀利,我还以为……啊,对不起苏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姚丽娟话到一半,手掌心一动,忽然将桌上的半杯茶水给打翻了,恰巧苏诚的位置离得办公桌很近,所以水渍直接就洒了一些在他的衣服上。

    见状,姚丽娟手忙脚乱地抓过旁边的几张卫生纸,走到苏诚旁边,弓着纤腰,低头给他擦拭水渍。

    一边擦,嘴里还一边抱歉道:“我刚刚没注意到那有杯水,真的很不好意思,哎呀,都湿了,别动,我给你擦擦。”

    说着,她手里的动作飞快,擦着擦着,就把手挪到了苏诚的小腹位置。

    嗅着她身上传出的成熟芳香,再加上她此刻诱人的姿势,以及极具挑逗性的动作,苏诚很可耻地有了反应。

    见到缓缓顶起的帐篷,姚丽娟心里一跳,鬼使神差地用手触碰了一下,瞬间全身上下都传来了奇怪的感觉。

    “姚经理,这里没湿。”终于,苏诚神情凛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姚丽娟脸一红,低着头手里的动作不停,道:“湿了湿了,你看这里都是水,很湿的,我给你好好擦擦。”

    说话间,她的手又动了两下,搞得苏诚身体里邪火一阵乱窜。

    伸手一把抓住她乱动的手腕,苏诚无语道:“本来是没湿的,但你把打湿的纸巾拿来擦,这里就湿了。”

    “我……”

    行为被老板揭穿,一时间,姚丽娟有点尴尬,眸子里闪过一丝恼意,暗嗔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瞥了哑然无语的她两眼,苏诚唇角勾了勾,抓着姚丽娟柔荑的手动了动,准备瞧瞧她的反应。

    “苏总,你抓疼我了。”姚丽娟有些挣扎,想要抽回手。

    “姚经理,你刚才,是故意的?”苏诚凝视着她的眼睛。

    闻言,姚丽娟均匀细腻的眉毛抖了一下,看着苏诚却一本正经道:“苏总,我想你是误会了。”

    “误会了?呵呵,或许吧。”苏诚不置可否地一笑,他这会儿也有点狐疑了,松开她细软的柔荑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小心点。”

    “苏总,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给你道歉。”姚丽娟抽回手,身子绷直,赶紧又歉意了一句。

    “行了,我又没怪你。”苏诚呵呵一笑,瞄了一眼她挺翘的傲人处,和微微夹着的两条大长腿,唇角一勾,若有所指地道:“我看你最近挺累的,有时间,自己个儿好好放松下吧。”

    对于姚丽娟,苏诚打心底里尊重,这是个很有本事的女人,公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事务,她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至少换做是苏诚,他承认,自己做不到她这么完善。

    当然,一个是老板,一个是经理人,两者的定义不同,不能比较。

    另外,苏诚不否认,对这个美丽的姚经理有觊觎的心思,因为这个女人太熟了,全身上下都是熟苹果的气息,和她在一起,苏诚不由自主的都会起反应,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克制不住。

    但这会儿有着‘倒追任务’,这关系到未来的升级与否,任贝贝才是他主要的攻克目标,她暂且没心思去和姚丽娟搅合。

    况且,谁知道刚才姚丽娟是不是故意的呢,倘若人家真是不小心弄的,苏诚一把给人抱住,弄错了,那多尴尬?

    或者,就算没弄错,但姚丽娟已经说了是误会,对她这种要面子的人来讲,苏诚当面揭穿她,很可能会引得她恼羞成怒,得不偿失。

    “习惯了,我不累,苏总你给我发工资,我拿到钱就得全力以赴地工作,否则是对不起你的信任。”

    显然,姚丽娟并未听出苏诚的弦外之音,苏诚指的是让她自个儿放松一下那个,生理问题。

    “行,随你吧,反正别累趴下就行,好了你下去忙吧。”

    “好的。”姚丽娟应了一声,湛蓝色的水眸又轻轻瞄了一眼苏诚的帐篷,大腿微微一夹,扭臀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她走后,苏诚自个儿清理了一番办公桌,随后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回忆刚才的情景,喃喃低语:“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我怎么觉着,她像是故意的呢?”

    “嗯,等贝贝这事儿结束后,找个机会测她一下。”

    下午六点,太阳还未彻底落山,苏诚便接到了任贝贝打来的电话。

    “喂苏诚,我现在正在盛一广场这边,你忙完了么?”

    “嗯,这会儿有时间,盛一广场,是吧?”

    任贝贝道:“对,我在大花台这里等你,先说好,今天必须是我请客哦,地方我都找好了。”

    “今天依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