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将军会预知 > 番外三 任务。故友
    “你的最新任务。”军区最高领导人办公室,项少祁将手中的资料递到了面前之人手上。

    抬手结果,眸中错愕一闪而过。

    “保罗·加西亚!”嘴角喃喃出声。

    “不错。”项少祁点头,眸中凝重划过,“这次的任务,便是从他的手中购买到最新型武器。”

    意大利的加西亚家族,是东西方中最大的军火商,世界上最新式的武器,永远都是从他们那里先行流出,让各国首脑又爱又恨,爱他们的科学,却恨不得将他们手上的资源全部得到手。

    只可惜,这些只不过都是梦想而已。

    长久以来,其实并不是没有国家安排特工或佣兵潜入调查抑或偷取,但是最终都被发觉,残忍处决之后,在某一天的早晨,尸体静悄悄的出现在了那个国家的领导人床头。

    从那以后,便再也没有人敢潜入他们内部。

    ……

    “既然是买卖,那就代表,我们华夏曾经也在他们的手中购买过新式武器;既然这样,那这个任务,派谁去都一样吧!”这种小任务,有必要找她吗,她还得照顾他们家的大小鬼呢!两人最近异常的粘人。

    想到家中那一大一小,连羽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一天天的就知道争风吃醋,她只能说真不愧是父子,就连吃醋的模样都一模一样。

    “说是这么说啦,但是……”看着连羽,项少祁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

    “但是……”连羽黛眉微挑,“出问题了!”语气肯定。

    “不错。”项少祁点头,“说起来这次的事情其实都怪我社想不周,这样的大事,我竟然派了个新人去,最后不止人被扣住了,还得罪了加西亚家族的首脑。”

    但是,如果只有他们华夏没有购买到最新式的武器,那么也就代表,他们将低人一头,之后将会面临的危险也会更加的严重。

    “关系户!”连羽双眸微眯,似笑非笑,言语肯定。

    “是。”项少祁冷汗直冒,其实说实话,他最讨厌和最害怕的事情,便是给他面前的小魔女布置任务,特别还是现在的这种任务。

    “呵呵…其实我并不讨厌关系户。”淡淡的声音从项少祁的耳边响起;毕竟说起来,曾经的她,也算是关系户才进入军区的。

    但是……

    “但是!”淡漠的双眸微抬,眸中寒霜一闪而过,“对于一些不止没用,还尽给人惹大麻烦的关系户,还请敬谢不敏吧!”那种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努力,什么叫做代价!

    “下次一定!一定!”项少祁赶紧说道。

    “我能随便虐吧!”随意的把玩着自己温润的指尖,连羽脸上的笑容宛若恶魔。

    “不死就行!”拜托,如果可以,他真不想管那种白痴的死活!

    “OK!那我明天出发!”缓缓站起身子,连羽随意的挥了挥手上的资料,抬脚往门口走去。

    看着连羽渐渐消失在门口的纤细背影,项少祁瞬间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便放松了下来,一屁股跌坐在了沙发上。

    拜托!每次面对完这小恶魔,他都会觉得自己如同上了一次战场一般,整个人精神紧绷。

    哎……

    ……

    军机大院,齐家。

    “爷爷。”回到家中,连羽走进客厅,对着坐在沙发上正一个人对弈的齐军打着招呼,走到他的对面坐下。

    “羽儿回来啦。”齐军笑得一脸慈祥,随口问道:“这次又指派了你什么重要任务?”

