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尽管,佑佑被人紧紧护在怀中,减少了诸多的冲击力,然而,二十几米的高空坠落,与海面冲撞那一瞬,无疑与从高楼跌追所受的冲击力!

    他紧扣着呼吸罩,贪婪地呼吸着微薄的氧气。

    抱住他的佣兵头部受到巨大的撞击,颅内出血,当场死亡。

    尽管人已经断了气,然而却仍旧紧抱着他,却偏偏是这样的保护,佑佑被紧锁在怀中,随着尸体的下坠,不断向深渊坠去。

    距离海面,越来越远,他不断地伸手,然而,却如何都是徒劳!

    “妈咪……”

    佑佑挣扎着张了张嘴,逸出一串模糊的音节。

    “爹地……”

    “哥……”

    他不断挣扎着,求生的本能,令他渴望活着。

    更是因为,他心中牵挂着的人。

    “月……瑶……”

    ……

    直升飞机在空中瓦解,冒着火势的残骸不断落入海面,漂浮在海平面上。

    天空中,硝烟弥漫……

    ……

    凌晨五点,天空泛起鱼肚白。

    海平线,一望无尽。

    两艘巨大的武装轮船将佑佑坠落的海域包围住,而航母则停泊在中心位置,放下快艇,实行打捞。

    十几艘快艇冲驶在海上,以最快的速度,清理海面上漂泊的油污。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了,派出那么多名手下,迄今为止,只打捞上来一些直升飞机的残骸,以及完好无损的提手箱,里面的五亿美金,竟完好无损。

    小奕辰仍旧陷入昏迷之中。

    云诗诗有过短暂的昏迷,清醒之际,却得知这一噩耗,心跳骤停!

    佑佑坠海了!

    如今为之,杳无音讯,生死不明!

    云诗诗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不相信,可当她冲出船舱,亲眼看见眼前的一幕,这才相信,佑佑真的坠海消失了。

    坠海的原因是因为直升飞机爆炸,然而爆炸的原因,具体还不得而知。

    从二十几米的空中,坠落海中,生死未卜。

    慕雅哲不放心,穿了潜水服,亲自到海中搜寻佑佑的下落。

    宮桀则冷静地指挥,一边安抚满心恐惧的云诗诗。

    云诗诗守在船舱上,哪里也没有去,她满心期待着,负责打捞的人手带回来好消息,可是,除了一些残骸,以及一些零件,还有几具浮尸,其他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

    这么大的海域,最深的海域,深达几千米。

    目前为止,派出去的人手主要搜索海面以下三百米的范围,三百米,这已经是可行都最大限度的搜索范围,更深的海域,却是人去不到的地方,太危险了,需要动用仪器,船上配备这样的仪器,也已经投入海中,可反馈回来的画面,却也没有什么线索。

    已经不断缩小打捞范围。

    光是打捞那些残骸,便要费去不小的功夫。

    更不要提一个八岁的孩子,无疑是大海捞针。

    “长官!”

    一个潜水员回来报告称,打捞到一具尸体。

    云诗诗激动地站起身来,宮桀立即质问,是什么尸体。

    所有人都紧张得屏息,就怕听到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