    “救人,谈崩掉的合作。”单手执子,连羽淡淡的说道。

    “是吗!什么时候出发?”齐军笑得随意,原本历经风霜的厉眉,在含饴弄孙之下也渐渐的染上了平静和慈爱。

    “明天。”

    “这样啊,看样子小家伙又得闹上一会了。”想到自家的宝贝孙子那黏糊连羽的模样,齐军忍不住笑开。

    “是啊,又得哄了。”连羽也忍不住笑了开来。

    那小家伙平时明明那么人小鬼大的,但是却特别的粘她,每次只要她出去执行任务,他绝对会一通的闹。

    ……

    晚上。

    哄了半天,终于将小家伙给哄睡着了,连羽忍不住的舒了口气。

    “那小鬼睡着了?”看着终于回房的连羽,齐昊开口问道,一脸的不爽。

    “呵呵,是啊。”连羽笑得无奈,走到床边坐下,“不过你一个大人,怎么老是和一个小孩子争风吃醋,说出去小心被你那些部下笑话。”

    “他们不敢!”双眸微眯,浑身气势散发。

    看着霸气外露的齐昊,连羽笑得无奈,“你在小孩子面前怎么就没有这自信。”而且还完全就是一个大小孩的模样。

    “谁让那小鬼老是和我抢你。”特别是那张小嘴,说起话来简直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小鬼…我看你们俩的年龄层差不多!”一样的幼稚。

    连羽笑得温柔。

    “我只在你们的面前幼稚。”凝望着连羽的双眸,齐昊的眸中满是缱绻深情;随后腰间一紧,连羽整个人瞬间跌进了一个精壮的怀抱。

    反手环住齐昊的腰间,连羽整个人安静的靠在他的怀中,脸上的笑容幸福缱绻。

    看着连羽脸上那温柔而安详的笑容,齐昊的心忍不住跳的欢快;结婚那么多年,

    欢快;结婚那么多年,小鬼都已经五岁了,但是他的心,却宛若初见,仿佛只会为了面前的女子而跳动一般。

    “夫人,我们是不是该歇着了。”看着连羽,魅惑的笑意浮上嘴角,眸中火焰一闪而过。

    瞳仁微缩,连羽的嘴角浮起一抹娇俏的笑容,双手环上男人的颈脖,微微用力,主动的送上了自己的唇瓣。

    明天就要出去执行任务了,这男人舍不得了吧!

    化被动为主动,齐昊原本放在连羽腰间的大手瞬间固定住了她的后脑,大舌探入,唇齿相依,深深的允吸,另一只大手也毫不犹豫的一路向下,缓缓移动着。

    安静的夜晚,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两个紧紧交缠的身影,和他们紧紧交缠着的心。

    ……

    第二天一早,军区部队,战狼特训场地。

    “这次的任务,就由秦风,王铭,羽菲……你们十人和我一起去。”看着面前的战狼众人,连羽开口点名道。

    “队长,这次任务那么危险,就你们几个人去,太危险了,我们不放心。”毛豆豆在边上一脸担心的说道。

    这一次可是要去那个传说中危险异常,有进无出的大本营哎,队长就带那么十个人去,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边上众人听到毛豆豆的话,也在一旁齐齐的点着头。

    是啊,太危险了!

    “放心吧,我这次只不过是乘着任务去见一见故人而已。”连羽的眸光悠远。

    真是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还顶着这样的身份。

    “哦,那好吧。”毛豆豆失望的点头,既然这样,肯定就不会带她去了。

    看着毛豆豆那失望的眼神,连羽笑得无奈。

    ……

    意大利!加西亚家族内部!

    “头。”来人走进屋内,对着面前之人恭敬的垂头,眸中带着执着的信仰。

    “人到了!”随意把玩着手中的精致钢笔,男人甚蓝的双眸微抬,眸中闪烁着似笑非笑的笑意。

    “是的。”来人点头。

    “走,去会一会华夏来的使者。”只是希望,这次可别再让他失望了,否则……

    虽然他这人认钱不认人,但是在他这里,凡事事不过二!如若第二次还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这钱,不赚也罢!

    毕竟,最后吃亏的…绝对不可能会是他!

    ……

    会客厅。

    身姿笔挺的坐在沙发上,连羽静静的观察着面前的会客厅,得出一个结论:极尽奢华!

    真是看不出来,那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会喜欢这样的…风格!

    踏入会客厅,看着不远处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保罗·加西亚眸中讶异一闪而过。

    是她!那个曾经算起来也不知道是救了他一命还是放了他一马的女人!真是没想到,华夏这一次派来的人,竟然会是她!

    连羽!

    “好久不见!”缓缓站起身,连羽定定的看着保罗·加西亚,嘴角的笑容淡淡。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了,连大校!”保罗·加西亚看着自己面前的少女,深邃甚蓝的眸中似笑非笑,“你好像比以前更有韵味了呢!”

    话音刚落,整个会客厅的气氛瞬间一凛,连羽的身后,十双眸子如狼似虎的盯着他,仿若只要连羽的一声吩咐,抑或是保罗·加西亚再进一步,他们便会直接上前将人撕碎。

    “是吗!”听到对方的话语,连羽的嘴角微勾,表情淡淡,“多谢夸奖!但是!”浑身的气势突然在一瞬间散开,压迫的气氛让人难以呼吸,然后又在下一秒却消失无踪,“我已经结婚了,不接受其他男人的夸奖!”

    “是吗!那真可惜!”保罗·加西亚一副无比苦恼的模样,“我还想追求你呢!”

    你也配!战狼众人忍不住在心底咆哮。

    在他们的心里,能够配得上他们队长的,只有齐昊队长而已!外国人,免了!

    “那还真是多谢抬爱!不过……”连羽的凤眸微扬,笑得温润,“既然你如此抬爱,那不如便行个方便可好!”知晓对方只是玩笑,连羽刚好借此道明来意。

    “呵呵呵…”保罗·加西亚笑开,笑入眼底,让边上的一众手下惊呆。

    这么多年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头领笑得那么的真。

    “和第一次见的时候相比,感觉你变了很多,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变。”当然,气势是肯定便强了。

    看着连羽那不似曾经稚嫩的容颜,保罗·加西亚淡笑着说道。

    “世人都会变,但是无论如何,我连羽,就只是连羽而已。”只要心中的信念未变,那她便永远只是她!

    “或许你说的不错。”保罗·加西亚附议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看在华夏这次让我见到曾经多年未见的‘朋友’的份上,我便给你这个方便好了。”

    虽然曾经只交过一次手,但是在他们双方的心中,已然将对方认定为朋友,即使,当时的他们站在相反的立场。

    “多谢!朋友!”缓缓伸出手。

    “不用客气,朋友!”双手交握,一切尽在不言中。

    ……

    三天后,军区最高领导人办公室。

    “报告长官,任务圆满完成!”看着面前完全傻眼的项少祁,连羽身姿笔挺的行了个军礼。

    “这还真是圆满完成啊!”看着那个瘫软在地,浑身是伤,鼻青脸肿,只剩下微弱呼吸的人,项少祁下意识的喃喃出声。

    “你说的,不死便成,还没死呢,只不过如果你再不将他拖出去治疗,我想就真的一命呜呼了!”看着项少祁,连羽一脸正然的回答。

    既然说了随便她虐,那她回来之前,刚好让她的老朋友好好的帮忙虐了一顿,至于怎么虐的,她可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只要能让她带回来的时候还有呼吸便成了。

    不过那家伙做的还真是不错啊!虐成这样还不死,实在是佩服!

    听到连羽的话,项少祁赶紧叫人将人送去了军区医院处理,毕竟要是人死在他这里,那也不好说。

    然后……

    “长官,既然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我想申请休假。”军姿笔挺,还是那个无比正然的模样。

    “去吧,半个月的假期,你爱去哪去哪!”反正就是别出现在他的面前就行。

    “多谢长官。”正色的行了个军礼,连羽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连羽那翩然远去的背影,项少祁…猝。

    ------题外话------

    简单新坑:【重生之霸宠军门冷妻】军旅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

    一样的军旅,不一样的情节,各位美少女们,赶紧来鉴定一下,简单是否进步了吧!么哒哒!O(∩_∩)O~